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著作之類形─著作之種類或形態

6.15 結合著作

6.15    結合著作
6.15.1   結合著作之意義

       結合著作係指數人為共同利用之目的,將其著作互相結合,但結合後之複數著作間仍可分離而個別利用。結合後之結合著作仍係複數著作,有複數著作財產權,而非單一著作[73]。結合著作與共同著作之判別標準在於:各人之創作是否能分離利用。如能分離利用,即為結合著作。
       結合著作之形成一般係由各著作人基於合意而共同合力完成,例如兩名學者合力撰寫智慧財產法概論,甲學者完成著作權法概論篇,乙學者完成專利法概論篇,丙學者則完成商標標法概論篇,各篇之間係相對分離而獨立,可個別利用,自為結合著作。又例如詞曲之著作人基於創作音樂著作之目的,各自完成詞曲之創作後結合而為音樂著作,或視聽(電影)著作之著作人與音樂著作結合而以該音樂為電影插曲,該歌詞或音樂著作並未因其歌詞或音樂使用於歌曲或電影而喪失權利客體之地位。其他人如欲利用此結合著作,必須取得結合著作各著作人之同意。
       惟結合著作亦可於前一著作完成後,由後著作人基於共同完成結合著作之意思,與前著作人合意將先後完成之著作結合而為利用,並不以各著作同時合意創作為限。依前開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763號判決意旨,音樂著作創作在先,伴唱帶之視聽著作製作在後,伴唱帶製作公司拍攝完成影像後,該著作已是獨立之視聽著作,可任意搭配任何一首音樂著作而成為不同之結合著作,同樣之影像搭配不同之歌詞歌曲,同一之歌詞或歌曲更可能因不同伴唱帶製作公司加以選用製作成伴唱帶而搭配不同之影像,故音樂著作與視聽著作雖可以結合,但因於創作之際雙方亦無共同關係(雙方係各自分別創作),且音樂著作完全可以從伴唱帶中分離出來個別的加以利用,故伴唱帶上所使用之音樂著作與伴唱帶製作公司製作之視聽著作結合後仍非屬單一之共同著作而為結合著作。
       智慧財產法院97年度刑智上訴字第28號刑事判決:「按81年6 月10日修正之著作權法第5 條第1 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第2 項第2 款規定:『音樂著作包括曲譜、歌詞及其他之音樂著作。』,是以無論係樂曲、樂譜或歌詞皆可獨立為音樂著作,系爭歌詞既為告訴人所創作完成,復無讓與著作財產權之情事,告訴人即為系爭歌詞即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次按,二人以上共同完成之著作,其各人之創作,不能分離利用者,為共同著作,著作權法第8 條定有明文。是以共同著作須係二人以上共同創作,且創作之際須有共同關係,各人之創作無法分離個別加以利用,如於創作之際無共同關係,且各人之創作得以個別利用,即屬結合著作,而非共同著作。系爭歌曲雖包含由告訴人所創作之歌詞及甲〇〇創作之樂曲兩部分,….足見系爭歌詞係由告訴人先行創作完成後, 嗣因證人甲〇〇欲發行專輯,告訴人始授權同意甲〇〇利用系爭歌詞發行專輯一次,系爭歌詞與甲〇〇所創作之樂曲既係分別創作,而系爭歌詞又僅授權甲〇〇利用一次,自非不可與所創作甲〇〇之樂曲分離個別加以利用,自屬獨立之音創作,而非著作權法第8 條所指之共同著作。」
 
6.15.2.    結合著作之著作權之行使
       結合著作因為非單一著作,故結合著作之各著作人各自行使其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結合著作之各著作財產權人並非著作權法第40條之1所稱之共有著作財產權人。結合著作中各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保護期間個別起算,其權利個別行使。利用人應個別向結合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取得授權,但在詞曲之音樂著作強制授權則屬例外(詳見6.2)。
       結合著作之各著作人可就其創作部分行使著作財產權,但其個人行使權利之結果可能有礙於結合著作之整體利用,例如嚴重損害結合著作之利用或市場價值,我國著作權法對結合著作之各著作權人之內部關係未作任何規定,但德國著作權法第9條則明文規定:「多數著作人為共同利用之目的,將其著作相互為結合者,各著作人如依誠實信用原則可期待其他著作人為允許時,得向他人請求為結合著作之公開發表、利用及變更之允許。」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13條第2項規定:「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對各自創作部分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但行使著作權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體著作權的著作權。」德國著作權法第9條規定:「多數著作人為共同利用之目的,將其著作互為結合者,各著作人如依誠實信用原則可期待其他著作人為允許時,得向他人請求為結合著作之公開發表、利用及變更之允許。」上揭之立法均可促進結合後之作品作最佳之利用,我國著作權法固未對此為規定,有待來日修法時加強之。但解釋上,作者認為亦可依現行法上之誠實信用原則解決結合著作之各著作權人間有關權利行使之爭議。
 
6.15.3     德國著作權法上之結合著作
       在德國著作權法,結合著作(Werkverbindung)是指兩個以上可獨立利用之著作,基於共同利用之目的,於徵得各著作權人同意後,結合而為利用。德國著作權法第9條即係針對結合著作規定:「多數著作人為共同利用之目的,將其著作互為結合者,各著作人如依誠實信用原則可期待其他著作人為允許時,得向他人請求為結合著作之公開發表、利用及變更之允許。」
       結合著作之特點在於聯結之著作本具有單獨利用性(Selbststaendige Verwerbarkeit),例如文字著作與或音樂著作結合(詞與曲之結合),或美術著作與文學作品結合(藝術史與美術插圖結合),或音樂著作與視聽著作結合(音樂與電影結合)等均是。在上揭結合著作之情形,各著作雖然結合,但並未產生共同著作權,各著作人仍保留各自著作之著作權,對於各著作人而言,著作之結合僅產生債法上之關係。
       經結合之著作本身仍繼續保持獨立之權利客體(Selbststaendiges Rechtsobjekt bleibt)地位,正因如此,相應之著作權僅能屬於各著作之著作人。法律上此種處理模式係因該著作人已經就其勞動投入獲得相應之權利,不應再另行賦予著作人新的權利。因此,劇本台詞與歌曲結合為歌劇後,劇本之台詞仍為獨立之權利客體,如有人未經其同意而重製其台詞,僅該台詞之著作人有報酬請求權,而作曲者則未具有報酬請求權,因其並未參與台詞之創作。惟如作曲者已參與台詞之創作,則作曲者即與台詞之著作人為共同著作人。即使如此,亦未改變音樂與台詞間係屬結合著作之屬性 。在此情況下,音樂著作之著作權依然僅屬於作曲者[74]。  
 

 
[73] 值得注意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對結合著作視結合後之著作為一新的整體著作,此與我國著作權法及德國著作權法視結合著作為複數著作不同。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13條規定:「兩人以上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沒有參加創作的人,不能成為合作作者。」「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對各自創作部分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但行使著作權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體著作權的著作權。」依中國學者之解釋,著作權法第13條所稱之「合作作品」可分為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及不能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對不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而言,由於各作者之利益被揉合在單一作品之中,故依著作權法第13條第1項,行使權利時必須取得一致意見,任何一方不得將合作作品據為己有。同時為了避免少數人濫用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9條又規定:「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權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過協商一致行使;不能協商一致,又無正當理由的,任何人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轉讓以外的其他權利,但是所得利益應當合理分配給所有合作作者。」又若合作作品可分割使用的,著作權法第13條第2項特別規定,作品各相對獨立部分的著作權由各部分作者單獨享有,惟各作者單獨行使自己的部分著作權時,不得侵害合作作品整體的著作權。詳見韋之,前揭書,第43頁-45頁;王遷,著作權法學,北京大學出版社,96年7月第1版,第158頁-160頁。.
[74] 引自Manfred Rehbinder 原著,張恩民譯,著作權法,法律出版社,94年1月,第193-19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