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著作權法之變遷及修正內容

3.3 美國壓力塑造之著作權法制

3.3.1   79124修正著作權法,增訂第50條之1及修訂公開上映權之定義

3.3.1.1  修正之背景
       74年7月10日著作權法修正後,中美著作權之爭議續自74年10月開始舉行一連串之談判。迄78年7月13日草簽「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暫告一段落。其間78年5月19日中美雙方就MTV簽署之「中美視聽著作權保護及執行取締協議」,其中同意修正著作權法第3條第30款公開上映權,為履行該項承諾,內政部於全盤修正著作權之前,針對該第3條第30款公開上映權等部分條文進行修正,以符實際。
       再者,由於美方之301條之貿易報復之壓力,歷經多次談判後,我國與美國草簽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協定第16條規定對於美國人之著作回溯保護至74年以前20年內完成之著作(但經依當時著作權法規定辦理註冊,且其著作權保護期間於74年前已經屆滿者除外)。前開規定攸關美國人電影著作權保護,而協定全文經立法院通過將耗費時日,故美方要求就電影著作權回溯保護部分,連同公開上映權之修正,率先送請立法院為局部修正,此即為79年著作權局部修正之起因。

3.3.1.2  修正重點
1. 修正公開上映之定義:
       由於國家經濟繁榮、社會形態變遷迅速,人民對於休閒娛樂活動需求殷切,因此以播映電影著作或錄影著作供人觀賞之利用著作之活動增加,例如在MTV、營業用遊覽車、旅館房間等處播放著作是否構成公開上映迭有爭議,故在第3條第2項加列電影院、俱樂部、錄影帶或碟影片播映場所、旅館房間、供公眾使用之交通工具或其他供不特定人進出之場所均列為該條第30款所稱之現場或現場以外之一定場所。

2. 增訂回溯保護條款
       為配合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對於美國人回溯保護至54年創作(created)完成之著作[4],著作權法修正時亦參考53年舊著作權法施行細則第4條「凡著作物未經註冊而已通行二十年以上者,不得依本法(按指舊法)申請註冊,享有著作權」之規定,特增訂第50條之1第2項,規定著作完成於74年7月10日著作權法修正施行前,未經註冊取得著作權之著作,且其發行未滿20年者,於74年7月10日著作權法修正施行後受當時著作權法保護,以貫徹74年著作權法修正改採創作保護主義加強保護著作人著作權益之精神,並調和與53年採註冊保護主義之舊法間之基本歧異[5]
       如此之回溯保護,對於已依法註冊但保護期間屆滿之著作不利,對未註冊者反較有利,特別在電影著作尤然。按電影著作依53年著作權法,其保護期間為10年(第9條第3項),故如在58年註冊,68年即已保護期間屆滿。79年通過回溯條款時已無法使權利復活。但如該部電影未註冊,在53年著作權法施行期間本不受保護,但依79年修正通過之法律,因其發行未滿20年,其權利可以回溯保護,其保護期間至民國88年。

3. 增訂第一次銷售原則(耗盡理論)
       行政院原送立法院草案並無第一次銷售原則之規定,立法院審查時,在第28條第3項增列:「已取得合法著作複製物之所有權者,得出借、出租或出售該複製物」,此即一般所稱之第一次銷售原則[6]
       按所謂第一次銷售原則,係指著作財產權人於首度將著作之原件或重製物出售、或移轉所有權後,著作財產權人對於該原件或重製物之散布權(含出售、出租或讓與權))即已耗盡,不得再主張其權利,該經過讓與之著作原件或重製物嗣後即得無限次再予散布而言。
       揆諸前開條文,其立法目的固在使移轉著作物複製物之原始所有人之散布權耗竭,此在保護完整散布權(含出售、出借、出租及其他讓與所有權之行為)之美國著作權法[7]固無疑義,惟依74年之著作權法第4條第2項之規定,著作權人僅有出租權而未專有其他出售、出借或讓與他人所有權之權利,換言之,著作權法並未賦予著作權人完整之散布權,乃在第28條第3項稱複製物之取得人得出售或出借或讓與所有權,如此立法顯無意義。況所謂出租權之耗盡僅及於著作物之複製物,而未及於著作之原件(例如原版畫或手稿),其立法亦有未周。

4. 將重製以外之侵害行為改以「營利」為構成要件
        74年通過之著作權法第28條第4款對著作之利用限制過於嚴苛,規定未經著作權人同意而「重製、公開口述、公開播送、公開上映、公開演奏、公開展示或出租他人著作者」視為侵害著作權。79年修正時認為舊法對於著作之利用人過於嚴苛,對於非以營利為目的之行為,除重製之行為外,均予以排除,俾調和公共利益及促進國家文化之發展。

5. 將「其他方法侵害他人著作權」修正為「以仿製以外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權」
       舊法第39條規定「仿製他人著作或以其他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權,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萬元以下罰金,其代為製作者亦同。」其中所稱之「仿製他人著作或以其他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權者」,司法機關實務上均認為必須限於仿製或其他類似仿製之侵害行為,始足當之。倘如此解釋,則侵害公開口述、公開播送權等行為均無法處罰,其保護亦將落空,故79年修正時,將第39條修正為「仿製他人著作或以仿製以外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權者…」以杜爭議,落實著作權法之保障。

3.3.2  81610修正著作權法
       著作權法自74年為全面修正後,79年元月之修正僅就公開上映、回溯保護及第一次銷售理論為明確規定,並增訂74年修法前後新舊法適用之過渡條文,並無其他重大修正。74年修正公布著作權法,雖較舊法周全進步,惟其仍沿襲17年立法之體例、架構,致難與社會發展之需要相配合,亦與國際著作權法例尚有差距。鑒於我國教育普及,科技發達,經濟快速成長,社會急遽變動,著作權涵蓋之範圍日益擴張,權利義務內容日趨複雜,著作權法須作大幅度之修正,始能因應國內社會之變遷,以達成鼓勵創作與提昇文化之目的。另就對外關係言,國際貿易發展迅速,貿易相對國屢要求我國有效保護著作權,為減少貿易磨擦,遵守國際社會規範,我國著作權法亦有邁向國際化之必然趨勢。衡之國內外客觀情勢需要,因此予以通盤檢討,根據實務經驗,參考進步國家立法例,擬訂本修正案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並於81年6月10日總統令修正公布。本次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共分八章,計117條,其修正重點如下[8]

3.3.2.1  調整法條結構,增列章、節、款,釐清相互關係
       舊法條文沿襲民初法制,其規定內容參差混淆,有著作種類與著作權能內涵合併規定。

3.3.2.2  釐清本法所稱主管機關之涵義,落實著作權之保護
       按著作權屬私權性質,惟兼受行政主管機關之輔導、監督,及其他機關如目的事業主管
機關之輔導及司法機關之救濟等,牽涉範圍極為廣泛,為避免產生因現行法之規定,致認凡著作權法規定事項,概屬行政主管機關(按即內政部)職掌之誤會,貽誤救濟時機或其他機關之鼓勵或輔導,爰釐清本法稱主管機關時即指行政主管機關(內政部),與其他機關可資分際,俾落實著作權之保護(第2條)。

3.3.2.3  尊重國際條約、協定,採內外國人平等互惠之保護原則
       舊法對本國人著作之保護,採創作主義,對外國人著作之保護,採註冊主義,違反內、外國人權利地位平等之原則,施行以來時生爭議,對推動國際著作權之雙邊關係,造成甚大之阻力,爰依內、外國人權利地位平等之原則,對外國人著作之保護,改採創作主義,以補正現行法之缺失。又尊重條約為憲法第141條所明定,修正後著作權法增訂條約、協定優先適用之條文,除履行「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外,並為開拓國際著作權互惠關係預留空間(第4條)。

3.3.2.4  增訂著作人推定條文,以明權源
       著作權因著作人創作之行為而生,其他權利人取得著作權均屬繼受著作人之權利,著作人於著作權之歸屬居於根本地位。在實務上,著作行為之態樣繁多,舊法第3條第1項第3款對「著作人」之規定過於簡略,致實務上有關著作人之認定,時生爭議,修正時特增訂著作人推定、法人著作人及出資著作人等條文,以資準據(第10條至第12條)。

3.3.2.5  明定著作權之內涵包括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
       舊法第4條第2項規定著作權之權利內容,係著作財產權之性質,而第22條、第25條、第26條規定所保護之權利,係屬著作人格權之性質,並非第4條第2項所定著作財產權,惟現行法既乏「著作人格權」用詞,對其權利內容,又欠明確規定,立法顯有疏漏。修正時將著作權分為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2大類,並就其包涵之權利內容個別條列,詳予規定,以補現行法之不足(第15條至第29條)。
 
3.3.2.6  延展著作權保護期間,以符國際立法趨勢
       我國著作權法制,溯自前清宣統2年萌芽之始,著作權保護期間之通則,素採著作人終身及死後繼承30年,歷次修正未嘗易轍,民國74年修正,祇將部分原採減縮期間10年、20年者予以延展,俾保護期間趨於一致。揆諸國際著作權法制中,保護期間最長者為著作人終身及死後80年(哥倫比亞、巴拿馬、幾內亞);最短者為第1次發行後25年(迦納),而最為普遍且為多數國家法制接受者,為著作人終身及死後50年,伯恩著作權公約及現行之英國、美國、日本、韓國等著作權法,悉採此一保護期間,為符國際法制一般趨勢,並履行「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爰將保護期間延展為著作人終身及死後50年,為原則性之規定(第30條至第35條)。

3.3.2.7  充實著作合理使用之範圍,以促進國家文化之發展
       國家制定著作權法固以保障著作人著作權益為目的,惟為兼顧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之整體發展,於必要時,亦須予以限制。舊法將合理使用之權利限制之規定散見各章(如第18條、第19條、第28條第3項、第29條至第32條),且其規定亦有欠周密,適用上頗多困難。修正條文爰予補充增訂,以調和著作人與利用人間之關係,平衡著作人之私權與社會、國家公益(第44條至第66條)。 

3.3.2.8  擴充強制授權項目,以應法制新趨勢之需要
       著作人利用與文化發展有密切之關係,為提昇文化水準,對於特定著作,以法律規定在支付使用報酬之條件下,強制著作財產權人授權他人利用其著作,此為現代各著作權法之立法趨勢,亦為國際公約所明定,項目過少,不足因應時代之需求,修正時特增訂翻譯權強制授權之規定,以資適用(第67條至第73條)。
 
3.3.2.9  增訂著作權仲介團體與著作權審議及調解委員會之規定,加強權利人、利用人、主管機關等相互間之協調與聯繫
       著作權仲介團體須代理著作權人收受使用報酬,並予分配,與著作權人關係密切,更攸關社會公益,地位極為重要,現行法第21條僅對音樂著作人團體有所規定,而其規定亦欠妥適。又設立公正產、官、學性質機構,作為主管機關重大決策諮詢之對象及處理著作權爭議,亦為各國立法趨勢,爰增訂設立著作權審議及調解委員會等有關事項,以資適用(第81條至83條)。

3.3.2.10  增訂著作權侵害行為態樣及其救濟之規定
       現行法所定著作權侵害之態樣,有所疏漏,致適用上屢生疑義,且修正草案將著作人格權納入保護,為補充現行法之不足,並配合增訂之權能,對於侵害行為之態樣及其救濟方法均一一詳為規定,以期周延(第84條至第90條)。

3.3.2.11  增訂刑罰規定,並酌予提高自由刑及罰金數額,以有效遏阻侵害
       舊法刑罰規定,頗多缺失,致法院適用時多有疑義,且修正條文將著作人格權納入保護,罰則亦應配合訂定相關之規定。又違反著作權法之犯罪具有經濟犯罪之性質,正本清源之道在於提高罰金數額,使其無利可圖,以收嚇阻犯罪之功效,爰予增訂刑罰規定,提高罰金數額;又著作權之侵害中,以意圖銷售或出租而大量盜印、盜錄之侵害,以及以侵害為常業者,惡性最為重大,爰對此類犯行加重處罰,以有效遏阻侵害(第91條至第97條)。

3.3.2.12  增訂新舊法過渡條文,以明新舊法之適用
       修正後條文對著作類別、著作人、著作權之內涵、著作財產權之保護期間、著作合理使用之範圍、強制授權之項目及外國人權利之保護等,較舊法規定之內容,均有所更張。為使新法施行後,就舊法時期上述有關事項之法律適用,有明確依據,乃詳予規定(第106條至第114條)

3.3.3  82424修正著作權法

3.3.3.1  修正之背景
1. 著作權法第87條第3款之疑義
       按81年6月10日修正著作權法時,依該法第87條第3款之規定:「有左列情形之一者,視為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三、意圖在中華民國管轄區域內散布而輸入在該區域內重製係屬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之物者。」該款之真意究係在於創設輸入權以禁止國外合法重製之「真品」平行輸入,或僅在於禁止在管轄區域外非法重製之盜版輸入我國,其真正意涵並不清楚。行政院對該款之立法說明,僅稱:「第三款係就意圖在國內散布如在國內重製即屬侵害物之輸入行為所為之規定」,並未為進一步解釋。
       茲檢視立法院審查該著作權法修正案紀錄,立法委員多人即曾質疑第87條第3款之真意,認為該條款文字晦澀難明,當時著作權委員會主任委員王全祿答覆稱:「關於第三款,乃是對平行輸入的規定,例如有人將在國內出版的物品拿到新加坡去盜印,再運回國內銷售,即屬此類行為」[9]。惟通稱所謂平行輸入,乃指真品平行輸入而言,應非以盜印品為限。既稱該款之目的在規範真品平行輸入,又以盜版之例示,著作權委員會主任委員之答覆之真意何在實不能令人無疑。

2. 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第14條第1項之爭執
       查行政院之修正草案係在79年12月20日函請立法院審議,此已在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78年7月14日草簽之後,該第87條第3款之草案內容係援引自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之條文。按該協定第14條第1項規定:「受本協定保護之著作,其侵害物,在該著作享有合法保護之締約任一方領域內,應予扣押。侵害物係指侵害依國內法及本協定所規定之專屬權利之任何著作版本;包括進口版本,倘該版本之進口商縱於進口地自行製作該版本亦構成侵害著作權者。」該條項之後段之用語與第87條第3款極為類似。依協定英文版之文義解釋,乃指如輸入者在台灣若無重製之權利,輸入者即無權利輸入該重製物[10]。前開81年著作權法第87條第3款既源於此,揆其真意,亦應做如此之解釋。中美智慧財產權諮商時美方代表亦據此而主張協定第14條乃是禁止真品平行輸入,但為我方所否認[11],雙方乃起爭執。

3. 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之函釋之前後變化
       對於81年修正通過之著作權法第87條第3款之解釋,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原係以輸入之人於我國境內有無重製權為判斷侵害之標準,與美方主張相同。內政部81年8月12日台(81)內著字第 8114681 號函即稱第87條第3款規定「係為將協定條文納入著作權法,而著作權法第八十七條第三款係為執行協定第十四條而規定,協定第十四條第一項後段規定略以:『侵害物…包括進口版本,倘該版本之進口商縱於進口地自行製作該版本亦構成侵害著作權者。』(按:該規定之英文為 An infringing copy shall…including a copy which is imported into the territory represented by either party where, if made in such territory by the importer, would constitute an infringement of copyright.) 依該協定規定明白指出,係以輸入之人是否有權重製為衡量輸入之物為侵害物之標準,亦即輸入之人若無權重製,則其輸入之物即為侵害物。」
       基於上揭條文解釋之認知,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因此在該文結論稱:著作權法第87條第3款「係指意圖在中華民國管轄區域內散布而輸入重製物之人,若無權在中華民國重製,則其輸入之物係屬侵害物,而其輸入行為即視為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亦即輸入人之輸入行為若未經著作權人或製版權人同意或授權,則該輸入行為應視為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
       惟嗣後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於81年9月23日邀集各有關機關開會討論,決議變更原解釋,改以輸入物是否為權利人授權製造作為是否視為侵害著作權之標準,若輸入物為著作財產權人授權製造,縱未獲輸入我國境內之授權,輸入之人亦不構成著作權侵害。內政部81年11月3日台(81)內著字第8186845號函即本於該次會議之結論解釋稱:「著作權法第八十七條第三款規定:意圖在中華民國管轄區域內散布而輸入在該區域內重製係屬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之物者,視為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該款所稱『在該區域內重製係屬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係以系爭重製物是否為著作權人或其授權之人製造為衡量『在該區域內重製是否為侵害』之標準,若重製物係著作權人或其授權之人重製,則在該區域內重製並非侵害。綜言之,意圖在中華民國管轄區域內散布而輸入非屬著作權人(或製版權人)或其授權之人重製之重製物,則其輸入行為視為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亦即若輸入之重製物係為著作權人(或製版權人)或其授權之人重製之重製物,則該輸入行為不視為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因此,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進一步討論稱:「著作權法第八十七條第三款所能禁止者僅為重製物在輸出國係屬未得授權之重製者,舉例言之,甲國與我國無互惠關係,是以在當地(甲國)重製美國著作係屬不違反我國著作權法之行為,但以在甲國重製之重製物輸入我國,又因我著作權法未保障輸入權而形成脫法行為,此一脫法之輸入行為,則以第八十七條第三款視為侵害著作權予以規範。」
       內政部解釋前後不一,立場本易引致美方攻擊,況後函中所稱「若重製物係著作權人或其授權之人重製,則在該區域內重製並非侵害」云云,自文義解釋言,亦有待商榷。著作物在國外雖經合法授權而重製,但如未在我國管轄區域內獲有重製之授權,則在我國重製亦屬非法,此時輸入該重製物如依後函之解釋認為合法,與第87條第3款之文義亦顯有不符,是以後函解釋之論理亦非一貫。故比較言之,81年8月12日之前函解釋實較符條文文義解釋及論理解釋。然無論如何,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之變更解釋已形成另一外交風暴,構成其後中美談判之主要爭點。

3.3.3.2  中美談判後修正之重點─「輸入權」之創設
       因中美雙方對協定第14條及著作權法第87條第3款存有重大歧見,其爭論涉及81年著作權法第87條第3款之解釋,美方認為其原本之需求既然在81年6月10日修正通過之著作權法中未能落實,乃提出我國著作權法修正案,要求修訂第87條第3款及第4款,並增訂第87條之1,否則以301條款為貿易報復,迭經折衝,其建議之文字卒為我國立法院照章全收,於82年4月24日經總統公布。修正後之著作權法第87明定:「有左列情形之一者,除本法另有規定外,視為侵害著作權或製版權:… 三、輸入未經著作財產權人或製版權人授權重製之重製物或製版物者。四、未經著作財產權人同意而輸入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者…」職是,著作財產權人擁有專屬之輸入權,得以禁止他人未經其授權而輸入合法重製著作乃臻於明確[12]

3.3.4    82716生效之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

3.3.4.1  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源起
       保護智慧財產權乃為國際貿易重要之互惠條件,光緒29年(1903年)8月18日與美國簽訂之「續議通商行船條約」即為例證。嗣又在民國37年與美國簽訂「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條約」,在有關智慧財產權之保護方面對美國國民提供國民待遇。雖然如此,由於我國長年對美國貿易之順差,及著作權法制之不健全,美國為維護其智慧財產權之經濟利益,自70年代以來,以多次之談判,加上301條款貿易報復之威脅,要求我國修改及加強執行智慧財產權之保護。其中,美國所最關注者乃在於美國國民著作之翻譯權之保護。如前所述,根據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條約,美國人本已享有如同我國國民待遇之保護。惟在翻譯權方面則為例外。民國74年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25款對翻譯權為定義,第13條第2項則規定:「翻譯本國人之著作,應取得原著之著作權人同意。」第17條亦規定外國人著作雖經註冊,除專創性之音樂、科技或工程圖形或美術著作專集以外,原則上仍未能取得翻譯權。解釋上美國國民亦是此處所指之外國人,其翻譯權不受保護。
       美國國民著作之翻譯權在我國不受保護有其歷史淵源。光緒29年之續議通商行船條約第11款最後一句稱「又彼此言明不論美國人所著何項書籍地圖可聽華人任便自行翻譯華文刊印售賣」,即明白約定中國不保護美國國民著作之翻譯權。其後在民國35年11月4日簽訂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條約,該條約第9條第2句稱:「締約此方之國民、法人及團體,在締約彼方全部領土內,其文學及藝術作品權利之享有,依照依法組成之官廳現在或將來所施行關於登記及其他手續之有關法律規章(倘有此項法律規章時),應予以有效之保護;上項文學及藝術作品未經許可之翻印、銷售、散布或使用,應予禁止,並以民事訴訟,予以有效救濟。」依此約定,我國本應保護美國國民著作之翻譯權。惟同條約所附「中美商約議定書」第5項丙款又規定稱:「締約此方之法律規章對其國民法人或團體如不給予禁止翻譯之保護時,則第九條第三句之規定不得解釋為締約此方對締約彼方之國民法人或團體須給予翻譯之保護。」嗣中美雙方於民國37年11月30日在南京互換批准議定書時,對該項丙款未能接受,故該約之「互換批准議定書」中,美利堅合眾國大使聲述稱:
       「本條約在美利堅合眾國參議院公曆一千九百四十八年六月二日建議及同意批准之決議案中所載
      之保留及了解而予批准,此項保留及了解如下:『美利堅合眾國政府不接受議定書第五項(丙)
      關於文學及藝術作品禁止翻譯之保護之規定,並了解美利堅合眾國在此方面之利益,在未就翻
      譯事項另有談判及協定前,將依光緒二十九年八月十八日即公曆一千九百零三年十月八日在上
      海簽訂之續議通商行船條約之規定解釋之。』

       我國外交部部長聲明接受上述保留及了解。故依該條約,我國在「未另有談判及協定前」仍依前開續議通商行船條約之約定不保護美國國民之翻譯權。
       考美方所以為前述之保留,乃因當時我國著作權法並未明文保護著作,如依第5項丙款為保留,將使美國國民之著作無法享有翻譯權,故希望經由談判簽立協定保護其國民之翻譯權。惟民國17年著作權法雖未明文規定翻譯權為著作權之權能之一,但依司法院25年院字第1494號解釋,明文承認我國人著作經註冊後,即可享有翻譯權,美方如不為前述之保留,當時即可依註冊取得翻譯權之保護。乃因有前項之保留,故縱在民國74年7月10日修正公布著作權法,其中第13條第2項已保護本國人著作之翻譯權,但我國主管機關解釋著作權法時,仍否認美國國民在我國就翻譯權部分可享有國民待遇。
       另一美方所關心之問題則為電影10年舊片之問題。緣民國53年著作權法第9條規定:
「電影片得由著作人享有著作權十年。」惟74年修正之著作權法則將保護期間改為30年。有關新舊法過渡時保護期間之計算,74年著作權法施行細則第28條本有規定:「著作於本法修正施行前已完成註冊,其著作權期間仍在存續中者,不得依本法重複申請註冊。著作完成於本法修正施行前,並合於本法修正施行前申請著作權註冊之規定者,於本法修正後,得依本法之規定申請著作權註冊。」依前揭法條之精神,民國64年7月12日(含該日)以後完成之著作[13],固受74年著作權法之保護,但64年7月11日(含該日)以前之電影著作則不受保護。惟事關美國國民鉅額之經濟利益,故美國方面認為在64年7月11日以前完成之著作,如果沒有註冊,即不發生因註冊期滿而著作變成公共所有之問題,應可回溯保護[14]
       因翻譯權及電影舊片回溯保護之問題,有待於談判解決,美方遂在74年10月之中美著作權諮商會議中建議簽訂「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以謀求徹底之解決。民國76年10月,美方提出第1次協定草案,前後經7次會議,至78年7月14日在華盛頓草簽,82年4月22日立法院議決通過,82年7月16日由中美雙方代表在美國正式簽署生效[15]

3.3.4.2  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重要內容
1.「受保護人」之範圍
       依協定第1條之規定,所稱「受保護人」,包含中美雙方依各該領域法律認定為公民或國民之自然人或法人。不僅如此,縱依我國或美國之法律,非屬我國或美國之國民或公民,但在下列情形,亦屬本協定之受保護人:
      (1)為我國自然人或法人擁有大多數股份或其他專有利益或直接、間接控制無論位於何處之法人。
          (第1條第4項乙款)
      (2)在美國或我國有常居所之著作人及其他著作權人。(第1條第6項)
      (3)在美國首次發行之著作或在美國領域外首次發行後30日內在美國發行之著作之個人或法人(第1
          條第3項乙款)。
       此外,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亦規定,在多邊著作權公約(指伯恩或世界著作權公約)會員國境內首次發行後1年內,由下列之人以書面協議取得文學或美術專有權利,且該著作已在美國或我國對公眾流通者,該取得權利人亦係受保護人(第1條第4項):
      (1) 美國人或我國人;
      (2) 美國人或我國人擁有百分之五十以上股份或其他專有利益之不論位於何處之法人;
      (3) 美國人或我國人直接控制之不論位於何處之法人;
      (4) 美國法人或我國法人之分公司或子公司所控制之不論位於何處之法人。
       依上述條文,受保護人之範圍較諸原來美國人依中美友好通商條約及著作權法所享有者大幅擴張。我國人民無論翻譯或重製何國國籍人之著作,均須了解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人之股份背景,否則可能隨時受著作權侵害之追訴。例如,某非洲小國之公司係美國人所控制之公司,則該法人之著作亦須受我國保護。又例如日本人之著作,縱未能依互惠原則受保護,但仍得於發行後1年內將著作財產權轉讓與美國人或其所直接間接控制無論位於何處之法人,只要其著作已在美國流通,即得依本協定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至於我國國民在我國境內是否能受該協定之保護則有爭議(詳見本書9.2.3)。

2. 受保護之著作
       受保護之著作,依協定第2條第1項之規定,係包括文學、科學及藝術範疇內不論以任
何方法或形式表現之原始著作,並包括第2次著作之衍生著作(第2條第3項)、集合著作及編輯著作(第2條第4項)。

3. 保護之原則及期間
       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第4條採國民待遇原則,明定著作人及著作權人享有各該方領域內法令現在所賦予或將來可能賦予受保護人之權利。其保護期間在自然人為終身及死亡後50年,非自然人則保護期間不得短於50年(第5條)。

4.「翻譯權」及其他著作人權利之保護
       如前所述,美國與我國簽有中美通商友好條約,但解釋上翻譯權不包括美國人之翻譯權之保護在內。故在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第6條明定保護翻譯權。此外,該協定亦明定保護著作人之重製權(第7條)、公開演出權(第8條)、公開播送權(第9條)、公開口述權(第10條)、改作權(第11條)。

5. 音樂著作及翻譯權之強制授權
       對於音樂著作,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第12條容許對於著作人或著作權人為強制授權,使用該音樂著作及附屬文字,以製作錄音物(sound recording)。另外,協定之附錄亦詳細規定翻譯之強制授權之要件及程序。

6. 著作權之限制
       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固保護著作人之權利,但同時在第13條規定,在不與著作之正常利用相衝突,且不損害著作人或著作權人之合法權益情形下,締約各該方領域得立法對該協定第6條至第11條規定之專有權利,予以有關限度之例外限制。

7. 「回溯保護」期間
       有關64年7月11日(含該日)以前完成之電影著作之回溯保護問題,雙方爭執甚烈,最後在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第16條第2項規定:「一九八五年以前二十年內完成之著作,除經依當時著作權法規定辦理註冊,且其著作權保護期間於一九八五年前已經屆滿者外,於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所代表之領域內,應屬受本協定保護之著作。」茲所謂1985年以前20年完成之著作,其起算點應指民國74年7月12日而言,是以對美國人之著作可回溯保護至54年7月12日(含該日)以後完成之著作。本條文雖係對於一般著作為通案性之規定,惟究其實際,53年著作權法對於一般著作保護期間為終身加30年,依74年著作權法本可保護自44年7月12日(含本日)以後完成之著作,其保護期間本較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為長,故本條主要在保護54年7月12日至64年7月12日(均含本日)之10年間完成之電影著作,兼及於照片、發音片(因依53年著作權法,其保護期間同為10年)。

 
[4] 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第16條之回溯係自「一九八五年以前二十年內完成之著作」,其英文為「created in the twenty years prior to 1985」,其真意為「創作完成」,此與79年1月20日修正之著作權法第50條之1第2項係以「發行」未滿20年者為回溯要件有所不同。
[5] 參見立法院公報第79卷第3期第42頁之立法說明。
[6] 有關本原則之討論,詳見本書2.4.6、11.10及15.8。
[7] 17 U.S.C. §106. 其原文為「to distribute copies or phonorecords of the copyrighted work to the public by sale or other transfer of wonership, or by rental, lease, or lending.」
[8] 引自行政院79年12月20日台內字第38611號函請立法院審議「著作權法修正草案」之著作權法修正草案總說明。
[9] 詳見立法院祕書處編印,著作權法修正案,立法院公報,法律案專輯,第152輯,82年2月,第242頁。當時立法委員朱鳳芝、周荃、及蔡璧煌等均質疑第3款之條文意義不清。
[10] 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第14條第1項之原文為:「Infringing copies of a work protected in accordance with this Agreement shall be liable to seizure in either territory where such work enjoys legal protection. An infringing copy shall mean a copy of such    work that infringes any         of the exclusive rights provided in domestic law and in this   Agreement including a copy which is imported into the territory represented by either Party          where, if made in such territory by the importer, would constitute an infringement of the copyright.」
[11] 依美方之見解,則協定第14條不僅在禁止真品平行輸入,且在創設輸入權。因縱在我國國境外已獲著作財產權人之重製授權,但既未獲著作財產權人授權輸入,亦無法將重製物輸入我國,就實質而言,此乃為專屬輸入權之創設。
[12] 第87條之修正說明即稱:「為加強保護著作財產權人及製版權人之權益,以擬制之立法體例,於第三款明定輸入未經授權重製之重製物或製版物者,視為侵害;另亦增列第四款明定未經著作財產權人同意而輸入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者,亦視為侵害。第四款之修正即間接賦予著作財產權人專屬輸入權。」惟按著作財產權乃是準物權之無體財產權,非依法律不得創設。而著作財產權各種權能乃明定於著作權法第22條至第29條。揆諸前揭各條並未列有散布權或輸入權,乃87條之罰則部分竟間接承認專屬輸入權,在立法體例上似有欠周。
[13] 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之逆算期間為「一九八五年以前完成之著作」,但79年1月20日修正第50條之1則稱「發行未滿二十年」,81年修正著作權法第108條亦稱「發行未滿二十年」,故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回溯時之起算點為「完成」,著作權法則為「發行」,如此則將有一國兩制之情形。例如,某甲之電影著作完成於民國53年7月,但於54年8月發行,依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其著作不受回溯保護,但依著作權法則受回溯保護。
[14] 詳細請參閱蕭雄淋,「談電影十年舊片問題」,收於中美著作權談判專輯,79年9月增訂再版,第183頁以下。
[15] 立法院公報第82卷第24期,第70-76頁。據外交部82年8月24日外(82)82321808 號函稱:「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業於82年7月16日由中美雙方代表在美完成簽署。依該協定第21條規定:「本協定自正式簽署之日起生效...」則上述日期即為本協定之確實生效日。有關翻譯權及中美談判之過程,參見蕭雄淋,中美著作權談判專輯(台北:作者自刊,77年8月);施文高,比較著作權法制(台北:作者自刊,82年4月),第76-8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