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著作權法之變遷及修正內容

3.5 美國壓力影響及因應網際網路環境所為之著作權法修正

3.5    美國壓力影響及因應網際網路環境所為之著作權法修正

3.5.1   9279修正之主要內容
       我國著作權法歷經87年及90年兩次之修正,已符合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所必須遵從之法律義務,惟美國對我國著作財產權之保護仍不滿意,而我國亟欲與美方簽定自由貿易協定,必須對美方之要求有所回應,且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WIPO)於85年12月底通過「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著作權條約」及「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表演及錄音物條約」等2項國際條約,針對數位化網際網路環境,予以規範,各國近年來亦均依循此2國際條約之內容,修正各該國著作權法。我國雖非該兩公約之會員國,惟現行著作權法係以傳統技術為基礎,對於數位化網際網路科技發展所產生之各項議題,尚未作適當之調整,是以著作權法亦有修訂之必要。從而92年又修訂著作權法,該修正案於92年6月6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同年7月9日總統公布施行,同年7月11日生效[19]。此次修正之要點如下:

3.5.1.1  明列「暫時性重製」屬於「重製」之範圍,並增訂「重製權」之排除規定
       受美國壓力影響及參酌歐盟2001年資訊社會著作權及相關權利協調指令(Directive 2001/29/EC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and of the Council of 22 May 2001 on the harmonization of certain aspects of copyright and related rights in the information society)第2條及第5條第1項規定,修正「重製」之定義,使包括「直接、間接、永久或暫時」之重複製作。另增訂特定之暫時性重製情形不屬於「重製權」之範圍。(修正條文第3條第1項第5款及第22條第3項、第4項)

3.5.1.2 增訂公開傳輸權、散布權、錄音著作公開演出之報酬請求權、表演人之出租權等權利,並修正
            公開播送之定義
       
著作人依修正前舊法第24條所享有之公開播送權是否及於網路上之傳輸顯有疑義,為因應網路及非屬傳統廣播電視媒介之傳輸科技之發展,參酌「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著作權條約」第8條及「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表演及錄音物條約」第10條及第14條規定,增訂公開傳輸權,並修正關於「公開播送」之定義,以釐清其與公開傳輸行為之區別。
       又著作人就其著作應享有以買賣或其他移轉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所有權之方式加以散布之權利,爰依「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著作權條約」第6條、「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表演及錄音物條約」第8條及第12條規定,增訂散布權,並增訂散布權耗盡原則;另依「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表演及錄音物條約」第15條規定,賦予錄音著作享有公開演出報酬請求權,依同條約第9條規定,增訂表演人對其固著於錄音著作之表演享有出租權。(修正條文第3條第1項第7款、第10款、第26條第3項、第26條之1、第28條之1、第29條第2項及第59條之1)

3.5.1.3  增訂權利管理電子資訊保護規定
       於數位化環境下,著作權人就其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或於著作向公眾傳達時,常附記有相關權利管理電子資訊,如予以刪除或竄改,或明知其已被刪除或竄改,仍予以散布等,對權利人將造成嚴重損害,「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著作權條約」第12條及「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表演及錄音物條約」第19條乃要求應予適當及有效之保護及救濟,修訂後之新法乃增訂相關規定,以保護著作權人之權益。(修正條文第3條第1項第17款、第80條之1、第90條之3及第96條之1)

3.5.1.4  釐清專屬授權之疑義
       90年11月12日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第37條第2項關於著作財產權之授權規定「前項授權經公證人作成公證書後,不因著作財產權人嗣後將其著作財產權讓與或再為授權而受影響。」引起有違伯恩公約第5條第2項所定「著作權之享有與行使不得要求履行一定形式要件」之疑義;又依修訂前條文規定,專屬授權之被授權人在被授權範圍內,得以著作財產權人之地位行使權利,惟其得否以自己名義為訴訟上之行為,並未明確規定,爰修正明定專屬授權之被授權人得以自己名義為訴訟上之行為,以臻明確。(修正條文第37條第2項、第4項)

3.5.1.5  修正合理使用規定
       本法本次修正賦予著作人「公開傳輸權」,惟為兼顧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之整體發展,該項權利於必要時,亦須予以限制,爰修正部分合理使用相關條文。又修正前部分合理使用規定,例如為視覺障礙者、聽覺機能障礙者利益之合理使用、廣播或電視機構暫時錄製物之保存期間、有線電視系統經營者轉播無線電視臺播送著作之合理使用、著作原件之合法出租、合理使用之散布行為等,或有未盡周詳,或與國際標準有所出入等情,亦有進一步調整之必要。此外,為使一般大眾對於合理使用之範疇明確認知,以免動輒構成侵害著作財產權,爰修正著作權人團體與利用人團體得就著作之合理使用範圍達成協議,作為是否合理使用之判斷參考,於協議過程中,並得諮詢著作權專責機關之意見。(修正條文第49條、第50條、第53條、第56條、第56條之1、第60條、第63條及第65條)

3.5.1.6  增訂製版權之讓與或信託登記規定
       
按信託法第4條第1項規定「以應登記或註冊之財產權為信託者,非經信託登記,不得對抗第三人。」修正前本法第79條對於製版權之取得固採登記主義,惟關於製版權之讓與或信託,則無登記之規定,爰配合增訂製版權之讓與或信託登記規定。(修正條文第79條)

3.5.1.7  強化著作權或製版權爭議調解之效力並明定調解不成立時之強制仲裁條款
       
鑒於著作權爭議案件具高度專業性,著作權專責機關之著作權審議及調解委員會委員均為專業人員所組成,其所為調解可減輕爭議雙方民刑事訴訟程序之勞費,並疏減司法機關案件負荷,然查現行條文之調解因僅具民法上和解之效果,無法獲得重視,爰增訂強化著作權或製版權爭議調解之功能,使調解經法院核定後,當事人就該事件不得再行起訴、告訴或自訴,並使其與法院之民事確定判決有同一之效力。(修正條文第82條之1至第82條之4)
       另為避免著作權仲介團體與利用人間就使用報酬爭議造成對立之關係及增加雙方之訟累,特增訂強制仲裁條款,使雙方調解不成立時,即應依法仲裁。(修正條文第82條第2項)

3.5.1.8  修訂使用盜版電腦程式著作為營業用之責任
       修正前本法僅就明知係侵害電腦程式著作財產權之重製物而仍作為「直接營利之使用」者,始視為侵害著作權而加以處罰。惟使用侵害電腦程式著作財產權重製物之責任,國外立法例並不以直接營利上之使用行為為限,我國加入WTO後,宜遵照國際標準,以期與國際接軌,爰修正為以侵害電腦程式著作財產權之重製物作為營業之使用,即視為侵害著作權。(修正條文第87條)

3.5.1.9  修正侵害著作權及製版權之民、刑責任規定,並明定非意圖營利而侵害著作財產權者,以侵
             害超過
5份或5件或其侵害市價超過3萬元者方構成刑事罪責
       世界貿易組織協定附錄「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第41條至第43條規定,會員應提供有效防止及遏止侵害智慧財產權之行為及更進一步之侵害,為使著作權人對侵害之民事損害獲得足夠賠償,在民事救濟上爰提高法院依侵害情節酌定賠償額之上限,一般侵害為新臺幣(以下同)100萬元,其屬故意且情節重大者,得增至500萬元。(修正條文第88條)
       又鑑於不具商業規模之著作財產權侵害,於各國立法例多以民事訴訟程序救濟,並不以刑罰處罰為必要;惟雖不具營利意圖,但其侵害行為結果達一定之份數或金額者,對於著作財產權人仍構成重大損害,因此宜以刑罰遏止之。故就意圖營利而以重製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以及雖非意圖營利,但重製、散布、公開傳輸或公開播送等所侵害之著作如已超過5份或5件,或市價總值超過3萬元者,均科以刑罰。又觀察實務見解,就非意圖營利之案件常宣告緩刑或得易科罰金,爰增訂得處以拘役,並提高罰金刑之數額,使司法機關對於具體個案之量刑更具靈活性,以有效遏止侵害。(修正條文第91條至第95條)

3.5.1.10  將以光碟侵害著作權之行為加重罰金刑之處罰並列為公訴罪
       按以盜版光碟方式侵害重製權與散布權者,因光碟容量大,往往同時侵害多數著作財產權人之權利,且多以電腦軟體、影音創作為標的,不法獲利高,成本低,盜版及散布容易,對著作財產權人造成重大損害,破壞產銷秩序及經濟秩序,擾亂交易安全,更危及著作權相關產業,例如資訊科技產業、文化、娛樂產業之生存,侵害損蝕國家產業之競爭力,亦敗壞國民道德、社會風氣,惡性尤為嚴重。此類犯罪行為已從往昔單純侵害個人法益之性質轉化為損害國家、社會法益之性質,不宜繼續列為告訴乃論之範圍,故宜再加重其罰金刑之處罰,並增訂為非告訴乃論之罪。(修正條文第91條第3項、第91條之1第3項及第100條)

3.5.1.11  增訂沒收、沒入規定
       犯91條第3項及第91條之1第3項之罪者,對著作權之侵害尤大,爰參考光碟條例第15條第3項及第17條第3項規定,於但書特別規定,其供犯罪所用或因犯罪所得之物,不問屬於犯人與否,均得沒收之。(第98條)
       此外,實務上常見司法警察機關於取締著作權侵害犯罪行為時,行為人逃逸而無從確認,致所查獲供犯罪所用或因犯罪所得之物,無從隨同犯罪案件移送,僅得以無主物處理,經公告一段期間無人認領後始歸入國庫,其程序曠日費時,徒增社會成本,爰參考社會秩序維護法第23條、第43條及警械使用條例第14條第1項規定,增訂得由司法警察機關逕為沒入,除沒入款項繳交國庫外,其餘部分則銷燬。(修正條文第98條之1)

3.5.1.12  增訂回溯保護過渡期間應支付使用報酬及過渡期滿不得再行銷售
       按我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依「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TRIPS)」第70條第4項規定,回溯保護過渡時期之適用,應至少使權利人得獲得合理之補償金,爰增訂本法修正。施行後,依現行條文規定利用或改作著作者,應支付一般經自由磋商所應支付合理之使用報酬,以期符合TRIPS之規定。又應支付使用報酬而未支付者,僅為債權債務關係,尚不至於發生侵害著作權之民、刑事責任問題。(修正條文第106條之2第2項、第106條之3第2項)
       另為避免對於市面流通之著作重製物究是否屬於依法重製之客體,是否受散布權之規範,造成認定上之困難而發生爭議,非但影響著作人權益,並且造成法律秩序上之不安定,爰明訂於本法修正公布1年後(93年7月9日後),不得再行銷售,但仍得出租及出借。(修正條文第106條之2第3項)。
       再者,依本法第106條之1受回溯保護之著作,如利用人已依本法第106條之2第1項為利用,且其利用方式非僅單純之重製,而係另行創作(即改作), 則該改作著作之重製物於93年7月9日以後仍得銷售,不受同條第3項規定之限制,惟自92年6月6日本法修正施行起,仍應對被利用之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支付該著作一般經自由磋商所應支付合理之使用報酬,以期符合TRIPS之規定。又應支付使用報酬而未支付者,僅為債權債務關係,尚不至於發生侵害著作權之民、刑事責任問題。(修正條文第106條之2第4項)

3.5.1.13  釐清本法主管機關及著作權專責機關之權責
       按著作權業務在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於88年1月26日成立之前,歸內政部主管,其後歸經濟部主管,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則為此項業務之「專責機關」,爰修正本法有關著作權法主管機關及著作權專責機關之規定,以釐清權責。(修正條文第2條、第56條、第69條及第115條之2)

3.5.1.14  將著作人格權侵害及輸入權侵害除罪化
       此次修法時,立法委員提案以侵害著作人格權之行為,以民事手段救濟應已足夠,不以刑事處罰為必要,爰將舊著作權法第93條第1項第1款有關著作人格權侵害之刑事責任刪除。
       立法委員又鑑於我國與美國簽署「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與美國在台協會著作權保護協定」第14條之規定真品平行輸入之重製物將視為侵害著作權之物,而應予扣押,至於是否要課予刑事處罰,協定中並無要求,有鑑於此,既然同為智慧財產權法制一環的專利法與商標法中,均規定真品平行輸入係合法的行為,若無堅實的理由,實無必要維持嚴苛的刑事處罰,況且有學者指出,台灣就此部分的不當立法,造成國外著作產品於國內售價居高不下,損害消費者權益和市場供需(資策會研究指出,台灣軟體價格較國際高150%),故提案刪除第93條有關侵害輸入權刑事責任的規定,僅需負第88條之民事責任即可,且針對現行條文第87條第1項第4款可透過散布權加以處理,故在第93條第1項第2款刪除有關違反同法第87條第1項第4款之刑事處罰規定。

3.5.1.15  修訂表演人之定義,並增訂表演人出租權、散布權及公開傳輸權
       按WPPT第2條第(a)款關於表演人權利之保護,包括「民俗創作(expressions of folklore)」之表演,此次修正時爰參考上開條文配合修訂第7條之1:「表演人對既有著作或民俗創作之表演,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表演之保護,對原著作之著作權不生影響。」。
       又表演人本已賦予重製權、公開播送權、公開演出權。此次修正時又參考WPPT第9條、第13條規定,對於表演人就其重製於錄音著作之表演賦予出租權,於第29條第2項依上述國際公約增訂:「表演人就其經重製於錄音著作之表演,專有出租之權利。」;又參考WPPT第10條規定,使表演人就其經重製於錄音著作之表演,享有公開傳輸權,爰於第26條之1規定:「表演人就其經重製於錄音著作之表演,專有公開傳輸之權利。」;另參考WPPT第8條及第12條規定表演人對於著作重製物「所有權移轉」之散布享有權利,爰於第28條之1增訂:「表演人就其經重製於錄音著作之表演,專有以移轉所有權之方式散布之權利。」

3.5.2    9391修正之主要內容
       93年8月24日,立法院未經行政院提案,自行於艾利颱風襲台之際,於臨時院會中,經由黨團協商,完成立法委員自行提案之版本二讀與三讀,該修正案於93年9月1日總統令修正公布,同年9月3日生效。茲將修正內容簡述如下:[20]

3.5.2.1 明訂防盗拷措施之定義及相關處罰規定
       
按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著作權條約(WCT)第11條及世界智慧財產權組織表演及錄音物條約(WPPT)第18條要求對於防盜拷措施必須給予適當之法律保護及有效之法律救濟,本次修法時爰參考上開條文、歐盟2001年著作權指令第6條、美國著作權法第1201條、日本著作權法第2條第1項第20款及韓國線上數位內容產業發展法第18條及電腦程式保護法第30條規定,明定防盗拷措施之保護規定。分別於本法第3條第3款對防盜拷措施予以定義,並於本法第80條之2及96條之1第2款訂定保護之條文。

3.5.2.2  將原網路上重製權之排除條款中語意不清之處予以修正
       
按92年修正著作權法時,本條有關暫時性重製權之排除規定內容限於「使用合法著作」,此與立法時所參考之歐盟2001年指令第5條第1項規定,有關重製權之排除係限於「合法使用著作」之情形不同。且按使用合法單機版,作為內部網路多機使用之行為,依各國實務均認為構成侵害重製權。惟本條92年著作權法,「使用合法著作」之文字,可能會發生使上述非法行為變成合法行為之疑慮,各界已予以質疑。又本條第3項及第4項係重製權之排除規定,既屬排除,其適用範圍自不宜過廣。故修正將網路中繼性傳輸之情形限定以「合法中繼性傳輸」為限。至於非「合法中繼性傳輸」所發生之暫時性重製,參考香港著作權法(第23條第6項)、新加坡著作權法(第15條1(a))、澳洲著作權法(第43條、第111條A 項),回歸合理使用予以判斷。

3.5.2.3  刪除調解不成立時之強制仲裁條款
       
92年修正著作權法,於第82條第2項加列於調解不成立時,應依法仲裁之強制仲裁條款,本次修法時,鑑於法條所稱之調解不成立解釋上有諸多疑義,有窒礙難行之處,且剝奪人民依憲法所擁有之訴訟權利確有不當,爰予以刪除。

3.5.2.4  恢復人格權侵害之刑事責任並加強人格權之保護
       92年修法時,刪除著作權法第87條第1款:以侵害著作人名譽之方法利用其著作者,即視為侵害著作權之規定,又刪除第93條第1項有關侵害本法第15條至第17條規定之著作人格權之刑事責任,將著作人格權之侵害除罪化。此次修正時,鑑於著作人格權仍有落實保護之必要,均予以恢復。

3.5.2.5  修正侵害著作財產權之刑事罰則
       92年著作權法之刑事罰則通過後,在執行實務上,發生若干困難。例如,意圖營利與非意圖營利判斷不易,而5份、5件及新台幣3萬元之規定,未臻明確,適用上亦發生疑義,故在此次修法時予以修正,改以有無意圖銷售或出租為判斷刑責輕重之基準。又此次修法時,亦修正刑度,著作權法第91條第1項之最高刑度從5年下修為3年,罰金上限調降為新台幣75萬元;又對於意圖銷售或出租而以重製方法侵害他人著作權者,惡性較為重大,著作權人之損失亦較為重大,此次修正時特加重其刑,最高刑度修正為5年,罰金上限調升為上限200萬元。著作權法第91條之1及第92條之修正亦同此旨趣,均刪除92年著作權法以是否意圖營利而區分其刑責之規定。

3.5.2.6  增訂海關對於有證據顯示侵害智慧財產權之貨品,得依職權主動採取措施之相關規定
       按TRIPS第58條明定主管機基對於有證據顯示屬侵害智慧財產權之貨品,得依職
權主動採取措施予以查扣,暫不放行,此次修法時爰增訂第90條之1第11項至第13項。

3.5.2.7  刪除前次有關製版權之立法錯誤及於第93條第3款加列但書條款
       按92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已將製版權之侵害除罪化,但同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仍誤列有製版權侵害之刑事責任,此次修正時爰配合刪除。又有關明知係非法重製物,意圖以移轉所有權之方法散布而公開陳列或持有者,已規範於第91條之1第2項及第3項,為避免與同法第93條第3款所稱以第87條第6款方法侵害著作權之方式重複處罰,爰於此次修法時於第93條第3款加列除外規定。

3.5.2.8  刪除有關錄音著作之著作人得與表演人共同請求支付使用報酬之規定
       92年修正著作權法時,於第26條第4項增列錄音著作如有重製表演之情形,由錄音著作之著作人及表演人共同請求支付使用報酬。此次修法時,鑑於實務上多透過契約予表演人分享利益,尚無個別賦與報酬請求權之必要,此次修法時將此部分刪除。

 
[19]  此次修正條文中,第106條之2第2項、第106條之3第2項及第113條雖分別有「自中華民國九十二年六月六日本法修正施行起」之文字,惟依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指出,上述條文所稱之「九十二年六月六日」,乃指立法院完成本法修正案第三讀會程序之日期,依據法務部89年4月18日法89律字第011874號函,略以「...此係立法實務作業上因完成三讀日期與 總統公布日期不同所致,徵諸民法親屬編施行法第六條之一及土地稅法第三十九條之二亦有類似立法例,適用上均以法規公布之日起算第三日起發生效力。...」準此,著作權法第106條之2第2項、第106條之3第2項及第113條,雖有92年6月6日之文字,其「生效日」仍應為92年7月11日。
[20] 此次修法,主要係依立法院版本通過,並未經公開討論,而黨團協商時亦無任何立法源由之紀錄,不惟造成著作權法學者研究之困難,且著作權法在短短1年內2次修正,立法政策反覆,既破壞著作權法之整體性,亦使得著作權法缺乏穩定性。章忠信先生對此提出嚴厲之批評,詳見章忠信,93年新修正著作權法之析疑,萬國法律,2005年2月,第91頁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