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著作之合理使用及音樂著作強制授權

15.11 著作出處之明示

15.11          著作出處之明示                        
15.11.1         明示出處之必要及其方式
       著作權法第64條規定:「依第四十四條至第四十七條、第四十八條之一至第五十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五十五條、第五十七條、第五十八條、第六十條至第六十三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應明示其出處。(第1項)」「前項明示出處,就著作人之姓名或名稱,除不具名著作或著作人不明者外,應以合理方式為之(第2項)」。違反本條規定者,縱係合於合理使用之規定,亦應依同法第96條規定「違反第五十九條第二項或第六十四條規定者,科新台幣五萬元以下罰金」,科處5萬元以下罰金。
       第64條第1項規定利用他人著作應明示所利用著作出處之情形,包括第44條中央或地方機關之重製;第45條司法程序之重製;第46條學校授課需要之重製;第47條教育目的之重製、改作、編輯或公開播送;第48條之1依法設立之教育機構或供公眾使用圖書館之重製;第49條時事報導之利用;第50條中央或地方機關著作之轉載或公開播送;第52條正當目的之引用;第53條障礙者福利之重製;第55條非營利活動之公開口述、公開播送、公開上映或公開演出;第57條美術著作或攝影著作之原件或合法重製物之公開展示;第58條戶外場所長期展示之美術著作或建築著作之利用;第60條合法重製物之出租;第61條時事論述之轉載或公開播送;第62條政治或宗教上之公開演說、裁判程序及政府機關之公開陳述;第63條之翻譯或改作利用等。除此以外之其他合理使用情形,依本條第1項之反面解釋,不需註明出處[120]
       第64條所謂明示出處,依利用之方式,包括表示原著作著作人、著作名稱(例如書名及版次)、出版社之名稱、利用之部分(例如書中之章節頁次等)等。條文雖未就於何處註明有所規定,解釋上自宜使社會一般人易從利用者註明被利用著作之方法及位置中,瞭解被利用著作係出自何處,因此,所謂「明示其出處」一語,自應從社會客觀標準衡量,以合理方式出之。如僅編輯者或少數特殊人能瞭解者,自難謂已「明示其出處」[121]。例如,撰寫書籍或論文時,其出處引用必須以註解明示出處,如僅在序言說明來源或在書籍或論文之末以參考文獻概括表示,均應不合於本條「明示出處」之規定[122]
      智慧財產法院97年度民著訴字第6號判決即稱:「所謂『明示其出處』,應從社會客觀標準衡量之,如僅編輯者或少數特殊人能瞭解者,自難謂已『明示其出處』。」智慧財產局中華民國92年1月6日智著字第0910011462號函釋及中華民國96年10月23日電字郵件961023c函釋亦均稱:縱利用他人著作而得主張合理使用,利用人仍應依本條之規定以「合理方式」註明出處,如有違反,仍應負刑事責任。

15.11.2        出處明示與合理利用之關係
                    ─ 出處明示義務之違反是否即構成著作財產權之侵害
       第64條之規定,與著作之利用是否構成合理使用無必然之關係;縱違反明示出處之義務,亦非當然構成著作財產權之侵害,仍應檢視該利用行為是否合於合理使用各條文之規定。按著作財產權被侵害時,固可能同時構成本條之違反,惟本條之規定並非著作合理使用(或著作財產權限制)之必要條件,著作縱未依本條以合理之方式明示其出處,亦無妨於合理使用之成立。換言之,著作之利用雖已合於合理使用之情形,就未明示出處部分,仍應依本條及第96條處罰之[123]。例如,著作之引用雖已合於著作權法第52條所稱之「正當目的」之合理使用要件,而不構成著作財產權之侵害,惟其出處標示倘違反之本條之規定,仍可依本條追訴處罰。惟智慧財產局持相反意見,認惟有明示出處方有主張合理使用之機會。智慧財產局99年1月7日電子郵件990107d函即稱:「按除符合本法第44條至第65條所定之合理使用情形外,並需註明出處,始能主張合理使用,並非任何情形只要註明出處即得主張合理使用。換言之,如實際利用已構成侵害他人著作財產權之行為,縱註明其出處,仍須負擔侵害著作財產權之民、刑事責任。」智慧財產局101年11月7日電子郵件1011107亦明白表示:「至於影片上註明『翻拍自網路』、『畫面來源於…』等字樣是無法排除利用人侵權行為責任的。」其旨趣相同。

15.11.3         出處之明示與著作人格權之侵害
       再者,本條明示出處義務之違反與著作人格權中之姓名表示權之侵害雖有關連,但無必然之重疊。引用他人文章未明示著作人之姓名固應負著作權法第96條之刑事責任,惟違反本條規定之情形不一,如於學術論文引用他人著作時已明示著作人之姓名,但未表明雜誌名稱、出版社名稱、著作之版別及引用之頁數等。此時雖不構成姓名表示權之侵害,但仍可構成本條之違反。
 

 
[120] 學者章忠信認為:「第四十八條圖書館之重製、及第五十四條政府或學校考試的重製,都還有對外流通後續行為,應該還是要註明出處…依第六十五條第二項的『其他合理使用』,應也有明示出處的義務,本條卻未漏未包括,以上這些都是未來應修法調整的地方。」引自章忠信,著作權法逐條釋義,96年3月初版一刷,第169頁。
[121] 內政部,認識著作權,81年12月,第38頁。
[122] 參閱加戶守行,前揭書,第258頁。
[123] 參閱加戶守行,前揭書,第257頁。按日本著作權法第48條與我國著作權法第64條規定類似,依加戶守行之分析,在舊著作權法時代,實務上雖認出處明示之違反即構成著作權侵害,惟現行著作權法之立法意旨並非沿襲舊制,兩者並無必然之關連,故在罰則上,第119條之著作權侵害罪與第122條之出處明示違反之犯罪分別立法。學者蕭雄淋,新著作權逐條釋義(二),五南圖書出版公司,88年2版一刷,第213-214頁及章忠信,著作權大哉問,書泉出版社,90年2月,第208頁均採同一見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