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著作之類形─著作之種類或形態

6.12 編輯著作(二次著作)

6.12    編輯著作(二次著作)
6.12.1  編輯著作之意義

       按編輯著作乃指就資料或素材之選擇或編排具有創作性之編輯,著作權法第7條第1項規定:「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為編輯著作,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即指此而言。此資料或素材如非既存之著作或是屬於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之標的,則此編輯著作為原著作(或稱第一次著作),例如火車時刻表、以職業分類之電話簿、人名錄等即屬之[63]。惟若該電話簿、時刻表及人名錄在選擇及編排上必須有創作性者方屬之。如所載資料僅係採用一般人通用之方法加以選擇及編排,未具有創作性,則與編輯著作之規定尚有未合[64]。若編輯所用之資料或素材為既有受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則此編輯著作為第二次著作,雜誌即為典型之適例。
 

6.12.2 編輯著作之資料選擇及編排須具有原創性

       是否屬於編輯著作乃以其選輯編排是否具有創作性之有無而定,至於編輯素材是否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則在所不問。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即稱:「著作權法第七條規定: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為編輯著作,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編輯著作之保護,對其所收編著作之著作權不生影響。是以編輯著作其受著作權保護標的為著作人對資料之選擇及編排而具有創作性之部分,並未及於著作人所選擇或編排之資料本身。」
       按74年著作權法已有編輯著作之規定,除於第4條第1項第5款列明編輯著作為著作權法保護之客體外,第3條第10款更規定:「編輯著作:指利用二種以上之文字、語言著述或其翻譯,經整理、增刪、組合或編排產生整體創意之新著作。但不得侵害各該著作之著作權。」惟此種定義僅限於文字、語言著述或其翻譯之編輯,範圍失之狹隘,致就其他類別著作編輯而成者,無法受保護,有欠妥適;又編輯著作乃在保護選擇及編排之創作性,所編輯之內容,原不以著作為限,尚可包括其他非為著作之資料,尤以科技進步,儲存資訊方法遽增,對此類資料之編輯亦有保護之必要,故81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參考美國著作權法第101條、第103條(b)項、西德著作權法第12條及韓國著作權法第6條之立法例,將舊法所定之「文字、語言著述或其翻譯」修正擴大為「資料」,故不只可為編輯著作之素材類別擴大,且使素材不再限於既有著作。現行著作權法從之。
 
6.12.3.資料庫是否受保護應以資料之選擇及編排是否具有原創性而定
 
      資料庫否受保護,應視資料庫之建立即其選擇、編排是否具原創性而定[65],下列判決可資參考[66]
1.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96年度上更(二)字第430號刑事判決
    「所謂編輯著作,依著作權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必須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始能
      成為獨立之編輯,我國對於資料庫之保護,乃採原創性標準,而非「辛勤原則」(sweat of
      the brow)或「勤勞彙集準則」(industrious collection),如欲符合編輯著作之要件,除
      應將資料加以選擇編排外,且須其選擇及編排均具創作性,始足當之;如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
      毫無創意可言,即便該資料庫之完成,係耗費極大之勞力與時間,因其未具備原創性,仍無法
      成為受保護之編輯著作。」
(本案經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121號刑事判決駁回上訴確定)
2.智慧財產法院 97年刑智上訴字第41號刑事判決
    「經過選擇、編排之資料而能成為編輯著作者,除有一定之表現形式外,尚須其表現形式能呈現
      或表達出作者在思想上或感情上之一定精神內涵始可,同時該精神內涵應具有原創性,且此原
      創性之程度須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又舉凡著作、資料,其他獨立素材之集
      合,以一定之系統或方法加以收集選擇即由一大群資料中擷取應用其部分資訊、編排整理即由
      一大群資料中擷取應用其部分資訊,並得以電子或其他方式以較高之效率檢索查詢其中之各數
      筆資料者為資料庫,且被收編之資料與資料庫本身即分屬不同之保護客體,不論原始收編資料
      是否受著作權之保護,只要對所收編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而具有前開『著作』之基本
      要素,即應受到著作權法關於編輯著作相關規定之保護,經濟部智慧財產局94年4 月15日電子
      郵件940415號函亦同此見解。」


6.12.4     編輯著作與原著作之關係
       編輯著作所收編之資料或素材固不以既存著作為限,惟如以既存著作為編輯內容時,則編輯著作與所編著作之關係如何,應予釐清。著作權法第7條第2項即明定:「編輯著作之保護,對其所收編著作之著作權不生影響。」因此,第三者如欲利用該編輯著作及其中之資料
,例如重製該編輯著作,則除必須獲得編輯著作權人之同意外,亦必須獲得所收編資料之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 2314 號民事判決即明確指出:「編輯著作其受著作權保護標的為著作人對資料之選擇及編排而具有創作性之部分,並未及於著作人所選擇或編排之資料本身。」
 
6.12.5    未經原著作財產權人授權而編輯是否受著作權法之保護
               ─ 非法利用他人著作之「資料庫」之保護

       如前所述,以原著作為編輯素材且其編輯具有創作性者,為編輯著作,以獨立著作保護之。使用他人著作為素材時,如該素材係屬公共財產(public domain)之著作,例如保護期間 屆滿或不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此等素材之利用固不生著作財產權侵害問題,惟倘所選用之編輯素材未經取得合法權利即予選擇、編排,此時即生該編輯成果是否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之疑義。
       智慧財產局94年4月 15日電子郵件940415函稱:「一、著作權法所保護者為著作之原創性,所謂『創作』係指人將其內心思想、情感藉語言、文字、符號、繪畫、聲音、影像、肢體動作....等表現方法,以個別獨具之創意表現於外者。於既有的作品上加註標點符號,僅在使人了解其內容,非屬重新創作,與著作權法所定『著作』之規定不符。因此,來函所詢將古書加上標點符號是否有著作權一節,請參考上述說明。二、『資料庫』,如其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不論其所收編之資料是否為『著作』,得依著作權法規定以『編輯著作』保護之。如僅係蒐集大量資料而未就資料加以選擇編排之電子資料庫,則不屬於著作權法保護之標的。」
       智慧財產法院 97年刑智上訴字第41號刑事判決稱:「被收編之資料與資料庫本身即分屬不同之保護客體,不論原始收編資料是否受著作權之保護,只要對所收編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而具有前開『著作』之基本要素,即應受到著作權法關於編輯著作相關規定之保護,經濟部智慧財產局94年4 月15日電子郵件940415號函亦同此見解。」揆其意旨, 明顯認為對於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縱未取得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即予編輯,如要編輯有創意,該編輯成果仍得以編輯著作受保護。
       此判決雖引智慧財產局94年4 月15日電子郵件940415號函作為基礎,惟揆諸該函釋內容僅稱:「不論其所收編之資料是否為『著作』,得依著作權法規定以『編輯著作』保護之」,函釋內容在於強調收編之資料縱非著作,仍受著作權法之編輯著作之保護。但前揭智慧財產法院則據該函釋進一步推論:「不論原始收編資料是否受著作權之保護,只要對所收編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而具有前開『著作』之基本要素,即應受到著作權法關於編輯著作相關規定之保護」此判決內容似在強調:縱然編輯之資料受著作權法之保護,只要編輯具有創意,則雖未受著作財產權人合法授權,仍受著作權法保護。
       是以依智慧財產局上揭諸函釋之意旨推論,無論編輯素材之使用是否有侵害他人之編輯權,只要編輯成果具有原創性,該編輯著作即受著作權法保護。本書作者認為:編輯時所使用之他人著作如已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編輯者未得原著作權人同意即予編輯,縱該輯行為有創意,但該編輯成果應無受著作權法保護之必要。前開智慧財產局之函釋認有創作性即應予保護之見解,實有商榷之必要,美國之著作權法及我國最高法院102年台上字第548 號判決之見解亦認為在此情形,應不予保護(6.11.3.2)。
       惟本身作者亦認為:就屬於公共財產之著作為編輯素材之情形(包含不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之外國人著作),應與上述非法取用情形有別。依前揭美國著作權法、日本著作權法及伯恩公約(6.11.3.3)推論,編輯之衍生著作受保護均不以獲得已成為公共領域財產之原始著作權人同意或授權為必要,我國著作權法就有關編輯著作之保護亦應作同一解釋,始符著作權法立法之意旨。就此點而論,依智慧財產局之前揭函釋意旨推論,結論亦應相同。
 
6.12.6    節目廣告之插播與編輯著作之侵害
               ─廣告與節目之聯結行為本身是否構成編輯著作之爭議
6.12.6.1  認為廣告與節目之聯結整體本身已構成「編輯著作」之判決

       系統業者(即第四台)於節目中插播非頻道業者所提供之廣告,實務之見解有認為該廣告內容之選擇係針對節目內容而來,其聯結關係已是獨立之編輯著作,從而系統業者之行為已構成以公開播送之方法侵害頻道業者之編輯著作著作權,台北地方法院於87年4月14日以86年度自字第1032號,1143號判決稱:[67]
       「四、查本件應予審究者為,電視頻道業者編輯節目及廣告予以公開播送是否為視聽著作之編
    輯著作。按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為編輯著作,以獨立著作保護之,著作權法第七條
    第一項定有明文。所稱編輯,乃不同於著述,須就既存著作與資料加以收集、整理、選擇、組合
    或編排後,所完成之創作性整體著作,編輯著作可謂為二次著作。上開規定用語以『創作性』為
    要件,是與著作物須有『原創性』之保護要件者不同。著作物之『原創性』要求,為非抄襲他人
    而屬於自己獨立創作,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為已足,而編輯著作以既存之著作為限,為編輯人精
    神上勞動成果,具有微量之『原創性』,表現一定創作之最少程度即可,此與著作物『原創性』
    須表現具有個性的精神內涵,達於較高之創作程度不同。因之,編輯著作如具有創作性,表現編
    輯人之精神上、創作性思想、感情之具體化成果,即符編輯著作之要件,受我國著作權法之保
    護。
        五、現今台灣地區電視頻道具有多樣性,頻道供應商對其推出之節目內容互表現不同之個
    性,可供觀眾為多重選擇,因此,在節目之選擇及編排上,各頻道商自有不同之考量,以與其他
    同業區隔。...又其決定在某一時段有幾次中止收視節目而播出廣告,須考量觀眾之收視行為及習
    慣,而廣告之播出時段,又須針對市場需求、廣告產品之內容及節目屬性,為不同程度之編排,
    以達到廣告之效果,此均須憑自訴人公司內部人員專業判斷,非全然毫無章法而單純播出,是自
    訴人以其節目搭配廣告播出,有編輯者之精神、智能及技術能力加以創作,因此,本件編輯廣告
    與節目予以播出,有最少程度之創作性,自應依著作權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以獨立之著作保護
    之。...
        六、查被告大安文山公司、金頻道公司均係法人,被告….均係法人之代表人,因執行業務,
    未經自訴人同意,分別擅自在其等所經營之被告大安文山公司、被告金頻道公司『衛視中文台』
    頻道內容中插播非自訴人選擇、編排之廣告,改變自訴人對其播出節目及廣告編輯著作內容之同
    一性權利,違反著作權法第十七條第一項前段著作人保持其著作內容同一性權利之規定,依著作
    權法第一百零一條第一項規定,核其等所為,係犯著作權法第九十三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侵害著
    作人格權之罪。又被告等未經自訴人授權變更『衛視中文台』頻道內容,利用同一頻道,擅自公
    開播送其等另受他人委託之廣告,侵害該頻道公開播送之著作財產權,依著作權法第一百零一條
    第一項規定,核其等所為,均係犯著作權法第九十二條擅自以公開播送方法侵害他人著作財產權
    之罪。」

       本件判決使用「著作物原創性」之詞有混淆著作與著作物區別之處。又其既稱編輯著作係以創作性為要件,因認與著作須有原創性之保護要件者不同云云,依本書作者分析,似已採「創作性」與「原創性」區別之見解,惟嗣後又稱:「編輯著作以既存之著作為限,為編輯人精神上勞動成果,具有微量之『原創性』,表現一定創作之最少程度即可,此與著作物『原創性』須表現具有個性的精神內涵,達於較高之創作程度不同。」揆其語意,似又將原創性包含創作性在內,如此則與傳統見解相同(本書亦採此見解),前後似有歧異。雖然如此,該判決依創作性之程度區分一般著作之原創性與編輯著作之原創性,認為在編輯著作之情形,編輯者對於素材之選擇或配置所須之創作性較一般著作要求較低,其說甚有見地。

6.12.6.2  認為廣告與節目之聯結本身非屬「編輯著作」之判決
       如前所述,台北地方法院一度認為上開「廣告與節目之編、選聯結行為已具有最少限度之創意性」,惟至88年6月30日,台灣高等法院以87年度上易字第3338號判決撤銷前揭台北地方法院之判決,改判被告無罪,該判決稱:
          「自訴人指稱之節目、廣告編排原則、考量並無其獨特足以展現自訴人個性或獨特性之原則存
    在。故自訴人依頻道商製播廣告之一般性原則,而播出之廣告與節目之聯結整體,尚難認能展現
    出如何內含之獨特性或個性。況自訴人就其頻道所播出之廣告與節目,究竟因自訴人之『聯結行
    為』(即自訴人所稱之編、選行為)而產生或呈現如何內容之『思想或感情上之一定精神內涵』,
    並未據自訴人陳明;若舉例言之,將各種特殊之冒險場面選擇、編排成一部特殊之冒險電影,因
    可自其選擇、編排成一部特殊之冒險電影,因可自其選擇、編排行為結果中清楚看出作者想呈現
    『冒險場面之各種情狀、特質、類型等等精神內涵』,即可稱之為『編輯著作』。然而,吾人並
    不能從自訴人之『廣告與節目之聯結行為本身』觀察出因為該聯結行為所產生之一定精神內涵為
    何,亦即自訴人之廣告與節目之排列順序本身,純為其商業經營動機指導下之產物,此項產物尚
    不能因資料之聯結,而在思想或感情上呈現如何具有獨立文化創作內容之精神意涵。是故不問他
    人就同一批節目、廣告之選擇、編排結果(即廣告與節目之排列順序)是否不同,自訴人所稱之上
    開『廣告與節目之編、選聯結行為』結果,尚難認係『具有一定精神內涵之創作』,自非屬我國
    著作權法第七條所指稱之『編輯著作』而不在我國著作權法所保護之列。」

       士林地方法院亦於同年(87年)7月24日以86年度自字第268號判決採同一見解:
       「本件首應究明者,即為自訴人起訴主張其選擇及編排各種型態之節目及廣告,完成一個完整
    之電視頻道內容,是否上開著作權法所規定之編輯著作。經查:(一)按凡具有原創性之人類精神
    上創作,且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者,即享有著作權,最高法院八十一年台上字
    第三0六三號判決參照,意指前揭著作權法第七條第一項所規定之編輯著作,仍以具有『原創
    性』或『創作性』為必要。本件自訴人主張『衛視中文台』頻道播出之各種型態之節目廣告,均
    係自訴人本其經營衛視電視頻道之專業知識,及其對於該頻道屬性之定位,與其對競爭市場之現
    況及前瞻性之評估後,加以選擇及編排,其在編排前就廣告之審查有如下之原則:(1)符合當地法
    令(2)不違背公序良俗或當地之民情,及該頻道本身之立場、原則(3)廣告是否與頻道本身或播出
    中之節目屬性相同;其選擇後之編排有如下之考量:(1)依收視戶之習慣決定播出幾次,何時播出
    (2)參酌其他頻道安插廣告之情形,來決定如何編排,以避免廣告時間不同,而使觀眾轉台流失
    (3)以使廣告達到最高效果之方式來編排(4)自訴人須有專業之剪輯人員。據此,其節目及廣告之
    組合乃經由精神、智能及技術加以創作而來,即有創意,自得享有編輯著作。惟查,自訴人主張
    其選擇及編排廣告之原則如上,此與一般電子媒體播放廣告之原則並無太大之差異…足證此乃頻
    道商製播廣告之一般原則,據此原則播出之廣告型態,諸如兒童節目搭配兒童廣告,而不會有成
    人廣告出現,也不會有婦女驚叫之畫面等,此種放諸四海而皆準之外觀、型態,縱認自訴人於廣
    告之編排耗費其智能、精神,也不足展現自訴人個人之獨特性,自無原創性可言。再者,於吾人
    之經驗法則知悉,廣告之播放時段、秒數經常受限於託播契約之拘束與指定,過去有某類商品指
    定國內三台於晚間新聞報導後即刻播出,或有指定三台於同一時間播出,或有指定於廣告時間內
    反覆播出者,此均係商業利益考量(如高額之廣告費用)下之結果,每一則廣告既已受限於雙方洽
    定之託播契約,頻道業者又如何主張其有何等之原創性?自訴人又指其『衛視中文台』之節目、
    廣告取向迥異於其他頻道,節目乃集合亞洲各國風格之時尚精華節目組合而成,廣告之主要對象
    除台灣外,還有大陸之數億人口云云,惟此乃其收編之節目、廣告等著作之內容本身所表現之創
    意,非因自訴人之選編而來,即不得據此主張其選編有何創作性。自訴人再以八十七年三月十九
    日狀詳述其節目、廣告之選編之原則及程序、技術,如購片、排片、宣傳、廣告篩選、廣告窗口
    開放原則、廣告之執行等等,此與電話簿之收集印製,需要不斷收集電話用戶之增減情形,了解
    用戶之刊登與否之意願,再決定編以姓氏為檢索條件、姓名筆劃多寡為排列順序,末付之以簿紙
    印刷、校對、完稿、裝訂成冊,而後發送等有其一定之專責人員及一定之原則之情形相仿,所不
    同者乃自訴人之主張之情形係電視節目、廣告,以電視畫面動態、頻繁地呈現,需要高度之技巧
    及投注眾多之人力、物力,並有商業利益之考量而已,惟『創作』乃人格精神成果,與『勞動成
    果』係著重產業或技術上之物質文明,應有不同,尚不能以選編之辛勤據為主張創作之依據。末
    參以學者為文舉德國法例,指『他如編輯著作,亦須符合著作權法第二條第二項規定人格精神創
    作,即如係單純之機械式組合住址、電話或產業部門目錄、電視、廣播或劇院節目、交易所行情
    表、中獎號碼單等,因其係單純機械式或例行程序的選擇及編排,尚不足以構成著作權法第二條
    第二項規定之人格精神創作之要件』(見蔡明誠教授著『論著作之原創性與創作性要件』一文第十
    至十一頁,編於台大法學論叢第二十六卷第一期),足見於德國法上並不認為電視節目之選編為人
    格精神創作,無從表張著作權。」

 
[63] 半田正夫,著作權法概說,一粒社,平成8年,第7版,第108頁。
[64] 內政部 84年6月16日台(84)內著字第8410979號函參照。
[65]  見81年著作權法修正草案之說明。
[66]  有些國家將資料庫明文列為獨立保護之客體。例如日本著作權法在昭和61年(民國75年)5月16日通過將資料庫單獨列為著作權保護之客體。其修正理由認為資料庫係將論文、數值、圖形及其他資訊選定收集,並予以設定體系、選擇關鍵字、統計分析或圖形影像處理,俾便以電腦檢索。其創作方式及著作形成過程均與一般編輯著作迥異,故應獨立保護。見半田正夫,前揭書,第112頁。
[67] 本判決認著作物原創性須表現具有個性之內涵,達於較高之創作程度,但編輯著作以既存之著作為限,為編輯人之精神上勞動成果,具有微量創作性,表現一定創作之最少程度即可云云,惟按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之著作包含編輯著作及一般著作,且均以「創作」為保護要件之一,並未區分創作程度之高下,亦未稱編輯著作僅係勞動成果,不須表現具有個性之精神內涵,該判決如此區分,似乏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