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思想與表達之區別及合併─電腦程式結構保護之界線

16.4 抽象測試法(Abstractions Test)之精義

16.4          抽象測試法(Abstractions Test)之精義
16.4.1        抽象測試法之起源及意義

       「抽象測試法」(Abstract Test)乃是美國著作權法上判別一般著作物內容為思想或表達之最重要檢測方法。此法乃係美國法官Hand所首創。1930年,聯邦法院法官Hand在美國第二巡迴上訴法院之Nichols v.    Universal Pictures Corp. [25]案發展此測試基準,判決被告之電影劇本未侵害原告戲劇之著作權,4年後又在Sheldon v. Metro-Goldwyn Pictures Corp.[26]案使用此測試法推翻下級法院判決,認定被告之作品侵害原告之著作權。
       依Hand之見解,任何作品(特別是戲劇)均包含大大小小之事件(incidents),如將事件逐漸抽離(abstraction),則隨著抽離事件之增加,會產生越來越抽象或越來越具有普遍性之「模式」(patterns),此種具有普遍性(generality)或高度抽象性之模式可能適用於任何其他之作品,抽離至最後,可能只剩下非常普通一般性之描述,例如戲劇之主題或戲劇之名稱即是。故在此一連串之抽離過程中,必然存在某界線,超越此界線後,則因事件抽離後,該普遍性之抽象模式乃屬公共財產(public domain)之思想,故為著作權法所不保護[27]。此具有普遍性(generality)之抽象模式可存在於不同層級,普遍性與特殊性(specificity)之區別即為決定思想與表達之基準。
        Hand法官進一步指出,在決定作品是否侵害他人著作權時,首先應個別將兩作品之事件(incidents)逐步抽離(abstraction),如事件抽離後兩著作相同部分均為具有普遍性之抽象模式(patterns),則未生著作權侵害之問題。每部作品各有不同抽象程度之普遍性模式,比較時必須注意找出兩作品最細微之共同模式(the most detailed patterns common to both)。如相同之模式有相當之數量或已有相當之意義(significance),且該相同之抽象模式具有「普遍性」(generality),例如兩作品基本結構或情節之模式相近,但因該抽象模式係具有普遍性,則僅係思想之模仿,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反之,如相同部分有相當數量或相當意義,而又不具普遍性,例如事件順序、角色之特徵、劇本之布局等均屬近似,則屬表達之抄襲。
       在Nichols案中,原告係戲劇作品「Abie's Irish Rose」之作者,被告則係電影劇本「The  Cohens and the Kellys」之作者。Hand根據此測試方法,分別陳述兩作品之細微特徵,列出最細微之相同之成分(common elements)或模式(pattern)如下:「秘密婚姻、男女雙方分別為愛爾蘭與猶太家庭背景、種族偏見造成父母反對」。此共同模式據Hand在判決中指出,先前早已有數部作品使用同樣情節布局,因此Hand認定此種結構或主題太過於普遍(too generalized),乃為原告思想之一部分,屬於公共資產(public domain),故判決稱:「被告並未模仿法律所不允許之任何成分。」[28]
       相反地,在Sheldon案中,Hand法官則使用抽象測試法推翻下級法院之判決。該案原告之戲劇與被告之電影(motion picture)均係有關一名年輕女子毒死前任男友之故事,行兇之動機則係因該男友已對女子籌劃中之婚禮產生威脅。原告之戲劇(play)是根據1857年發生在英國蘇格蘭之著名Madelaine Smith審判案件改寫而成的。被告原曾與原告談判以該戲劇改拍成電影,但雙方未能談攏,被告遂聲稱參考另外一部大致同樣以 Madelaine Smith審判史實為基礎所撰寫之小說之布局,完成名為「Letty Lynton」之電影。
       法官Hand在判決中首先聲明:「如果被告只是自原告或他人之作品中擷取一般性之模式(general pattern),並未抄襲他人之表達方法,則被告行為完全合法」。然後,Hand分別列舉被告電影情節及原告劇本中共有之「威脅場景」(threat  scene)及「死亡場景」(death scene),指出女主角被前任男友威脅之過程及女主角如何下毒並阻止該男子求救之細節,在原告及被告之著作幾乎完全相同,而原告著作中所描述威脅之場景更為史實及他人小說所未見,而被告電影情節竟然相似,足見係抄襲自原告劇本。被告既已抄襲原告戲劇極多細節,此種細節安排之次序 (the sequence of details) 已非所謂思想之範圍,而為戲劇之表達方法,其對此未具普遍性之細節之抄襲已逾越合理使用範圍,侵害原告之著作權[5]
 
16.4.2          抽象測試法之特點
      此測試法改變傳統著作權法上可受著作權法保護(copyrightability)之範圍。法官Hand在 Nichols及Sheldon兩案使用抽象測試法時,清楚地表示:構成著作權侵害之抄襲已不限於文字成分(literal elements) 抄襲,而及於非文字模仿。依Hand法官之見解,戲劇之布局  (the setting of action)、角色之背景(the background  of characters)、事件之次序(the sequence of events)、劇本之細節(the details  of the plot)、角色之特質(the nature of character)、動機(motivations)均被列為比較判斷之參考,對作品可著作權性範圍另闢一片天空,深深影響嗣後美國著作權法制之發展。
       其次,使用此測試法調查比較作品間共同特徵時,其所篩選比較之模式或特徵應達到合理之細微層次(to a reasonably detailed level of pattern) 。依 Hand 之見解,當比較作品之特徵時,應盡可能深入比較作品細節以找出共同之模式,再判斷共同之模式是否具有普遍性,以決定是否構成著作權法上所謂表達之侵害。因此,Hand在Sheldon案指出,一名已訂婚之女子為維護未來之婚姻,而下毒毒殺以前之情人,此模式乃是具有普遍性之思想,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但是,如果一名阿根廷之舊愛向一名已訂婚女英雄(heroine)唱南美洲牛仔情歌求歡,該女子因恐危及籌備中之婚禮,遂以毒藥strychnine毒死該男子,並阻止該男子在死前打電話求救,此類模式並不具有抽象之普遍性,如仍相同或近似,則屬表達之抄襲而構成著作權之侵害[6],由此足見在判斷侵害與否時,「細節之深度」(the depth of detail) 極為重要。
       再者,在比較兩作品共同之細微模式時,必須注意「量之要素」(quantitative element)及質之要素。故倘如兩劇本間僅有少量細節相同,而此細節又無足輕重,則縱使相同之處極為特殊(specific),且已可認定是模仿之結果,但此偶然小量之複製(replication)仍非著作權保護之標的,必須兩作品有相當數量之模式(pattern)或較有意義之段落(significant segment)相同,方能構成著作權表達之侵害[7]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本測試法提供一個有效之技術(technique)或方法(method)以判定表達是否實質近似。依法官Hand所示之方法,先從作品中找出最細微之特殊點(the greatest degree of particularity),然後列出所有相似之處。最後,再決定相似之處是思想之相似或表達之相似。法官Hand認為假如相似之處均已具備相當程度之普遍性(to certain level of generality), 則僅係思想之相似,與著作權之侵害無涉。
 
16.4.3             抽象測試法之評析
       此種抽象模式基準測試法曾受到各種批評。首先,此法以被告所模仿者是否為普遍性之抽象模式為調查比較之基礎,如所模仿者乃具有抽象普遍性之模式,則為思想之模仿,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但對於如何決定普遍性是否存在乙節,並未能提出清楚之界線,且以作品之模式互為比較不免增加比較工作之負擔,從而能否簡化比較之工作負擔,更引起質疑。學者Abrams即認為:「此抽象測試法實質上並非區分思想與表達之方法,而僅是判別兩造作品之思想或表達有無近似而已」[8];Kaplan教授更批評稱:「抽象測試法比較作品之模式(pattern)並不能減輕比較兩造作品之工作負擔;此種測試法也不能判別對於作品給予著作權保護之獨占(monopoly)是否過於寬廣」[9];而學者Nimmer亦指出:「此法並未告訴吾人何種程度之抽象可使表達跨越至思想」[10]
       然而,以上之批評似非公允。誠然,此抽象測試法並非如石蕊試紙(litmus paper)般得以快速檢測究被模仿者為思想或表達,但民國65年著作權法102(b)對兩者之區分並未作明確之規定,百年歷史之困難無法一夕解決並非此測試法之過錯,畢竟,此測試法已指出:如比較作品間非文字部分模式(含結構或次序)相同部分具有抽象之「普遍性」者,則僅為思想之相似而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因此,此測試法在判斷作品是否實質近似及是否屬於表達之侵害時,仍有相當之使用價值。台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更(一)字第222號刑事判決亦稱:「就一般著作而言,文字本身固係著作權保護之標的,對於非文字部分,如具原創性仍應具著作權保護之適格。」至於非文字部分如何判斷思想或表達,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1530號刑事判決則採用解構、過濾或抽離再予比較之方法,此即此處所稱之抽象測試法。
       雖然如此,抽象測試法所使用之解構法對於文學或電腦程式等適合於解構之著作固甚妥適,但對於側重美感或視覺之著作,例如美術著作或視聽著作等,單純使用此解構法並不完全公平,此時即有兼用整體觀念感覺測試法(如下述)之必要。最高法院94年台上字第6398號刑事判決即稱:「在判斷圖形、攝影、美術、視聽等具有藝術性或美感性之著作是否抄襲時,如使用與文字著作相同之分析解構方法為細節比對,往往有其困難度或可能失其公平。」因此在為質之考量時,尤應特加注意著作間之『整體觀念與感覺』」最高法院 97年台上字第 6499號刑事判決亦同。
 

 
[25] Nichols v. Universal Pictures Corp., 45 F.2d 119 (2d Cir. 1930), aff'g 34 F.2d 145 (S.D.N.Y. 1929), cert. denied, 282 U.S. 902 (1931).
[26] Sheldon v. Metro-Goldwyn Pictures Corp., 81 F.2d 49(2d Cir. 1936), rev'g 7 F. Supp. 837(S.D.N.Y. 1934), cert. denied, 298 U.S. 669(1936).
[27] Nichol, 45 F.2d at 121(“Upon any work and especially upon a play a great number of patterns of increasing generality will fit equally well, as more and more of incident is left out. The last may perhaps be no more than the most general statement of what the play is about and at times consist of only this title, but there is a point in this series of abstractions where they are no longer protected since otherwise the playwright could prevent the use of his ideas to which apart from their expression his property is never extended. Nobody has ever been able to fix that boundary, and nobody ever can.”).
[28] Nichol, 45 F.2d at 121(“The defendant took no more ─ assuming it took anything at all─ than the law allowed.”).
[29] Sheldon, 81 F.2d at 54.
[30] Id. at 54.
[31] See Howard B. Abrams, THE LAW OF COPYRIGHT (II) (New York:Clark Boardman Callaghan), §14.03 [B](1993)
[32] Id. at §14.05 [A][1].
[33] Id. at §14.05 [A][1],n.277, quoting Benjamin Kaplan, An Unhurried View of Copyright, 48 (1967). .
[34] Nimmer, supra at §13.03[A](a)(April 2005)(“It does not, of course, tell us where in any given work the level of abstraction is such as to cross the line from expression to id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