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著作權登記制度之功能、廢止及現行法上著作人舉證方法─兼論製版權登記

14-3 製版權

14.3        製版權
14.3.1      製版權之意義
       依著作權法第79條之規定,製版權乃指製版人對於原無著作財產權或著作財產權已消滅,已屬於公共所有之文字著述或美術著作,就文字著述整理印刷,或就美術著作原件以影印、印刷或類似方式重製首次發行者,製版人就其排印或影印之版面,專有以影印、印刷或類似方式重製之權利。製版權之設立,旨在保護古籍、古代書畫等文物加以整理之投資利益,並鼓勵善本書之所有人重印善本書供公眾利用。
      依現行著作權法之規定,製版權可分「文字著述」之製版權及「美術著作」之製版權。惟此製版權並非著作財產權,製版人並無著作權法第22條至第29條之權利,製版人僅專有以影印、印刷等方法重製該版面之權。例如甲就資治通鑑重為整理並排版發行,乙不得將該版面為重製,但得自行就同書另為整理排版印刷。
 
14.3.2       製版權之立法沿革
       製版權為53年7月10日修正著作權法時所新增,該法第22條規定:「無著作權或著作權年限已滿之著作物,經製版人整理排印出版,繼續發行,並依法註冊者,由製版人享有製版權十年,其出版物非製版所有人,不得照相翻印。」本法僅限於經整理排印之版面之保護,不及於直接影印發行者。至於所稱之無著作權或著作權年限已滿之著作物,依同法施行細則第3條第1項之規定,係指同法第1條第1項所列舉各款之著作物未依該細則第4條所定期限聲請註冊者及同項各款所未列舉之著作物而言。至於著作權年限已滿之著作物,依同細則第3條第2項之規定,係指已經向內政部註冊之著作物,依當時著作權法第4條至第10條所定之著作權年限已滿者而言。
       嗣後修正著作權法時,為鼓勵民間無須整理排印即直接影印發行古人珍品之著作原件,以保留真跡價值,爰在74年之著作權法第24條第1項增列「就原件影印發行並依法註冊者,由製版人享有製版權十年。」另又認無著作權或著作權屆滿之電影著作,經製片廠整理拷貝,投入資本甚鉅,為保障投資人利益,故74年著作權法又增訂電影著作之製版人享有製版權4年,列為第2項。
       惟74年著作權法第24條第1項僅泛稱「無著作權或著作權期間屆滿之著作」,並未明定何種類別之著作得適用製版權之規定,實務上易生疑義。且製版制度旨在保護對古籍、古代文物之投資利益,74年之著作權法第24條第2項規定著作權期間屆滿之電影,得經「整理排印」而享有製版權,惟舊電影實際上無法整理排印成新電影,亦與製版權保護之基本精神不符,且此種規定將造成電影著作期間變相延長之結果,殊欠妥當,故81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刪除電影製版權之規定,並將製版權之標的限縮適用於文字著述及美術著作,於第79條明定:「無著作財產權或著作財產權消滅之中華民國人之文字著述或美術著作,經製版人就文字著述整理排印,或就美術著作原件影印首次發行,並依法登記者,製版人就其排印或影印之版面,專有以印刷或類似方法重製之權利。」(第1項)「製版人之權利,自製版完成時起算存續十年。」(第2項)「前項保護期間,以該期間屆滿當年之末日,為期間之終止。」(第3項)
       惟依81年著作權法,得為製版權之客體者,僅限於無著作財產權或著作財產權消滅之「中華民國人」之文字著述或美術著作,無著作財產權或著作財產權消滅之外國人之文字著述或美術著作並不適用,此與TRIPS所規定之國民待遇原則不符,故87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刪除第79條第1項「中華民國人之」等文字。又81年著作權法稱之為「排印」,但因製版不以排印為限,87年修法時乃將「排印」修正為「印刷」。
 
14.3.3        製版權以登記為保護要件,其保護期間為十年;製版權之讓與或信託以登記
                  為對抗要件 
       製版權之發生並非採自動保護主義,依著作權法第79條第1項之規定,係採登記保護主義,故以依法辦理版權登記者方受保護。至於保護期間自製版完成時起算存續10年,該保護期間與一般民法之計算法不同,係「以該期間屆滿當年之末日,為期間之終止。」(著作權法第79條第3項)
       至於製版權之讓與或信託,依92年修正之著作權法第79條第4項規定,非經登記,不得對抗第三人。換言之,製版權之成立採登記主義,有關讓與或信託,則採登記對抗主義,未經登記固有效力,但不得對抗第三人。(有關登記對抗主義之效力,見14.1.6)
       是以依92年7月9日公布施行之著作權第79條第5項,有關製版權之相關登記有下列三種:
       一、製版權登記(即取得登記)。
       二、讓與登記。
       三、信託登記。
 
14.3.4          製版權之限制及其消滅    
       著作權法第80條規定:「第四十二條及第四十三條有關著作財產權消滅之規定、第四十四條至第四十八條、第四十九條、第五十一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四條、第六十四條及第六十五條關於著作財產權限制之規定,於製版權準用之。」是以製版權固因保護期間10年屆滿而消滅,但著作權法第80條準用同法第42條及第43條之結果,該製版權亦應於製版權人死亡,製版權依法應歸屬國庫或地方自治團體之情形下消滅。至於製版權之合理使用,亦依本條之規定,準用所列舉之相關合理使用之條文。
 
14.3.5         製版權之侵害僅有民事救濟,而無刑事責任 
       依現行著作權法,製版權之侵害僅有民事救濟手段而無刑事處罰規定。按92年著作權法修正前,於第95條第2款及第3款本有刑事處罰規定,92年7月9日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則予除罪化,刪除刑事責任,其修正說明稱:「製版權之保護,以民事救濟應已足夠,不以刑事處罰為必要,爰刪除之。」又按92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已將製版權之侵害除罪化,但於同法第93條第1項第2款仍誤列有製版權侵害之刑事責任[28],93年修正時特別配合刪除,併予說明。
 
14.3.6        製版權登記制度存廢之爭議 
       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85年3月公布之著作權法修正草案行政院核定稿中,本擬將製版權之規定刪除,其刪除之理由為:製版權制度為我國所獨有,係於53年修正著作權法,為鼓勵善本書之所有人重印善本書供公眾利用而增訂,然自施行以來,登記製版權案件為數甚少,未能顯現其實益;另製版權僅適用於無著作財產權或著作財產權消滅之本國人之文字著作或美術著作,無著作財產權或著作財產權消滅之外國人之文字著作或美術著作並不適用,此恐有違反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所規定之國民待遇原則之虞,故予刪除云云。
       但此刪除之擬議亦非無爭議,台北市出版同業公會於86年4月24日舉行座談會,業者認為若無製版權的保障,就不會有業者投資大筆成本去整理中國古籍,因為耗費心血製成的版面隨時會被他人撿便宜照相翻印。蕭雄淋律師亦表示,文化傳承的問題不能等閒視之,製版權規定不應刪除。依其看法,目前英、德和大陸都有製版權的規定,日本也正想立法納入,我國卻擬將其廢除,令人遺憾。文史哲出版社負責人彭正雄則表示,登記製版權案件有限,是因以前需繳的規費是書籍售價的三倍,所費不貲,所以業界有默契,除非所製版面被侵害,才會去登記,以求處侵權者刑責;登記者少,不代表不需要。經業者強烈要求,製版權終在立法院二讀時恢復[29]。  
 
14.3.7         將古籍之校對、補遺成果以數位化方式儲存於資料庫以供檢索與製版權之
                   關係 
       依著作權法第79條第1項規定,製版權所保護者為製版人之「版面」,從而,如古籍版面之製版權業經為登記,即可受著作權法保護,此固無疑義,惟在古籍儲存於電子資料庫供使用者檢索時,是否侵害製版權則非無疑義。
       按古籍經校對、補遺後刊行,就該刊行之版面為製版權登記後,其形式之版面固受著作權法保護,惟由於電腦科技之進步,為研究者之便利,政府機關或研究機構常將古籍以人工輸入資料庫以供研究者檢索,或以掃描器掃描版面並以特別軟體解析後,存於資料庫。例如學術研究機構將25史等史書輸入電腦置於網路上,並製成光碟發售,以供研究者利用網路或以光碟檢索。
       無論以何種方式儲存於資料庫,甚或製成光碟,該古籍輸入電腦後,如未呈現原刊行之版面形式,而僅係以數位方式儲存編校成果以供研究者檢索相關之資訊而已,當電腦螢幕呈現檢索結果或列印時,固再現他人校對、補遺或為其他整理之成果,但並未再現原輸入前之版面形式,故自文義解釋之嚴格角度言,資料庫之所有人並未侵害原製版人之權利。
       惟古籍之校對、補遺或其他整理行為乃是人類智慧之成果,有助文化之進步,其保護實不應自行限縮於「形式版面」之意涵。從而,形式之版面雖未重製,但實質之版面,例如標點、勘誤或補遺等,則已在資料庫或光碟中重製。故所謂製版權之概念,仍應考慮科技之發展而涵蓋數位化資料庫之儲存。中共著作權法第12條即保護古籍整理人之權利,明定:「改編、翻譯、注釋、整理已有作品而產生的作品,其著作權由改編、翻譯、注釋、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權。」至於「整理」之意義則規定於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5條第12款:「整理,指對內容零散、層次不清的已有文字作品或者材料進行條理化、系統化的加工,如古籍的校點、補遺等。」揆其保護之內容,並未宥於古籍整理之形式「版面」,堪供我國依現行法解釋製版權及未來著作權法為文字修正時之參考。
 
 
[28] 92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刪除舊法95條第2款:「侵害第七十九條規定之製版權者」應科處刑責之規定,是以侵害製版權已無刑事責任。但92年舊法仍在第93條第1項第2款留有:「以第八十七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五款或第六款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者」應科處刑責之規定,而92年著作權法之87條之條文本文及第2款、第3款則係有關散布、輸入侵害製版權之物視為侵害製版權之規定。按93條第1項第2項之所以仍有製版權刑事責任之條文係由於立法院刪除95條第2款有關製版權刑責時立法委員失誤所致,93年修正時乃刪除第93條第1項第2款「以第八十七條第二款、第三款、第五款或第六款之方法侵害他人之著作財產權者。」之文字。。
[29] 自民國53年訂定至86年4月25日止,僅有183件登記案,此數字係當時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副執行祕書莊三槐所提出,見聯合報86年4月25日第18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