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著作人身分之確定

7.2 確定「著作人」身分之法律上利益

7.2     確定「著作人」身分之法律上利益
7.2.1     著作人身分取得之利益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1664號刑事判決稱:「著作權人之舉證責任,在訴訟上至少必須證明下列事項:(一)、證明著作人身分,藉以證明該著作確係主張權利人所創作,此涉及著作人是否有創作能力、是否有充裕或合理而足以完成該著作之時間及支援人力、是否能提出創作過程文件等。(二)、證明著作完成時間:以著作之起始點,決定法律適用準據,確定是否受著作權法保護。(三)、證明係獨立創作,非抄襲,藉以審認著作人為創作時,未接觸參考他人先前之著作。」[3]最高法院民事判決97年度台上字第1671號亦稱:「我國著作權法係採創作主義,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即享有著作權,然著作權人所享著作權,仍屬私權,與其他一般私權之權利人相同,對其著作權利之存在,自應負舉證之責任,故著作權人為證明著作權,應保留其著作之創作過程、發行及其他與權利有關事項之資料作為證明自身權利之方法,如日後發生著作權爭執時,俾提出相關資料由法院認定之。此外著作權法為便利著作人或著作財產權人之舉證,特於第十三條明定,在著作之原件或其已發行之重製物上,或將著作公開發表時,以通常之方法表示著作人、著作財產權人之本名或眾所週知之別名,或著作之發行日期及地點者,推定為該著作之著作人或著作權人。所謂保留創作過程所需之一切文件,作為訴訟上之證據方法,例如美術著作創作過程中所繪製之各階段草圖。因此,著作權人之舉證責任,在訴訟上至少必須證明下列事項:(一)著作人身分,藉以證明該著作確係主張權利人所創作,此涉及著作人是否有創作能力、是否有充裕或合理而足以完成該著作之時間及支援人力、是否能提出創作過程文件等。(二)著作完成時間,以著作之起始點,決定法律適用準據,確定是否受著作權法保護。 (三) 係獨立創作,非抄襲,藉以審認著作人為創作時,未接觸參考他人先前之著作。」足見著作人身分之證明,乃係著作權人主張其權利受侵害時之民、刑事訴訟成功發動之基礎,且舉證責任由著作人負擔。
       再者,著作權法第10條規定:「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但本法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本條明文規定採創作主義,原則上並使著作人自動原始取得[4]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故著作人身分之確定,對於著作權(包含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之歸屬具有決定性之影響。析言之,基於著作人身分可主張下列之權利:
        1.    著作人享有「著作人格權」,此著作人格權雖得限制使用,但該權利專屬於著作人本身,不
               得讓與或繼承(著作權法第21條);著作人縱使死亡或消滅,關於著作人格權之保護,亦視同
               生存或存續(著作權法第18條參照)。
         2.   著作人原則上因創作而原始取得「著作財產權」,可轉讓全部或一部、或授權他人行使其著
               作財產權。
       惟著作權法於第11條第2項及第12條第2項設有例外規定,使非著作人亦得原始取得著作財產權。是以雖然本法第22條至第29條著作財產權之專有權人係歸屬著作人,但依本法第29條之1再援用同法第11條第2項及第12條第2項之規定,非著作人亦可原始取得本法第22條至第29條之著作財產權。要言之,我國著作權法明採二元論,使著作人與非著作人均可原始取得著作財產權。
 
7.2.2     著作人身分取得制度之沿革
       81年舊著作權法係以著作人為本位,規範著作權之架構。著作一旦完成,即由著作人取得著作權(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並未設任何例外。換言之,著作財產權一概由著作人原始取得。故81年舊法除在第13條明定:「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87年修正時移列為第10條)外,著作權法第22條至第29條有關著作財產權部分亦係以著作人為規範之中心。
       87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則明顯採取著作權歸屬二元化。著作權發生時,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可分別歸屬不同之自然人或法人,由彼等分別原始取得。是87年迄今之著作權法第10條明定:「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但本法另有規定者,從其規定。」其中所稱之「本法另有規定者」即指現行著作權法第11條及第12條之情形而言。又因著作權法第22條至第29條仍維持87年以前著作權法以著作人為本位之架構,文字上均以著作人為著作財產權之主體,是以對於非為著作人之雇用人及出資人已依87年迄今之著作權法第11條第2項及第12條第2項規定,原始取得著作財產權之情形必須加以規範,使其得以專有第22條至第29條之著作財產權,故87年以後著作權法又在第29條之1規定:「依第十一條第二項或第十二條第二項規定取得著作財產權之雇用人或出資人,專有第二十二條至第二十九條規定之權利。」以求周延。
 

 
[3]本判決文係最高法院引述台灣高等法院台南分院91年度上訴字第319號判決文並予肯認之論述。
[4]原始取得指著作完成時,首次直接取得權利而言,取得之權利可能是著作人格權,也可能是著作財產權,取得之主體可能是實際創作之作者,亦可能為職務創作之雇用人、出資人(著作權法第11條及第12條參照)。繼受取得指著作財產權之取得非因自己創作、亦非因雇用人或出資人身分於著作完成時直接、首次取得而言。繼受取得者之權利來源於其他著作財產權人之讓與或繼承,可能是著作財產權之全部,亦可能為一部分(著作權法第36條參照 )。因著作人格權不得讓與或繼承,故得為繼受取得標的者唯有著作財產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