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緒論─智慧財產權與著作權之關係

1.3 著作權與其他智慧財產權之比較

1.3    著作權與其他智慧財產權之比較
著作權乃是智慧財產權之一種,但與其他種類之智慧財產權有保護競合或請求權競合之關係。按智慧財產權之保護雖包含多種法律,但其保護之方法並非互為排斥,而是可以同時享有。例如,以某種有關烤箱溫度控制之電腦程式晶片為例,其保護之方法可多種併用。電腦程式部分可以主張著作權,該程式所製成之物品或製程並可能申請專利,亦可列為營業秘密受保護,更可訴諸於商標法或公平交易法第20條保護其程式之商標。職是,各智慧財產權法保護效益評估乃是值得關注之重點。
茲將著作權與商標權、專利權及營業秘密之立法目的、保護標的、保護要件、取得方式、保護期間及侵權判定標準比較如下:[2]

1.3.1  立法之目的
著作權法立法之目的在保護著作人著作權益並促進國家文化之發展;專利法之立法目的在鼓勵技術之創新及促進產業之發展;商標法立法目的在於維護產業之競爭秩序及保護消費者;營業秘密法則在於維護倫理與競爭秩序,防止以不正當手段取得營業資訊。

1.3.2  保護之標的或對象
著作權保護文學、藝術、科學或其他學術範圍內之創作,主要以文化之精神創作為保護之標的。保護之範圍僅限於表達而不及於思想,以避免思想被壟斷,故表達方式不同,縱思想相同,亦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又當表達方法極其有限時,亦為避免思想被壟斷,採取表達與思想合併原則,使表達不受保護。
商標法係以正當交易秩序之維護為目標,其保護之標的係具有識別力之商品或服務之標識,商標本身是否為人類精神創作並非所問,是否有創意亦不在考慮之範圍,重點在於該商標是否具有特別顯著性,能區別商品並表彰來源,縱然表達相似,但只要消費者無混淆之可能,即不構成商標之侵害。
專利法則以具產業價值且係創新之技術思想為保護之標的,並非保護表達,且無獨立創作存在之空間,其保護範圍較廣,排他性較強,與著作權顯有不同。
營業秘密法所保護之秘密係指具有實際或潛在經濟價值而可用於生產、銷售或經營之資訊,且經所有人採取合理之保密措施者,其範圍包含方法、技術、製程、配方、程式、設計等資訊。該資訊內容本身並無排他性或獨占性,而係重在保護秘密所有人以防止他人以不正當方法取得該資訊(營業秘密法第10條第1項第1款)。

1.3.3  保護要件
著作權法所稱著作之保護要件:1.具有原創性  2.須有一定之外部表現形式(即客觀化之表達) 3.須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 4.須非不得為著作權標的之著作;商標法之商標保護要件為:1.具有特別顯著性2.確具有使用之意思;專利法之保護要件為:1.新穎性2.實用性3.進步性。至於審查之方式,現行專利法之新型專利改採形式審查(專利法第112條),至於發明專利及設計專利則仍為實體審查;營業秘密法之保護要件則為:1.具機密性,非一般涉及該類資訊之人所知。2.因其機密性而具有實際或潛在之經濟價值者 3.所有人已採取合理之保密措施者。

1.3.4  取得方式及程序    
著作權法採創作保護主義,於著作完成時自動取得著作權而受保護;商標權以註冊為必要,自註冊之日起取得專用權;現行專利法則廢除異議制度,並將原可提起異議的事由與可提起舉發的事由合併於舉發程序中(專利法第71條),明定申請案一經審定即可直接繳納證書規費,自公告之日起給予專利權。營業秘密則自秘密產生及採合理保密措施時起即受保護,換言之,自合於法定要件時起即受營業秘密法保護。

1.3.5  權利保護期間
著作權法規定,自然人之著作財產權存續期間原則上為著作人之生存期間及其死亡後50年,法人之著作則存續至其著作公開發表後50年,不得延展;商標權之存續期間為自註冊之日起10年,但得不限次數延展;專利權之發明專利權期限為自申請日起算20年屆滿,新型專利為自申請日起10年屆滿,設計專利則為自申請日起12年屆滿。僅在少數例外情形得以延展,且均以一次為限(專利法第53條);營業秘密無特定之保護期限,但一旦不符法定之保護要件,例如不以合理措施保護其秘密,即不受保護。

1.3.6  侵權判定之基準    
著作權允許合理使用,並可以為獨立創作之抗辯。在判斷侵害時,係以被告是否接觸原告著作及原告與被告作品間是否實質相似與否為判斷侵害之基準。
專利權則不問是否抄襲,只要未經同意而製造或使用他人之專利,或明知未經專利權人同意而販賣、意圖販賣而陳列、或意圖販賣而進口者,其行為即構成專利權之侵害,獨立創作之抗辯並無適用之餘地,至於專利權是否已被侵害,則以均等主義為判定之基準。
商標權則係以未經授權將他人商標或近似於他人商標使用於同一或類似商品為侵害態樣,至於商標近似之判斷,則應以具有普通知識經驗之相關大眾施以普通注意為判斷之基準,並應就商標為通體觀察並比較主要部分;比對時,並應隔離(異時異地)觀察以為決定。
至於營業秘密,則以該祕密是否曾經公開、是否具有產業之價值、是否已採合理措施保密,及其取得、使用或洩漏該秘密之方法是否正當為判斷標準。
 
 
[2] 有關智慧財產權之保護對象、取得程序、取得要件等之詳細討論,詳見謝銘洋,智慧財產權之取得(一),月旦法學教室第5期,第95頁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