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著作之抄襲─「接觸」、「獨立創作」及「實質相似」之判斷

17.3 「思想」接觸與「著作權潔淨室」之設立─獨立創作之證明方法

17.3             「思想」接觸與「著作權潔淨室」之設立
                      ─ 獨立創作之證明方法

       如上所述,只要著作之「表達」未構成實質相似,思想之接觸及抄襲非法之所禁。故在電腦科技領域,如何於接觸他人著作並予以解構分析及抄襲思想成分之餘,並確保不抄襲著作表達之成分,即屬至為重要之課題。著作權潔淨室之建立乃因此而生[30]

17.3.1            潔淨室(clean room)之原始意義
       潔淨室一詞原指高科技電子零件製造或組裝時(特別指半導體晶片),為控制空氣中浮遊粒子(particle)或菌粒子在一定容許值內,以確保產品之品質,所設立之接近於無塵之淨室之概念。緣在1960年以前,美國工業界對如何為清淨環境下定義,並如何設計潔淨室環境意見不一,政府機構及產業界均各有規格,情形甚為混亂。惟1957年蘇聯發射「斯普托克」人造衛星成功,給美國相當之震憾,因之體認潔淨室空氣規格標準化之重要性。經過國防科技界(特別是 Sandia Corporation 公司)及美國三軍之努力,1963年12月,美國標準協會(GSA)終出版F.S.209美國聯邦標準(Federal Standard)。嗣後經過數次修改,1988年研訂出版新的 F.S.209D 標準[31]
 
17.3.2            著作權潔淨室之意義及設立目的
       著作權潔淨室(Copyright Clean Room)有稱為「潔淨室原則」,即係援用上揭工程上潔淨室之概念而來,係指於開發有競爭性或相容性之電腦程式時,為迴避接觸該電腦程式之「表達」(expression)成分,以免於被控侵害著作權,故建立具有隔離功能之系統、程序或條件。
       按著作保護之範圍以思想之表達為界限,而不及於思想本身,且判斷電腦程式是否抄襲時,亦以「接觸」及「實質相似」為前提要件。故開發電腦程式時,為能參考他人電腦程式之思想或觀念等屬於公共財產之成分,俾能開發相容或有競爭關係之軟體或硬體,同時在法律上又能免於表達之成分之接觸,即有建立著作權潔淨室程序之必要。(在執行此程序而進行反組譯時,所涉及還原工程之重製是否屬於合理使用之問題,詳見本書15.14)
       再者,依著作權法之精神,著作財產權之取得,並不能排除他人另行獨立創作內容相同或相似著作之權利。故倘未接觸他人電腦程式,經獨立創作結果,其內容縱屬雷同,亦不構成著作權侵害。電腦程式開發時,因受限於市場通行之軟硬體各種規格之限制,其選擇空間本相當有限,此基於獨立創作法理所建立之潔淨室程序尤顯重要。著作權潔淨室之設立後,在開發軟體過程中所留下的各種執行文件(paper trail)正可以作為獨立創作之證明。

17.3.3           潔淨室之人員組編及各組功能
       著作權潔淨室執行人員分成三組工作人員分別執行不同之工作:功能規格組(functional
 specifications team)、撰碼組(coding team)及法務組(legal team)。每組均有特定之職責,其中功能規格組與撰碼組不能有任何接觸,法務組係各組成員間唯一之溝通對象。
       規格組人員負責對目標程式(target program)以反組譯(disassembly)方法分析解構後[32],過濾出思想及功能(idea and function)成分,將不屬著作權法保護之「功能性規格」
(functional specifications)提供給法務組,審核俾便撰碼組成員作為撰寫程式(即所謂 desired program) 之參考。規格組人員提出該規格書時僅能建議輸入與輸出之條件,但不得含有任何達成該目標之表達(expression)之方式,其目的在避免撰碼組成員因其暗示而模仿他人之表達。
       法務組人員之任務在對於規格組所提出之規格資料詳予檢查,為撰碼組過濾或攔截目標程式中可能屬於表達之成分,並判斷合理使用之適用範圍。此外,法務組成員尚須負責教育訓練之任務、建立符合潔淨室條件之軟硬體環境,並居間擔負規格組與撰碼組間溝通協調之任務。其監控太嚴,將影響產品開發之時程,太鬆則將來一旦涉及侵權之爭議,則法務組須擔負責任,其任務壓力特別沈重。
       撰碼組成員則完全與目標程式之所有資料隔絕,其所獲得之資料為來自規格組所提供之撰碼規範。為預防撰碼組人員受污染,接觸不該接觸之軟體,潔淨室必須有系統地以文件紀錄程式開發之過程,包含進出人員之簽名及進入之時間、每日工作紀錄、開會紀錄、程式修改紀錄等等,以為獨立創作抗辯之證明。該組成員須至法院宣誓或公證,聲明在進入潔淨室之前,從未接觸(access)相關軟體原始碼,並切結在開發相容軟體期間,非經法務組准許,絕不私自接觸相關軟體等。撰碼組成員必須根據法務組所轉交之功能規格,研究如何適當安排程式之次序、組織、結構或模組等,系統分析之能力乃是重要之基本要求[33]
 
17.3.4           潔淨室之法律功能
17.3.4.1           作為未「接觸」目標程式之防禦佐證

       無論著作間相似之程度有多高,只要是獨立創作所得,即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所謂獨立創作,乃指創作過程中未接觸原告之著作而言。故如以潔淨室程序開發電腦軟體,一旦涉訟,即可提出潔淨室程序之證據,以證明在程式開發撰寫過程中,撰碼者雖接觸案關目標程式(即原告之程式)之思想或概念,惟該部分是公共財產,至於應受著作權保護之表達則因撰碼人員並未接觸,因此與著作權侵害之要件不該當[34]
 
17.3.4.2              作為證明程式之相似乃是功能或本質所無法避免之防禦佐證
                            ─ 思想與表達合併之證明

       如本書16.5所述,倘表達思想或概念之方法只有一種或方法極其有限時,為免著作財產權人壟斷著作之思想及概念,造成文化進步之障礙,或有害於公共利益,則思想與表達即行合併,均不予保護。
       在實際著作權侵權訴訟中,如被告之電腦程式係遵照潔淨室程序所撰寫,撰寫之工程師在未接觸原告電腦程式情形下,其表達方法雖屬相同,被告仍可主張因思想、概念本質及功能考量之限制,使被告之工程師無其他表達方法,故思想與表達應予合併,表達縱屬相同或近似,亦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35]
 
17.3.4.3             作為功能性之思想或概念能以多種方法表達之攻擊佐證
    如原告之電腦程式曾在其他廠商之潔淨室中被解構,該競爭廠商因此開發出功能相同但表達方法不同之相容程式。原告即可在嗣後對第三人之著作權侵權訴訟中舉該競爭廠商為證,證明在未接觸原告著作表達成分之情形下,該競爭廠商之電腦工程師仍能開發不同之表達方式,足見表達方法有多種,因主張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不可援用[36]
 
17.3.4.4             作為舉證責任轉換之攻擊防禦方法
       就接觸之舉證責任而言,美國及我國法院均認為:原告於訴訟時,須提出直接或間接證據證明被告曾接觸原告之著作。惟倘如原告與被告之著作已「明顯近似」(striking similarity),則無待接觸之證據,已足可推定被告曾接觸原告之著作。被告如主張係獨立創作,舉證責任則由被告負擔,此為著作抄襲訴訟中舉證責任之第一次轉換。
       然則,倘被告已建立潔淨室程序並提出證明,則抄襲之舉證責任將再轉由原告負擔。原
告須證明被告於未妥適建立著作權潔淨室之系統或執行潔淨室程序不當,致撰碼組之成員有
機會接觸屬著作權法保護之「表達」成分。
 
17.3.4.5              作為達成電腦程式相容之補救手段
       在IBM與Fujitsu爭議案中,仲裁人允許 Fujitsu 在潔淨室中接觸IBM軟體之原始碼(source code),藉以取得IBM電腦程式之功能性規格(functional specifictions),俾Fujitsu 得以開發與IBM軟體相容之電腦程式而又不致於侵害IBM電腦程式之著作權[37]
 

 
[30] 有關著作權潔淨室之討論可見於J. Thomas McCarthy, McCarthy's Desk Encyclopedia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Washington, D.C.: The Bureau of National Affairs, 2nd ed.,1995); Cary H. Sherman & Hamish R. Sandison & Marc D. Guren, Computer Protection Law I.(Washington D.C.: The Bureau of National Affairs, Inc., 1991 Supp.), §210.8(d)。陳世顯,軟體工程師的新訓練中心─潔淨室(下),工商時報,83年11月25日,第14版;陳歆,著作權潔淨室 Copyright Clean Room, 智慧財產權管理月刊,86年1月,第10頁以下;陳歆,著作權潔淨室Copyright Clean Room,智慧財產權月刊,88年8月,第1頁以下。
[31] 依美國聯邦標準(Federal Standard) N0. 2090 3.4 之定義,所謂潔淨室(clean room),非指完全無塵,而是指「浮遊粒子控制在規定值內之房間」(A room in which the concentration of airborne particles is controlled to specified  
limits.)。至於粒子,乃是指0.001至1000微米(micrometer)(每一微米為十的負六次方)之粒徑的固體或液體之物質。而潔淨室所稱之「潔淨程度」亦並非一成不變,而係按產業需求特性而為分級。依該標準 3.1 之規定,潔淨室等級(Airborne Particulate Cleanliness Class)乃指一立方呎空氣中,0.1微米以上粒子之統計容許數或濃度(The statistically allowable number of particles equal           to or larger than 0.1 micrometer in size per cubic foot of air.
)。
[32] 在Sega案中,法官指出執行潔淨室之程序時,為取得功能性規範,反組譯之過程乃是無可避免之過程,該判決稱:「Programmers in clean rooms are provided only with the functional specifications for the desired program. As Dr. Tredennick explained, the use of a clean room would not have avoided the need for disassembly [of plaintiff's program] because disassembly was necessary in order to discover the functional specifications for a Genesis-compatible game」,citing Sega Enters. Ltd. v. Accolade, 977 F.2d 1510,1026, 24 USPQ 2d 1561, 1572 (9th Cir. 1992).
[33] 國內首度引進著作權潔淨室作業程序者為宏碁電腦公司。緣該公司於77年曾因基礎輸出輸入系統(BIOS)涉及著作權之爭議,IBM公司認為宏碁公司侵害其鍵盤控制器(keyboard controller)之密碼著作權,請求索賠三千萬元,最後以九百萬美元和解結案。該公司因此引進此潔淨室之作業程序。其中編碼組之人員且必須至法院公證宣誓未曾接觸過類似BIOS之程式,並立切結書保證絕不抄襲第三人BIOS原始碼及目的碼。詳見陳歆,著作權潔淨室Copyright Clean Room,智慧財產權月刊,88年8月,第1頁。
[34] See Sherman & Sandison & Guren,supra at §210.8[d), note 481.
[35] 在NEC v. Intel案中,法官指出原告與被告之微碼雖然相同,但被告既使用潔淨室程序,表達所以相同乃係因為本質上之限制使表達方法有限之故,故思想與表達合併,被告所為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其原文為:「The Clean Room microcode constitutes compelling evidence that the the similarities between the [plaintiff's] microcode and the  [defendant's]  microcode resulted from constrains....The shorter, simpler microroutines can be expressed
only in a few limited ways ....The Clean Room and [plaintiff's] version are identical, which is evidence of its constrained nature....[Defendant] properly used the underlying ideas, without virtually identically copying [the plaintiff's program's] limited expression」﹐citing NEC  Corp. v. Intel Corp.,10 USPQ2d 1177, 1188 (N.D. Cal. 1989).
[36] 在Pearl System v. Competition Elecs.          案中,法官指出:潔淨室之產出結果證明有其他方法可避免與原告之電腦程式之表達方法相似,該思想(idea)之必要表達方法不只一種,而是多種。其判決稱:「The clean-room-
produced software proved that alternative system level designs could have been used to avoid this similarity between the plaintiff and the defendant and that the idea did no have only one necessary form of expression, but many." citing from Pearl System Inc. v. Competition Elecs., Inc., 8 USPQ 2d 1520, 1522 (S.D. Fla. 1988).
[37] See Parker, "Secured Facility" Solves Compatibility Conflicts, Infoworld, p.41 (Sep.28,1987),cited from McCarthy, supra at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