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思想與表達之區別及合併─電腦程式結構保護之界線

16.1 問題之源起

16.1           問題之源起 
      最高法院 99年度台上字第 2109 號民事判決:「按判斷是否『抄襲』他人著作,主要考慮之基本要件為被侵害之著作必須是表達而非思想;其次為被告必須有接觸或實質相似之抄襲行為。」;同院99年度台上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亦稱:「按著作權法第十條之一規定: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是以著作權之保護標的僅及於表達,而不及於思想,此即思想與表達二分法。」故思想與表達之區別、判斷乃是決定著作財產權是否被侵害之前提。又在一定情形下,思想與表達構成合併而不保護表達,故前揭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2314號民事判決復稱:「然思想如僅有一種或有限之表達方式,此時因其他著作人無他種方式或僅可以極有限方式表達該思想,如著作權法限制該等有限表達方式之使用,將使思想為原著作人所壟斷,該有限之表達即因與思想合併而非著作權保護之標的,因此,就同一思想僅具有限表達方式之情形,縱他人表達方式有所相同或近似,此為同一思想表達有限之必然結果,亦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
       按思想與表達之區別及合併原則,乃是解決著作人及利用人利益衝突所為之「精緻均衡」(delicate equilibrium)[1]手段。我國著作權法第10條之1規定:「依本法取得之著作權,其保護僅及於該著作之表達,而不及於其所表達之思想、程序、製程、系統、操作方法、概念、原理、發現。」其立法說明即稱「本條為著作權之基本法理,亦為與貿易有關之智慧財產權協定第九條第二項所明定。」[2]按此「思想」與「表達」二分法之理論為19世紀美國最高法院所建立,1976年美國著作權法明文規定於第102條[3];TRIPS第9條第2項更明定著作權之保護不及於思想[4]。我國著作權法第10條之1之立法即源於此。
       惟一般著作及電腦程式之思想與表達如何區分?一般著作及電腦程式中之「非文字成分」(non-literal elements)[5]在何種狀況下可構成合併?又於判斷一般著作及電腦程式是否侵害他人著作財產權時,在判斷過程中應採用何種步驟?均有待自理論及司法實務案例作比較研究。
       最高法院在81年度台上字第3063號民事判決稱:「源出相同之觀念或觀念之抄襲並無禁止之理」,已明白揭示思想與表達之區別及合併之原則。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1530號刑事判決[6]更為首度就判斷電腦程式是否構成侵權明確表示判斷之方法之案例。該案判決指出非文字部分,如具原創性仍應具著作權保護之適格;電腦程式之非文字之結構(structure)[7]、次序(sequence)及組織(organization)亦屬保護之標的。至於電腦程式是否侵權之判斷則以解構、過濾或抽離之方式為之。判決精義與美國聯邦法院之先驅案例Altai [8]之判決意旨一致。但該案發回以後,台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更(一)字222號刑事判決[9]則基於Whelan案為嗣後之判決所拒絕援用,即對於電腦程式結構之保護持否定之見解。
       迨至最高法院98度台上字第868號民事判決及同院98年度台上字第1898號刑事判決又與前揭最高法院之判決採完全同一之見解,認為電腦程式之結構、次序及組織具有著作權保護之適格,並應依Altai案所建立之三步驟測試法解構、過濾及作實質相似之比較。至於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6398號刑事判決[10]則確認以分析解構著作結構之方法判斷著作有無侵權係屬正確,僅在美術或視聽著作,應兼採整體觀念及感覺為測試方法。究竟歧異發生原因為何?高院判決對於Whelan案之解讀是否與美國司法實務界之解讀一致?亦有分析之必要。

 
[1] 引自 Harvard Law Review Association, Copyright Law — Scope of Protection of Non-Literal Elements of Computer Program—Second Circuit Applies an “Abstraction-Filtration-Comparison” Test—Computer Associates International, Inc. v. Altai, Inc., 106 Harv.L. Rev. 510 (December, 1992).
[2] 本條文為87年1月21日著作權法修正時所新增,其立法理由引自智慧財產局編製「87年1月21 日著作權法部分修正條文對照及說明」,輯於拙著,著作權法論(III), 5版,頁 4-233(2004)。
[3] Title 17 U.S.C. §102(b) provides:「In no case does copyright protection for an original work  of authorship extend to any idea, procedure, process, system, method of operation, concept, principle, or discovery, regardless of the form in which it is described, explained, illustrated, or embodied in such work」.
[4] TRIPS第9條第2項規定:「Copyright protection shall extend to expressions and not to ideas, procedures, methods of operation or mathematical concepts as such.」
[5] 電腦程式之非文字成分可包含資料之輸入及輸出格式、資料結構、程式碼之設計、組織及流程,螢幕輸出(outputs)、使用者界面、螢幕之流程及次序。引自 Thomas J. Smedinghoff, Developments in Software Copyright Law, 3 Software L.J. 637,640(1990); 又此類電腦程式非文字成分包含三類:1. 程式目的碼及原始碼之結構、次序及組織;2. 使用者界面之結構;3.在螢幕顯示器上資訊之呈現(the presentation of information on screen displays), see Lotus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v. Paperwork Software International, 740 F. Supp. 37, 46 (D. Mass. 1990).
[6]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1530號刑事判決及同院98年台上字868號民事判決,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http://jirs.judicial.gov.tw/FJUD/FJUDQRY01_1.aspx。
[7] 電腦程式包含甚多模組,各模組具有不同功能,而各模組間互動之關係即構成結構,see Steven R. Englund, Note, Idea, Process, or Protected Expression?: Determining the Scope of Copyright Protection of the Structure of Computer Program, 88 Mich. L. Rev. 866, 871(1990).
[8] Computer Associates International, Inc. v. Altai, Inc., 982 F.2d 693 (2d Cir. 1992).
[9] 台灣高等法院94年度上更(一)字第222號刑事判決,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http://jirs.judicial.gov.tw/FJUD/FJUDQRY01_1.aspx。
[10] 最高法院高94年台上字第6398號刑事判決, 司法院法學資料檢索系統:
http://jirs.judicial.gov.tw/FJUD/FJUDQRY01_1.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