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著作人身分之確定

7.6 出資聘人完成著作之著作人身分取得─例外之二

7.6     出資聘人完成著作之著作人身分取得 - 例外之二
7.6.1    著作在81年6月11日(含本日)之前完成者

       出資聘人完成著作之法律關係,首見於53年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第16條:「出資聘人所成之著作物,其著作權歸出資人享有之。但當事人間有特約者,從其特約。」該法雖未提及以何人為著作人,但揆其意旨,當然係以出資人為著作人。
       74年7月10日修正著作權法時,承前制,僅將條次變更為第10條,並酌作文字修正為:「出資聘人完成之著作,其著作權歸出資人享有之。但當事人間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仍以出資人為著作人,享有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
 
7.6.2     著作在81年6月12日(含本日)迄87年1月22日(含本日)之間完成者

       81年6月10日修正著作權法時,行政院原送立法院之草案仍係以出資人為著作人[17],惟立法院審議時採不同意見,將第12條變更為:「受聘人在出資人之企劃下完成之著作,除前條之情形外,以該受聘人為著作人。但契約約定以出資人或其代表人為著作人者,從其約定。」是以如無特別約定,以該受聘人為著作人,享有著作人格權及著財產權。
 
7.6.3     著作在87年1月23日(含本日)以後完成者
       上揭立法原則上使受聘人為著作人,兼有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但出資人倘未事先與受聘者約定,則可能既非著作人又非著作財產權人,出資人將有完全無法利用之可能。87年1月21日公布施行(同年月23日生效)之著作權法第12條則明定:「出資聘請他人完成之著作,除前條之情形外,以該受聘人為著作人。但約定以出資人為著作人者,從其約定。(第1項)」「依前項規定,以受聘人為著作人者,其著作財產權依契約約定歸受聘人或出資人享有,未約定著作財產權人之歸屬者,其著作財產權歸受聘人享有。(第2項)」「依前項規定著作財產權人歸受聘人享有者,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第3項)」職是,出資人與受聘人如未有契約約定以何人為著作人,原則上以受聘人為著作人。至於著作財產權原則上應由雙方當事人,依其出資、受聘目的,訂立個別契約決定之。如未約定歸屬何人時,因通常出資人目的僅在於利用其著作,故亦以受聘人為著作財產權人,但出資人當然享有著作之利用權。現行法從之。智慧財產局101年09月20日電子郵件1010920稱:「有關出資聘請他人完成著作,其著作財產權之歸屬,依著作權法第12條規定,出資聘人完成之著作,其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之歸屬,原則上當事人得透過契約約定予以認定。如雙方未約定時,則由受聘人為著作人並享有著作財產權,而出資人得在出資的目的及範圍內利用該著作。」此函釋明白指明著作人之身分得依契約約定其歸屬。至若出資者若未取得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其利用權之範圍為何,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1895號民事判決亦明白界定稱:「按著作權法第十二條第三項所指出資聘請他人完成之著作,出資人得利用該著作之範圍,應依出資人出資或契約之目的定之,在此範圍內所為之重製、改作自為法之所許。又出資人之利用權乃係本於法律之規定,並非基於當事人之約定,與著作完成之報酬給付,並非立於互為對待給付之關係,自無同時履行抗辯之可言。」等語可稽。

7.6.4      出資人聘請法人完成著作時之著作財產權歸屬
7.6.4.1     智慧財產局之見解

       智慧財產局101年7月4日電子郵件1010704稱:「所詢A公司出資委託某乙開發電腦應用程式,其著作權歸屬,可分為下列兩種情形:(一)某乙為自然人,且非屬A公司之員工,此時即屬上述出資聘人完成之情形,此時著作權之歸屬,應視乙及A有無特別約定,如有,其著作權之歸屬依當事人之約定定之。(例如,A公司可直接約定為該電腦程式之著作人或著作財產權人);如當事人間未約定者,依著作權法第12條第1項、第2項後段規定,則該電腦程式著作之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均歸受聘人乙享有;惟依同條第3項之規定,出資人A公司得於出資目的範圍內利用該著作,並不會有侵害著作權之問題。(二)如某乙本身為法人,而實際完成著作之人為某乙之員工,此時出資人A公司並無法依著作權法第12條之規定,直接約定為著作人。而須先依著作權法第11條,判斷該著作究歸某乙或某乙之員工所有;如有約定,依其約定。如未約定時,某乙之員工仍為著作人,某乙則取得著作財產權。A公司須依著作權法第36條或第37條之規定,自某乙繼受取得或獲得授權,始得合法利用。另A公司亦得約定某乙之員工不得對其行使著作人格權。」
       職是,依智慧產財產局之見解,出資聘請他人完成著作,該著作之著作財產權歸屬之判斷,尚區分該他人為自然人或法人,異其處理。假設,出資人A出資聘請法人乙公司完成某著作,倘該法人乙公司之受雇人完成著作,而法人乙公司與員工如未有特別約定時,某乙之員工仍為著作人,某乙則取得著作財產權。A公司須依著作權法第36條或第37條之規定,自某乙繼受取得或獲得授權,始得合法利用。又在乙公司與其員工有特別約定以乙公司為著作人時,智慧財產局之函釋並未明言,但依其邏輯,解釋上亦應相同,即乙公司取得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A公司須依著作權法第36條或第37條之規定,自某乙繼受取得或獲得授權,始得合法利用。至於著作人格權則屬於乙公司,A無從取得著作人身分,但得限制乙公司著作人格權之行使。

7.6.4.2     智慧財產局見解之商榷
       按法人得為權利主體,但依通說,法人無行為能力,故法人無法依著作權法第第10條本文:「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之規定直接為著作人,僅能依同條後段:「但本法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依著作權法第11條與受雇人約定,或依同法第12條與受聘者約定,直接取得著作人身分。問題在於:在乙公司與受雇員工約定由乙公司直接取得著作人身分時,出資者A能否與乙公司約定於著作完成時,由出資者A直接取得著作人身分?換言之,此種約定是否有效?或仍須約定於著作完成時,著作財產權自動移轉給A,或另為授權之契約始得利用?(當然A得依契約之目的為著作之利用固不待言)。  依前揭智慧財產局之見解,似採否定之看法。惟本書作者認為,乙公司既依其與員工之約定直接為著作人,則當A與乙有公司以A著作人之約定,於著作完成之時,A 當可直接取得著作人身分,如此解釋始符合經濟活動之需求,並平衡出資者、受聘者之權益。
 

 
[17] 原草案條文為:「受聘人在出資人之規劃及監督下完成之著作,除前條情形外,以出資人為著作人,但法令另有規定或契約另有約定者,不適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