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著作之類形─著作之種類或形態

6.17 特技、魔術、馬戲之活動非著作

6.17    特技、魔術、馬戲之活動非著作
      如前所述,著作權法第5條對於著作之類型採例示制,故縱不屬例示內著作類別,凡合於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著作」之定義者,均為著作之標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於2002年8月2 日公布、同年9月15日施行之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4條第7款明文將特技、魔術、馬戲列為著作:「特技藝術作品:是指特技、魔術等通過形體動作和技巧表現的作品」該類作品在我國著作權法上是否屬於著作即非無疑義。
      按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不僅僅是具有原創性之表達,而且須限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特技、魔術、馬戲基本上僅僅是技巧,而非具有美感之藝術表達,故應非我國著作權法上所稱之著作。當然,如在走鋼索之特技表演中,加入特別之舞蹈,則該舞蹈當然有著作權法保護之適格。
       事實上,中華人民共和國之立法例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其他國家縱予保護,亦係以鄰接權保護此類表演者,例如法國著作權法第212之1條即規定:「除臨時演員應依專業實務加以認定外,以表演、歌唱、朗誦、扮演或以其他方式演出文學或藝術著作、雜耍、馬戲和操作木偶之人為表演人。」德國著作權法亦不保護特技、魔術、馬戲之活動,學者 Manfred Rehbinder 即稱:「特技表演(也就是說體育上的或者特技演員的表演活動,比如花樣溜冰Eiskunstlauf)通常情況上不受著作權法的保護,因為,它們並不表達任何智力成果(美學)內容」[86]
       中國學者王遷即對此立法體例展開嚴格之批判,認為:1.雖然中國特技在世界上享有極高之聲譽,但這並不是用著作權法對其加以保護之理由,應限於符合著作權法要求的、具有獨創性之作品才是應受著作權法保護;2.著作權法不保護任何操作方法、技術性方案或實用性功能,特技、魔術、馬戲僅僅是技巧之表現,不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3.即使特技之造型與特技技巧並無關係,或者在觀念上可以與技巧分離,但人類從事與藝術造型有關之文藝創作和表演歷史已有數千年之久,很難想像一個單一之靜止動作不是來自公有領域,而是獨自設計出來的;另一方面,受限於人體姿勢之有限性,會構成思想與表達之混合而使該造型不受保護;4. 背景音樂及穿插其中的舞蹈可能是特技、魔術、馬戲等活動中唯一與著作有關的藝術活動,但是因為由於具有獨創性之音樂及舞蹈本身即是著作權法保護之標的,再特別為特技、魔術、馬戲之保護單獨立法不僅多餘,且易使人誤認僅僅表現身體技巧的活動是受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因此對於「特技藝術作品」之規定實無必要[87]。其論述精闢,堪供參考。

 
[86] 引自 Manfred Rehbinder 原著,張恩民譯,著作權法,法律出版主,94年1月,第36頁。
[87] 引自王遷,著作權法學,北京大學出版社,96年7月 1 版, 第54-5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