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著作權之基本觀念

4.2 著作權之本質再理論及立法上之差異─財產價值觀及人格價值觀之不同取向

4.2   著作權之本質在理論及立法上之差異 ─ 財產價值觀及人格價值觀之不同取向
      歐洲各國歷經文藝復興(Renaissance)、羅馬法復興(Recovery of Roman Law)運動,經由自然法思想之洗禮,相繼在18至19世紀間,構築精神財產權之保護體系。且由於各國政治、社會、經濟及文化意識之差異,逐漸在著作權法之發展過程中,形成功能類似但風格迥異之特質。其中具有主導作用者,當推以英美為代表之普通法(common law)體系及以法德為代表之大陸法(continental law)體系[4]。英美法之普通法國家對於著作之保護採用版權(copyright)之觀念,以財產權之保護為核心,而法國及德國等大陸法系國家則重在人格權之保護,以著作人權之保護為核心。

4.2.1  普通法系國家之財產價值觀取向
      普通法體系國家之著作權法主要以「財產價值觀」為構築基礎,彼等奉行「商業著作權」學說,認為著作權本質上之乃是基於商業目的而專有「複製」作品之權利。職是,著作人之權利被稱為版權「copyright」,此即隱含複製權之原意。換言之,著作權法之保護內容最初即是作品之印製權及重製權,著作權存在之價值在於其係可讓與他人之財產,而非在於著作人人格之保護。
       版權之觀念發端於16世紀英國。嗣英國在安娜女王(Queen Anne)統治時期,於1770年頒布世界上第1部著作權法,稱為「安妮著作權法案」(The Copyright Statute of Anne),該法廢除封建時期之出版商之特權,明文承認著作人之權利,以鼓勵人們生產精神產品。惟該法並未能顧及著作人之人格利益,僅將copyright作為單純財產,而為交易之標的。美國於1790年制定之著作權法亦繼承英國法之傳統,體現財產價值說之基本理念,未對著作人之人格權益列為保護之標的。其立法之目的在於以保護著作人財產利益為手段,促進科學與藝術之進步。直至1990年,美國為加入伯恩公約,為符合該公約第6條之1保障著作人格權之規定,始由聯邦國會通過視覺藝術家權利法(Visual Artists Rights Act of 1990),對於純粹美術著作保護著作人之姓名表示權(right of attribution)及同一性保持權(right of integrity),惟對於其他著作之著作人格權仍未能以立法提供人格權之保護[5]

4.2.2  大陸法系國家之人格價值觀取向
       著作人權之觀念則源起於法國。法國及德國等大陸法系國家則以「人格價值觀」作為其著作權立法之哲學基礎。天賦人權思想被引入著作權理論之範疇,確立以保護著作人精神權利為中心之著作權觀念。1789年法國人權宣言宣稱:「自由交流思想及意見乃是最珍貴之基本人權之一,因此所有公民除了在法律規定下對濫用自由應負責外,均可自由發表言論、著作及出版。」此宣言將著作權提高至基本人權之憲法位階,著作人對於其著作享有天賦之自然權利,著作是著作人智慧之結晶及人格之延伸,著作人有權控制其人格與其著作間無法分離之精神關係。
       基於此種人格價值至上思想之引導,立法者刻意對個人之自然權利特別是人格權給予無微不至之關懷及保護。彼等自著作人之立場出發,將立法之重心置於保護個人精神利益保護之支點上。為了與普通法系「版權」觀念相區別,彼等創設了「著作人權」(author's  right)之用語[6],強調對著作人個人權利之保護,而不是對出版者權利之保護;強調法律不僅保護著作人財產權利,而且更應保護著作人之人格權利。
       此種建立在自然法思想基礎上之著作人權體系(Droit  d'auteur- System)要求創作成果自始歸屬創作之本人。相對地,建立在國家對創作成果之之獎勵與扶持之版權法體系(Copyright- System)則認為此種創作成果所產生之權利應當由經濟上風險之承擔者及雇用人享有。二者對著作之保護各有優缺點。在保護著作人方面,著作人權體系使著作人占有相當之優勢。由於法律規定著作只能有創作人享有(一元論國家所採用),則作者本人在與強勢之企業談判著作之利用契約時,縱然著作人有意全部轉讓,法律亦不允許,如此著作人即可於情勢極為不利之談判條件下仍保有其著作權。相反的,在版權法體系下,由於版權主要是做為一種商品可以轉讓,故出版商或企業很容易地以自己強勢地位買斷版權,其後,原著作人即不能對該著作施加任何影響[7]
       雖然如此,在大陸法系國家中,自歷史之沿革觀察,有關著作權本質[8],18世紀以來,仍有一元論及二元論兩種體系。二元論主要係以法國為代表,認為著作權係一體兩權。一元論則以德國為代表,認為著作權是著作財產權和著作人格權之有機複合體,無法加以分割。儘管上述國家在立法指導思想存有某些差異,但在保護著作人之精神權益之立場則是相同的,茲分述大陸法系兩種主流體系思想如下[9]

4.2.2.1  二元論(Die dualistische Theorie)
       二元理論係指:在與著作相關連之著作財產權之外,還存在著作人格權。著作財產權與著作人格權兩者間係獨立的、並存的權利,但仍彼此互為關連。是以著作權係包含性質不同之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之一種「雙重權利」(ein Doppelrehct; droit double) 。著作權之內容可一分為二,著作人格權不能移轉與他人,當著作人死亡後,著作人格權仍視為存續,不能為繼承之標的。至於著作財產權之讓與則具有終局之效力,與一般財產移轉相似。
       上揭二元論見解,又被法國學者稱為純粹二元論(theorie dualiste pure)。1936年法國之「著作權暨出版契約法草案」即採此理論。我國81年6月10日修正通過之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3款,將著作權定義為「指因著作完成所生之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又在第三章分別規定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關於移轉、繼承及消滅亦各異其效果,現行法從之,即是採此純粹二元構成理論。
       法國現行流行之學說則採修正之二元論(modifizierten Dualismus)。依此理論,著作創作完成時,並不當然發生一切屬於著作人之權能;析言之,若著作人仍未將著作公開發表,即尚未具有利用權,著作權尚處於著作人之人格領域中,未具經濟上之財貨特性,不能為法律上交易之標的。經濟及法律上利用權之發生,乃繫乎著作人自主決定是否公開發表而定。在公開發表後,著作即得成為交易處分之標的。脫離祕密階段,不再是一種潛在之權能。依法國學者Desbois及 Gavin之見解,法國現行1957年著作權法第1條及第7條即係採修正之二元論。

4.2.2.2  一元論(Die monistische Theorie)
       一元論者認為:著作人本人基於特定之目的,統一以自己之名義,以共同之出發點為基礎所涉及的兩個要素(財產權及人格權)並不是著作權之兩個組成部分,而是涉及到一個統一權利之雙重功能,著作人之物質上利益與思想上之利益之間之互相結合比二元論所闡釋要遠為緊密[10]
       著作權一元論者強調著作權之單一性,認為著作權雖含有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之權能,但此兩種權能有密切關連之關係,不可能彼此分離,故著作權非純粹之人格權,亦非純粹之財產權,乃是有機結合,為一種特殊之複合形式,利用權(Verwertungsrecht)與著作人格權互為交錯,形成獨自成類之權利。由此「單一性權利」(ein einheitliches Recht) 產生2種權能─保護著作人有形利益之財產權之權能,及保護無形利益之人格權之權能。因此,著作人對其著作之關係,除在少數情況例如繼承(著作權法第29條)外,不能全部或部分終局地將權利「讓與」(Uebertragung)他人,僅能向第三人為使用權(Nutzungsrecht)之授與(Einraumung),此授與視為對母權(Mutterrecht)(即著作權)之設定負擔,一旦授與終了,該負擔即行消滅,權利復歸著作人。
       一元理論集大成者為德國學者 Eugen Ulmer, Ulmer 提出「樹形理論」, 以樹木為例說明著作權之本質,認為著作權法在保護兩種利益群,即觀念上之利益(指人格上之利益)及財產上之利益,兩者均為樹之樹根,正是這些樹根構成一棵樹(著作權)之統一淵源。著作權各項權能為樹之枝杈、樹枝,此枝杈、樹枝均從樹根攝取養分。基於此種關係,氏強調著作之使用權會對人格權權能產生影響。相反地,對於著作人格權之侵害,亦可導致財產上損害之賠償請求權。著作人可以支配(verfuegen)相關之使用權,但卻不能支配人格權之權能。且於支配使用權權能時,著作人依然保留此權能之母權利,這種母權利繼續作為人格權各種權能及使用權權能之泉源。因此,此種支配「子權」(Tochterrecht)之處分,不是移轉式處分,本質上仍是許可,係於自己權利上設定負擔,「母權」仍然為著作人保有,不得與人格權分離,各項許可他人之子權利在完成使命後自動回歸母權利。總而言之,著作權乃是財產權與人格權之混合形式,因此各種財產權之相關法律規定只能部分地適用於著作權[11]
       一元論最早為奧地利1936年著作權法所採用,後來影響德國,變成為西德之通說,德國1965年全面修正著作權法時即改採此理論。德國統一後,依兩德統一條約第8條及第11條,自德國統一日(1990年11月3日)起,西德著作權法對原來之東德地區全部生效,並同時廢止當地之著作權法,當然,附有過渡性條款。故現行德國著作權法雖迭經修正,仍採一元論之立場並無變異。

4.2.2.3  一元論及二元論在法律效果之差異
      有關著作權本質之理論雖有以上諸種,但現今各國之立法體例大致已屬於一元論與二元論之構造上之競合。析言之,一元論及二元論對於著作權構造本質之差異,不只影響著作財產權與著作人格權之關係,且影響及於著作權讓與、繼承及消滅之法律效果。

1. 著作權之讓與
       在著作權讓與之情形,二元論者認為著作人格權不得讓與,著作財產權則可全部或一部為終局之讓與,縱該受讓人拋棄權利或死亡無人繼承,其原著作人亦不得取回該權利,亦即該著作人與讓與之著作財產權永遠脫離關係。我國著作權法第36條第1項規定「著作財產權得全部或部分讓與他人或與他人共有」即採此理論。
      一元論者則基於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之不可分離性,認為著作人格權固不可能讓與,即著作財產權讓與亦不可能,惟有在繼承時可讓與。惟如不許其移轉他人,將影響著作經濟上之利用,故德國著作權法第31條允許著作人將著作使用權(Nutzungsrechte)專屬或非專屬地「授與」(Einraumung)第三人,學理上將此授權視為對著作權母權之單純負擔(eine blosse Belastung des Stammrecht)[12],亦即將該著作使用權之授權視為對該著作權所加之一種物權負擔或限制,著作人仍保留母權,在受讓人拋棄其權利或死亡而無人繼承或授與之法律關係終了時,該權利復歸於著作人,著作權回復圓滿之狀態。

2. 著作權之繼承
       在著作權繼承之情形,二元論者認為著作人格權不得為繼承,例如我國著作權法第21條即是。但著作財產權則得為繼承之標的。在一元論之德國,依其著作權法第28條第1項規定:「著作權具有可繼承性」之規定以觀,繼承人自可概括繼受著作人之一切權利(含著作人格權)。

3. 著作人格權之保護
       在著作權消滅之情形,二元論者認為著作人格權雖因著作人死亡或解散而消滅,但著作人格權之保護並不因而消滅,係採保護永久存續制。我國著作權法第18條前段即規定:「著作人死亡或消滅者,關於其著作人格權之保護,視同生存或存續,任何人不得侵害。」至於一元論之理論則將著作人格權及著作財產權一併因著作財產權保護屆滿而消滅,故著作人死亡後,著作人格權雖得存續,但著作人格權消滅後即不再予保護。德國著作權法1965年著作權法第64條第1項即規定:「著作權,於著作人死亡後七十年消滅。」亦即著作人死亡後70年,著作人格權亦同著作財產權一併消滅而不予保護。
 

 
[4] 以下引自吳漢東,著作權合理使用制度研究,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85年10月,第5-8頁。
[5] 有關美國國會立法之背景及該法之內容﹐請參閱Craig Joyce, Craig & William Patry & Marshall Leaffer & Peter Jaszi, Copyright Law (New York: Matthew Bender, 3rd ed., 1997), §7.07, pp.632-640. 該法之主要內容併入美國著作權法第106A條,其他第101、107、113、301、411、412、501、506亦因該法作配合之修改。
[6] 著作人權在德文為urheberrecht; 法文為droir de auteur; 西班牙文derecho de autor; 意大利文diritto d'autore.
[7] Manfred Rehbinder(張恩民譯),Urheberrecht(著作權法),2003 年德文版,中國北京法律出版社,2005年1月1版,第3頁譯者之導讀。
[8] 著作權之本質按其發展先後,有特權恩惠制度、出版所有權說、人格權說、無體財產權說、二元說、修正二元說及一元說等。詳見呂基弘,著作人格權之研究,70年2月,第 15-16 頁。
[9] 以下請參照半田正夫,著作權法概說,一粒社,平成8年,第7版,第115-124頁,第181-190頁;蔡明誠編,德國著作權法令暨判決之研究,肆─國際著作權法令暨判決之研究,第55-56頁,第82-83頁;呂基弘,前揭書,第15-16頁;林政佑,著作人格權保護之比較研究,中國文化大學法律研究所碩士論文,84年6月,第14-21頁。
[10] 引自 Rehbinder(張恩民譯),前揭書,第28,29頁。
[11] Eugen Ulmer, Urheber-und Verlagrecht (Berlin;Heidelberg; New York: Springer, 3rd ed., 1980),§17, at pp.112-3;  Rehbinder(張恩民譯),前揭書,第26,27頁;蔡明誠,前揭書,第55-56頁。
[12] 引自蔡明誠,前揭書,第8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