第7章 著作人身分之確定

7.8 著作人身分之推定(兼含著作財產權人之推定)

7.8     著作人身分之推定(兼含著作財產權人之推定)
       我國著作權法已取消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人登記制度,第三人對於著作究係何人創作不容易得知,而創作者如何證明其即係創作著作之著作人亦有困難,著作權法對於權利管理資訊(例如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之訊息)賦與一定之法律推定效果,即係解決此困難之最簡易之方式。著作權法因於第13條第1項明定:「在著作之原件或其已發行之重製物上,或將著作公開發表時,以通常方法表示著作人之本名或眾所周知之別名者,推定為該著作之著作人。」職是,倘如在原稿或發行之書籍上已印有作者姓名或周知之別名並表明為著作人者,即推定為著作人;凡主張其非著作人者,即須負舉證之責任。此與著作權登記並不具有推定效力之情形有所不同。至於在公開上演、公開放映或公開播送之無形重製之場合,如已顯示其姓名或眾所周知之別名,亦應認為有著作人推定之適用[22]
       又著作權法第13條第2項規定:「前項規定,於著作發行日期、地點及著作財產權人之推定,準用之。」故本條之推定規定亦適用於著作財產權人之推定。只要在著作物上表明版權所有之字樣,即應推定享有著作財產權。細言之,如已在著作物上表明發行日期及發行地點者,推定該發行日期及發行地點為真實;又在著作物上表明其為著作財產權人者,即推定其為著作財產權人。
       至於本條所稱「以通常方法」,經濟部智慧財產局95年2月27日電子郵件字第950227號函即對此相關疑義函釋稱:「(P)(C)係國際通用之標誌,(P)指該錄音產品主張享有著作權,(C)指該作品主張享有著作權,至其後緊隨之姓名或名稱之標示,通常係指著作權人,又世界著作權公約第3條第2款,羅馬公約第11條亦規範有上述標誌之記載。」前揭經濟部智慧財產局雖係對於第1項所稱之通常方法做解釋,但所舉之例(c) (p)均係有關著作財產權之標誌而非著作人之標誌。同函又稱:「又如果在著作人之原件或其合法之重製物適當地方以『通常之方法』表示,如: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發行日期、地點等,則依本法第13條之規定,會發生『推定為真正』之效力,一般權利人會善用此一機制,享受法律上之利益。」
       又經濟部智慧財產局95年8月29日電子郵件字第950829號函亦稱:「另本法第13條規定,凡於著作原件或重製物上,以通常之方法表示著作人之本名、眾所周知之別名、發行日期、地點、著作財產人者,均可發生『推定』之效力,建議著作人可善用此條文,就權利相關事項予以標示,享受『推定』之法律上利益(易言之,欲推翻『推定』之相對人,須負擔舉證責任)。」
       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92年度上更(二)字第195號判決即稱:「本件告訴人滾石國際音樂股份有限公司等十三家公司所製作發行如附表所示歌曲之錄音著作物,均已依法表明著作權及發行等相關事項,有該錄音封面在卷可考…揆諸著作權法第十三條第一項之規定,已可推定告訴人等公司為該等著作之著作權人。」又台灣高等法院92年上訴字第462號判決亦稱:「被害人公司既標明歌曲及公司名稱於音樂光碟封面,自應推定為各該音樂著作之著作人。」[23]均可參照。
 
 

 
[22] 同上註,第61頁。
[23] 台北士林地方法院92年度訴字第125號判決稱:「又此部分重製物之包裝紙,其上載發行人為四方唱片公司等,依著作權法第十三條第一項、第二項之規定,推定上開歌曲之錄音著作權人為上開發行人。」依此判決之事實,重製物上僅載明發行人,並非依著作權法第13條第1項載明其係著作人,亦非依同條第2項載明其係著作權人,而生著作人或著作財產權人推定之效果,充其量僅生推定發行人、發行時間或發行地(如有記載發行時間及地點)之法律效果,如何能自發行人之記載得出推定該發行人即為著作人或著作權人?該判決對於著作權法第13條第1項及第2項之解讀似有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