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思想與表達之區別及合併─電腦程式結構保護之界線

16.9 思想與表達之合併

16.9           思想與表達之合併
       著作權法反應公共政策之利益衝突,一方面立法或執法者必須提供足夠之動機以鼓勵著作人不斷地創作,故須注意保護著作人之精神所有權,一方面則是為了文化、科學、藝術之進步,必須排除著作之思想、觀念、方法、程序、原則、操作等使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以使公眾得自由利用該表達所傳達之資訊。惟兩者之間如何維持適當之均衡乃成為問題之所在。從而,倘思想與表達緊密不可分而互為連結時,此時如嚴格地保護表達,將等於使思想之擁有者壟斷其思想,而妨害國家文化之發展,與著作權法之立法目的不符。欲防止如此之結果,著作權法乃又發展出「必要場景原則」[63]及「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64],使在一定情形下,思想與表達合併而不予保護。換言之,此時法院只有兩種選擇,或對表達予以保護而聽任思想被著作人獨占,或是讓思想繼續供社會自由利用而使具有原創性之表達喪失有效之法律保護。法院在面臨此兩難局面時,乃必須基於公共利益之考量而選擇後者,亦即使思想與表達合併致表達喪失保護之適格。
 
16.9.1           必要場景原則
       所謂「必要場景」(Scenes a Faire)[65]原則乃指在處理某一類戲劇、小說主題時,實際上不可避免而必須採用某些事件、角色、布局、或布景,雖該事件、角色、布局或布景之表達方法與他人雷同,但因為係處理該特定主題不可或缺或至少是標準之處理方式,故其表達方法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如同舊約聖經Ecclesiastes所說,太陽底下無鮮事,故美國法官在Schwartz[66]案所稱全部之戲劇著作可以濃縮成36種情況,故舉例而言,如有人想撰寫劇本,描述紐約South Bronx區警察之生活,他們將很自然地僅能描繪「醉鬼、妓女、歹徒、廢棄車輛」與具有愛爾蘭血統且善於飲酒之警察追逐犯罪者之情景並列。又例如在冒險動作影片或電視影集,其主題、情緒、節奏均屬相似。此種主題、情節、事件之順序太過普遍,以致於雖然相似,但仍不受著作權法保護。
       此原則嗣後為甚多案例所引用,以作為判斷著作權抄襲之基準[67]。例如,在1984年Landsberg案中,法官即稱:「假若表達是源自普通不受保護之思想,而其表達方法又係必然附隨於思想之普通必要場景,則第二作者縱係逐句複製第一作者之表達,第二作者亦不侵害著作權,否則不啻賦予第一作者隱藏在必要場景之後之具有普遍性思想之獨占權」[68]
       Nimmer在發展其連續過濾測試法時,其所稱之「排除程式中受外部因素支配所形成之成分」,亦是基於「必然場景原則」,認為判斷電腦程式著作權之侵害時,法院必須將這些完成該程式特定功能所不可或缺或至少是標準處理方式之成分剔除,其中包括基於硬體標準、軟體標準、電腦製造廠商的設計標準及電腦程式使用者之商業上習慣所形成之共同部分等。
 
       臺灣高等法院97年12月30日97年度上訴字第809號刑事判決即引用必要場景原則做為三步驟測試法中之第二步驟過濾之基準:「告訴人與被告所提供鑑定標的之程式並非全部均由程式開發人員所撰寫,其中部分利用外購程式、公用程式庫、或依據電腦書籍內所附之範例光碟之程式加以修改或直接引用,此為被告所不爭執。而所謂外購程式及公用程式,係指系統或軟體廠商,針對某特定功能,以程式語言將該功能撰寫成為一套通用之程式,供有需要撰寫該功能程式之人,無需自行撰寫,即可將之直接引用或修改後使用,且電腦書籍內所附之範例光碟之程式亦同,此部份程式本非引用人所原始獨立創作完成之著作物,且該等程式任何人皆得引用,本即不受著作權法之保護,固難認可將該部分程式作為判斷是否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標的,且基於必要場景原則(Scenes a Faire),判斷是否侵害著作權時,固須將基於硬體標準(Hardware Standard)、軟體標準(Software Standard)、電腦製造廠商設計標準(Computer manufactures' Design Standard)、電腦程式使用者之商業上習慣(Target Industry Practice)及電腦軟體工業在設計程式時之習慣(Computer Industry Programming Practices)所形成之共同部分加以剔除,並應刪除程式中擷自公共所有之成份。」
 
  
16.9.2               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
16.9.2.1              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之精義

       所謂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The merger doctrine of idea and expression) 係指當思想與表達不可分辨(indistinguishable)、不可分離(inseparable),或當表達特定之思想之方法僅有一種(only means)或極其有限(limited number of ways)時,則表達與思想合併,從而,著作間之表達縱然實質相似,亦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
       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於1971年在 Herbert 案中,審理有關鑲上蜜蜂形狀之珠寶別針(jeweled bee pins)之著作權爭議時,判決稱:在珠寶上鑲以蜜蜂之珠寶形狀僅能有一種特別之表達方式(jewelry pin in the form of a jewel encrusted bee held only capable of a particular form of "expression")。在此種思想與表達不可分辨 (indistinguishable)或不可分離(inseparable)之情況,抄襲他人之表達將不為法律所禁(copying the expression will not be barred),因為在此情況下,法律如保護該表達將等於對思想授與無條件及無限制之獨占保護,而此已超越國會立法意圖之範圍[69]
       因此,如作品之思想與表達係不可分辨時,則其後之作品之表達方式縱然與該作品有實質之相似,亦未能以侵害著作權論擬。自該案以後,此「不可分離之表達」觀念為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所不斷採用[70],其他法院則使用「堅固地合併」(inextricably merged together)之語句,認為表達與思想如牢不可分時,使用思想將不可避免侵害表達之方式,此時援用他人思想雖不免抄襲他人之表達,但仍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71]
       法院在審理有關電腦軟體著作權之爭議時,亦採用此種合併原則為判斷之基礎。在1983年之Apple Computer, Inc. v. Franklin Computer Corporation一案中[72],被告 Franklin 公司不否認抄襲原告Apple公司之14種電腦作業系統程式(operating system program),但抗辯稱電腦作業系統程式與應用程式不同,並非著作權法所保護之標的,而且,為了使針對Apple公司電腦所開發之軟體能百分之百在該公司所生產之電腦上使用,使用與原告公司所寫之Autostart Rom完全一樣之程式乃是必須的,因此,要求Franklin公司自行撰寫作業程式事實上不可行 (not feasible)。法官Sloviter除引經據典確認電腦作業系統程式可為著作權保護之標的外,並判決稱假若在Apple之作業系統程式之外,能創造其他程式以執行與Apple之作業系統程式相同之功能,則此Apple之作業系統程式為思想之表達(expression of idea)而為著作權法所保護。因此,本案之重點在於決定是否在本案之情形,思想與表達已經合併(whether the expression and idea have merged)。地方法院調查結果,並未發現任何證據證明Apple之作業系統程式為達成Apple思想之唯一方法(only means),故Apple之程式具有受著作權法保護之適格。
       在前揭Landsberg案中,法官除引用前揭必要場景原則外,亦同時從可選擇方法之多寡判斷著作權保護之範圍,其判決稱兩種作品是否有實質相似依其作品之性質而定,如依作品之性質,對思想之表達方法極其有限(narrow range of expression of the ideas),則縱然其表達方式已是逐句複製 (verbatim reproduction) 或兩作品有非常接近之意義(very close paraphrasing),亦不能謂為侵害著作權。例如在科幻作品(fictional works)之情形,在劇情結構(setting)、事件發生之次序(sequence of incidents)、及劇中之角色(characterization)存有無限可能之變化(infinite variations),故逐句抄襲或使用意義極為接近之詞句固然明顯已構成侵害,在結構、次序、或角色之相似亦構成抄襲。反之,在寫實之作品(factual works),處理之方法極其有限,縱已逐句抄襲(despite verbatim copying of expression),但第一作者之表達方法既係必然附隨於該思想之普通場景(stock scene),故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73]
       此種「表達方式有限則思想與表達合併」之理論亦適用在有關電腦程式著作權之爭議。在前揭1990年之Lotus 案,法官亦認為:倘思想之表達方法十分有限(a quite limited number of the possible ways of expressing an idea),則思想與表達合併(merger)。但經比較市場上3種產品(VisiCac, Lotus1-2-3及Microsoft's Excel) 以後,認為3種電腦軟體雖均在表達共同之思想─電子試算表(an electronic spreadsheet),但表達方式實質上完全不同,顯然選單指令結構(menu command structure)表達方式有多種,從而被告之VP-Planner程式抄襲原告之Lotus 1-2-3程式即構成著作權之侵害[74]
       事實上,Nimmer在其所提出之連續過濾測試法時,其中之「排除程式中因邏輯、效率因素所支配之成分」即採此合併原則,主張電腦程式思想之表達方式縱有多種,惟倘基於程式執行之效率考量,程式之設計者只能被迫選擇一種或兩種表達方式,因而必須排除其他表達方式時,該特定的表達將不再受保護,並舉有關資料處理電腦程式之邏輯演繹法(algorithm)之有限性為例,認為最有效率之程式執行方法既是有限,則思想與表達合併,而應予排除在實質比較之範圍之外。
 
16.9.2.2           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 在我國司法實務之運用
1.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明白揭示思想與表達合併原則:
   「然思想如僅有一種或有限之表達方式,此時因其他著作人無他種方式或僅可以極有限方式表達該思想,如著作權法限制該等有限表達方式之使用,將使思想為原著作人所壟斷,該有限之表達即因與思想合併而非著作權保護之標的,因此,就同一思想僅具有限表達方式之情形,縱他人表達方式有所相同或近似,此為同一思想表達有限之必然結果,亦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 縱有呈現出與系爭字典選取相同或部分雷同文字,仍非可據以認定被上訴人有抄襲上訴人之著作。」
 
2.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1921號刑事判決雖以表達方法是否具有原創性未明而撤銷原判決,但究其文字論述真義,實在闡釋表達之有限性而構成表達與思想之合併,以致表達不受保護,至於表達是否有原創性乃是創意度是否達於要求之問題而與爭點無涉: 
   「按著作權法之著作,指屬於文學、科學、藝術或其他學術範圍之創作,語文著作亦為著作權法所稱之著作,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一款、第五條第一項第一款分別定有明文。惟語文著作受著作權法之保護,必須其內容具有作者之創意表達或創作性格,即所謂具有原創性,始屬之。原判決以上訴人之錦通公司網站網頁載有如新公司享有語文著作權之產品目錄…作為上訴人犯罪之依據。惟該產品目錄,係就相關產品之成分、用途、效果、使用步驟及方法加以說明。然如僅屬對該項商品之成分、用途、步驟及注意事項等作單純之描述,為同種類商品在使用或其用途上之共通特徵使然,而必須為同一或類似之描述,則其表達方法是否具有原創性而屬著作權法保護之範疇,即值研酌。」
 
3. 智慧財產法院105年5月16日104年民著訴字第65號民事判決指出表達極其有限時,思想與表達合併而不受保護:
   「天燈有前開客觀既存之基本外觀特徵,誠如前述,跳脫上開基本外觀元素,即與通念之天燈難以勾稽,是若以『天燈』作為杯子之設計概念時,其能表達『天燈』構想之方法極其有限,是該天燈外觀基本元素自不該為原告所獨占,此時表達與構想已然合併,則系爭天燈杯與據爭天燈杯雖皆具有天燈客觀既存之基本外觀特徵,此乃因受制於表達『天燈』構想之方法之有限性,縱二者表達實質相似,亦不構成侵害原告『天燈外觀』之著作權。」

 
[63] 「必要場景原則」在美國著作權法論著作中與「合併原則」併列,乍視之似乎與合併原則有別,但實質上其所處理之問題亦是有關思想與表達合併之問題,故本文將之放入思想與表達合併之部分討論。
[64] 學者將此合併原則稱為「思想與表達同一之例外」(The idea/expression identity exception), see  Sherman & Sandison & Guren, supra at §204.5(C)-204.5(D).
[65] Scenes a Faire為法文, Scene意指戲劇中之布景、環境,至於 a Faire 則指「action to be done」,乃指在戲劇或歌劇中,不可避免地被使用之重要場景,see Nimmer, supra §13.03[B][4].
[66] Schwartz v. Universal Pictures Co., 85 F. Supp. 270 (S.D. Cal. 1949).
[67] 引用此判決之案例極多,例如Reyher v. Children's Television Workshop, 533F.2d. 87,91(2d Cir. 1976)(“Such stock literary devices are not protectible by copyright.”); See v. Durang, 711 F.2d141 (9th Cir. 1983)(“Scenes a Faire defined as ‘stock scene that flowed necessarily from common unprotectible ideas’.”).
[68] Landsberg v. Scrabble Crossword Game Players, Inc., 736 F.2d 485,489 (9th Cir. 1984) (“A second authors does not infringe even if he reproduces verbatim the first author's expression, if that expression constitutes stock scenes that flow necessarily from common unprotectible ideas, because to hold otherwise would give the    first author a monopoly on the commonplace ideas behind the scenes a faire.”).
[69] Herbert Rosenthal Jewelry Corp.  v. Kalpakian, 446 F.2d 738,741-2 (9th Cir. 1971)
[70] See e.g., Rachel v. Banana Republic, Inc.,831 F.2d 1503, 1507 (9th Cir. 1987) ("Even similarity in expression is non-infringing when the nature of the creation makes similarity necessary."); McCulloch v. Albert E. Price, Inc., 823 F.2d 316,320 (9th Cir. 1987); Frybarger v. 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812 F.2d. 525,530 (9th Cir.   1987); Sid & Marty Krofft Television Productions, Inc. v. McDonald's Corp., 562 F.2d 1157,1168 (9th Cir.1977).
[71] See e.g., Franklin Mint Corp. v. National Wildlife Art Exchange, Inc., 575 F.2d 62(3d Cir.), cert. denied, 439 U.S. 880(1978).
[72] Apple Computer, Inc. v. Franklin Computer Corporation, 714 F.2d. 1240(3d Cir. 1983).
[73] 引自 Neil Boorstyn, COPYRIGHT LAW (New York: Clark Boardman Callaghan, Cumulative Supplement, 1992), §10:14.
[74] Lotus, 740 F. Supp. at 6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