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著作保護要件

5.1 原創性─駔握保護要件之一

       著作之保護要件有四:(1)須具有原創性(2)須具有一定之外部表現形式 (3)為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內之著作(4) 須非不得為著作權標的之著作[1]

5.1    原創性─著作保護要件之ㄧ

5.1.1   原創性之內涵

    「原創性」係指著作人基於其人格精神而獨立創作,以表達其思想、感情,並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以表現其個性。原創性乃是著作受保護之基本要件[2]。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所稱之「創作」,即指原創性。原創性包含原始性與創作性。原創性之「原」指原始性,意為獨立創作,指著作為著作人所原始獨立創作(independent creation)完成,未抄襲他人著作而言;原創性之「創」即指創作性,即指作品須具有一定之創作性或創意度始受保護[3]。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2945號刑事判決即稱:「所稱之創作,須具有原創性,即須具原始性及創作性,亦即須足以表現出著作者個性或獨特性。」智慧財產法院 98年刑智上訴字第44 號刑事判決:「所謂創作,即具『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包含『原始性』及『創作性』之概念。所謂原始性,係指獨立創作,亦即著作人為創作時,未抄襲他人著作,而獨立完成創作。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智慧財產法院101年民著訴字第26號民事判決:「所謂創作,即具『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包含『原始性』及『創作性』之概念。『原始性』係指獨立創作,亦即著作人為創作時,並未抄襲他人著作,獨立完成創作。『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智慧財產法院104年民著訴字第65號民事判決:「所謂創作者,係指具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包含原始性與創作性之概念。前者係指著作人為創作時,未抄襲他人著作,而獨立完成創作。後者係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上揭判決均清楚指出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所稱之「創作」乃指「原創性」,而原創性包含原始性(即獨立創作)及創作性(即創意)。(原創性之定義有狹義與廣義之區別見5.1.2.1)
析言之,原創性之內涵應包含原始性(獨立創作性)及創作性,茲分述如下:

 

5.1.1.1    原始性(獨立創作)

5.1.1.1.1  獨立創作之精義
       獨立創作係指著作係著作人自始獨立完成,未抄襲他人著作之表達而言。按獨立創作有2層意義。第1層意義係指:智力創作成果係著作人從無到有,從未接觸他人著作,而獨立創造所得。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3914號刑事判決:「著作權法所稱之原創性,僅係非抄襲自他人而為獨立創作即可…故本於自己獨立之思維、智巧、技匠而具有原創性之創作,即享有著作權。倘非重製或改作他人之著作,縱偶有雷同或近似,因屬自己獨立之創作,具有原創性,亦同受著作權法之保障」;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按著作權法雖未對抄襲加以定義,但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祇須具有原創性,即著作人之獨立創作,非抄襲自他人之著作即可,是一著作雖與他人之前之著作雷同,但如非抄襲前一著作,而係自己獨立創作者,仍具有原創性,而受著作權法之保護。」均足參考。
        獨立創作之第2層意義係指:著作人雖曾接觸並參考他人著作,但所參考者為他人著作中蘊含之思想,著作人以該思想為基礎,再進行創作而為新的表達,依著作權法第10條之1規定,仍為獨立創作,故台灣高等法院80年度上易字第5742號刑事判決即稱:「著作權法所保護者為著作之原創性,如著作人在參考他人之著作後,本於自己獨立之思維、智巧、技匠而推陳出新創造出另一獨立之創作,該作仍不失其原創性,並不因其曾經受他人創作之影響而有差異,否則不僅拘束創作人創作之思維、構想,亦將嚴重影響文藝美術之發展。」此判決明白闡釋著作權法獨立創作並不禁止著作人接觸他人之著作後再為創作之精義;又著作人在參考他人之著作後,另為創作,如因其著作與該他人創作時所參考之資料或思想相同,因為表達方法有限,故其創作之著作與他人雷同或近似,仍不影響其獨立創作之成立。最高法院 99年台上字第2314 號民事判決:「按著作權法第10條之1 規定:『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是以著作權之保護標的僅及於表達,而不及於思想,此即思想與表達二分法。然思想如僅有一種或有限之表達方式,則此時因其他著作人無他種方式或僅可以極有限方式表達該思想,如著作權法限制該等有限表達方式之使用,將使思想為原著作人所壟斷,該有限之表達即因與思想合併而非著作權保護之標的,因此,就同一思想僅具有限表達方式之情形,縱他人表達方式有所相同或近似,此為同一思想表達有限之必然結果,亦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智慧財產法院98年民著上字第22號民事判決:「然如思想、概念僅有一種或極有限之表達方式,因其他著作人別無他種方式或僅得以該極有限之方式表達同一思想,倘容許前著作人就該種或極有限之表達方式享有著作權,而排除其他著作人之使用,無疑容任前著作人壟斷該思想、概念,而生獨占及排他效果,自非著作權之創設目的。因此,就此表達與思想、觀念不可劃分之合併情形,依『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該有限之表達因與思想、概念合併而非著作權保護之標的,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字第641號刑事判決參照)。」即闡釋此意旨。
       再者,依美國聯邦法院之見解,接觸他人著作後,已就原著作轉化利用(transformative use)而賦與新的目的或新的特質(with further purposes or different character),或以新的意涵或訊息改變原著作(altering the first with new expression, meaning, or message)[4]則屬合理使用。轉化性使用亦包含在轉化後之著作增加「新資訊」(new information)、「新美學」(new aesthetics)、「新的洞察」(new insight)、「新的理解」(new understandings)之情形[5]。轉化性程度越高,構成合理使用之機會越高。而其他判斷合理使用因素例如商業目的等之重要性相對地愈低[6]。 此時亦合於獨立創作之條件,就轉化後之著作受著作權法保護。
       我國實務上已有若干判決與美國聯邦法院見解相同,將有無轉化利用作為判斷是否合理使用之標準之一,縱經接觸但為轉化利用,亦可因合理使用而阻卻違法。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訴字第55號民事判決即稱:「任何人不會僅因為瀏覽其引用之四張圖片,即產生取代原告所撰教案效果,亦即被告甲○○利用原告四張圖片,應屬於『轉化性的利用』而非『替代性的利用』,對於原告著作財產權之利益損害甚微」(有關轉化性利用見本書15.12.4.1.2)

5.1.1.1.2    獨立創作與新穎性無關
       原創性之獨立創作與專利法中之新穎性有別,專利法中之新穎性係指申請前在國內外均未見於刊物或公開實施,亦不為公眾所知悉者(專利法第22條第1項參照)。換言之,專利法之新穎性係國內外皆需新穎之絕對新穎性及客觀之新穎性。但著作權法上原創性中之獨立創作則指主觀新穎性,只要係出於作者所獨立創作,且具有最低程度之創意即受著作權法之保護,至於他人是否在前已有相同或類似之創作則非所問。此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向來不變之見解[7]。我國之司法實務亦然。最高法院83年台上字第5206號刑事判決即稱:「所謂原創性僅需為著作人獨立創作,而非抄襲他人之著作即可,非如專利法需具備新穎性。」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3914號刑事判決亦稱:「著作權法所稱之原創性,僅係非抄襲自他人而為獨立創作即可,至所完成之著作是否具備新穎性,要非所問」;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易字第123號刑事判決意旨亦同:「著作權法要求之原創性,與專利法之新穎性或進步性要件不同,僅須著作人本於自己精神作用之創作,而非抄襲他人之著作即可。」

5.1.1.2    創作性
       創作性(creativity)亦可稱為創意性或創作高度,乃指作品須係基於人格之精神作用,以表達著作人內心之思想或感情,而具有最低程度之少量創意,足以顯示著作人之個性者。茲就其內涵分析如下:

5.1.1.2 .1 著作僅須具有「少量程度創意」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自十九世紀起,即宣稱:著作僅須具少量之創意(a modicum of creativity)即符合創作性要件而受著作權法保護[8]。聯邦最法院法官在Feist案之判決中更反覆闡釋稱:著作權保護僅及於獨立創作及「至少具有少量創意」(at least some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之作品[9];「著作所要求之創意水平(level of creativity)極低(extremely low);甚至輕微之量(slight amount)之創意亦將可滿足」[10] ;只要係獨立創作所得且具有少量創意(a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即可受著作權法保護[11];又總結稱:「著作權攸關憲法,其保護僅及於具有較『微不足道創意數量』(a de minimis quantum of creativity) 為多之著作組成成分。」[12]。亦有法院稱:「原創性僅僅要求著作人係獨立創作而且僅僅具有微量之創意(just a scintilla of creativity)」[13],此種見解與大陸法之德國著作權法對創作性高度之要求有異[14]
       關於創作性之要求,智慧財產局98年4 月27日電子郵件980427a函釋即稱:「至所謂『創作性』,則指作品須符合一定之『創作高度』,至於所需之創作高度究竟為何,目前司法實務上,相關見解之闡述及判斷相當分歧,本局則認為應採最低創作性、最起碼創作(minimal requirement of creativity)之創意高度(或稱美學不歧視原則),並於個案中認定之。」其見解與美國聯邦法院之見解相同。台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更(一)字第222號刑事判決:「所謂原創性,除了必須屬於自己獨立創作外,尚須有『最低的創造力要件』(a minimal requirement of creativity)」智慧財產法院 98年刑智上訴字第44 號刑事判決:「所謂創作,即具『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包含『原始性』及『創作性』之概念。所謂原始性,係指獨立創作,亦即著作人為創作時,未抄襲他人著作,而獨立完成創作。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訴字第2號刑事判決:「所謂創作,即具『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包含『原始性』及『創作性』之概念。所謂原始性,係指著作人未抄襲他人著作,而獨立完成創作。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均已簡要闡釋創作性之精義,智慧財產法院亦甚多判決採此「至少具有少量創意」或「具有最低程度之創意」之見解[15]
       基於創意之要求,故單純之加註標點符號並不具創作性,而如僅係蒐集大量資料而未就資料加以選擇編排之電子資料庫,亦不屬於著作權法保護之標的。智慧財產局94年4月15日電子郵件940415函釋:「著作權法所保護者為著作之原創性,所謂『創作』係指人將其內心思想、情感藉語言、文字、符號、繪畫、聲音、影像、肢體動作....等表現方法,以個別獨具之創意表現於外者。於既有的作品上加註標點符號,僅在使人瞭解其內容,非屬重新創作,與著作權法所定『著作』之規定不符。因此,來函所詢將古書加上標 點符號是否有著作權一節,請參考上述說明。…『資料庫』,如其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不論其所收編之資料是否為『著作』,得依著作權法規定以『編輯著作』保護之。如僅係蒐集大量資料而未就資料加以選擇編排之電子資料庫,則不屬於著作權法保護之標的。」可資參照。
   
5.1.1.2.2.    創作性須係基於人類之精神作用,以表達思想及感情
       所謂創作性必須係基於人類精神作用(即人格創作),以表達思想或感情。按著作權法之制定目的不外保護人類思想或感情之外部展現,亦即以人格之精神活動為規範之對象[16]。故如作品之完成完全無人類之精神作用在內,而與人類之思想感情無關,未能展現作者之個性者,則非著作權法所稱之「創作」,即無創作性可言。
       美國著作權局(The U.S. Copyright Office)即規定:「為符合著作權之註冊,著作必須是人類之產品。任何藉由機械之程序或隨機之選擇而未有人類精神貢獻之作品均不得註冊。」[17]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之見解亦同,將人類之精神作用納入原創性之概念討論。例如,在十九世紀晚期之The Trade-Mark Cases[18]案,聯邦最高法院明文要求著作必須「源於人類精神之創造力」(founded in the creative powers of the mind),而要求具有一定數量之創意[19];在同時期之Burrow-Giles[20]案,聯邦最高法院亦認著作必須是人類「思想及觀念之產出」( production of thought and conception)並具有原創性(originality)[21]。在1991年著作權法先驅且權威之案例Feist案,聯邦最高法院法官 Justice O’Connor亦稱「源於機械之選擇及安排無原創性」[22]。是以電腦完成之作品,若作者只是單純利用現成購得之電腦軟體或各種函式庫中之工具軟體撰寫程式或作設計,未加入自然人之精神作用(例如判斷、分析或選擇),該作品即非著作權法上之著作。但如係操作電腦軟體為創作之輔助工具,加入其精神作用,以表達其感情或思想,如具有少量創意且係獨立創作,則受著作權法保護。
       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訴字第55號民事判決:「應用電腦輸入工具及電腦軟體程式之操作繪製美術圖案者,倘若該美術圖案之設計、構形及繪製並非僅是電腦單純機械性操作的結果,或稍作比例、顏色等變更,而是灌注有操作者之精神、思想及情感,表現其個性之獨立創作,自得為著作權法保護之美術著作。」即表明此旨。
       司法實務亦認為著作必須出於人之精神作用,最高法院81年度台上字第3063號民事判稱:「凡具有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且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者,即享有著作權」;同院83年度台上字第5206號判決稱:「所謂原創性僅須為著作人獨立創作,而非抄襲他人著作即可,非如專利法須具備新穎性。又著作固為思想、感情之精神創作,惟僅須將其思想、感情以一定形式加以表現於外部而具有原創性即可」;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1214號民事判決:「著作權法所保護之著作,係指著作人所創作之精神上作品,而所謂精神上作品,除須為思想或感情上之表現,且有一定表現形式等要件外,尚須具有原創性」;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1198號刑事判決:「是以著作既為創作,即須具有原創性,並非所有之創作都受到保護,必須是具有原創性之人類高度精神創作,始有以著作權法保護之必要」;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1587號刑事判決:「是必具有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且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者,始享有著作權,而受著作權法之保護」等採此種見解,以精神上之創作為著作保護要件。智慧財產法院歷年多數判決亦明列「人類精神作用」為必要條件[23]
 
5.1.1.2.3    創作性應限於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者始足當之
       我國司法實務及主管機關解釋除採用美國著作權法上之最少創意理論外,並多兼採德國著作權法之見解,認為著作之創作性高度必須達到足以表現作者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2945號刑事判決稱:「所稱之創作,須具有原創性,即須具原始性及創作性,亦即須足以表現出著作者個性或獨特性,著作權法始予以保護,以免著作權法之保護範圍過於浮濫致使社會上一般人動輒得咎」;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1214號民事判決: 「此所謂原創性之程度…其精神作用達到相當之程度,足以表現出作者之個性及獨特性,即可認為具有原創性;惟如其精神作用的程度很低,不足以讓人認識作者的個性,則無保護之必要」;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1587號刑事判決:「是必具有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且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者,始享有著作權,而受著作權法之保護」;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3121號刑事判決:「是必具有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且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者,始享有著作權,而受著作權法之保護」;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6410號刑事判決:「無從看出攝影該等獎牌、獎座時,對該等主題之構圖、角度、光量、速度進行何種選擇及調整,或進行何種底片修改之攝影、顯像及沖洗時有何達到業已具體表現出作者之獨立思想或感情之表現而具有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自無何原創性可言,顯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1198號刑事判決:「該等照片所示被攝影對象之構圖、角度、光量、速度之選擇及調整等事項,並無特殊之處,任何人持自動相機處於相同位置或相異位置為拍攝行為,亦可獲得相同或相仿之結果,並無何藝術上之賦形方法可言,殊難認為足以表現拍攝者之個性或獨特性,該等照片原件應無何原創性可言,非屬受著作權法保護之創作。」等均以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為創作性之要件。
       智慧財產權法院之判決亦將少量之創意及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併列為原創性要件。例如,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訴字2號刑事判決:「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智慧財產法院98年民著上字第22號民事判決:「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智慧財產法院 100年刑智上訴字第39號刑事判決:「『事實』本身固不具此原創性,惟對於『事實』之選擇、組合協調或編排,倘能反應此必要最低程度之創作性,即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故即使係就日常生活中自然事物之描繪,只要該描繪係創作者個人對該自然事物之個人覺察反應,且有一定之創作空間,該描繪即能滿足此原創性,此乃因此個人覺察反應具備某些與創作者個人個性相聯結之獨特性,而此獨特創意之表達正係著作權法欲保障之對象」;智慧財產法院101年民著訴字第26號民事判決:「所謂創作,即具『原創性』之人類精神上創作,包含『原始性』及『創作性』之概念。『原始性』」係指獨立創作,亦即著作人為創作時,並未抄襲他人著作,獨立完成創作。『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
       上揭司法實務諸判決所稱之「獨特性」一詞係源自於德國著作權法,惟本書作者認為獨特性原係專利之特性,然而在著作權法領域,著作只要獨立創作並具有創作性,縱非獨特,亦可受保護。故究其實際,上揭判決文中所稱之獨特性,應指主觀之獨特性而言。惟為避免混淆,宜避免獨特性之用語。
 
5.1.1.3    標題之原創性要求
       就標題部分,德國著作權法學者 Manfred Rehbinder稱:很少情況下,會用著作權保護作品之標題。只有當標題在某種程度體現了作者個人之獨特個性時,才會有著作權保護之問題。如果此標題僅僅是屬於原創性的思想,則不屬於保護之範圍。通常情況下,標題本身之正常長度並不能構成滿足原創性之必要條件。德國帝國法院理論上准許對標題進行著作權保護,但在具體案件中卻均予以否定[24]
       美國聯邦著作權局在1909年著作權法令(The Copyright Office Regulation under the  1909 Act)明白規定短句(short phrases),例如名稱(names)、標題(titles)及口號等,均不受著作權法保護[25]。現行法規亦隨之[26]。雖有案例顯示短句(short phrase)如具有足夠創意(sufficient creativity),可受著作權法保護[27],但美國聯邦法院多數權威案例均無視於標題之創意程度而排除於著作權保護之外[28]。Nimmer因此總結稱:「為取得著作權保護,句子越短,創意程度必須越高」[29]
       本書作者認為:短句、短標題、書名或雜誌名稱是否能受著作權法之保護,應取決於該短句或短標題是否獨立創作或具有創作高度,並考慮是否構成思想與表達之合併而使該表達不受保護。大部分之短句、短標題、書名或雜誌名稱均是他人早已多次使用而為作者所接觸並複製使用,就表達之本身並無創意。有創意的部分可能僅在於作者首次複製該表達使用於該場合而已,如有抄襲此表達,亦應屬於思想之抄襲,非表達之抄襲而無著作權問題。是於首次使用特定之表達於該場合本身並未能即因此認定作者對該短句、短標題、書名或雜誌名稱具有獨立創作,亦未能因此即認為作者對短句、短標題、書名或雜誌名稱本身具有創意,況在一般情況下,因作者選擇使用之詞彙有限,縱屬新穎之詞彙,亦可能構成思想與表達之合併,而使該短句、短標題、書名或雜誌名稱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要之,短句、短標題、書名或雜誌名稱本身如未有必要之長度及深度,無法表現出作者之個性、獨特性及必要之創作高度,則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

5.1.1.4    原創性不等同於藝術上或美學上之價值
       原創性中之創作性並不等同於藝術上的或者美學上的價值(nicht gleichbedeuted mit kuenslerischem oder aesthetischem Wert),藝術或美學之價值標準間之爭議非常大,特別是當代藝術作品之創作。由於價值判斷不易,因此著作權法並不將此美學或藝術價值當作判別是否應保護之理由。要言之,藝術程度不是原創性判斷基礎,藝術價值或審美價值不能做為法官在審理案件時判斷其創作性是否達到應受保護之標準[30]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亦採用「美學不歧視原則」(The principle of aesthetic non-discrimination doctrine),於判斷著作是否受保護時,著作是否具有美感及其評價如何均非考量要素。在Bleistein[31]案中,聯邦最高法院即拒絕評價作品之藝術價值而專注於判斷創意之數量,該判決其後被泛稱為「The Bleistein Doctrine」,並為後續判決所採用[32]

5.1.1.5   判斷是否具有足夠之創作高度時,與專利法之發明高度、進步性 (inventive step)或非顯著
              性(non-obviousness)無關

       依專利法第21條:「發明,指利用自然法則之技術思想之創作」之規定,發明專利必須是有關技術思想之創作,但此並非著作權法之著作保護要件。又專利法第22條第2項:「發明雖無前項各款所列情事,但為其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依申請前之先前技術所能輕易完成時,仍不得取得發明專利。」規定,此即為專利要件中所稱之進步性或非顯著性,但著作權法只要求著作人之著作係作者智力創作之成果且具有主觀上之少量創意即可,不要求創作出他人所不能輕易完成之作品,故專利法上所稱之進步性或非顯著性在著作權法上亦無意義。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易字第123號刑事判決即稱:「著作權法要求之原創性,與專利法之新穎性或進步性要件不同,僅須著作人本於自己精神作用之創作,而非抄襲他人之著作即可。」
 

5.1.1.6    原創性與辛勤原則(或額頭揮汗原則)之關係

5.1.1.6.1 辛勤原則之比較法觀察
      辛勤原則(The sweat of brow doctrine)[33],亦有稱之為勤勉收集原則(The industrious collection doctrine),係指著作權法保護人之辛勤及努力(diligence and hark work)之成果,雖然該成果之作品沒有創作性,仍具著作權法保護之適格。此係較早期之著作權法原則,一度曾為英國[34]、加拿大及澳洲等國採用。
      美國1789年憲法第一條明文保護著作權[35],授權國會制定法律賦與著作人(authors)之作品(writing)一定時間之獨占權,但並未對著作之保護要求有明文規定。聯邦最高法院解釋美國憲法時,多數以具有原創性為著作保護之要件。例如,在The Trade-Mark Cases案,判決中明文要求著作必須源於人類精神之創造力,而要求具有一定數量之創意[36];在Burrow-Giles案,判決亦要求原告提起侵權訴訟前必須證明其著作中原創性之存在[37]。雖然其後之1909年之美國著作權法亦未提及原創性,但主流權威之見解均認為原創性包含獨立創作及一定程度之創意(creativity),乃為美國憲法及聯邦實定法保護著作之共同基礎。迨至1976年美國著作權法,雖明文保護具有原創性之著作(original works)[38], 但並未對原創性有任何定義,國會明白表示有關著作原創性之意義係有意省略,國會無意改變自1909年以來美國法院對原創性之定義[39]
       由於美國憲法及歷年之著作權法有意或無意忽略原創性定義之立法,故有若干判決對於憲法及聯邦著作權法有不同之解讀。例如,Leon v. Pacific Telephone & Telegraph Co., 91 F.2d 484 (CA9 1937); Jeweler's Circular Publishing Co. v. Keystone Publishing Co., 281 F. 83 (CA2 1922)即採用辛勤原則或勤勉收集原則,認為著作權是對於進行收集事實之辛苦工作之報償( copyright was a reward for the hard work that went into compiling facts.),縱然沒有文學技術或思想及語文之原創性,仍可受著作權法之保護[40]
       辛勤原則在Feist案被聯邦最高法院嚴厲批評,Justice O’Connor J.,闡釋美國憲法及聯邦歷年著作權法之真意,列舉相關案例,判決稱美國憲法第1條明定原創性為著作保護之前提;此美國憲法上要求包含獨立創作及一定數量之創意[41]。自此以後,原創性原則在美國定於一尊,辛勤原則未見再予援用。
 
5.1.1.6.2 辛勤原則在我國司法實務之觀察
       我國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有關著作之定義明文以「創作」為要件,國際著作權法相關之發展亦顯示辛勤原則已被揚棄,故該原則於我國顯無適用之空間,我國司法實務對於著作權法不保護揮汗成果或辛勤之成果之見解亦非常明確,下列見解可資參照:
 
1. 臺灣高等法院96年度上更(二)字第430號刑事判決
   「所謂編輯著作,依著作權法第七條第一項規定,必須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具有創作性者,始能
     成為獨立之編輯,我國對於資料庫之保護,乃採原創性標準,而非『辛勤原則』(sweat of the
     brow)或『勤勞彙集準則』(industrious collection),如欲符合編輯著作之要件,除應將資
     料加以選擇編排外,且須其選擇及編排均具有創作性,始足當之;如就資料之選擇及編排毫無創
     意可言,即便該資料庫之完成,係耗費極大之勞力與時間,因其未具備原創性,仍無法成為受保
     護之編輯著作。」(本案經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3121號刑事判決駁回上訴確定)

 
2. 智慧財產法院97年民專上字第 20 號民事判決
   「固然上開資訊之產出,涉及繁雜之研究過程,新藥廠商必須投入巨額研究經費,歷經多次失
     敗,使用大量之研究人員,進行無數次之實驗,最後始能將研究結果以語文表達,惟著作權之保
     護與『辛勤原則』、『汗水原則(sweat of brow )』無涉,亦即重在著作之原創性,而不問創
     作人所花費之金錢、時間及精力之多寡。故藥品仿單是否為著作權保護標的,端視其表達是否具
     有原創性,至藥商為完成藥品之研發及藥品仿單之製作所需實驗、經驗、經費等,並不當然擔保
     藥品仿單即具原創性而受著作權法之保護。」

 
       然而,實驗之結果編成表格、表單、數據、公式、數值表、圖表及流程圖等雖係揮汗辛勤之成果,但作者就儀器實驗之結果予以分析、判斷或將蒐集之資料加以選擇或編排,係以自己獨立之思維、智巧、技匠投入相當程度之精神始得完成,自具有創作性而得受著作權法保護。下列判決可資參考:
 
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訴字2號刑事判決
    「即使是數據之分析,只要係就各別實驗的結果加以紀錄,也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而為著作權
      法保護之科學著作。附表525 篇Imperial檔案係陶氏集團投入大量資金研發以天然種子(例如
      大豆油)作為生產軟質聚胺酯原料之技術,而陶氏集團員工為此計畫而製作之CRI報告資料,包
      括實驗報告、實驗摘要、分析報告、檢討報告、評估報告、進度報告、測試報告、簡報投影片(
      詳如附表四所示) 無論其內容係以文字、表格、數值表、圖表、流程圖均係陶氏公司員工即創
      作者,就儀器實驗之結果或將蒐集之資料加以選擇、分析或編排,再透過電腦或電子設備之處
      理,所得到結果而以適當之文字、表格、數據、公式、數值表、圖表、流程圖加以表達說明,
      均賴作者自己獨立之思維、智巧、技匠投入相當程度之精神始得完成創作,亦即包含製作者個
      人意見,而享有著作權,尚非僅是忠實記錄儀器所產生之結果。又表格與表單,雖不得單獨為
      著作權之標的,附表四之表格與表單已與表格或表單內之內容組合,已有創作者思維、智巧參
      與其中,使閱讀者可從該等文字、數據或圖形知悉作者所欲表達之本意,足可彰顯創作性而有
      著作權,尚不能以其內容簡短或僅係初步之草稿即謂無著作權。又會議通知、會議紀錄、電子
      郵件文件,除包含數據、公式、圖形、文字敘述等實質內容,已具有陶氏集團公司係本於員工
      自己獨立之思維、智巧、技匠投入相當程度之精神始得完成創作,符合著作權法所定義之著作
      外,且其會議通知就會議時間、參與人員、會議主題、報告內容或討論事項之安排均有不同,
      電子郵件亦係作者經由文字等內容表達自己獨立之思維,使閱讀者知悉作者所欲表達之本意,
      足可彰顯創作性,亦有著作權。」

 

5.1.1.7    事實(facts)與創作性之關係

5.1.1.7.1 事實與表達二分法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一向採用事實與表達二分法 (The fact and expression dichotomy):事實不受保護,表達才受保護,在Harper & Row[42]案中,聯邦最高法院即稱:「沒有一個著作人能使其思想或事實受著作權保護。」[43]學者Nimmer亦稱:「沒有人能主張事實有原創性」[44]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Feist案解釋事實不能以著作保護之理由稱:創造與發現是有差別的,事實本身係客觀地存在,既非獨立創作所得,亦乏創意性。首次發現此事實並予報導之人並非創造此事實,其僅係發現此事實存在並予紀錄而已。舉例而言,人口普查員並未能經由其努力創造人口之數額,其僅係從其周邊世界複製此數額而已。人口普查之數據因此不能引發著作權,因為該數據未具有憲法上原創性之特性。此種結論亦適用於科學、歷史、傳記及每日新聞事件[45]。從而,事實應是公共資產(public domain),每個人均得自由利用。
      雖然如此,Feist案判決亦指出:事實之匯集(factual compilation)亦可能符合必要之創作性。例如,著作人若將所匯集之事實以具有創意性之文字加以包裝,他人可以複製其匯集之事實,
但是不能複製其呈現事實時所使用之相同文字,因為這些文字是作者主觀描述[46]。再者,倘
匯集者對事實之選擇(selection)、次序及安排(arrangement)係獨力創作且已具有少量創意(a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符合憲法所要求之原創性要件,亦可受著作權法保護[47]。  
 
5.1.1.7.2 我國司法實務─事實之描述或選擇編排如具有少量創意之表達仍可受保護
       我國司法實務見解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之見解相同,亦認為:單純之事實固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但對於事實之描述或事實之選擇、編排具有創意,即具有著作保護之適格;又倘非單純就實驗室之數據予以紀錄,而係就儀器實驗之結果或將蒐集之資料加以判斷、分析,再透過電腦或電子設備之處理,所得到結果而以適當之文字、表格、數據、公式、數值表、圖表、流程圖加以表達說明,亦應有創作性而享有著作權,下列判決可資參考:
1. 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訴字第42號民事判決:
        「單純之事實因不具創造性在內,固不受著作權保護,然著作人若將所選取之事實加入本身文字
       描述完成著作,尚難謂無原創性可言,自符合著作權法保護之要件。查被告所指系爭著作中有
       關工藝家生平背景、作品基本介紹等部分,均經原告以該事實為基礎佐以自身文字潤飾而成,
       而非僅為單純的資料介紹,核與單純的事實有異,且北台灣藝遊趣、南台灣藝遊趣就此部分所
       抄襲之內容,並非僅為單純事實的相同,而係有許多逐字重製之情形,自構成著作財產權之侵
       害。至被告主張原告所撰文之東台灣藝遊趣與原告於工藝季刊之文章亦有許多雷同處,足見此
       部分確實有表達方式受限之情形云云,然兩處著作之作者既均為原告,其寫作風格相同實為當
       然之理,自難以此即認該部分為單純之事實描述不受著作權法保護。」
   

2. 智慧財產法院101年民著訴字第26號民事判決
     「新聞事件之照片…係在新聞事件發生之瞬間攝取其臨場之情形,基於新聞事件之發生即時性及
       不可預測性,事實上無從預先於現場佈置燈光、布景、或為其他事前準備,且新聞事件發生
       後,具有不可再現性,是新聞照片,相較於預先設計安排之場景下所拍攝的照片,具有其困難
       度。惟新聞照片是否為著作權保護標的,端視其表達是否具有原創性,不得僅因其新聞照片之
       性質,遽謂不具原創性,或逕謂具備原創性….經甲〇〇掌握本新聞事件發生的當下,利用攝
       影的方式透過光與影之處理,成功地捕捉本新聞畫面及當事人的神韻,將本新聞事件具體化而
       完成之創作,係其以本身之角度觀察、取景,為表達其創作情感及思想而饒富文化意涵之攝影
       著作,而非單純僅為實體人、物之機械式再現,符合最低創意之保護要件,而具原創性,即受
       著作權法之保護,不因本新聞事件係屬偶發,遽謂系爭照片僅單純描述事件經過,而否認其原
       創性。」

 
3. 智慧財產法院 100年刑智上訴字第39號刑事判決
     「按著作之原創性乃該著作受著作權法保護之基礎,而所謂原創性僅需該著作非完全欠缺人類精
       神作用,且該精神作用得享有一定之創作空間,即應認為具有原創性。因此,『事實』本身固
       不具此原創性,惟對於『事實』之選擇、組合協調或編排,倘能反應此必要最低程度之創作
       性,即應受著作權法之保護。故即使係就日常生活中自然事物之描繪,只要該描繪係創作者個
       人對該自然事物之個人覺察反應,且有一定之創作空間,該描繪即能滿足此原創性,此乃因此
       個人覺察反應具備某些與創作者個人個性相聯結之獨特性,而此獨特創意之表達正係著作權法
       欲保障之對象。」

 
 4. 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訴字2號刑事判決
        「包括實驗報告、實驗摘要、分析報告、檢討報告、評估報告、進度報告、測試報告、簡報投影
       片…..無論其內容係以文字、表格、數值表、圖表、流程圖均係陶氏公司員工即創作者,就儀
       器實驗之結果或將蒐集之資料加以選擇、分析或編排,再透過電腦或電子設備之處理,所得到
       結果而以適當之文字、表格、數據、公式、數值表、圖表、流程圖加以表達說明,均賴作者自
       己獨立之思維、智巧、技匠投入相當程度之精神始得完成創作,亦即包含製作者個人意見,而
       享有著作權,尚非僅是忠實記錄儀器所產生之結果。又表格與表單,雖不得單獨為著作權之標
       的,附表四之表格與表單已與表格或表單內之內容組合,已有創作者思維、智巧參與其中,使
       閱讀者可從該等文字、數據或圖形知悉作者所欲表達之本意,足可彰顯創作性而有著作權,尚
       不能以其內容簡短或僅係初步之草稿即謂無著作權。」

 

5.1.2  「原創性」涵義之廣義與狹義之別

5.1.2.1 廣義之原創性與狹義原創性之差異
    按有關原創性之意義,廣義與狹義之別,茲圖示如下:
 
       本書作者參考美國著作權法上originality之精義(有關美國著作權法上originality之內涵詳見5.1.5),對於原創性之概念採廣義解釋,認為原創性包含原始性及創作性[48],此與前揭最高法院之見解相同,惟學者間頗有異論。學者蔡明誠認為,就原創性之法源方面,「可適用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規定『著作: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從而推論其保護要件,如原創性(originality) 要件。」惟又稱,原創性「宜限縮於『獨立創作』(independent creation),即採狹義之概念」,因此,「宜將『創作性』要件,從廣義之『原創性』中獨立出來」。是以依其見解,原創性宜專指獨立創作,而由於創作性已獨立於原創性之外,將使創作性要件判斷,更為重要。至於法源,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所稱之「創作」可併推論出著作之原創性及創作性[49]
       學者謝銘洋認為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款所稱之「創作」必須具有下列之特徵:(1)「原創性:係指由作者自行創作而未抄襲或複製他人的著作,如果未抄襲他人著作,而創作的結果恰巧與他人的著作雷同,仍不失為原創性」;(2)「必須是人類精神上之創作:如果不是由人類創作,而是由電腦的人工智慧所為,或是由動物自主性所為者,均無法成為著作權法保護之客體;(3)「必須具有一定之表現形式:必須所創作的結果要能夠為人類感官所能感受得知其內容者,才能夠受到保護」;(4)「必須足以表現出作者的個性或獨特性:雖然是人類精神上之表現,但是如果未能達到足以表現作者的個性或獨特性...由於欠缺創作性,並無以著作權法加以保護之必要」[50],揆其分析,已將原創性定性為「獨立創作」,顯採狹義之解釋,至於創作性,依其見解,則指作品已達到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而言。
       智慧財產局專門委員陳淑美則將原創性(originality)與創作性(creativity) 並列為著作保護要件,而對原創性採狹義之解釋,認為原創性係「指著作必須由著作人自己所完成,而非自他人著作抄襲而來,不要求新穎性(novelty);至於創作性,乃「採所謂『美學不歧
視原則』,只要具有最起碼之創作性,即有資格成為一個著作,受著作權法保護,不得將著作之品質列入考量。」[51]
 
5.1.2.2   智慧財產局對於原創性意義之函釋
       智慧財產局對於原創性之意義究係採廣義說或狹義說,見解並無一貫,多數函釋係採狹義說,亦即「原創性」僅指獨立創作而言,但亦有採廣義說,將原創性之意義包含獨立創作及創作性。例如智財局101年11月20日電子郵件字第1011120號函即謂:「依據著作權法的規定,著作係指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且須符合『原創性』(為著作人自己之創作)及『創作性』(作品須符合一定之『創作高度』)等2項要件,才為受著作權法保護的著作。」另智財局101年5月23日電子郵件字第1010523號函、101年3月19日電子郵件字第1010319號函、100年11月30日電子郵件字第1001130號函、100年3月1日電子郵件字第1000301b號函之意旨亦同。
      惟智財局亦有採廣義說者,認「原創性」係包括「原始性」及「創作性」。例如智財局101年10月8日電子郵件字第1011008號函即謂:「所詢『歌詞』,如具有原創性,自其創作完成時起,即屬受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請參考本法第3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任何人如欲重製他人享有著作權之著作,縱使僅有一小部份,除符合該法第44條至第65條合理使用規定外,應徵得著作財產權人的同意或授權,始得為之。」另智財局101年5月7日電子郵件字第1010507號函、101年2月3日電子郵件字第1010206號函、101年1月16日電子郵件字第1010116b號函、100年10月13日電子郵件字第1001013b號函之意旨亦同。
 
5.1.2.3.    我國法院對原創性之闡釋
       相對於智慧財產局之函釋對原創性定義之分歧,我國最高法院及智慧財產法院之態度則較為一致,多數判決均將原創性定義為包含創作性在內[52]。 例如,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2945號刑事判決稱:「所稱之創作,須具有原創性,即須具原始性及創作性,亦即須足以表現出著作者個性或獨特性,著作權法始予以保護,以免著作權法之保護範圍過於浮濫致使社會上一般人動輒得咎。」;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868號民事判決:「就一般著作而言,文字本身固係著作權保護之標的。對於非文字部分,如具原創性,仍應具著作權保護之適格」;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1198號刑事判決:「是以著作既為創作,即須具有原創性,並非所有之創作都受到保護,必須是具有原創性之人類高度精神創作,始有以著作權法保護之必要」;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訴字第55號民事判決:「所謂原創性,廣義解釋包括狹義之原創性及創作性,狹義之原創性係指著作人原始獨立完成之創作,非單純模仿、抄襲或剽竊他人作品而來;創作性不必達於前無古人之地步,僅依社會通念,該著作與前已存在作品有可資區別之變化,足以表現著作人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均屬之。
       智慧財產法院則幾均採廣義之解釋。例如,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訴字第55號民事判決:「所謂原創性,廣義解釋包括狹義之原創性及創作性,狹義之原創性係指著作人原始獨立完成之創作,非單純模仿、抄襲或剽竊他人作品而來;創作性不必達於前無古人之地步,僅依社會通念,該著作與前已存在作品有可資區別之變化,足以表現著作人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而美術著作為著作之一種,自仍須具備上開關於『著作』之基本要素,除有一定之表現形式外,尚須其表現形式能呈現或表達出作者在思想上或感情上之一定精神內涵始可,同時該精神內涵應具有原創性,且此原創性之程度須達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其次,創作須具備最低程度之創作或個性表現,始可受到保護,亦即該著作仍須具有最低限度之創意性,且足以表現著作個性或獨特性之程度,方屬著作權法所保護之著作,如其精神作用之程度甚低,不足讓人認識作者之個性,抑或著作係拼湊堆砌既存材料,則不得為著作權之客體,即無保護之必要。」
      採狹義性定義較少,有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2718號刑事判決:「故本於自己獨立之思維、智巧、技匠而具有原創性之創作,即享有著作權」;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3914號刑事判決:「著作權法所稱之原創性,僅係非抄襲自他人而為獨立創作即可,至所完成之著作是否具備新穎性,要非所問…故本於自己獨立之思維、智巧、技匠而具有原創性之創作,即享有著作權。倘非重製或改作他人之著作,縱偶有雷同或近似,因屬自己獨立之創作,具有原創性,亦同受著作權法之保障」;至於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先稱:「編輯著作之保護,對其所收編著作之著作權不生影響。是以編輯著作其受著作權保護標的為著作人對資料之選擇及編排而具有創作性之部分,並未及於著作人所選擇或編排之資料本身。」 又稱:「按著作權法雖未對抄襲加以定義,但著作權法保護之著作祇須具有原創性,即著作人之獨立創作,非抄襲自他人之著作即可,是一著作雖與他人之前之著作雷同,但如非抄襲前一著作,而係自己獨立創作者,仍具有原創性。」判決中分別使用創作性及原創性而將原創性使用於獨立創作,雖未如智慧財產局明文將創作性與原創性併列,但應係有意區別兩者之意涵而對原創性採狹義之定義。
      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2109號民事判決則意欲不明 ,該案判決稱:「判斷是否『抄襲』他人著作,主要考慮之基本要件為被侵害之著作必須是表達而非思想;其次為被告必須有接觸或實質相似之抄襲行為。被上訴人雖接受上訴人上課指導,然上訴人上課僅係作觀念、思考之指導,系爭報告則係由被上訴人嗣後自行蒐集資料,綜合判斷考量後獨力以文字撰寫完成,難謂係抄襲而不具原創性,被上訴人自享有系爭報告之著作權。」揆其意旨,雖將原創性定義為獨立創作,但並未如智慧財產局一般將原創性與創作性併列,故判斷執筆法官之真意,並非有意限縮原創性之意義,僅因該案之案情無涉及創作性之真意而已,故尚不足為採狹義說之佐證。
 
5.1.3     德國著作權法之個性、獨特性與「創作高度」、「小硬幣理論」
       我國法院實務上所稱之「精神」、「個性」或「獨特性」之用語,本為法律條文所無,窺其源流,應係源自日本著作權法,而日本著作權法則應出自德國著作權法,故德國著作權法有關創作性之要求乃有探討之必要。[53]

5.1.3.1  德國著作權法之著作保護要件
      按德國著作權法第2條第2項規定:「本法所稱之著作,僅指人格的、精神的創作。」(Werke im Sinne dieses Gesetzes sind nur persoenliche geistige Schoepfungen)。據此上位概念之條文,學說及實務乃因此推論出下列著作保護之實質要件:[54]

  1. 精神內涵(ein geistiger Gehalt):文學及學術著作須具有精神之內涵。於造型、應用美術或音樂著作表現精神內涵時,雖常有美感表現,惟美感之概念(Begriff des esthetischen)並非著作必備之要件。此點與美國著作權法上之「美感不歧視原則」相似。
  2. 人格之創作 (ein persoenliches Schaffen):指創作係來自個人想像力(engene Vorstellungskraft),而具有個性(individualitaet),至於單純以器械技術所生之作品,則非人格之創作。
  3. 為人類之感官所能感知之形式表現(eine fuer die menschlichen Sinne wahrnehmbare Formgestaltung):例如硬體內之電腦程式雖不能藉視覺感知,但仍能藉機器感知,仍屬著作。惟著作不須有體固著(koerperliche Festlegung),是以即席吟詩或即興表演等均屬著作。
  4. 創作特性之程度(ein shcoepferischer Eigentuemlichkeitsgrad):指著作須達到著作權法第2條第2項所規定之創作特性。

5.1.3.2  德國著作權法之個性、獨特性重在人格特徵之展現
        按在德國著作權法學說及實務上,「個性」(individualitaet)乃指著作須屬於著作人之人格創作(ein persoenliches Schaffen)、呈現個人特徵(individuelle Zuege)、具有著作人個性之精神(der individuelle Geist)特色而言。要言之,個性重在著作人之人格特徵之展現。
       至於「獨特性」一詞,亦未見於德國著作權法條文,依學者蔡明誠之見解,德文之Eigentuemlichkeit, Eigenpraegung, eigenschoepferische Praegung,    eigenartige Geistesschoepfung等均可譯為「獨特性」,則如此用語,與「個性」意義類似[55]

5.1.3.3  德國著作權法上之著作創作性程度因著作性質而有不同要求
       德國著作權法並無「原創性」一語,而係使用「創作高度」(Schöpfungshöhe; height of creation)作為著作權法保護之門檻。惟德國著作權法上,並非所有之著作均須符合嚴格或特別之創作高度以展現特別之個性。對一些特殊之著作,例如目錄清單、藝術再造、菜單、電話號碼簿、普通之電腦程式及數據資料庫等,係依「小硬幣」(Kleine Muenze) 理論[56],僅要求較低度創作水平,即不要求該國著作權法第2條第2項之嚴格創作高度。82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增列第69條之1,明訂電腦程式受著作權法保護,惟第3項又稱:「就其保護能力之確定,不適用其它準則,特別不適用品質或美學之準則。」該項即意指電腦程式係屬小硬幣著作,不須具有嚴格之創作高度。此種適用小硬幣理論所展現僅具低度創作性之個性,稱為「普通個性」(einfache Individualitaet)。依Rehbinder教授之分析,依此原則所要求之智力成果水準非常低,即使在專業的成果要求方面亦是如此,且依此一標準之要求,此種智力成果通常不是指主觀方面之獨特性,而是指客觀方面之獨特性。但此種標準容易提供過大之保護,而使利用人無意間觸犯法律而導致諸多之侵權行為。因此,Rehbinder教授認為反對通說之見解,主張著作仍需有一定之創作高度(Gestaltungshoehe)[57]

5.1.4   原創性(originality)之內涵在美國著作權法上之觀察
       按我國著作權法上之學者及實務所稱原創性應源自美國著作權法上之「originality」。美國著作權法§102(a)規定:「著作權之保護存在於…固著 (fixed) 於實體之表達媒介上 (該媒介為現存或將來可能發展者)之原創性著作(original work),並得經由直接方法,或藉由機器或某種設備之協助,以感知、重製或以他法溝通該著作。」條文中明確規定原創性(original)為著作要件。美國聯邦法院自十九世紀以來,均將原創性(originality)解釋為包括獨立創作及創作性[58],並認為美國聯邦憲法要求著作受保護必須具備獨立創作及創作性[59],合稱為原創性。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於1991年有名之Feist案判決中即稱:「所謂原創性」(originality),使用於著作權法,僅意指作品須著作人獨立創作(相對於抄襲他人作品),且該作品必須至少有最低程度之創意(at least some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60]。依此判決意旨,原創性(originality)之內涵乃兼指「獨立創作」(independent creation)及「創作性」(creativity)。美國學者及法官為分析之便,更常將原創性(originality)區分為「originality」(原始性)及「creativity」(創作性),並列出著作保護要件為:(1)原始性(originality),即獨立創作(2)創作性(creativity)(3)固著性(fixation)[61]。於此情形,保護要件中之「originality」一詞則係採狹義之原始性或獨創性之意義,而與創作性並列。學者編撰之百科全書之見解亦然[62]
 
5.1.5   問題評析
       依我國實務上判決顯示,有關原創性之定義,法官兼採德國與美國著作權法之精義。就其著作之創作部分,強調必須源於精神上之作品以表達思想、感情,就其範圍部分,有採德國著作權法之見解,認為原創性限縮於獨立創作而與創作性併列,但多數判決則採廣義說,認為原創性包含獨立創作及創作性,此與美國聯邦法院歷年來見解相同。就創作性或創作高度部分,主管機關或部分判決有純採美國聯邦法院見解者,認為只有少量創意即符合創作性之要求,亦有兼採德系之見解,認為創作性必須達於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者始足當之。當然,亦有少數見解認只要具有少量創意或已表現個性之其中之一要件即符合創作性要件者,例如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1921號刑事判決:「語文著作受著作權法之保護,必須其內容具有作者之創意表達或創作性格,即所謂具有原創性,始屬之。」即屬此類型。
       依學者蔡明誠之見解,我國實務上如欲採個性之用語,宜參考德國法之解釋[63],重在著作是否具有個人特徵,而達到一定之創作高度。本書贊同之。惟按德國著作權法上對於不同性質著作之創作性要求採不同標準,分別採用「創作高度」及「小銅幣理論」,並因此區分出「特別個性」及「普通個性」之精神特徵,既過於複雜,非簡易可行,且與我國學說實務上偏向採單一基準之態度有別,其精義雖有比較參考之價值,但尚難引進採用。
       再者,實務上所稱之原創性係採廣義之解釋,兼指獨立創作及創作性,此意義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之獨創性並無不同,在分析時,亦常將廣義之原創性分為獨立創作及創作性,此與美國聯邦法院及學者之分析方法亦屬類似。學者間雖有建議將原創性限縮於獨立創作而與創作性併列者,惟依本書作者所見,並無將廣義之原創性改為狹義使限縮於獨立創作之必要,只要於判斷著作是否具有原創性時,以「獨立創作」及「創作性」分別檢測考量,即可達到重視「創作性」要件之目的。
       至於「獨特性」一詞,依本書所見,顯易滋誤會。按著作財產權人本不得制止他人獨立創作相同或近似之作品,故著作相較於他人是否客觀上內容獨特原非著作保護要件。前開最高法院81年度台上字第3063號判決將「個性」或「獨特性」分列,似認為兩者有別,且均與原創性分離,顯有商榷之必要。至於前開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5220號刑事判決所稱:「所謂『創作』,係指人類將其內心思想、情感,藉語言、文字、符號、繪畫、聲音、影像、肢體動作…等表現方法,以個別獨具之創意表現於外者」,其中所稱之「個別獨具」如即係指所謂之「獨特性」,則依該判決,獨特性無非係創作性之內容,且係主觀之獨特,此尚符著作權之基本法理。惟無論如何,獨特性一語實易滋混淆,乃不爭之論。學者蔡明誠即建議少用獨特性用語,以期簡明,洵屬確論。
       精確之臨摹是否具有獨立創作及創作性?臨摹已構成了接觸,臨摹如與原畫作幾近相同,觀者幾無法區別,則因無法顯現與原作之差異,顯示不出其創意之所在,則既非第2層意義之獨立創作,亦不具創作性。雖技巧甚佳,耗盡心血,但不外止於勞力之貢獻,而非著作權法應予保護之標的[64]

 
[1] 有關著作之保護要件,學者間見解不一,學者蔡明誠列出著作保護要件為:(1)原創性(2)客觀化之表達(3)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4)非被排除保護之著作等4要件。引自蔡明誠,論著作之原創性與創作性要件,法學論叢,第26卷第1期,85年10月,第187-188頁;學者謝銘洋則列出(1)原創性(2)人類精神上之創作(3)一定之表現形式(4)足以表現作者之個性或獨特性(5)不屬於著作權法第9條排除之範圍為著作保護要件,引自謝銘洋,論著作名稱之保護,法令月刊,第50卷第7期,第3頁;德國學者有列(1)精神內涵(2)人格之創作(3)人類可感知之一定形式表現(4)創作特性之程度為保護要件者,亦有列創作(Schoepfung)、精神內涵(geistiger Gehalt)、形式表現(Formgebung)、個性(Individualitaet)、必要的創作高度(die erforderliche Gestaltungshoehe)為保護要件者,更有的只列舉精神內涵、表現與個性3項保護要件,詳見蔡明誠編,德國著作權法令暨判決之研究,肆─國際著作權法令暨判決之研究,內政部,85年4月,第29-30頁及前揭文第184頁。
[2]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2條規定:「著作權法所稱之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並能以某種有形形式複製的智力成果。」所稱之「獨創性」即指英文之「originality」。其中,所稱「獨」係指「獨立創作」。至於獨創性之意義,則包含「獨」之「獨立創作」及「創」之創作高度。究其實質,該條文所稱之獨創性與本文所稱之原創性,意義完全一致。詳見王遷著,著作權法學,北京大學出版社,96年7月1版,第6頁以下。
[3] 按「originality」之英文本身有多種含意。該字之動詞為「originate」,意即「源於」,指著作之創作內容須原始源於著作人本人而為獨立創作;又「originality」亦有新穎之品質(the quality of being a new type)之意,故亦有創作性之含意。
[4] Campbell v. Acuff-Rose Music, Inc., 510 U.S.,569,586(1994).
[5] Blanch v. Koonx, 467 F.3d 244, 251-52(2d Cir. 2006).
[6] Campbell, at 579 (“The more transformative the new work, the less will be the significance of other factors,
like commercialism, that may weigh against a finding of fair use.”).
[7] Feist Publication,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 499 U.S. 340, 347(1991) (“Originality does not signify novelty; a work may be original even though it closely resembles other works, so long as the similarity is fortuitous, not the result of copying. To illustrate, assume that two poets, each ignorant of the other, compose identical poems. Neither work is novel, yet both are original and, hence, copyrightable. See Sheldon v. Metro-Goldwyn Pictures Corp., 81 F.2d 49, 54 (CA2 1936).”).
[8] In The Trade-Mark Cases, 100 U.S. 82, 94 (1879) (The Court explained that originality requires independent creation plus a modicum of creativity.), citing Feist Publication,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 499 U.S. 340, 346 (1991).
[9] Feist, 499 U.S. at 346 (“Original, as the term is used in copyright, means only that the work was independently created by the author (as opposed to copied from other works), and that it possesses at least some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
[10] Id. at 346 (“To be sure, the requisite level of creativity is extremely low; even a slight amount will suffice. The vast majority of works make the grade quite easily, as they possess some creative spark, "no matter how crude, humble or obvious" it might be.”).
[11] Id. at 349 (“These choices as to selection and arrangement, so long as they are made independently by the compiler and entail a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 are sufficiently original that Congress may protect such compilations through the copyright laws.”).
[12] Id. at 364 (“As a constitutional matter, copyright protects only those constituent elements of a work that possess more than a de minimis quantum of creativity.”) 其中之de minimis 係拉丁法諺,意指微不足道而不受法律保護或關注。易言之,即指原創性須具有非微不足道之少數創意即足。
[13] Luck’s Music Library, Inc. v. Ashcroft, 321 F. Suup.2d 107,118(D.D.C. 2004)(“Originality merely requires independent creation by the author and just a scintilla of creation.”), aff’d sub nom. Luck’s Music Library, Inc. v. Gonzales, 407 F. 3d 1262 (D.C. Cir. 2005).
[14] 大陸法系之德國與英美法對於創意高度之要求是不同的。德國對於一般著作之創作高度則採取較高之標準,Manfred Rehbinder對1965年頒佈的德國著作權法解讀為:講某種創作(Schoepfung)具有個性(Individualitaet)不僅意謂著自己創作出某種東西,而且還意味著應當創造出某種具有想像力的特別的東西。雖然,這並不是指獨創性勞動投入的結果必須屬于某種人們可以看出巨人的獅爪(Loewenpranke des Genies)(譯者註:比喻大師的手筆)的東西,但是,創作必須更多地屬于在自己的作品領域比人們所期待的普通的智力勞動能帶來更多成果的活動。與普通的智力勞動相較,創作更具獨特性。引自Rehbinder,前揭書,第117頁。我國司法實務上雖常使用德國法之用語例如獨特性或個性等語,但就創作性而論,本書作者認為其創作性要求應與美國法制相同,採單一標準,不必如德國著作權區分不同著作而另適用小硬幣理論。詳見本書5.1.3
[15] 甚多智慧財產法院之判決均採「至少具有少量創意」為創作性之要件,例如: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訴字第2號刑事判決(“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智慧財產法院98年民著上字第22號民事判決(“創作性,則指創作至少具有少量創意”);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訴字第55號(“著作仍須具有最低程度之創作或個性表現”);智慧財產法院101民著訴字第26號民事判決(“至少具有少量創意”);
[16] 日本著作權法第2條規定:「著作物思想又は感情を創作的表現したものであつて、文芸、學術、美術、又は音樂之範圍にするものをいう」,其中所謂思想或感情云者,即不外係人類之精神活動。我國著作權法雖無同樣之文字,但解釋上當屬相同。
[17] See Compendium II of Copyright Office Practices § 503.03(a)(1984)(“in order to be entitled to copyright registration, a work must be the product of human authorship. Works produced by mechanical processes or random selection without any contribution y a human author are not registrable.”).
[18] The Trade-Mark Cases,100 U.S. 82(1879).
[19] Id. at 94 ( “While the word writings may be liberally construed, as it has been, to include original designs for engraving, prints, &c., it is only such as are original, and are founded in the creative powers of the mind. ").
[20] Burrow-Giles Lithographic Co. v. Sarony, 111 U.S. 53 (1884).
[21] Id. at 59-60.
[22] 例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在Feist案中即稱基於機械之選擇及安排無原創性。See Feist, at 363 (“It is equally true, however, that the selection and arrangement of facts cannot be mechanical or routine as to require no creativity whatsoever.”).
[23] 例如,智慧財產法院98年民著上第22號民事判決、同院100年民著訴字第55號民事判決、同院100年刑智上訴字第39號刑事判決、同院100年民著上易字第2號民事判決、同院101年民著訴字第26號民事判決均採此見解。
[24] Rehbinder ,前揭書,第531頁。
[25]  37 C.F.R. § 202.1(a)( The following are not subject to copyright: “Works and short phrases such as names, titles, and slogans, familiar symbols or designs; ;mere variations of typographic ornamentation, lettering or coloring; mere listing of ingredients of contents.”).
[26] 37 C.F.R.§ 202.1(a).
[27] Southco, Inc. v. Kanebridge Corp., 390 F.3d 276, 298 (3d Cir. 2004), cert. denied, 546 U.S. 813,126 S. Ct. (2005).
[28] 1 M. Nimmer and D. Nimmer, Copyright, § 2.01【B】p. 2-13 (2012)(The weight of existing authority apparently preclude copyright protection for a title regardless of its degree of creativity.).
[29] Id. (The smaller the effort (e.g., two words) the greater must be the degree of creativity in order to claim copyright protection.)
[30] Rehbinder,前揭書,第49頁。
[31] Bleistein v. Donaldson Lithographing Co. 188 U.S. 239 , 251-252(1903).(Justice Oliver Wendell Holmes, Jr., writing for the court, in refusing to weigh the artistic or aesthetic merits of the work, provides the underlying rationale for the prevailing rule as to the determination of the necessary quantum of originality, and holds that “Yet if they command the interest of any public, they have a commercial value—it would be bold to say that they have not an aesthetic and educational value—and the taste of any public is not to be treated with contempt.”)
[32] For further discussion, see 1 M. Nimmer and D. Nimmer, Copyright, § 2.01【B】p. 2-13 (2012).
[33] 有譯為額頭流汗原則。
[34] 在 Walter .v. Lane〔1900)〕A.C.539一案中,最高法院(The House of Lords)判決稱記者對於演講內容辛苦地逐字複製,應受著作權法(Copyright Act 1842) 之保護著作權屬於所服務之報社(The Times)。 Lord Brampton held that “The preparation」(of the reports)involved considerable intellectual skill and brain labour beyond the mere mechanical operation of writing.”
[35] Article 1,8, cl. 8 of the U.S. Constitution provides that “The Congress shall have the power:…: To promote the progress of science and useful arts, by securing for limited times to authors and inventors the exclusive right to their respective writings and discoveries.”
[36] The Trade-Mark Cases, 100 U.S. 82, 94 (1879)( "While the word writings may be liberally construed, as it has been, to include original designs for engraving, prints, &c., it is only such as are original, and are founded in the creative powers of the mind. The writings which are to be protected are the fruits of intellectual labor, embodied in the form of books, prints, engravings, and the like.").
[37] Burrow-Giles Lithographic Co. v. Sarony, 111 U.S. 53, 59-60 (1884)(“ stressed the importance of requiring an author who accuses another of infringement to prove the existence of those facts of originality, of intellectual production, of thought, and conception." )
[38] §102(a) provides that Copyright protection subsists, in accordance with this title, in original works of authorship…
[39] The House Report explained the omission as follows: The phrase “original works of authorship,” which is purposely left undefined, is intended to incorporate without change the standard of originality established by the courts under the present【1909】copyright statute. Citing 1 M. Nimmer and D. Nimmer, Copyright, § 2.01, p. 2-6 (2007).
[40] The classic formulation of the doctrine appeared in Jeweler's Circular Publishing Co., 281 F., at 88: "The right to copyright a book upon which one has expended labor in its preparation does not depend upon whether the materials which he has collected consist or not of matters which are publici juris, or whether such materials show literary skill or originality, either in thought or in language, or anything more than industrious collection. The man who goes through the streets of a town and puts down the names of each of the inhabitants, with their occupations and their street number acquires material of which he is the author.” Citing Feist, at 353-354.
[41] Feist, at 341(Held : (a) Article I, 8, cl. 8, of the Constitution mandates originality as a prerequisite for copyright protection. The constitutional requirement necessitates independent creation plus a modicum of creativity. ).
[42] Harper & Row, Publishers, Inc. v. Nation Enterprises, 471 U.S. 539, 556 (1985).
[43] Id. at 556 ("No author may copyright his ideas or the facts he narrates.")
[44] 1 M. Nimmer and D. Nimmer, Copyright, §2.11【A】, p.2-157 (2012).
[45] Feist, at 348. (“This is because facts do not owe their origin to an act of authorship. The distinction is one between creation and discovery: the first person to find and report a particular fact has not created the fact; he or she has merely discovered its existence…..Census-takers, for example, do not "create" the population figures that emerge from their efforts; in a sense, they copy these figures from the world around them …Census data therefore do not trigger copyright, because these data are not "original" in the constitutional sense….. The same is true of all facts - scientific, historical, biographical, and news of the day.”).
[46] Id. at 349(“ Thus, if the compilation author clothes facts with an original collocation of words, he or she may be able to claim a copyright in this written expression. Others may copy the underlying facts from the publication, but not the precise words used to present them…. for example, we explained that President Ford could not prevent others from copying bare historical facts from his autobiography… but that he could prevent others from copying his "subjective descriptions and portraits of public figures." ).
[47] Id. at 349 (“Factual compilations, on the other hand, may possess the requisite originality. The compilation author typically chooses which facts to include, in what order to place them, and how to arrange the collected data so that they may be used effectively by readers. These choices as to selection and arrangement, so long as they are made independently by the compiler and entail a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 are sufficiently original that Congress may protect such compilations through the copyright laws…. Thus, even a directory that contains absolutely no protectible written expression, only facts, meets the constitutional minimum for copyright protection if it features anoriginal selection or arrangement.”) .
[48] 美國著作權法上之「originality」有廣義與狹義之別。狹義之「originality」譯為原始性,即指獨立創作;廣義之「originality」兼指狹義意義之原始性「originality」及創作性「creativity」而言。其著作權法§102(a)之「original」係採廣義之解釋。參見 Feist Publication,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499 U.S. 340, 346(1991)(To qualify for copyright protection, a work must be original to the author… Original, as the term is used in copyright, means only that the work was independently created by the author (as opposed to copied from other works), and that it possesses at least some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 ). 其中,第1個original(a work must be original to the author)係狹義之原始性,即指獨立創作;第2個original (Original, as the term…)則係廣義的,指原創性,兼含原始性及創作性。
[49] 引自蔡明誠,前揭文,第187-188頁。值得注意的是,蔡教授之論文雖建議將創作性要件自原創性獨立,惟其於該文論及著作保護要件時,亦僅列:(1)原創性(2)客觀化之表達(3)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4)非被排除保護之著作等4要件。其中之原創性顯亦採廣義之意義而涵括創作性。
[50] 引自謝銘洋,論著作名稱之保護,法令月刊,第50卷第7期88年7月,第3頁。
[51] 參見陳淑美﹐若干著作權基本概念與國際著作權公約簡介﹐資訊法務透析﹐86年12月﹐第27頁﹐收於資策會科技法律中心﹐著作權面對高科技發展之因應配合(第二年報告)﹐第4-2頁;至於學者蕭雄淋之見解則不十分清楚。在其新著「新著作權法逐條釋義」(一)中固然列「原創性」為保護要件之一,但亦未單獨列創作性為保護要件。至於原創性之意義,則僅稱:「著作權之保護,須具有原創性,著作權所須之原創性,僅獨立創作(independent creation)即可,而不須具備新奇性。...原創性之意義,僅為著作之創作歸屬於著作人之原因,亦即著作人獨立創作,而非抄襲自他人之著作即可」,並未強調原創性是否涵蓋創作性。揆其文義,似重在獨立創作,至於創作性之要求究有何地位,及與原創性關係如何,則未予論及。引自蕭雄淋,新著作權法逐條釋義(一),五南圖書出版公司,87年7月修正再版,第21-23頁;另可參閱蕭雄淋,論著作權客體之原創性,軍法專刊,第31卷,第3期,第13頁以下。
[52] 自97年1月1日起統計至102年3月止之最高法院及99年1月1日至101年3月之智慧財產法院判決,就有關原創性定義部分,採廣義說而將原創性包含創作性之案例有20件,狹義說者3件,無法判別者1件。採廣義說之判決包含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868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1214號民事判決、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3121號刑事判決、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1898號刑事判決、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1198號刑事判決、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6410號刑事判決、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1921號刑事判決、最高法院97年台上字第1587號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訴字第42號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101年民著訴字第26號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訴字第55號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100年民著上易字第2號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98年民著訴字第40號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98年民著上字第22號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100年刑智上訴字第39號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100年刑智上訴字第25號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99年刑智上易字第17號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 97年刑智上訴字第41號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訴字第2號刑事判決、智慧財產法院98年刑智上易字第123號刑事判決。
[53] 引自詳見蔡明誠,前揭文,第177頁以下;蔡明誠編,前揭書,第22頁以下。
[54] 詳見蔡明誠前揭書第29頁及前揭文第184頁。
[55] 蔡明誠,前揭文,第15頁。
[56] 小硬幣一詞係Dr. jur Alexander Elster.a. 1921年在其「工業產權法律保護」一書中所提出,稱之為「一枚小硬幣之厚度」(英文 small change),乃指「單純但剛好仍然具著作保護能力之創作」。依小硬幣理論,某些著作不需特別之創作高度,僅要求適度創意。參考蔡明誠,前揭文,第182,184頁;Dr. jur Alexander Elster, Gewerblicher Rechtsschutz,1921, §10, II, at p.40;Rehbinder,前揭書,第51,117頁。
[57] Rehbinder,前揭書,第51頁。Gestaltungshoehe 一般譯為設計高度(design height),但在著作權法領域,其意義與Gestaltungshoehe同,均指創作高度而言。
[58] E.g., in The Trade-Mark Cases, 100 US 82, 94 (1879) , the Court explained that originality requires independent creation plus a modicum of creativity.
[59] Feist Publication,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499 U.S. 340, 341(1991)(holding that Article I, 8, cl. 8, of the Constitution mandates originality as a prerequisite for copyright protection. The constitutional requirement necessitates independent creation plus a modicum of creativity.).
[60] Feist Publication, Inc. v. Rural Telephone Service Co.,499 U.S. 340, 346(1991)(“Original, as the term is used in copyright, means only that the work was independently created by the author (as opposed to copied from other works), and that it possesses at least some minimal degree of creativity.” ).
[61] 學者Nimmer亦在「originality」之標題下分別討論「originality」與「creativity」。詳見Nimmer on Copyright, vol.1, August 2003,§2.08[B][2];類似之討論並可見於Information Infrastructure Task Force, supra at p.24.
[62] 美國之 McCarthy百科全書即將 originality 定義為:「To be copyrightable, a work must have originality in the senses that it owes its origin to this author and that       it has at least a modicum of creativity.」,see J. Thomas McCarthy, Desk Encyclopedia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Washington, D.C.: The Bureau of National Affairs, 2nd 1996),p.303.
[63] 蔡明誠,前揭文,第191頁。
[64] 學者鄭成思認為臨摹已存在的享有著作權的繪畫作品,不但要具備一定技巧,而且要在自己的再現作品中增加自己的創作性勞動,所以臨摹之結果,實際上是再創作出新的美術作品。見鄭成思,版權法,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86年,第161頁;學者王遷則認為:精確臨摹之作品與原作品在視覺上沒有可以被客觀識別的差異,或者差異過於細微,臨摹之作品並不符合獨立創作之要求。雖然臨摹需要高度技巧、藝術品味與判斷力,更涉及高度個性化之判斷和選擇,但上揭因素如果不能形成可以被人們客觀加以識別的、不同于被臨摹作品的部分,那麼在絕大多數觀賞者的眼中,臨摹者對於臨摹之作仍然沒有貢獻出不同于原作品,從而源自於他自己的東西,臨摹之作也只是對原作品的重複和翻版。英國版權法學者們指出:在同一介質上對藝術品進行複製(copying)確實需要比對文字作品的單純複製(mere reproduction)有更高程度的技巧和判斷,但僅僅是複製過程中的技巧、勞動和判斷卻不能產生獨創性。見王遷,著作權法學,北京大學出版社,96年1月,第11頁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