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思想與表達之區別及合併─電腦程式結構保護之界線

16.10 結論

16.10                結論
16.10.1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1530號刑事判決、同院98年度台上字
                        第868號民事判決、同院98年度台上字第1898號刑事判決及同院
                        94年度台上字第6398號刑事判決均將著作權法保護之範圍擴張及
                        於非文字成分,使著作著作權之保護及於著作經解構後之模式及整
                        體觀念及感覺,對於著作人提供應有之保護

       自1930年代開始,美國聯邦法院之著作權法案例已對於一般著作之非文字成分提供保護,迄今無論是該國之司法實務或學者見解均毫無異見。電腦程式部分,1980年之Whelan 案首開其端,確認電腦程式之非文字成分亦應予保護,然自Lotus 迄Altai案,美國聯邦上訴法院採用抽象測試法及基於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對可受著作權法保護之電腦程式結構予以嚴密之檢視。其後,保護之範圍更及於著作之外觀及感覺。惟無論採用何種判斷基準,美國聯邦上訴法院歷年來之見解非常明確,即均將電腦程式之非文字成分列入著作權法保護之範圍。
       我國最高法院多年來鮮少對於一般文學著作之非文字成分是否應可受著作權法保護及應保護之程度表示其見解,遑論電腦程式著作,誠為美中不足。但94年以後,最高法院前後兩個判決均明白宣示著作權法之保護範圍及於非文字部分,而包含結構、次序、組織、功能表之指令結構、次級功能表或命令提示字元(long prompts)、巨集指令及外觀及感覺等,就著作人權益之保護而言,堪稱係里程碑之劃時代先驅案例。
 
16.10.2             最高法院採用美國聯邦法院普遍採用之抽象測試法及濾除之判斷基準,
                         符合電腦程式之特性及資訊產業界之需求

       美國聯邦法院在實務運作上,自Lotus 草創三要素測試法,迄Altai案建立三步驟測試法止,所採用之電腦程式之侵權判斷基準已臻於成熟。Lotus之第一要素測試法及Altai之第一步驟測試法均採用Hand 法官之解構法,以顯現電腦程式中非文字成分之結構。不同之處在於Lotus之第一要素兼含思想與表達之判斷,而Altai 之第一步驟僅限於電腦程式結構之抽象化;Lotus之第二要素測試法進行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適用之檢視,此亦屬Altai之第二步驟中過濾法所使用之原則。雖然兩案之方法類似,但就思想與表達合併部分,Altai 之推演則遠較Lotus 為精緻,及於多種基於內部因素及外部因素所決定而選擇方法極為有限之成分。此種濾除基準並為學者Nimmer採用作為其連續過濾法之濾除基準。
      我國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1530號刑事判決、同院98年度台上字第868號民事判決及同院98年度台上字第1898號刑事判決、同院中均清楚指明:法院應自行或委託鑑定機關將電腦程式予以解構,過濾或抽離出其中應受保護之表達部分,將具有高度抽象性之思想或概念等公共財產及基於效率或電腦軟硬體功能外部因素所限制部分予以濾除;再就被告是否曾經接觸自訴人或告訴人所享有著作權保護之表達部分及二程式間實質相似程度,加以判斷是否侵害自訴人或告訴人之著作權云云,其判斷著作侵害之基準已與Altai 案無殊,此種抽離、過濾及比較之三步驟測試法應符合電腦程式之特性及產業之需求。未來有待觀察的是我國法院是否會採納美國聯邦法院有關內部因素及外部因素之各項排除基準及採用至何種程度而已。
 
16.10.3             最高法院採用之抽離、過濾及比較之三步驟測試法,其判斷侵權標準與
                         Whelan 案迥然有別

       原創性乃是電腦程式受保護之必要條件,在美國著作權法上固毋庸贅述,而綜觀美國聯邦法院之判決及學者之見解,Whelan案所採用之僅有程式之最終功能係思想而其餘結構次序及組織均屬受保護之表達之見解,與美國聯邦法院自1879年來所建立之思想與表達區分原則悖離,故已徹徹底底受揚棄,司法實務及學者之見解均以法官Hand 所提出之抽象測試法為藍本,再依個案之特性決定何種層次之非文字之結構之表達方式屬唯一或有限而不予保護。於執行濾除程序時,實質上所運用者即為思想與表達區分及合併原則。
       我國最高法院在上揭三判決中已明確表示對於非文字部分之保護,乃以具有原創性為先決條件,足見就原創性之要求與美國法無殊。至於判斷具有原創性之結構、次序及組織是否受著作權法保護一節,最高法院復稱「應自行或委由鑑定機關將(自訴人或告訴人主張享有著作權保護)電腦程式予以解構、過濾或抽離出其中應受保護之表達部分,將具有高度抽象性之思想或概念等公共財產及基於效率或電腦軟硬體功能外部因素所限制部分予以濾除」,足見最高法院此種見解,與Whelan 案單純將電腦程式最終功能視為思想,其他之結構、次序及組織均一概視為表達完全不同。台灣高等法院上更(一)字第222號刑事判決以Whelan案為美國聯邦法院拒絕援用為由,認定電腦程式非文字成分之結構、次序及組織不具著作權法保護之適格,而未詳究Whelan 案之貢獻所在及其為美國聯邦法院後續判決拒卻之真正原因,顯引喻失義。
 
16.10.4              最高法院判決承認使用者介面與外觀及感覺可受著作權法保護,
                          與美國聯邦法院之主流判決意見相同,而單純功能項目或實用物
                          品本即應排除在著作權法保護之範圍

       按法官Hand 所使用之抽象測試法係將電腦程式解構,此在文學著作固屬可行,但在美術及視聽著作判斷侵權時,則力有未逮,故美國聯邦法院承認外觀及感覺亦受著作權法之保護,雖自抽象測試法判斷未構成侵權,只有外觀及感覺構成抄襲,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使用者介面通常係使用圖形或符號為介面,是否侵權亦應自外觀及感覺判斷。最高法院判決之見解洵屬正確。
       惟無論自解構法著手,或自外觀及感覺判斷,如果所使用之表達方法僅是「單純功能項目」(purely functional item),為資訊產業界所使用之標準化(standardization)手段,則依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亦應不予保護,此即美國聯邦法院Walker法官在Apple v. Microsoft案中之判決精義所在[75]。法官Walker 在該案中固然表示不同意Whelan案中法官對於表達之保護過於寬鬆之見解,但既未否定電腦程式非文字之結構可受著作權法保護,亦未言及非標準化或非單純功能項目之使用者介面或外觀及感覺即不應受保護。在稍後之另一 Apple v. Microsoft[76]案中,法官亦於使用過濾法時,亦明白將具有功能之表達列為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之標的[77]。詳言之,美國著作權法已明文規定實用物品(useful articles)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之基本原則[78],依美國著作權法第101條之規定,實用物品之設計,僅當該設計所包含之圖畫、圖形或雕刻之特徵可與該物品之實用性質分離辨識,且該特徵並可獨立存在時,方有受著作權法保護之適格[79]。法官應審酌之爭點在於:此實用物品中所含之藝術成分能否與該實用物品在觀念或物理上分離而獨立存在,且該藝術成分是否為表達該實用物品之唯一或有限方法而已。
       台灣高等法院前揭判決未能明白Whelan之見解不受後續判決援用之真正原因,即以該案被拒絕援用做為理由,而認為電腦程式之結構不應保護;又不清楚單純實用功能項目或實用物品,本即應排除在著作權法保護之範圍之基本原則,即遽作電腦程式之使用者介面不應受著作權法保護之推論,亦顯係犯過激推演之謬誤。
 
16.10.5                 Hand法官所稱之特殊性或普遍性之區別,究其精義,其實即指必要
                             場景原則或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之判斷,無法以文字清楚界定

       無可置疑地,以抽象測試法之解構為經,用以區分構想及表達,再以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為緯,以作表達是否應予保護之基準,乃為最佳可行之途徑。惟何種情況下應認表達方法有限,其模式具有法官Hand所稱之普遍性而不予保護,乃是另一困難之問題。法官Hand 在提出抽象測試法時,亦坦白自承:「沒有人曾經能夠固定此界線」[80]。30年之後,此困難仍沒能解決,思想與表達之區分及其合併仍需個案決定[81]。我國之著作權法之立法及法院實務運作上雖已承認思想與表達有所區別,但對於區別之方法、解構之過程及普遍性或特殊性之判斷、合併之程度及考量因素尚未有深入之分析,有待將來在著作權法理論及實務做更精細之推演。
                                                          

 
[75] 詳見Goldstein, COPYRIGHT’S HIGHWAY, 葉茂林譯,《捍衛著作權》, 五南圖書出版有限公司,台北,頁359-62(2000)。
[76] Apple Computer, Inc. v. Microsoft Corp., 779 F. Supp. 133,136 (N.D. Cal. 1991), aff’d (rev’d as to fees), 35 F.3d 1435,1444 (9th Cir. 1994), cert. denied, 513 U.S. 1184 (1995).
[77] Id. 779 F. Supp. at 136 (“Suppose defendant copied plaintiff’s abstract painting composed entirely of geometric forms arranged in an original pattern. The alleged infringer could argue that each expressive element (i.e., the geometric forms) is unprotectible under the functionality, merger, scenes a faire, and unoriginality theories and, thus all elements should be excluded prior to the substantial similarity of expression analysis.”).
[78] 有關此「useful article」原則之討論,詳見 Michael D. Scott, SCOTT ON COMPUTER LAW (New York: Aspen Publishers), vol. 1, §3.25(2003); Todd David Marcus, Fostering Creativity in Virtual Worlds: Easing The Restrictiveness of Copyright For User-Created Content, 55 J. Copyright Soc’y U.S.A. 469, 493(2008).
[79] Article 101 provides: “…the design of useful article, as defined in this section, shall be considered a pictorial, graphic, or sculptural work only if, and only to the extent that, such design incorporates pictorial, graphic, or sculptural features that ca be identified separately from, and are capable of existing independently of , the utilitarian aspects of the article.”
[80] Nichole, 45 F.2d at 121(“No body has ever been able to fix that boundary, and no body ever can..”).
[81] Peter Pan Fabrics, Inc. v. Martin Weiner Corp., 274 F.2d. 487 (2d Cir. 1960)(“Obviously, no principle can be stated as to when an imitator has gone beyond copying the idea, and has borrowed it s expression. Decision must therefore inevitably be ad h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