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著作之類形─著作之種類或形態

6.4 美術著作

6.4    美術著作
6.4.1   美術著作之定義

       美術著作(work of art)係指以描繪、著色、書寫、雕刻等平面或立體之美術技巧表達線條、色彩、明暗或形狀等,以美感為特徵而表現思想或感情之創作 [14]。依81年6月10日內政部頒布之「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第2項第4款規定:「美術著作:包括繪畫、版畫、漫畫、連環圖(卡通)、素描、法書(書法)、字型繪畫、雕塑、美術工藝品及其他之美術著作。」廣義之美術著作尚包括建築著作、圖形著作、攝影著作及工業上大量生產之廣義應用美術著作,惟現行著作權法已將建築、圖形及攝影另設著作類型,且將應用美術之保護明文規定僅限於美術工藝品,故我國著作權法上之美術著作應採狹義之解釋。又美術著作之表現手段與使用之素材無關,因此紙、絹布、織錦、木板、石板、玻璃、陶磁器、金屬板等固可為創作之材料,即使將著作表現於冰雪或水亦不失其美術著作之性質[15]

6.4.2   美術著作之名稱及範圍之沿革
       我國自宣統2年(1910年)滿清政府之著作權律第1條即明定「圖畫、帖本」為著作權法保護之標的,民國17年著作權法第1條第1項第3款沿襲舊制,但稱之為「圖畫字帖」,民國33年著作權法第1條則修改統稱為「美術之製作」。74年修正著作權法時於第4條第1項第6款改稱「美術著作」,並於同法第3條第1項第11款定義稱:「美術著作:指著作人以巧智、匠技、描繪或表現之繪畫、建築圖、雕塑、書法或其他具有美感之著作。但有標示作用、或涉及本體形貌以外意義,或係表達物體結構、實用物品形狀、文字字體、色彩及布局、構想、觀念之設計不屬之。」至於卡通、漫畫、連環圖、動作分解圖則依同法第3條第1項第12款之規定屬於圖形著作。81年修正時,著作權法本文則未對於美術著作為任何定義,但於同日公告之「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內容例示」第2項第4款則明文規定「美術著作:包括繪畫、版畫、漫畫、連環圖(卡通)、素描、法書(書法)、字型繪畫、雕塑、美術工藝品及其他之美術著作。」揆其內容,不僅已將原74年著作權法第3條所稱之圖形著作中之「卡通、漫畫、連環圖及動作分解圖」改列在81年修正後之著作權法第5條第1項第4款之美術著作範圍,且美術著作之內涵亦已涵蓋「美術工藝品」之應用美術著作在內。87年修正後,現行著作權法從之。

6.4.3   美術著作之種類
       美術著作可分為純粹美術著作(fine art work)及應用美術著作(applied art work)2大類。純粹美術著作乃指該著作純為創作而創作,以平面或立體之外形及色彩供人鑑賞,著作本身並無美術以外之物質功能需求。例如素描(drawing)、繪畫(painting)、版畫、銅版畫(etching)、雕塑等即是。
       應用美術係指將純粹美術繪製於實用物品上,例如屏風上繪製風景,或是以純粹美術之技法或感覺作成實用物品,例如以繪畫、雕刻之純粹美術技法製成織物或陶器。概言之,純粹美術與實用物品結合之美術既通稱為應用美術,至於實用物品是單件手工製作或機器量產均屬應用美術之範疇。其用語源於18世紀產業革命時,玻璃及其他工業製品與美術之結合。應用美術之著作人並非專為美術而創作,乃重其實用性,例如,將繪畫繪製於屏風、利用玻璃為素材作畫,或以繪畫雕刻之純美術技法應用於陶器及織物,均是純美術與實用物品結合,而變成應用美術之適例。
       智慧財產法院105年5月16日104年民著訴字第65號民事判決即稱:「按美術著作係指以描繪、著色、書寫、雕刻等平面或立體之美術技巧表達線條、色彩、明暗或形狀,以美感為特徵而表現思想或感情之創作。美術著作復可分為純粹美術著作與應用美術著作。純粹美術著作乃指該著作純為創作而創作,以平面或立體之外形及色彩供人鑑賞,著作本身並無美術以外之物質功能需求。應用美術係指將純粹美術繪製於實用物品上或是以純粹美術之技法或感覺作成實用物品。」
       又購買美術作品,僅取得美術著作物,非謂取得美術著作之著作財產權。智慧財產局99年6月7日電子郵件990607即稱:「所購買之正版畫,僅係取得該畫於民法上之所有權,而非本法所規定之著作權。如欲重製(複製、轉印屬重製行為)前揭美術著作,除該美術著作已逾保護期間或有本法第44條至第63條合理使用之情形外,應先徵得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或授權,始得為之,否則會涉有侵權問題。」

6.4.4   美術著作保護之客體
       依81年6月10日內政部頒布之「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第2項第4款規定:「美術著作:包括繪畫、版畫、漫畫、連環圖(卡通)、素描、法書 (書法)、字型繪畫、雕塑、美術工藝品及其他之美術著作。」此雖在81年舊法時代所頒布,惟現行法對美術著作既無修正,即仍有其適用。
       前揭例示所稱「字型繪畫」乃指就中國常用字整體文字之字群作一致性之繪畫設計,如具有美學上之鑑賞價值,則屬美術著作之範圍,常使用為電腦字型或印刷、刻印之特別字型。至於一般廣告使用之美術字是否屬於字型繪畫,依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之意見,須視該美術字是否係就中國常用字之整體文字之字群作一致性之繪畫設計而定[16]。至於一般性之活字字體(type face),例如仿宋體、明體等,欠缺思想、感情之原創性,亦未具美學上之鑑賞價值,應不認為美術著作。又書法風格(書風)或繪畫之風格(畫風)本身乃屬思想或觀念之成分,則非著作權法保護之對象[17]

6.4.5   美術工藝品之範圍
6.4.5.1  美術工藝品在著作權法上地位之沿革及立法經過

       民國53年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對「美術之製作」並未予以定義,亦未明文排除美術工藝品,但行政法院卻以「所謂美術之製作,係指以自己創意之智巧、匠技、描繪或表現事物而言,且以事物之本件形貌為限,否則即非美術之製作」云云[18],否定實用物品形狀設計圖形之著作權法之保護適格,使美術著作限於純粹美術。74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則根據往昔之實務見解,在第3條第11款有關美術著作之定義另加但書:「但有標示作用,或涉及本體形貌以外意義,或係表達物體結構、實用物品形狀、文字字體、色彩及布局、構想、觀念之設計不屬之。」此但書規定之立法理由固不清楚,行政法院則根據此定義否定美術工藝品受著作權法保護之可能性。[19]81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即以此但書意義不清,引致爭議,予以刪除,並仿日本著作權法第1條第2項,在「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內容例示」公告之第2項第4款,規定「美術著作:包括繪畫、版畫、漫畫、連環圖(卡通)、素描、法書 (書法)、字型繪畫、雕塑、美術工藝品及其他之美術著作。」明文承認保護應用美術中美術工藝著作。現行著作權法從之。

6.4.5.2  專責機關對美術工藝品之定義
  (1) 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之見解
     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81年11月20日台(81)內著字第8124412號函中稱:「所詢『美術工藝品』
 與『工業產品』之差異性及識別性一節,查美術工藝品係包含於美術領域內,應用美術技巧以手工製
 作與實用物品結合而具有裝飾性之價值,可表現思想、感情之單一物品之創作,例如手工捏製之陶瓷
 作品、手工染織、竹編、草編等均屬之。特質為一品製作,亦即為單一之作品,如係以模具製作或機
 械製造可多量生產者,則屬工業產品,並非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所定之著作,自難認係美術
 工藝品之美術著作。」

        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83年4月2日台(83)內著字第8306547號稱:「 (二)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
 項第四款所定「美術著作」之「美術工藝品」係包含於美術之領域內,應用美術技巧以手工製作與實
 用物品結合而具有裝飾性價值,可表現思想感情之單一物品之創作,例如手工捏製之陶瓷作品、手工
 染織、竹編、草編等均屬之,其特質為一品製作,亦即為單一之作品。台端所詢以一種動物成長後脫
 去的外殼和一種植物黏製成的工藝品是否屬美術著作,可否申請登記著作權,請參考前述規定自行認
 定。」

       依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上揭之見解,美術工藝品係包含於美術之領域內,應用美術技巧以手工
製作與實用物品結合,而具有裝飾性價值,可表現思想感情之單一物品之創作。例如手工捏製之陶瓷、手工染織、竹編、草編等等均屬之。又因所稱之「著作」,須限於人類之精神創作。從而,美術工藝品之範圍應僅限於手捏、手雕,而表現出一種美感之作品,倘如產品係以機械製造可大量生產之產品,則非美術工藝品。
       由於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早期之見解仍有模糊之處,例如倘作品雖係以手工製成之單一物品,但係以將來量產化為目的,此時是否合於美術工藝品之保護要件仍屬未明。內政部乃又以86年4月21日台(86)內著字第 8605535 號函補充解釋稱:
       「按『美術著作』係以描繪、著色、書寫、雕刻、塑型等平面或立體之美術技巧表達線條、明暗
      或形狀等,以美感為特徵而表現思想感情之創作。作品是否為美術著作(包括美術工藝品)須以
      是否具備美術技巧之表現為要件,如作品非以美術技巧表現思想或感情者,亦即未能表現創作
      之美術技巧者,尚難認係美術著作。至完全以模具或機械製造之作品緣非具備美術技巧之表
      現,自不屬美術著作,至著作人是否自始即以大量生產為目的並非著作權法保護之準據,且與
      該著作是否屬美術工藝品無關。查本部八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台(81)內著字第八一二四四一二
      號函說明『以模具製作或機械製造可多量生產屬工業產品,非美術工藝品』,係就上述情況而
      言,並非美術工藝品限定以『非量產為目的之保護要件,台端所稱自始以工業量產為目的而謂
      非屬美術工藝品一節,容有誤會。」

       此函固然清楚地澄清以前之見解,認為產品如係以手工製作,或「非完全」以模具或機械製造,縱然自始以量產為目的,仍然可受著作權法上美術著作之保護。然細繹其旨,主管機關之意見仍認為:如產品係以完全以模具製作或機械製造,則因缺乏美術技巧,而應排除在美術著作保護範圍之外。且依主管機關之前後文觀察,美術工藝品之保護,仍以一品製作為限。然而,是否以模具製作或機械製造即必然缺乏美術技巧?或以手工製作,即必然是單一物品?換言之,美術工藝品是否應以手工一品製作為限?凡此均亟有商榷之必要。
 
 (2)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之見解

             智慧財產局92年2月6日智著字第0920000343-0函稱:「二、查美術工藝品係包含於美術之
    領域內,應用美術技巧以手工製作與實用物品結合而具有裝飾性價值,可表現思想感情之單一物
    品之創作,例如手工捏製之陶瓷作品、手工染織、竹編、草編等均屬之,其特質為一品製作,亦
    即為單一之作品。三、所詢行為人在參考廟宇五路財神神像及廟內刻有龍、鳳之香爐,將五路財
    神神像及龍、鳳圖樣繪成手稿,並依該手稿以模型模具製作方式,作成五路財神聚寶盆,其上鑄
    有五路財神神像及龍、鳳圖樣,該聚寶盆是否為著作權法(以下稱本法)第五條第一項第四款所
    保護之美術著作一節,查既稱係依手稿,以模型模具製作方式作成,自不屬應用美術技巧以手工
    製作與實用物品結合之創作,是該五路聚寶盆非美術工藝品,而不屬於本法第五條第一項第四款
    所稱之美術著作。」


             智慧財產局101年11月21日電子郵件1011121b函稱:「至『美術工藝品』以外之應用美術則
    不在著作權保護範圍內。來函所述之正版『鞋』類商品,係屬以模具製作或機械製造可多量生產
    的『工業產品』,並非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請參考內政部81年11月20日台(81)內著字第8124412
    號函釋,如附件),因此所詢網路店家按照該產品自行改良後的打版鞋,無侵害著作權之問題;
    至於鞋樣有無另涉其他權利(例如專利),則需由權利人出具相關權利證明文件,據以主張,併
    此說明。」


             智慧財產局103年1月29日智著字第10300006470號函稱:「二、所詢皮包、皮件、衣服、
    褲子等服飾、配件產品,如係僅具有實用性之物品,或係以模具製作或機械製造可多量生產之
   「工業產品」,即非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從而,其「款式」並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三、至於所詢
    服飾、配件上之圖形、線條、格紋、條紋等圖樣或花紋,若具原創性者,則可能屬受著作權法保
    護之『美術著作』。」


6.4.5.3  實務上對於美術工藝品範圍之見解
       司法實務上,在89年以前,法院亦採用主管機關之見解,認為以模具或機械製造者即非美術工藝品。例如,台灣台北地方法院81年偵字第25125號不起訴處分書即稱:「所謂美術工藝品係指應用美術技巧以手工製作與實用物品結合而具有裝飾性價值,可表現思想、感情之單一物品之創作,若係以模具或機械製造多量生產者,則屬工業產品,非屬美術工藝品之美術著作」。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5220號刑事判決亦採相同見解,判決稱:
          「所謂『創作』,係指人類將其內心思想、情感,藉語言、文字、符號、繪畫、聲音、影
      像、肢體動作…等表現方法,以個別獨具之創意表現於外者,至於以『機器』或『模具製作』
      或以『手工業量產』之產品,非屬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自非美術著作。又美術工藝品係指包
      含於美術之領域內,應用美術技巧以手工製作與實用物品結合而具有裝飾性價值,可表現思想
      感情之『單一物品』之創作,特質為一只製作,亦即為單一之作品,如係以模具製作或機械製
      造可多量生產者,則屬工業產品。」

       台灣高等法院87年度上易字第2056號刑事判決亦引用內政部81年函釋及前揭最高法院之見解,認為產品若係基於量產化之目的而設計,則純屬大量生產之工業產品實用家具,不受著作權法保護:[20]
                 「三、查本件係爭禪椅,告訴人參與競賽之主辦單位為『台灣區家具工業同業工會』及
      『財團法人中華民國對外貿易發展協會』家具工業同業公會舉辦比賽﹐顯係為其會員製作之家
       具推銷而為競賽,而外貿協會競賽之目的,在發揭優良產品以利國際貿易行銷,二者均著重
       於商品廣告行銷之產業目的...綜上所述,告訴人所生產之禪椅係基於『量產化』之目的,純
       屬大量生產之工業產品實用家具。四、依內政部台八十二年內著字第八一二四四一二號函釋略
       以美術工藝品,以可表現思想感情之單一物品之創作方屬之,特質為一品製作,亦即為單一之
       作品,如係以模具製作或機械製造可多量生產者,則屬工業產品,並非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
       第一款所定之著作。而最高法院八十四年台上字第五二二0號判決亦採內政部該函釋相同之見
       解...綜合而言,美術工藝品乃具有裝飾性價值,可表現思想情感之『單一物品』之創作,如
       係多量生產則屬工業產品,應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


       本判決以告訴人之作品係基於「量產化為目的」大量生產之工業產品,非單一物品之創作,因認系爭產品不受著作權法保護。揆其見解,似與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86年補充函釋之內容精神不同。該函釋認為只要是手工單一製作並具原創性,即可受保護,「至著作人是否自始即以大量生產為目的並非著作權法保護之準據,且與該著作是否屬美術工藝品無關。」按本件禪椅係告訴人勾劃出美術樣本後,木版上打版、修正而創作成美觀且實用之椅子。創作時縱已使用機具為裁製,但手工仍佔相當之成分,且可能係為參賽所創作之單一作品,此種情形已非內政部86年函釋所稱「完全以模具或機械製造之作品」,要難謂未表現創作者個人之思想或感情。果爾,則於系爭案件中,被告縱然設計時即以量產為目的,且實際在市面上已大量生產銷售,對於著作保護之適格又有何影響?如此之量產目的與非量產目的之區分又有何意義?原判決對此均未予斟酌。
       臺灣高等法院95年度智上字第56號民事判決亦以是否手工製作之單一作品為判斷標準, 至於是否有量產之可能或以量產為目的則非所問,判決稱:「另按『著作權法第5條第1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之第2條第 (四)款規定,美術工藝品亦屬美術著作之一,而所謂美術工藝品係指「應用美術技巧 以手工製作與實用物品結合而具有裝飾性價值,可表現 思想感情之單一物品之創作,例如手工捏製之陶瓷作品、手工染織、竹編、草編等均屬之。特質為一品製作,亦即為單一之作品,如係以模具或機械製造可多量生產者,則屬工業產品,並非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著作,自難認係美術工藝品之美術著作」(見本院卷(二)第100頁所附之內政部81年11月20日 (81)台內著字第 8124412號函參照)。」
       89年以後,智慧財產法院開始採取不同之見解,智慧財產法院103年度刑智上訴字第54號刑事判決稱:「美術工藝品於創作之時,以手工製作者,如符合原創性要件,即應予保護,與是否單一製作無關,更不能因有量產之可能,或嗣已以手工業、模具製作或機器量產,即認無鑑賞性而失其保護之適格。」本判決強調美術工藝品必須以手工製作,但手工製作時是否只有單一作品之成果則非所問,更與是否有量產之可能或嗣後是否量產無涉;智慧財產法院104年民著訴字第65號民事判決則更進一步稱:「雖被告指據爭天燈杯係量產而非一品製作,非屬美術著作云云。惟著作保護採「微量創意原則」,只要表達天燈杯外形個別獨特美感之思想,如已符合著作權法原創性之要件,不能因非手工一品製作且有量產而否定其著作權 法上保護之適格。」本判決明白表示美術工藝品不限於手工製作,也不限於單一製作,縱以模具製作量產,只要有原創性,仍受著作權法保護。

6.4.5.4  美術工藝品與應用美術之關係
       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82年3月9日內政部台(82)內著字第8276724號函即稱:「所詢美術著作之雕塑與美術工藝品之意涵及其分別一節,查雕塑係美術界傳統之創作形態,乃屬純美術領域內之作品;美術工藝品係應用美術領域內之作品,…。」此解釋函明白指出美術工藝品屬於應用美術。

6.4.5.5  伯恩公約有關應用美術保護之規定
      伯恩公約第2條第1項規定:「文學與藝術著作應包含...應用美術著作」 (works of applied art)...」該公約條文本身雖未指明應用美術之範圍,但依「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所出版之「伯恩公約指南」所示,若美術與珠寶、金器、銀器、傢俱、壁紙、裝飾物、布料結合等均屬所謂應用美術之範圍。該書並一步指出,依「突尼斯模範法典」(Tunis Model Law)之規定,應用美術包含2類,第1類是為藝匠所作(those made by  craftsman)之美術品,應即相等於我國及傳統所稱之美術工藝品;第2類應用美術則係經由工業程序所生產(those made by an industrial process),此乃指以工業程序大量生產但仍具有美術價值之物品而言[21]。該公約第2條第7項並規定:「應用美術、工業設計及新式樣之保護範圍及保護條件,依各聯盟國之國內法定之。」

6.4.5.6   應用美術之廣狹兩義
       職是,依該「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之解釋,所謂應用美術乃有廣義與狹義之別,狹義之應用美術係指將純粹美術應用在手工製作之器物上,例如手工捏製之陶瓷、手工染織、竹編、草編等即是。廣義之應用美術則指純粹美術以外,以實用為目的之美術創作,包含以手工製造之美術工藝品,及以機械量產之美術工業產品在內。我國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及實務上之見解乃將美術著作中之美術工藝品限縮於手工製造之美術實用物品,即採取狹義之解釋。換言之,將純粹美術應用在機械量產之工業產品時,既非以手工製造之單一產品,即不在現行著作權法保護之範圍。

6.4.5.7   美國與日本對於應用美術之保護
       美國著作權法§101有關圖畫著作(pictorial work)、圖形著作(graphic work)及雕塑著作(sculptural work)包含純粹美術(fine art)及應用美術(applied art)。又稱此類著作包含美術工藝品(works of artistic craftsmanship),但此僅考量其形式(form)而不及其他機械或實用層面(mechanical or utilitarian aspects)。
       至於實用物品(useful article)之設計所保護之範圍,依條文及聯邦法院之闡釋,如其設計所包含(incorporates)之圖畫、圖形或雕塑特徵(features)者,在物理上(physically)或觀念上(conceptually)與該物品之功能(functional)或實用層面(utilitarian aspects) 能分離辨識(identified separately)而仍能獨立存在(existing independently)者,該設計始能被視為圖畫、圖形或雕塑著作,至於該應用美術著作是否大量生產(mass production)或有商業上之利用(commercial    exploitation)在所不問[22]。足見美國著作權法除涵蓋狹義之應用美術(美術工藝品)以外,尚及於工業量產之實用物品,只要實用物品之美學的(aesthetic) 或藝術的特徵能分離識別而獨立存在即可。
        故依美國著作權法,在條文中所稱應予保護之「應用美術」與不具著作權性之工業設計間仍有其分界;即使工業產品之形式或外觀具有美學之價值,但若該美學之成分無法分離識別而獨立存在,仍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而非著作權法上之應用美術[23]
        日本著作權法第2條第2項明定:「本法所稱之美術著作,包含美術工藝品在內」,同法第10條第1項第4款又對美術著作例示如:「繪畫、版畫、雕刻及其他美術之著作」,足見日本著作權法之美術著作包含狹義應用美術之美術工藝品在內。至於美術工藝品之定義,依文部省在「著作權制度審議會」之報告,美術工藝品應限於手工製作且僅限於一件之情形,不包含以量產為目的之工業製品之外形設計或染色圖案等。日本學者加戶守行亦認為受著作權法保護之應用美術作品,亦應如同純粹美術般,適合於美術之鑑賞,故美術工藝品應限於壺、壁掛等「一品製作」(即單件製作)之手工製美術品,如以機器大量生產,則失美術鑑賞之價值,非著作權法上之美術工藝品,因之即不具著作權法保護之適格[24]
       惟日本實務上最近有不少之判例對美術工藝品採較廣義之見解,認為縱使非單件製作,只要有強烈之鑑賞色彩,即該當於美術著作,一併受著作權法與意匠法(即我國之新式樣專利)重疊保護。在昭和48年(民國62年)之「博多人形」事件中,法院即判決稱:「美術作品不能以其供產業上量產為目的而製作,且現在已量產為理由,即否定其可著作權性。本件玩偶一方面是意匠法之保護對象,可依為意匠登錄,況且意匠與美術著作之界線原本是微妙之問題,應可解為兩者重疊存在,故不能因為有意匠登錄之可能,即將之排除於著作權保護對象之外」[25]。另外,在昭和49年(民國62年)「佛壇彫刻」事件中,法院亦判決稱:「應用美術作品如以為工業上劃一生產量產品之模型而企劃製作,雖原則上屬於意匠法保護之範圍,但如構成該作品之形狀、內容該當於純粹美術,具有高度的美的表現,即應為美術著作而為著作權法保護之對象。」又稱:「應用美術雖被利用於實用物品,但如係基於鑑賞為主要目的而表現其美學意象,應與純粹美術之評價相同,受著作權之保護。換言之,展現視覺之美時,如僅以高度美感之表現為目的,始可為著作權保護之標的」[26]
 
6.4.5.8   問題評析
  (1) 美術工藝品與設計專利之區別及重疊保護之爭議
       專利法第124條第2款規定純藝術創作不予設計專利,是以如係以手工製作單一作品而具有藝術性,雖可依著作權法保護,但已失專利保護之適格。
       惟美術工藝品乃是美術著作之一種,係將美術技巧與實用物品結合而使具有觀賞性價值,且可表現作者思想或感情之創作。該創作重在藝術性,而不在乎在其商業上量產之可能性。至於客觀上之新穎性則非所問,縱未具客觀上之新穎性,但倘係獨立創作,縱然客觀上與他人著作近似,仍受著作權法保護。
       至於設計專利,依專利法第121條第1項之規定,設計專利係指對於物品之全部或部分之形狀、花紋、色彩或其結合,透過視覺訴求之創作。藝術性並非考量之重點,客觀上之新穎性及產業上之利用可能性方是最基本之要求。
       雖然兩者有以上之差異,但美術工藝品與設計之保護仍有重疊之領域。例如,倘美術工藝品係以手工製造之一品製作,具有藝術性及實用性,雖創作時以量產為目的,參照前揭內政部86年見解,自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又因其具有新穎性且有產業上之利用價值,嗣後得以手工業、模具或機器大量生產者,則亦應同受設計專利之保護,要不能因設計之初係以手工生產,即否認其新式樣保護之適格。
       惟著作權與設計專利之重疊保護有相當之爭議。爭議之問題有4類型。第1類型為以手工一品製作,但將來有可能以工業程序量產或自始即以量產為目的者。此類型依內政部86年解釋函,已認為具有美術工藝品保護之適格。惟如細讀前揭高等法院之判決,司法實務似仍持反對之見解;第2類型為非完全以手工一品製作,創作過程中仍兼使用模具或機器者。此類型依內政部86年解釋函,亦肯認其著作保護之適格。惟參照前揭最高法院及高等法院之見解,實務上似認為既以模具或機械生產,即非美術工藝品;第3類型係指以手工生產多件者,例如工藝品之參加競賽者構思而訂下規格尺寸,裁製並拼裝出同一型式之作品,並選其一而參加。依內政部及司法機關之見解,因非單一作品(以手工業量產),均認非美術工藝品。第4類型為以模具或機械製作單一作品。內政部之解釋及司法實務之見解均認「以模具製作或機械製造可多量生產者,則屬工業產品」,故縱使機械係完全為人類腦力所操控,且係單一作品,亦非美術工藝品。

 (2) 以「手工一品製作」為判斷美術工藝品之基準,其邏輯顯屬謬誤
      按主管機關及司法實務認美術工藝品須限手工製作或至少須不能完全以模具或機械製造之原因,無非因美術技巧唯有經由手工製作方可展現,如以模具或機械製造者,則非人類精神產物,非思想或感情之表現,故不符合著作之保護要件。惟自然人非不能藉機器或模具表達其思想、感情並展現其美術技巧,內政部86年11月14日台(86)內著字第8616210函即變更其過往之見解,改稱電腦繪製之美術著作可受著作權保護云云(如本節後述),即屬適例。足見機器或模具如係由人操控並創作美術作品,仍可表達創作者之思想、感情並符合原創性之要件。內政部及司法實務之傳統見解,認為以模具或機械製造者即非美術著作一節,其論理既不符事實,其邏輯實值得商榷。而前開高等法院之判決強調以「量產化目的」為判斷保護適格之基準,無視於產品本身之創意程度是否已足以表現創作者之個性,逕以創作之目的為判斷著作保護之基準,其判決內容似已悖離著作權法之基本精神。至於內政部86年函釋區分是否「完全」或「非完全」以模具或機械製造,揆諸上揭說明,亦顯乏意義。
       再者,主管機關及司法實務之見解均以單一物品之製作為美術工藝保護要件,揆其理由,無非係認以手工完成之作品必係單一物品,然而,揆諸實際,以手工方式製作非不能以相同之尺寸規格花紋為複數之製作,前揭最高法院之判決亦提及以「手工業量產」方式之存在。倘創作者將其思想、感情以美術技巧表現於外,並具有足夠之創意,僅因其非單件製作即否定美術工藝品保護之適格,實未知此種主張之立論基礎何在?依本書作者所見,縱非單一物品之製作,甚或已以機器或模具等方法量產,只要其產品合於著作權法原創性之要求,即應予保護。區分一品製作與非一品製作,正如同區分手工製作與模具、機械製作一般,均缺乏令人信服之理由。
       自比較著作權法觀察,益證我國主管機關之函釋及司法實務見解之謬差。例如,在日本「博多人形」案之玩偶造型及「佛壇雕刻」事件中之佛像雕刻,案關產品雖非以手工為之,亦非單一作品,但創作者於創作時倘如以供美學上之鑑賞為目的,即難謂不能表現其思想及感情。至於美國,於判斷實用物品是否受著作權法保護時,則重在是否美學或藝術的特徵能否在觀念上或物理上分離識別而獨立存在,至於是否為手工單一作品或是否基於商業化目的為設計則非所問,其理論精義所在亦與日本最近實務之見解無殊。
       綜上所述,具見我國主管機關及實務之見解,無論就邏輯之推理或比較法之觀察,均有商榷之必要。依本書作者所見,如對於美術工藝品採狹義之解釋,認為唯有以手工製作,且係單件唯一,實已與著作權法之基本精神相違。美術工藝品於創作之時以手工製作,如符合原創性要件,即應予保護,與是否單一製作無關,更不能因有量產之可能,或嗣後已以手工業、模具製作或機器量產,即認無鑑賞性失其保護之適格,此固不待贅述。即創作之時非出於手工,乃係以模具製作或機器製造,可大量生產者,但倘如該產品以外形或內容之美學鑑賞為目的,且已符合著作權法原創性之要件,亦不能因非手工一品製作且有商業量產之目的而否定其著作權法上保護之適格。此部分固為日本著作權法修法之標的,即未修正之前,實務上亦非不得參照日本與美國法制,適度為擴張之解釋,採取新式樣及著作權可重疊保護之見解,各依其要件判斷保護之適格,以保護創作人之權益[27]
 
6.4.6   美術著作之特殊實例
6.4.6.1   漫畫角色之對白與美術著作之關係

       漫畫人物或動物之對白究係語文著作或屬於漫畫之美術著作,應視對白與圖形是否得以分離而定,如不能分離,則對白為美術著作之內容。內政部84年6月14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0945號函稱:[28]
          「按著作權法所保護者為觀念、構想之表達方式,而非觀念、構想本身,漫畫中人物對白所表
    現之思想、意念,自非著作權法所保護之標的。至於漫畫中人物之對白本身可否另行成立語文著
    作?本部之見解如下:(一) 原則方面:1. 如對白係為表現漫畫或  連環圖(卡通)之內容者,應
    屬美術著作之著作內容,尚難獨立成為語文著作;2.如漫畫或連環圖(卡通)中之圖形與對白無法
    分開,亦即將該對白取掉後,圖形部分無法完整表現著作思想情感,不能形成連貫性之完整作
    品,則該對白應屬美術著作之著作內容,不能獨立成為語文著作;3.如漫畫或連環圖(卡通)中之
    對白與圖形分開,其對白文字可單獨成立著作,且其圖形部分仍可成立連貫性之完整作品,則該
    對白之文字部分為語文著作,圖形部分為美術著作。(二) 依前項原則,就著作個案再加以認
    定。」


6.4.6.2   漫畫之角色造型之可受著作權法保護
       漫畫本身為美術著作,但在漫畫中登場之人物、動物等角色(character)造型之保護則屬另一問題。按人或動物(例如米老鼠等)之名稱、外觀之特徵、個性特質等構成漫畫最主要之部分,一般以「造型」稱之。流行漫畫之櫻木花道、蠟筆小新、超人等均屬之,此等角色造型乃智慧之產物,應以著作權法上之美術著作保護之。[29]
       對於漫畫中人物之造型之可受著作權法保護一節,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亦表示肯定之見解,內政部84年6月14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0945號函即稱:
          「著作權法第十三條規定:『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漫畫人物造型之美術著作完成
    時點應依著作完成時認定之。如該漫畫人物之造型係屬獨立之著作,則該人物造型創作完成後,
    即享有著作權,其後利用該相同造型出版漫畫,係屬著作之利用,對原著作完成時間不生影響。
    如該漫畫人物造型係屬漫畫之部分內容者,則該漫畫係於全部著作內容完成時,始享有著作權,
    亦即並非漫畫中每一人物造型完成時均各自享有獨立之著作權。換言之漫畫人物造型之著作完成
    時間,應依著作人創作完成之事實,個案認定之,非可一概而論。至利用同一漫畫人物之造型創
    作數冊漫畫,每冊漫畫固均個別享有著作權,但非謂每一冊之相同造型均可視為不同之美術著
    作,而分別享有數個著作權,各自獨立受保護。」

 
    智慧財產局102年10月16日電子郵件1021016亦稱:
       「至於故事中的人物角色是否受著作權法所保護?在我國實務上雖尚無定論,然而參考美國實
    務,法院認為,經過作者高度發展、清晰描繪的角色,屬於發展得越完整的角色,此種角色會包
    含更多的表達成分及較少的思想成分,較能取得著作權之保護。此外亦有美國法院認為,故事角
    色如果已經成為故事本身時,則可獨立取得著作權之保護;但如果該角色只是故事中的一顆棋子
    時,則無法取得著作權保護。」


6.4.6.3  舞台裝置之可受著作權保護
        舞台裝置包含衣服、照明等全體舞台效果,性質上屬造型藝術,可與所上演之戲劇分離,而單獨以美術著作保護之[30]

6.4.6.4  電腦繪製美術作品(含繪畫、法書或字型繪畫)之可受著作權法保護
       所謂「電腦繪製美術著作」係指利用電腦繪圖程式,將美術著作之繪畫、法書(書法)、字型繪畫藉由電腦鍵盤、光筆或滑鼠之操作,將設計概念藉由機器描繪、著色及書寫所完成之著作。因為其繪製、著色或書寫之行為係由機器完成,此種美術作品是否受著作權保護即有疑義。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先是持否定之態度,於85年5月16日台(85)內著會發字第8508305號函稱:
      「三、前揭疑義經函請學術專業機構表示意見,茲說明如次:
      (一)按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著作: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
          之創作。』又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第二項第四款規定:『美術著作:
          包括繪畫、版畫、漫畫、連環圖(卡通)、素描、法書(書法)、字型繪畫、雕塑、美術工藝
          品及其他之美術著作。』明示繪畫、法書(書法)或字型繪畫係屬美術著作。復查著作權法
          施行細則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原件,係指著作首次附著之物。』所謂『書法』係指就
          文字以個別獨具之技巧予以書寫之創作,前經本會八十五年一月二十九日(台)內著會發字
          第八五0二0二0號函釋在案。『字型繪畫』屬繪畫之一種,係指一組字群,包含常用之
          字彙,每一字均具有相同特質之設計,而表達出其整體性之創意,例如印刷上經常使用之
          無著作權之明體字或宋體字,故字型繪畫是指整組字群整體性之繪畫,係以整組字群之文
          字為素材所為之藝術創作。
       (二)復按『創作』係指人將其內心思想、情感藉語言、文字、符號、繪畫、聲音、影像、肢體
           動作...等表現方法,以個別獨具之創意表現於外者。美術著作則係以描繪、著色、書
           寫、雕刻、塑形等平面或立體之美術技巧表達線條、色彩、明暗或形狀等,以美感為特徵
           而表現思想或感情之創作。作品是否為美術著作須以是否具備美術技巧之表現為要件,如
           作品非以美術技巧表現思想或感情者,亦即未能表現創作者之美術技巧者,尚難認係美術
           著作。
       (三)將美術著作之繪畫、法書(書法)、字型繪畫藉由電腦程式設計操作繪製成圖,係於電腦鍵
           盤上『按鍵』或以操作『滑鼠』之方式將設計概念藉由機器繪製,其繪畫或書寫之行為均
           由機器完成,行為人除按鍵及操作滑鼠之動作外,並無描繪、著色、書寫等美術技巧之表
           現,而『按鍵』、『操作滑鼠』之動作不屬美術技巧之範疇,至『設計概念』非著作保護
           之範圍;又電腦螢幕所顯示之圖,其性質係光影之組合,為掃描線顯現之影像,並無線
           條、色彩或文字形狀之附著,與美術著作之繪畫及書法之本質不同;至藉由印表機列印所
           輸出之圖乃係印刷而成,印刷係重製之方法,屬機械方式及工業技術,亦非美術技巧之表
           現;亦即藉由電腦程式設計操作繪圖,係屬利用工業設備表現工業設計技巧,既無行為人
           個人美術技巧之表現,該項機器繪製之圖或文字形狀,尚難認係藝術領域內之繪畫、法書
           (書法)或字型繪畫之創作,自不屬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第四款所定之美術著作,而即不
           生以何種型態認定為美術著作原件之問題。
       (四)因前述說明屬原則性之通說,美術技巧之表現方式繁多,是否具備美術技巧而屬美術著
           作,仍應個案認定之。至該電腦程式設計操作所完成之圖及文字,是否得為其他類別之著
           作,應視個案是否合於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至第三款、第
           五款至第十款所定之著作而定,尚非得一概而論。」
       四、另就台端函詢事項分別說明如左:
       (一)著作人有保持其著作之內容、形式及名目同一性之權利(參照著作權法第十七條)。利用
           電腦掃描輸入既有之圖片、圖像、文字後,再藉由程式操控,予以修整,如未經著作人同
           意,應屬侵害著作人格權中著作同一性保持權之行為;其修整後列印輸出之物,係屬侵害
           著作人格權之物,且不屬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所稱之創作,自非著作,不生著作
           原件認定之問題。
       (二)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為編輯著作(參照著作權法第七條)。利用電腦掃描輸入
           既有之圖片、圖像、文字後,藉由程式操控,予以重新排列組合,再予以列印輸出,按其
           形態之不同,分別可成立重製或編輯之行為,如無著作權法第四十四條至第六十五條所定
           著作財產權之限制(即合理使用)之情形,應徵得著作財產權人之授權或同意,否則即屬違
           反著作權法之行為。該項重新排列組合後列印輸出之物係屬著作之重製物或編輯物,其屬
           單純性質之重製物者,不屬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所稱之創作,自非著作,不生著
           作原件認定之問題;其屬有創作性質之編輯物者,列印出之第一份作品即為編輯之原件。
           又編輯著作之著作類別依其性質歸類至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所定之各款著作而定(參照
           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式第二項規定)。」
   
惟按描繪、著色或書寫之行為雖以電腦為之,但仍須憑操作者經驗、靈感或智慧,事實上此即為人類思想或感情之表達。前揭之函釋忽視作者之精神創作成果,其內容實非允洽,故嗣後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變更其見解,於86年11月24日台(86)內著字第8616210號函稱電腦繪製美術著作可受著作權法保護:
     「二、有關藉由電腦程式設計操作繪製所成之繪畫、法書(書法)或字型繪畫等是否為美術著作之疑義,茲說明如下:
       (一)按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著作: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
           術範圍之創作。』又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第二項第四款規定:『美術
           著作:包括繪畫、版畫、漫畫、連環圖(卡通)、素描、法書(書法)、字型繪畫、雕塑、美
           術工藝品及其他之美術著作。』明示繪畫、法書(書法)或字型繪畫係屬美術著作。復查
           『創作』係指人將內心思想、情感藉語言、文字符號、繪畫、聲音、影像、肢體動作……
           等表現方法,以個別獨具之創意表現於外者。『美術著作』則係以描繪、著色、書寫、雕
           刻、塑形等平面或立體之美術技巧表達線條、色彩、明暗或形狀等,以美感為特徵而表現
           思想或感情之創作。另『書法』及『字型繪畫』之意義,本部著作權委員會八十五年一月
           二十九日(台)內著會發字第八五0二0二0號函及八十五年五月十六日台(八五)內著會發
           字第八五0八三0五號書函已有函釋。因此,藉由電腦程式設計操作繪製所成之繪畫、法
           書(書法)或字型繪畫,如係以電腦程式操作為創作之輔助工具且符合上述規定,又無著作
           權法第九條所定不得為著作權標的之情形者,該作品即屬美術著作而依著作權法受保護。
           又若操作者只是單純將電腦圖庫中之創作稍作大小、長度變更,未表現操作者個人之創作
           性者,即無操作者思想或感情之表現者,該完成之作品即與上述規定未符,不受著作權法
           保護。因此藉由電腦程式設計操作繪製所成之繪畫、法書(書法)或字型繪畫等是否為美術
           著作,應視該利用電腦所繪製之作品有無原創性,再依具體個案認定之。
       (二)著作權法施行細則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原件,係指著作首次附著之物。』藉由
           電腦程式設計操作繪製所成之繪畫、法書(書法)或字型繪畫等若屬具有原創性之『美術著
           作』,其原件即應視是否屬著作首次附著之物,依具體個案及上述條文規定認定之。
       三、前揭變更解釋之理由為:
           按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著作: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
           之創作。』並未限定著作人所使用之創作工具及其著作完成時所附著之媒體為何?現代科
           技進步,電腦已被廣泛的作為繪圖及文字書寫之工具,一般繪圖者利用電腦繪圖系統程
           式,藉光筆或滑鼠的操作運用完成描繪、著作及書寫之行為,均需憑操作者之經驗與靈
           感,非電腦可代為判斷,此即為思想或感情之表達,即為創作之行為。本部著作權委員會
           前揭第八五0八三0五號書函說明三之(三)之解釋,認定『所繪製之美術著作、法書(書
           法)或字型繪畫等,行為人除按鍵及操作滑鼠之動作外,並無美術技巧之表現』見解,經
           送學術專業機關研究及提交本部著作權審議及調解委員會討論,咸認有加以變更之必要,
           爰予變更如上。」

 
6.4.6.5   電腦字型如係整組之設計而具原創性即屬「字型繪畫」,已如前述,至於利用電腦字型軟體
              輸出列印、製作海報等行為,應不屬侵權行為

       智慧財產局於99年2月24日召開著作權審議及調解委員會99年第2次會議時,雖認為利用電腦字型軟體輸出列印、製作海報等行為不屬侵權行為,但該等行為在著作權法上究應如何界定?究屬合理使用或根本不在「字型繪畫」之著作權保護範圍內?甲說:「利用電腦字型輸出個別字體使用,不屬重製該版『字型繪畫』之行為,換言之,『字型繪畫』之著作權保護範圍不及於利用該版『字型繪畫』之個別字體,如電腦字型之保護,及於電腦輸出之文字,則每一輸出文字,原電腦字型之著作人,均有姓名表示權,依法須標明作者姓名(著作權法第16條、第66條),與商業實際運作慣例有違,且電腦字型輸出成個別字體,一般多作商業之使用,數量龐大,不容易通過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第4款判斷基準之檢驗。因此,『字型繪畫』之著作權保護應指就一組字群整體性加以保護,而非單獨字體,利用電腦字型輸出個別字體使用,自不構成侵害該版『字型繪畫』著作財產權之行為。」乙說:「利用電腦字型輸出個別字體使用,均屬部分重製該版『字型繪畫』之行為,利用人使用電腦字型軟體內之字型繪畫製作文書或圖案,而重製該字型繪畫之部分內容者,考量其利用之目的及性質,如允許著作財產權人以契約限制或禁止該等利用行為,顯不利於知識傳播與文化發展,有違著作權法第1條之立法宗旨,參酌1973年WIPO『印刷用字體之保護及其國際保存維也納協定(The Vienna Agreement for the Protection of Type Faces and their International Deposit)』第8條第4項、英國著作權、設計及專利法(CDPA)第54條及香港版權條例第63條等規定(詳細條文內容詳如附件5之附錄),上述利用行為應可主張本法第65條第2項之合理使用。」最後決議:「由於本案委員意見紛歧,無法達成共識,爰紀錄各委員發言摘要供來文函詢單位參考。至於字型繪畫的著作權保護疑義,納入未來修法議題檢討。」。
       依本書作者所見,字型繪畫每一字倘具有原創性,即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不論是以數位檔方式全部或部分複製,或以電腦軟體方式輸出該字型,均受著作權法之保護,而有是否構成重製權或公開傳輸權之問題。前揭甲說認為不構成侵權之理由無非在於標示標明作者姓名與商業實際運作慣例有違,且電腦字型輸出成個別字體,通常數量龐大,不容易通過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第4款判斷基準之檢驗。因此,「字型繪畫」之著作權保護應指就一組字群整體性加以保護,而非單獨字體云云,惟按字型繪畫如具有原創性,當指個別之字體或部分字體均有原創性,倘如複製電腦字型軟體中的一部分字的檔案到別的電腦使用,例如將部分字體內嵌於電腦簡報軟體,或使電腦部分字型重製到另一部電腦,均應構成重製權之侵害,如置之網路伺服器使公眾得接觸或以網路傳輸,則構成公開傳輸權之侵害。有關姓名表示權之標示部分,自可依著作權法第 16條第4項:「依著作利用之目的及方法,於著作人之利益無損害之虞,且不違反社會使用慣例者,得省略著作人之姓名或名稱。」規定解釋之,至於商業上大量使用,不易以第65條第2項第4款判斷基準之檢驗標準檢驗一節更屬無據。至於單純輸出字型作美工、圖案應是合理使用,自應以乙說之合理使用為妥。惟究其實際,購買字型繪畫軟體之目的無非在於利用該軟體字型作美工、圖案等電腦輸出列印,故依契約之目的而論,此輸出列印本在明示或默示授權之範圍。問題僅在於如契約明載非供營利使用時,此時電腦輸出列印之目的是否逾越契約授權之範圍及是否構成權利濫用而已。

 
[14] 引自內政部85.12.16.台(85)內著會發字第8520074號函;另參照半田正夫,前揭書,第93頁;日本學者加戶守行則僅稱美術著作為「表現形狀或色彩之美術著作物,見著作權法逐條講義,第92頁。
值得注意的是,74年著作權法第3條第11款規定:「美術著作:指著作人以巧智、匠技、描繪或表現之繪畫、建築圖、雕塑、書法或其他具有美感之著作。」該法係以「美感」為要件,惟藝術著作是否已給予他人美感本見仁見智,以之為要件並非妥適,81年修正時已刪除該定義。我國舊專利法第111條之新式樣專利原亦以「美感」為專利要件,惟83年1月修正時,亦以同樣理由予以修正刪除。
[15] 半田正夫,前揭書,第93頁以下。
[16] 神戶地裁姬路支部昭和54年7月9日判決(無体集11卷2號371頁)。半田正夫,前揭書,第69頁。
[17] 日本大刑判昭和12年9月16日刑集16.1265參照,學者半田正夫亦採此見解,見氏著,前揭書,第94頁。
[18] 內政部,認識著作權(第二冊),82年3月,第46頁。
[19] 行政法院76年判字第290號,判決全文見「行政法院裁判要旨彙編」第7輯上冊,78年6月,第676頁。
[20] 判決文引自月旦法學,88年2月,第133頁以下。
[21] See WIPO, Guide to the Berne Convent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Literary and Artistic Works, Geneva, 1978, p.16.
[22] 美國著作權法§101對於圖畫、圖表及雕塑著作(Pictorial, graphic, and sculptural works)定義為包括:「two-dimensional and three-dimensional works of fine, graphic, and applied art, photographs, prints, and art reproductions, maps, globes, charts, diagrams, models, and technical drawings, including architectural plants. Such works shall include works of artistic craftsmanship insofar as their form but not their mechanical or utilitarian aspects are concerned; the design of useful article, as defined in this section, shall be considered a pictorial, graphic, or sculptural work only     if, and only to the extent that, such design incorporates pictorial, graphic, or sculptural features that can be identified separately from, and are capable of existing independently of, the utilitarian aspects of the article." 」
[23] 詳見Nimmer on Copyrigh, vol. 1, August 2003,§2.08[B][3];黃莉玲,美術著作研究,台灣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86年6月,第15-18頁。
[24] 有關應用美術是否應予保護,日本在修正著作權法之初亦引起爭論,最後確定以手工製作之單件美術工藝品為界線,至於量產之實用品則不在保護之範圍。詳見半田正夫,著作物の利用形態と權利保護,一粒社,83年8月10日第1版第2刷,第58至70頁;國立國會圖書館調查立法考查局,著作權法改正の問題─著作權法案を中心として─,昭和45年,第73-75頁。至於日本學者加戶守行之見解,見加戶守行,前揭書,第45頁。
[25] 長崎地裁佐世保支部昭和48年2月7日決定(無体集5卷1號18頁)。引自半田正夫,著作物の利用形態と權利保護,一粒社,83年,第1版第2刷,第69 頁。
[26] 日本東京地判昭和51年5月26日「漫畫サザエさん」事件判決(判時815號27頁)即稱連載漫畫登場人物之姿態、性格、任務、容貌等之造型複製構成著作權侵害。 引自半田正夫,著作權法概說,第 94-96 頁。此乃為美國及日本著作權法一致之見解。又漫畫之造型固為美術著作,小說人物之造型則應以語文著作保護之。
[27] 學者謝銘洋特撰文對內政部之函釋及實務見解為批判,詳見謝銘洋,美術工藝品與新式樣之區別─評台灣高等法院87年上易字第2056號判決,月旦法學,88年8月,第188頁以下。該文之觀點與本書大致相同,認為實務上對於美術工藝品要求必須以手工創作完成,甚且認為必須是單一物品之創作,顯然對美術工藝品之概念以及著作權法之保護要件有所誤解,同時亦忽視其不同於一般美術著作之實用性特徵。該文結論稱:應肯定著作權法與新式樣專利保護之重疊而可併存。
[28] 另內政部84年5月5日台(84)內著字第8407317號函亦表示同一見解。
[29] 半田正夫,著作權法概說,第94頁。
[30] 半田正夫,前揭書,第9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