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著作權之基本觀念

4.3 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之關係

4.3    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之關係
       著作人格權係保護著作人人格利益之權利,具有人格權之性質。著作財產權則為保護著作人財產利益之權利,屬於財產權之一種。我國就著作權之基本構造採二元論已如前述,兩者雖然基本上屬截然不同之概念,但所保護之利益實有相當之重疊,無法截然劃分。例如,
當著作人決定利用其著作時,常兼含經濟上之考量及名譽之彰顯[13]
       就公開發表權而論,著作何時公開發表、在何處發表及以何種方式發表,著作人本有意思決定權,其立法目的固因公開發表之結果關係著作人自身之聲譽,故允許著作人全權考量,選擇最有利之方法行使,但實際上在公開發表時決定著作人公表之誘因不僅是人格利益之滿足,多數之情形更重在因公開發表而獲致之財產上利益,此種情形在職業作家最為明顯。
       禁止不當改變權(同一性保持權)允許著作人享有禁止他人以歪曲、割裂、竄改或其他方法改變其著作之內容、形式或名目致損害其名譽之權利,縱使著作財產權已移轉他人亦然。其目的固在保護著作人之名譽,避免著作人之社會評價受損,但亦與財產利益有關。例如在美術著作,因印刷技術上困難,改變顏色;電視劇因檔期有限,遂濃縮劇本情節;電影因預定角色有不測事故,而自腳本刪除等等,雖攸關著作人之聲譽,但聲譽之受損其實亦攸關著作人其他作品之財產評價。是以縱然著作人將著作之改作權讓與他人,該改作者亦不得於改作時就著作之內容、形式或名目作出有損著作人名譽之行為,否則即構成著作人格權之侵害。
       此種利益交錯之情形在人格權最為濃厚之姓名表示權亦然。按著作人之姓名表示權,一方面固在排除他人在著作上冒名並使著作之責任歸屬明確,他方面亦在使社會評價歸於著作人一人,而隨社會正面評價之增加,著作人之經濟收益亦因此增加,故姓名表示權實不能謂與財產權之保護毫無關係。
       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除在保護利益交錯外,在其他方面關係亦是緊密。此在公表權及禁止不當改變權尤然。例如,在著作物公開發表時,著作人固有意思決定權,但公開發表之方法無非經由出版、公開演出、公開上映、公開播送等方法為之。因此,公表權必然包含相當之著作財產權之性質。蓋在著作出版之場合,著作必須授權他人重製,此種重製之授權即等於公開發表之授權;同樣地,公開播送之授權亦意味著公開發表之授權。至於禁止不當改變權,其效力之發揮當在著作財產權行使之際(例如著作改作),蓋此時才有著作內容是否已為他人不當改變之問題,故關係亦屬密切。
 

 
[13] 詳見半田正夫,前揭書,第151至153頁;行政院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編印,著作權之立法檢討,民國83年7月初版3刷,第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