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著作權之基本觀念

4.9 著作權與專利權之關係

4.9    著作權與專利權之關係

4.9.1  著作權與設計專利權之區別
       稱設計者,謂對物品之全部或部分之形狀、花紋、色彩或其結合,透過視覺訴求之創作(專利法第121條第1項)。著作權與設計專利權雖均以人類無形之智能貢獻成果為保護對象,其權利性質相近,均為無體財產權,惟其規範之法律有別,分別為著作權法與專利法,其規範內容有下述之不同:

  1.  著作權乃係利用自己創作著作之權利,惟不能禁止他人基於獨立創作所完成之類似或相同著作之
     利用。設計專利權則可獨占該設計實施之權利,他人不能基於獨立創作而實施同一或類似之式
     樣。
  2. 著作只要是基於獨立創作所完成,不論有無新穎性,只要有足夠之創意,皆符著作權法保護之要件。至於設計專利,未具新穎性則不符專利法之保護要件。
  3. 著作權法採創作自動發生主義,著作一旦完成,其保護不以註冊或登記為必要,但設計專利則以向中央標準局請准專利為必要。
  4. 著作財產權之保護期間自著作完成時起,存續於著作人生存期間加死後50年。設計專利權期限則自申請日起算12年屆滿。

4.9.2  著作權與設計專利權之競合
       著作權中之美術或圖形著作與設計專利均在保護人類抽象之精神層面創作,常有保護之重疊性而有請求權競合之情形。例如特殊之人物造形,屬於美術著作,如將該美術著作改作為立體造形,有可能申請設計專利,惟於此情形,係將平面之美術著作改作為立體物,屬於平面著作於立體物之單純再現,仍需得該美術著作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否則即構成侵權。(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5222號判決參照;本書11.1.5.4有詳細之討論)
       至於美術著作中之美術工藝品之情形則有不同。按專利法第124條第2款規定純藝術創作不予設計專利,明文排除純藝術創作之著作不得申請設計專利。是以如係以手工製作單一作品而具有藝術性,雖可依著作權法保護,但已失專利保護之適格。
       專利法如此限制之必要性實有商榷之空間。按純美術著作或應用美術中之美術工藝品原係採單一製作,乍看似與以工業生產為目的之設計專利無關,故立法予以排除。但依內政部86年4月21日台(86)內著字第8605535函,美術工藝品並不以「非量產為目的」為要件,換言之,雖採一品製作,亦即為單一之作品,但嗣後即量產,並不影響美術工藝品之著作性格。於此情形,該工藝品既符合專利法之要件,且有產業之價值,專利法中之設計專利有何理由僅因其仍具美術工藝品之性質而不予保護?專利法之立法理由何在令人費解。
       細言之,美術工藝品乃屬應用美術之一環,一方面有著作所需之藝術創作性,一方面又兼具滿足社會之產業實用性,是以往往單一製作後即以統一規格大量生產,要難因其嗣後之量產而改變其著作之性格。又既因具有實用之產業價值,故只要符合設計專利之要件,又何必以立法限製其保護之方法[42]
       再自反面言之,於「機器」或「模具製作」或以「手工業量產」而非手工單一製作,但具有藝術價值之產品之情形,我國主管機關及司法實務上均認為非屬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故雖可依設計專利保護,但不受著作權法保護。惟此種見解殊難為本書作者苟同。日本在「博多人形」及「畫壇彫刻」事件中,長崎及神戶地方法院均認美術工藝品之範圍,應不以手工一品製作為限,故均受意匠法及著作權法之保護[43]。是以,以模具生產或自始即非單一製作之藝術品,如已合新穎性之要件,且又具產業利用價值,而以量產為目的,當然可申請取得設計專利,除此以外,該模具生產之物如外形具有藝術創作性,理應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44]

4.9.3  著作權與發明專利權或新型專利權之競合
       按專利法第104條規定:「新型,指利用自然法則之技術思想,對物品之形狀、構造或組合之創作。」是以著作權法上所稱之圖形著作即有可能同時受到新型專利之保護。至於發明專利則有不同,按專利法第21條規定:「發明,指利用自然法則之技術思想之創作。」足見發明專利係有關於技術思想創作之保護,而依著作權法第10條之1規定,著作權法僅保護思想之表達,而不保護思想本身,是以發明專利所保護內容與著作權法並無重疊之可能性。唯一有關連者,厥在於表達其思想之專利說明書之內容而已。
       智慧財產局(91)智著字第0910000187號函稱:「專利說明書之內容或說明,如符合本法上述規定及說明,即受著作權法保護,不因其是否於本局發行之專利公報內公告或獲得專利證書與否而有不同。」顯見主管機關之見解認為發明專利(及其他新型專利與設計專利)之專利說明書係屬著作權法保護之標的。但學者謝銘洋則持不同意見,認為:「例如申請專利之說明書在尚未取得專利之前,應屬於著作權法所保護之客體,然而一旦取得專利,由於必須公告於專利公報上,而成為公文書之一部分,此時依著作權法第九條第一款之規定,就不再是著作權法所保護之客體。」[45]    
 

 
[42] 學者謝銘洋亦同此見解,見謝銘洋,各種智慧財產權之關係,月旦法學教室,第118, 120頁。
[43] 詳細請參閱半田正夫,著作物の利用形態と權利保護,一粒社,1994年8月,第67-8頁。
[44] 有關美術工藝品與設計之重疊保護之討論,詳見本書6.4.5;謝銘洋,美術工藝品與新式樣之區別─評台灣高等法院87年上易字第2056號判決,月旦法學,第51期,88年8月,第188 頁以下。
[45] 謝銘洋,智慧財產權間之競合關係,月旦法學,N0. 84,94年5月,第2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