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著作之類形─著作之種類或形態

6.8 錄音著作

6.8    錄音著作
6.8.1   錄音著作之意義

        錄音(sound recordings)係指以任何機械或設備表現系列聲音而能附著於任何媒介物上之著作,但附隨於視聽著作之聲音不屬之(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第2點第8款參照)[42]。此連續性之聲音包含音樂、言語或其他聲音,至於所附著之有體物之性質為何在所不論,故錄音帶、LD、CD、CD-ROM 均可為固著之有體物,但電影或其他視聽著作之聲音之錄音不在錄音著作之範圍內。
        我國從民國33年起將錄音著作列為著作權之客體(民國33年著作權法第1條),迄74年7月10日修法前止,均稱為發音片,惟發音片(phonorecords)本係指著作所附著之物,並非著作本身[43],74年修正時始改為錄音著作。81年舊法及87年新法從之。

6.8.2   錄音著作與鄰接權
        對於錄音著作之保護,我國與美國及英國相同,以一般著作為高度保護。惟大陸法系國家之德國及日本等皆以著作鄰接權保護之。由於國際勞工組職(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簡稱ILO)之推動,在1960年10月在羅馬召開鄰接權條約外交會議,同年10月26日簽訂羅馬公約,(The Rome Convention)又稱「保護表演人、製作人、廣播組織之國際公約」(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Performers, Producers of honograms and Broadcasting Organizations)或著作鄰接權公約。該公約第10條即規定錄音物(phonograms)之製作人(producers)有授權或禁止他人直接或間接複製其錄音物之權利。我國對錄音著作人之保護與一般著作人相同,但無公開演出權。

6.8.3   錄音著作與既有著作之錄音
        對既有著作(例如音樂著作或舞蹈著作)或民俗音樂之表演加以錄音,該錄音是否即該當於「錄音著作」,有認為對既有著作之表演之錄音應屬於著作權法中之重製概念,該重製物並不該當為錄音著作,至於在非對既有著作之表演,如一面即席創作而演唱,一面加以錄音,該錄音物亦非為錄音著作,係對該音樂著作加以重製云云[44],惟本書作者認為我國與美國相同,對錄音著作以一般著作保護之,而非僅視之為鄰接權。故錄音著作重在錄音時是否有錄音之原創性,即以是否符合著作權法之保護要件為判別之主要基準,至於錄音之標的究竟是否為「既有著作」或民俗音樂之表演與錄音著作之成立應無關連。即對於大自然之音響為錄音,如符合原創性要件,自亦成為錄音著作。故對於既有著作為現場表演時,表演人之表演固係著作權法第7條之1之保護標的,錄音者如就錄音有符合著作權法之原創性之要求,當亦為著作權法第5條第1項第8款所稱之錄音著作。
       至於錄音著作之錄音內容是否須獲得著作財產權人授權一節,依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對於改作著作見解之推論,如錄音著作之著作人具有原創性,縱錄音之內容未經授權而構成著作財產權之重製權侵害,惟既有原創性,則符合著作權之保護要件。我國司法實務上則向認為應以適法為前提(以上之相關討論均可見於6.11改作著作之討論)。本書認為,錄音之內容如係未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例如不受保護之外國人著作),則雖未經授權,該錄音著作仍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但如錄音內容已受著作權法保護,錄製人未經授權而非法錄製,此時即應無保護之必要(惟依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對於未經授權而改作之著作應予保護之理論推論,該錄製行為如有原創性則仍應予保護,併供參考。)
 

 
[42] 此定義與美國著作權法上之定義相同,美國著作權法第101條規定:「"Sound  recordings" are works that result from the fixation of a series of musical, spoken, or other sounds, but not including the sounds accompanying a motion picture or other audiovisual work, regardless of the nature of the material objects, such as disks, tapes, or other phonorecords, in which they are embodied.」
[43] 美國著作權法第101條規定:「"Phonorecords" are material objects in which sounds...are fixed by any methods now known or later developed, and from which the sounds can be perceived, reproduced, or otherwise communicated, either directly or with the aid of a machine or device. The term phonorecords includes the material object in which the sounds are first fixed.」
[44] 藍嘉祥認為「就既有著作(尤其是音樂著作)之表演加以錄音,該錄音是否該當為『錄音著作』,基本上就既有著作之再現應屬於著作權法中重製之概念,該重製物並不該當為錄音著作,至於在非對既有著作之表演,如一面即席創作而演唱,一面加以錄音,該錄音物亦非為錄音著作,係對該音樂著作加以重製,但亦有反對說,如美國著作權法第一0二條第一項中將錄音物列為著作權之標的」云云,引自藍嘉祥,表演人權利之研究,台灣大學碩士論文,86年6月,第37頁,註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