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著作之類形─著作之種類或形態

6.14 共同著作

6.14   共同著作
6.14.1   共同著作之意義

       共同著作係指二人以上基於共同目標,合力完成單一形態著作,且其各人之創作,不能分離利用者而言。至於各創作者之創作比例大小均非所問。著作權法第8條規定:「二人以上共同完成之著作,其各人之創作,不能分離利用者,為共同著作。」即明示此旨。詳言之,共同著作之著作人於創作之過程中,基於共同思想,各著作人之創意彼此互相滲透,難以區分,如勉予區隔,在交易活動中,將不具有獨立之經濟價值。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763號判決對共同著作之成立要件有明確之解析[68]「共同著作,其要件有三:(一)須二人以上共同創作,(二)須創作之際有共同關係,(三)須著作為單一之形態,致無法將各人創作部分予以分割而為個別之利用。其所強調者,厥係共同著作應為單一著作。」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514號亦稱:「按著作權法第八條所稱之『共同著作』,係指二人以上共同完成之著作,其各人之創作,不能分離利用者而言。申言之,該項「共同著作」之成立要件有三,即一、須二人以上共同創作。二、須於創作之際有共同關係。三、須著作為單一之形態,而無法將各人之創作部分予以分割而為個別利用者,始足當之。若二人以上為共同利用之目的,將其著作互相結合該結合之多數著作於創作之際並無共同關係,各著作間復可為獨立分離而個別利用者,應屬『結合著作』,而非『共同著作』。」
       最高法院前揭86年台上字第763號判決更以伴唱帶之製作過程為例,說明伴唱帶製作時之攝影師、導演及演員方為該單一視聽著作之共同著作人,至於形成伴唱帶重要元素之音樂著作之著作人並非伴唱帶之共同著作人,判決稱:
    「伴唱帶並非音樂著作之著作人與伴唱帶製作公司共同參與創作,蓋音樂著作係創作在先,伴唱
      帶之視聽著作在後,於創作之際雙方亦無共同關係(雙方係各自分別創作),且音樂著作完全可
      以從伴唱帶中分離出來個別的加以利用。乃該伴唱帶之攝影師、導演及演員等,方係共同著作
      人,其所共同著作完成者,亦僅該伴唱帶單一之視聽著作,並無任何人之著作可從中個別分離
      出來而單獨加以利用。反觀詞曲著作此種音樂著作,與視聽著作為型態截然不同之兩種著作,
      並非單一著作,音樂著作之創作亦非與視聽著作同時共同為之,因伴唱帶製作公司所製作完成
      之一捲伴唱帶(即拍攝完成影像),即已成為一獨立之視聽著作,可任意搭配任何一首音樂著作
      而成為不同之結合著作,同樣之影像搭配不同之歌詞歌曲,同樣之歌詞或歌曲更可能因不同伴
      唱帶製作公司加以選用製作成伴唱帶而搭配不同之影像,故音樂著作與伴唱帶視聽著作並非共
      同著作。因此,被上訴人抗辯,該共同著作選定伴唱帶製作公司為代表人,行使伴唱帶之共同
      著作財產權,包括授權KTV業者利用該共同著作,即非可採。」

       舉例言之,視聽著作之攝影師、導演及演員固為視聽著作之共同著作人,但詞曲可分離而為單獨利用,而詞曲之創作者則非共同著作人。又依前揭最高法院判決之意旨,共同著作之著作於創作時各著作人均須共同參與表達之創作而具有共同關係,故於某作者死亡後,其學生予以改寫,並非學生與老師之共同著作,而係該名學生所獨立完成之改作著作[69]
 
6.14.1.1   教師之思想啟發與學生論文之關係
       教師講課,學生依其觀念之啓發而自行撰寫其論文或報告,教師並非共同著作人。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 2109 號民事判決即稱:「按學生在校期間,如果教師僅給予觀念之指導,而由學生自己蒐集資料,以個人之意見,重新詮釋相同想法或觀念,而以文字表達其內容,撰寫研究報告,則學生為該報告之著作人,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享有、行使著作權。」又在指導論文之情形,縱然教師有提供自己之思想或觀念,但並無與學生合作完成論文或報告之意欲,學生亦無與教師共同創作論文之意思,而係基於自己之能力執筆,對教師提供或發想之思想或觀念進行整理、闡釋或引證,就該論文部分,學生乃是單一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人。雖該思想或觀念雖仍屬於教師,但教師在其自有論文中描述其思想或觀念時仍需使用自己之表達,如沿用學生論文之表達則需合於合理使用之規定並註明出處。當然,基於學術忠實之基本學術倫理規範,如該教師之思想或觀念具有學術價值,學生必須註明該思想或觀念之出處,固不待言,惟此與著作權侵害無關,併予說明。」
 
6.14.1.2.    被採訪者之口述與採訪者之整理
       被採訪者與採訪者之關係有數種類型。採訪者如僅將被訪者口述之內容單純筆錄,則採訪者因未加入其個人創意,對於文字之著作並無著作權,而被訪者對於其口述及根據口述而記錄成文字之著作享有單獨之語文著作權。
       當記者採訪名人時完成一篇報導時,被採訪者之意思如僅係提供自己之經歷及想法或事實,並無與記者合作完成一篇作品之意欲,採訪者自身亦無與被採訪者完成共同創作之意思,而係基於自己之經驗及能力,對採訪所得之素材進行取捨、整理、以文字描述或旁白說明,最終形成文章或提供電視台報導之視聽著作,雖然被採訪者之被訪者之表達可能構成語文著作,被採訪者自己享有著作財產權,但就該採訪報導著作而言,雖直接來自口述內容,應解釋為採訪報導係合理引用該前一口述著作之內容,被採訪者應不能主張係該採訪報導著作之共同著作人[70]
       又如著作之內容含有口述者及採訪者雙方的表達方式,且口述之被訪者明白其口述內容將以文字改寫出版時除非另有特別約定,否則雙方均為共同著作人,其著作財產權由雙方共同行使。例如口述歷史,口述者與採訪者對於形成文字之著作為共同著作人,共享共同著作財產權。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6067號刑事判決即稱:「依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第八條、第十九條、第四十條規定,被採訪者的口述內容屬於語文著作,採訪者如僅將被訪者口述之內容單純筆錄,則被訪者對之享有著作權;如係將被訪者口述之事實加以整理,以自己的表達方式創作,則採訪者享有著作權;如內容含有口述者及採訪者雙方的表達方式,屬雙方共同著作,其著作權由雙方共同行使或享有。上開報導之新聞稿係經由甲〇〇採訪上訴人後擬撰,再傳真予上訴人表示有無錯誤及意見後定稿,上訴人縱非享有專屬著作權,亦與甲〇〇為共同著作人,對之享有著作權,殊無違法可言等語。」

6.14.2     共同著作人間內部之權利與義務
       共同著作既有複數之著作人,各有應有部分,其應有部分如何決定,無法判定應有部分如何處理,均有規範之必要,著作權法第40條第1項即規定:「共同著作各著作人之應有部分,依共同著作人間之約定定之;無約定者,依各著作人參與創作之程度定之。各著作人參與創作之程度不明時,推定為均等。(第一項)」
       當共同著作之著作人拋棄其應有部分,或著作人死亡無繼承人,或著作人為法人但法人之人格消滅後無承受人者,著作權法第40條第2項及第3項均分別規定:「共同著作之著作人拋棄其應有部分者,其應有部分由其他共同著作人依其應有部分之比例分享之。(第二項)」「前項規定,於共同著作之著作人死亡或無繼承人或消滅後無承受人者,準用之。(第三項)」(至於共同著作之對外之著作財產權之行使,則詳見本書13.4節之討論)

6.14.3    共同著作之著作人格權之行使
       著作權法第19條規定:「共同著作之著作人格權,非經著作人全體同意,不得行使之。各著作人無正當理由者,不得拒絕同意(第1項)」「共同著作之著作人,得於著作人中選定代表人行使著作人格權。(第2項)」「對於前項代表人之代表權所加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
       按共同著作因為係單一著作,故著作人格權之行使必須全體同意,此為當然之理。惟為防有共同著作人濫用權利,拒絕同意行使,故特別明文規定,各著作人無正當理由者,不能拒絕同意。例如數人於完成共同著作之論文後,其中有一人無具體原因而拒絕公開發表,致影響其他人之教職升等積分,此即係無正當理由,其他共同著作人於該著作人拒絕同意後,得再以存證信函告知該共同著作人稱因其拒絕公開發表無正當理由,故其他共同著作人仍授權期刊為刊登,而免於侵害著作人格權之民事及刑事責任。
       再者,共同著作之著作人有二人以上,如各種權利之行使須一一徵詢其他共同著作人之意見,恐耗費時日,故著作權法特別明文規定各著作人得選定代表人代為行使著作人格權,但對於代表權所加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此亦當然之理。    

6.14.4     共同著作之立法沿革
       81年舊法第40條第2項至第4項係規定各著作人之應有部分之確定原則,非有關共有著作財產權如何行使之問題,87年著作權法乃將原舊法之第40條分為2條,在第40條明定著作人應有部分確定之原則,第40條之1則係舊法第40條第1項、第5項及第6項修正移列,均係有關共有著作財產權行使之規定。
       按著作權法第8條係81年修正著作權法時所增訂。在74年著作權法中並未有共同著作之定義,僅於第9條第1項規定數人合作之著作,其著作權歸屬各著作人共同享有,究該條所定是否即指共同著作,並不明確。又依當時之修正草案(即後來之81年著作權法),對共同著作有關著作人格權之行使(81年舊著作權法第19條、第40條)、權利存續期間(第31條)及權利侵害之救濟(第90條)等,均設有特別規定,故何謂共同著作,有予明確定義之必要,乃於81年著作權法中明定其義[71]。現行著作權法從之。
       81年舊法第40條第2項至第4項係規定各著作人之應有部分應如何確定之原則,非有關共有著作財產權如何行使之問題,是以87年著作權法修正時乃將原第40條分為2條,在第40條明定著作人應有部分應如何確定之原則,第40條之1則係舊法第40條第1項、第5項及第6項修正移列。其修正理由說明稱:「共同著作之著作財產權,應由該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行使固不待言,而著作人未必是著作財產權人,已如前述,因此八十一年舊法第一項及第五項規定共同著作之著作財產權,由全體著作人行使,文字恐有未洽。另該行使著作財產權原則,應適用於所有之共有著作財產權之行使,不以共同著作之情形為限。爰將第一項、第五項及第六項文字修正如上。」

6.14.5    德國著作權法上之共同著作
       依德國著作權法第8條第1項「數人共同創作著作,並未使其應有部分分離利用者,該數人為著作之共同著作人。」之規定,如二人以上以合作(Zusammenarbeit)方式,參與創作,其各創作間如難以區分或如予以區分並不具獨立之經濟意義,則該作品屬於共同著作。至於各著作人間之參與比例大小則並非所問。共同著作之共同創作行為僅產生一個著作(ein Werk),並且僅產生一權利客體(ein  Rechtsgegenstand),因此亦僅僅存在一個著作權(ein Urheberrecht)而非複數著作權。再者,若僅僅提供某些思想、建議、聯絡、組織或者製作方面之活動,如未參與表達之創作活動,即非屬共同著作人。是以縱然曾為創作人提供某種思想或指明其思路,但因為未對於著作之實際表達形式進行任何參與,故其行為僅起推動(Anregung)之作用,而非共同著作人。又如某人在著作人創作之過程中,按照著作人之意思提供一些附屬之勞動,但未有機會將其具有原創性之創意表達於著作之中,此種行為亦僅屬於協助(Gehifenschaft),而非共同著作人。
       再者,共同著作人間必須具有某種形式之合作,故如未具有共同合作之關係,則非共同著作,是以對別人之著作予以改作或對未完成之著作予以補作,均非共同著作,而係改作著作或結合著作。
    又德國著作權法第8條第2項規定:「著作之公開發表權及利用權,歸共同著作人所有;僅經共同著作人之允許,始得變更著作。但共同著作人中之一人,不得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拒絕其公開發表、利用或變更之允許。各共同著作人均有主張基於共有著作權之侵害所生之請求權;但其僅得請求對全體共同著作人為給付。」此條文明文規定共同著作之著作權屬共同創作之所有作者共同所有。因此,對共同著作之一部分進行修改必須徵得全體著作人之同意,縱使共同著作之作者僅係對其個人所創作之部分進行修改,亦應徵得其他共同著作人之同意。著作之公開發表及利用亦須全體著作人同意。惟依著作權法第8條第2項但書亦明定其他共同著作人不得違背誠實信用原則而拒絕對著作為公開發表、利用或變更[72]

 
[68] 判決全文見資訊法務透析,86年6月。
[69] 日本學者半田正夫認為共同著作人間不以著作人間有合意之意思聯絡為必要,且不須同時作成,故甲之學術著作於死後由乙訂正改寫補充,其改作部分與原著作亦不可分離,故亦為共同著作。詳見半田正夫,著作權法概說,平成8年2月6日,第7版 ,第62頁。德國著作權法則如下述,以各著作人間有完成該著作之創作之約定或意思為必要。
[70] 引自韋之,著作權法原理,北京大學出版社,87年4月,第43頁。本書作者意見同。
[71] 此為行政院於79年12月20日將著作權法修正草案送立法院審議時,對於增列著作權法第8條所作之說明。該草案由立法院三讀通過後經總統於81年6月10日公佈生效。
[72] 以上均引自 Manfred Rehbinder 原著,張恩民譯,著作權法,法律出版社,94年1月,第185頁-195頁。有關德國著作權法條文譯文部分,引自蔡明誠編,德國著作權法令暨判決之研究,肆─國際著作權法令暨判決之研究,內政部,85年4月,第119頁-12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