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著作之類形─著作之種類或形態

6.7 視聽著作

6.7    視聽著作
6.7.1   視聽著作之意義

        所謂視聽著作,乃指將思想或感情以連續影像表現之著作[37]。依內政部於81年6月10日所頒布之「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第2點第7款之規定,所謂視聽著作,包括電影、錄影、碟影、電腦螢幕上顯示之影像及其他藉機械或設備表現系列影像,不論有無附隨聲音而能附著於任何媒介物上之著作。但附隨於視聽著作之聲音非屬於視聽著作之範圍。至於固著之媒介物則範圍甚廣,包括有磁帶、錄影帶、光碟(CD)、硬碟(hard disk)、軟碟(floppy disk)、影碟 (LD)、影音光碟 (VCD)、數位光碟(DVD)、隨機存取記憶體(RAM)及其他記憶裝置均可。

6.7.2   視聽著作之立法變遷
        74年著作權法第4條第1項第9款及第11款分別列有電影著作及錄影著作,惟錄影著作與電影著作之區別困難而無實益,故81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合併稱為視聽著作。87年新著作權法從之。

6.7.3   視聽著作之內容
        視聽著作重在能同時產生視覺及聽覺之效果,且以連續展現影像並能固著於媒介物為要件。但不附隨聲音而只能產生視覺效果者亦屬之。故單張幻燈片固非視聽著作而為攝影著作,單純錄音而未能呈現連續影像之著作亦非視聽著作而為錄音著作。至於多媒體著作,其定性仍有爭議(如下述) ,我國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認為可按其內容以視聽著作或視聽著作之編輯著作加以保護[38]

6.7.4   視聽著作之著作財產權歸屬─兼論製作人權利之變遷
        視聽著作在性質上屬多數人共同創作,例如參與負責錄影、配音、剪接、燈光者均對著作之完成有貢獻。其情形頗為複雜。智慧財產局以中華民國100年6月20日電子郵件1000620特別予以分析:「視聽著作之完成一般係由節目製作人、演員、編劇、導演、配音員及其他工作人員共同參與創作行為,在性質上雖屬多數人共同創作之共同著作,惟視聽著作之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之歸屬,除契約另有約定之情形外,應視是否有本法第11條或第12條規定之適用。如上述視聽著作之工作人員(包括配音員)屬雇傭關係之受雇人,依本法第11條規定,在沒有約定的情形下,配音員是視聽著作之共同著作人,但視聽著作之著作財產權歸屬於雇用人享有,雇用人本得基於著作財產權人之地位行使權利,毋庸徵得其他共同著作人(包括配音員)之同意。二、 如上述視聽著作之工作人員(包括配音員)屬出資聘人關係之受聘人,依本法第12條規定,在沒有約定的情形下,配音員是視聽著作之共同著作人,且共同享有視聽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但出資人得利用該視聽著作,亦不須徵得共同著作人(包括配音員)之同意。三、 如上述視聽著作之工作人員(包括配音員)不屬上述雇傭關係之受雇人或出資聘人關係之受聘人,除契約另有約定之情形外,工作人員如均參與創作行為,則均為視聽著作之共同著作人,著作權由參與創作者共同享有,且應共同行使,惟各著作財產權人,無正當理由者,不得拒絕同意(請參考本法第40條之1規定)。」
        視聽著作之「製作人」應指對該著作之製作企劃出資及負實際責任之人,通常指製片公司[39]。81年舊著作權法顧及製作人依當時著作權法第11條及第12條之規定,經常並非著作人,故並無著作之公開發表權及改作權,常造成視聽著作利用之重大困難。故當時著作權法在第15條第2項第4款規定,視聽製作之製作人在無特別約定情形外,得不經著作人同意,利用該視聽著作而公開發表,並於同法第38條規定,除有特別約定外,視聽製作之製作人所為之重製、公開播送、公開上映、附加字幕或變換配音,得不經著作人同意,以解決實際之困難。
        惟87年修正之著作權法則刪除舊法第15條第2項第4款及第38條,並在該法第15條加列第3項:「依第十一條第二項及第十二條第二項規定,由雇用人或出資人自始取得尚未公開發表著作之著作財產權者,因其著作財產權之讓與、行使或利用而公開發表者,視為著作人同意其公開發表其著作。」其修正理由為:「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依新法第十一條及第十二條規定,自始由雇用人或出資人享有時,著作如因此等人著作財產權之讓與、行使或利用而須公開發表者,此時若仍須取得著作人同意始得為之,則有違著作財產權自始歸雇用人享有之立法原意,爰增訂第三項如上」[40]揆其意旨,乃因取得著作財產權者,當然在必要時有公開發表權,故以87年修法時在該條第3項為通案之規範,無須針對視聽著作之製作人特別賦予公開發表權。
        至於刪除舊著作權法第38條之理由則稱:「按舊法第三十八條係參酌伯恩公約第十四條之一第二項(b)款規定而訂定,而該款係針對視聽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係歸所有參與著作之著作人享有之國家而設,新法第十一條及第十二條已規定,得約定雇用人或出資人為著作人由其享有著作財產權,縱於受雇人或受聘人為著作人之情形,雇用人及出資人亦得享有著作財產權,故舊法第三十八條實無規定之實益,爰予刪除之。」[41]其刪除理由固非無見,惟此在著作權法第11條之情形洵屬正確,但在現行著作權法第12條之情形,如出資人與受聘人未約定,則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均歸屬受聘人,在此情形,出資人依現行法第12條第3項之規定,僅取得利用權,而非完整之著作財產權,此利用權是否當然涵蓋舊法第38條之附加字幕或變換配音權即非無疑義。
 
6.7.5 視聽著作中版式之性質
        按電視節目屬視聽著作,未經授權即重製或改作或為其他之利用行為,即侵害此視聽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但就視聽著作中之主持人、參加競賽者、觀眾人數、競賽的方法、程序及獎金計算方式等,故意為模仿,另行製作電視節目,此並非視聽著作之侵害,而僅係思想、觀念或程序之模仿,依著作權法第10條之1之規定,不生著作權侵害之問題。智慧財產局100年5月2日智著字第10000038740號函稱:「魔術比賽節目中,主持人、魔術師及觀眾人數、魔術的方法、程序及獎金計算方式等,均屬於本法所不保護之觀念、構想,如僅係觀念之雷同並不生著作權侵權之問題。另所錄製的節目本身則屬著作權法所保護之視聽著作,如未經授權即利用節目之片段,會構成著作權之侵權,但如僅係源自相同的概念而另行錄製另一魔術比賽節目,則無著作權侵權之問題。」智慧財產局又以100年5月3日智著字第10000038730號函稱:「製作益智問答類遊戲電視節目是否有侵害他人相同類型之節目一節,由於主持人、參賽者及觀眾人數、遊戲的方法、程序及獎金計算方式等,均屬於本法所不保護之觀念、構想,如僅係觀念之雷同並不生著作權侵權之問題。」

6.7.6 視聽著作之授權效力之範圍
        最高法院103年台上字第3645號刑事判決稱:「又視聽著作、音樂著作、錄音著作(著作權法第五條)本屬不同之著作類型,各種著作之著作權人均各別享有獨立之著作權,視聽著作如包含音樂著作或錄音著作,利用視聽著作之人,應分別取得視聽著作、音樂著作、錄音著作之相關著作財產人授權,方為合法。音樂著作不因被演唱或錄製於光碟,而失其受保護之地位。上訴人辯稱『豬哥亮歌廳秀』經藝人於公開場所表演並以肢體」
 

 

 
[37] 半田正夫,著作權法概說,第100頁。日本著作權法稱「映畫著作物」,原意僅指電影著作而言。
[38] 內政部,認識著作權,82年3月,第6頁。
[39] 日本著作權法第2條第10款即對電影著作之「製作人」定義為:「電影製作人為對於電影著作物有創造及責任之人」,並參見蕭雄淋,著作權法逐條釋義,第二冊,第22頁。
[40] 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新舊著作權法條文對照及說明,87年2月,第14頁。
[41] 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新舊著作權法條文對照及說明,87年2月,第2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