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年耽於逸樂,醉心旅行,沉迷馬術,自七版之後,新版遲遲未能問世。惟著作權法於2010年2月10日及2014年1月22日修正,且受任法官學院著作權法專題講座教學,乃於旅途閒暇奮力疾書,以應需求。先後進出南北疆多次,遍覽大山大水。曾自獨山子沿獨庫戰備公路翻越夏日雪花紛飛之三處天山冰雪達阪至龜茲,訪尋一代聖僧鳩摩羅什講學弘法之雀离大寺遺跡,深入南疆死亡之海塔克拉瑪干沙漠沿途野營,徘徊於秋紅之千年胡陽林, 再上帕米爾高原,縱馬於慕士塔格峰湖畔,體驗克爾克孜及塔吉克人民俗采風。嗣又陸續在華山、黃山、峨嵋山、青城山、武夷山、九華山、崑崙山、嶗山及阿爾泰山之顛尋幽訪勝。最後再探南極大陸,自英屬福克蘭群島搭乘破冰船Kapitan Khlebnikov,經Lemaire Channel進入南極圈,沿南極大陸Phantom Coast及Amundsen Sea一路前行至Ross Sea,迆邐於羅斯冰棚、羅斯島伊凡角及羅伊角,踏足百年前探險家Scott及Shackleton前進南極點之基地小屋,終自澳洲南端之Tasmania 島登陸,航行三十七天,全程五千餘公里,而本書初稿終成。

        南極大陸旅行途中時時與數十萬年之冰棚對話,遍覽無數經歲月雕琢之冷竣冰崖;極地多采華麗,信天翁、海燕及帝王、國王企鵝等物種,呈現出繽紛燦爛的奇異和諧;極地音符飄揚,企鵝、海豹、海獅、海燕交相呼應,冰棚剎那崩裂,合譜柴可夫斯基1812年序曲;極地氣候桀驁,瞬間巨浪狂亂、暴雪紛飛,小艇或直昇機航行於冰雪海域,時與風雨博撃;極地之秘境、世界之盡頭,令人魂牽夢縈。凌晨在圖書室寫作,艙外午夜的陽光暖和了旅人身心,悠遊月餘,竟是了無罣礙,遠離顛倒夢想,心情是久違了的歡喜心與無垢地。

        愛駒們是我在每日繁忙業務之餘最好之慰藉。牠們是遠自荷蘭漂洋過海的皇家溫血馬(KWPN) ,棕毛發亮、輕盈起跑、步態流暢、溫馴安靜、機警沉著、氣質迷人,特別是充滿魅力的大眼晴,顯得善良聰明。因為騎馬,人生另開一扇窗。縱馬自北疆禾朩翻越美麗峰,欣賞漫山金黃之樺木林;在南疆快意馳騁巴音布魯克大草原,自天鵝湖畔巴西裏克山頂遠眺都開河九曲十八彎如詩畫卷,曲曲折折,蕩氣迴腸;蒙古、夏威夷、舊金山及峇里島也分別留下馬背上回憶;前往東非塞倫蓋提及馬塞馬拉大草原加入馬隊參與動物大遷徙是未來之想望。因為騎馬,乃理解馬術運動是馬匹與騎者和諧互動所構成之藝術,精緻細微而博大精深。夢想著對馬兒之扶助能做到似有似無,優雅如閑庭信步,自信如君臨天下;期待馬兒後肢完美地自我承載,挾著飽滿的前進氣勢,展現力量之美;盼望馬兒項部圓潤、受銜順從;想像著手上握的不是韁繩,而是音樂家之指揮棒,行進間流湍著動人之旋律。如今有緣入此門,就像中了魔咒,此生逐夢將永無休止;正如莊子所言,以有涯之生命,逐無涯之知識;衣帶漸寬,但終將無悔,是為之記。


 
                                  羅明通
                                  初稿完成於南極羅斯海(Ross Sea)
                                  2014年1月30日農曆除夕夜謹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