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著作權法之變遷及修正內容

3.2 我國早期之著作權法制

3.2    我國早期之著作權法制

3.2.1  民國33年第1次修正著作權法
       民國33年,抗日戰爭即將結束,憲政行將實施,且因戰爭引入歐美傳播媒體,國民政府遂於同年4月27日修正著作權法,雖其內容大抵維持民國17年舊著作權法架構,但在法制上仍有若干變動:

  1. 調整著作權保護客體:舊法對於著作權客體採列舉及概括之規定,此次修法則刪除概括條款,改採列舉制,將圖畫、字帖、雕刻、模型合稱為美術著作,另加列發音片、照片及電影片為保護客體(第1條)。
  2. 從嚴審查著作之註冊:修正後雖將民國17年著作權法第22條刪除,但增訂「內政部對於依法令應受審查之著作物,在未經法定審查機關審查前,不予註冊」之條文。依修正後之規定,政府審查範圍較舊法顯有擴大(第2條 )。
  3. 放寬外國經註冊之著作保護期間:舊法施行細則第14條雖准外國人有專供中國人應用之著作物時,得聲請註冊而予保護,但僅給予10年之保護期間,此次修正則刪除10年限制之規定,給予終身加30年之保障(施行細則第10條)。
  4. 刪除拒絕註冊及修正不得註冊之條文:修正後條文刪除舊法第22條有關顯違黨義得拒絕註冊之條文,並修改舊法施行細則第1條有關著作人自願任人翻印仿製者即不得註冊之條文,使不得註冊之原因僅限於「凡著作物未經註冊而已通行二十年以上者」,方不得聲請註冊(施行細則第1條)。
  5. 增列自由刑之刑罰:舊法均僅有罰金刑,此次修正對於以翻印、仿製等方法侵害他人著作權者,處1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得併科5,000元以下罰金(第30條)。

3.2.2  民國38年第2次修正著作權法
       民國38年1月13日,國民政府又修正著作權法,惟其目的僅在配合幣制變革,故幅度甚小,僅修正第30條至第34條,其修正重點如下:

  1. 將罰則之「元」均改為「圓」。
  2. 配合幣制之變革,降低罰金之上限。

3.2.3  民國53年第3次修正著作權法
       民國53年7月10日,政府又修正著作權法,此次修正之重點如下:

  1. 增列製版權之保護:本次修正草案係由行政院於民國48年送請立法院審議,嗣立法院審議期間,書商提出請願,要求增列製版權,以維護整理排印古籍者之商業投資利益,立法院遂予增列,並給予10年保護期(第22條)。
  2. 增列有關行政機關公權力行使之規定:修正條文授權行政機關對侵害著作權者得予扣押;對非法翻印或仿製品之輸入應予禁止或得予沒入或銷燬;對侵害製版權者沒入出版物並銷燬其製版(第31條、32條、第36條、第38條)。
  3. 加重侵害著作權之處罰:修正後之條文加重自由刑之刑罰自1年至2年或3年不等(第33條)。
  4. 增列立法授權主管機關制定施行細則之權力:緣在民國44年5月27日修正著作權法施行細則第10條,將舊法施行細則第10條「外國人有專供中國人應用之著作物時,得依本法聲請註冊」之文字修改為「外國人著作物如無違反中國法令情事,其權利人得依本法聲請註冊。」以方便外國人著作之註冊。惟主管機關修訂施行細則之適法性受外界質疑,此次修正遂明文授權內政部-制定施行細則之權力(第41條)。

3.2.4  民國74年第4次修正之著作權法
       自民國53年修正著作權法以後,國內教育進步、經濟快速成長,科學技術日新月異,著作之種類及其利用之技術態樣因而增加,舊著作權新問題之處理,多未為規定,不足因應時代之需要。況舊法之罰則偏輕,而舊法對於著作權之保護採註冊生效制更與國際條約有違。故行政院對著作權法擬訂修正草案,於72年9月1日送請立法院審議,至74年立法院三讀通過修正案,同年7月10日總統令修正公布[2]。其修正重點如次:[3]

3.2.4.1  增列著作權立法意旨
       著作固為著作人智慧之結晶,但其行世,則有賴他人投資製作加以推廣,與社會大眾之
消費欣賞,著作人乃能享有名譽與經濟之利益。故此次著作權法修正,特申明於加強著作人權益之保護外,並兼顧利用人之擴大利用,俾藉社會公共利益之調和,達成發展國家文化之目標。(第1條)

3.2.4.2  明定著作權法之主管機關及規定其職責
     舊法僅規定行政機關掌管著作物之註冊,對於著作權重要行政事項如著作權法規之擬訂
、解釋與宣導,著作權爭議事件之調解,民間著作權團體之輔導、監督等,均未為規定。我國近20年來因教育普及,工商發達,不僅著作權業務愈趨繁雜,社會對政府保護著作權之需求亦愈形迫切,故明定著作權法之主管機關及職責,以利執行著作權法所規定之行政任務。(第2條、第20條、第21條、第50條)

3.2.4.3  擴充著作範圍及著作權內涵
       舊法所定之著作,僅包括文字之著譯、美術之製作、樂譜、劇本、發音片、照片及電影片,其權利內容亦僅限於重製、公開演奏及上演。惟科技不斷進步,著作種類之範圍隨之擴大,如電腦軟體、專門設計圖或模型及美術藝術之其他作品等陸續問世。且著作之利用方式,亦日益增多,如口述、播送、上映、展示、使用、改作等,皆屬常見之事例。爰予分別擴充規定,以應實際之需要。(第4條)

3.2.4.4  著作權註冊任意制
       舊法規定,依著作權法註冊,專有重製之利益者,為有著作權,顯示著作權之成立與受本法之
保護,乃以註冊為要件。惟多年來社會反映,多以著作權乃因著作完成而發生,法律所為之保護規定,不宜因其註冊與否而有所不同,爰規定著作人於著作完成時享有著作權,即受本法之保護。至著作申請著作權註冊與否,則任著作權人之意思決定,其經註冊者,遇有侵害情事,有關機關即可依第35條處理。(第4條、第6條)

3.2.4.5  增列未經認許成立外國法人刑事訴訟能力之規定
       未經認許成立之外國法人,其著作權雖經依法註冊,惟因司法院20年院字第533號解釋「未經依法註冊之外國公司既未取得法人資格,其以公司名義委任代理人提起自訴者,應不受理。」是其著作權受有侵害時,是否具有告訴或自訴之能力,仍有疑義。鑒於歷年申請註冊之外國法人,經依法辦理認許成立者百不得一,而引進科技新知,復為當前所需,為免經政府准許之權利發生不能享受法律保障之矛盾,爰基於著作權平等互惠原則,增列未經認許成立之外國法人經依法註冊之著作權受有侵害時,得為告訴或提起自訴之規定。(第17條)

3.2.4.6  適度延長著作權之期間
       舊法關於著作權期間之規定,分終身享有、30年、20年、10年等四種;由於期間之長短,攸關著作人私益與社會公益之調和,世界著作權發達國家如美、日、英、德等國所定著作權期間,均較我國為長,且各種著作權期間,亦較為一致。爰修正規定文字或語言著作之翻譯、編輯、電影、錄音、錄影、攝影、電腦軟體之著作權保護期間為30年,其餘著作之保護期間為終身享有及其死亡後30年,以減少差異。(第12條、第13條 )

3.2.4.7  增列規定音樂著作之強制使用
       良好之音樂著作,國家應促進其流傳,以提高文化水準,若著作人或著作權人因受客觀條件限制,不能聘請高水準藝人為之傳播,復得長期禁止他人錄製,乃為國家文化之損失。為調和公共利益,爰參照各國立法例,增列規定音樂著作,其著作權人自行或供人錄製商用視聽著作,自該視聽著作發行滿2年後,任何人得以書面載明使用方法及報酬,請求使用其音樂著作,另行錄製視聽著作。著作權人未予同意或協議不成立時,得申請主管機關依規定報酬率裁決應給之報酬後,由請求人錄製之。(第20條、第21條)

3.2.4.8  詳訂合理使用範圍,增列爭議調解規定
       著作之合理使用乃是著作權侵害免責之例外規定。蓋利用人利用他人著作,其為侵害著作權或應予免責間之衡量分際,關係利用人與權利人之權益至鉅。為儘量減少公平利用之爭執,爰參照先進國家立法例,將一般常見之公平利用狀態,為應予容許之規定。至公平利用未明定之情形或其他著作權事項等發生爭議時,英、美諸國著作權法皆有特設仲裁法庭專司其事之規定,日本著作權法則委諸行政機關予以調解。為減少訟累,增列著作權之爭議,得由當事人申請主管機關調解之。(第29條至第32條、第50條)

3.2.4.9  規定侵害著作權民事賠償之最低限額
       著作權遭受侵害,被害人遭受精神及物質之雙重損害,現行法對於著作權之侵害雖有賠償之規定,但未規定賠償之最低限額,以致被害人因對於受害事實舉證困難,訴訟所得賠償,往往與其實際所受損害顯不相當,爰增訂損害賠償額不得低於各該被侵害著作物定價之500倍,無定價者,由法院依侵害情節酌定其賠償額,以顧全受害人之權益。(第33條)

3.2.4.10  適度提高侵害著作權之法定刑度
       當前社會不法侵害著作權牟利之風甚熾,輿論多以現行法罰則過輕,不足以阻遏犯罪,爰將現行法所定刑度及罰金數額,予以適度提高,以收嚇阻之效。(第38條至第48條) 

 
[2] 依中央法規標準法第13條規定:「法規明定自公布或發布之日施行者,自公布或發布之日起算至第三日起發生效力。」又依司法院大法官會議第161號解釋,法規生效日之計算,應將法規公布當日算入,故應自公布日起計算之第3日發生效力。從而,74年7月10日公布施行之著作權法應自同年月12日方始發生效力。
[3] 引自行政院72年9月1日台72內字第16128號函請立法院審議「著作權修正草案」時之修正草案總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