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著作之合理使用及音樂著作強制授權

15.6 為資訊自由流通目的之利用

15.6        為資訊自由流通目的之利用
       著作權法固保護著作人之精神財產之所有權,但亦應注意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之發展,故著作人權益之保護不能妨礙資訊之流通與傳達,否則即對於文化之進步有妨礙。
 
15.6.1        為利於大眾利用著作之目的對論文期刊摘要之重製、翻譯及散布
       著作權法第48條之1規定:「中央或地方機關、依法設立之教育機構或供公眾使用之圖書館,得重製下列已公開發表之著作所附之摘要︰一、依學位授予法撰寫之碩士、博士論文,著作人已取得學位者。二、刊載於期刊中之學術論文。三、已公開發表之研討會論文集或研究報告。」本條係87年修正著作權法參照英國著作權法第60條之立法例所增訂,其立法說明即稱:「為利於大眾利用著作之摘要達到查詢之目的,特別容許機關、教育機構或圖書館對於特定著作所附摘要,加以重製。」
    本條所稱之「摘要」不含參考文獻,因參考文獻僅有著作名稱、著作人姓名、出版單位
及出版年份,與著作定義不合,故不受著作權法保護,智慧財產局96年3月16日電子郵件960316b函釋可資參照[49]

15.6.2         為時事報導時對所接觸之他人著作之利用、翻譯及散布
       在時事報導方面,著作權法第49條規定:「以廣播、攝影、錄影、新聞紙、網路或其他方法為時事報導者,在報導之必要範圍內,得利用其報導過程中所接觸之著作。」又依著作權法第63條第1項:「依…第四十八條之一至第五十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及同條第3項:「依第四十六條至第五十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法第49條規定之合理使用者,得為翻譯及散布該著作。再者,依本法第49條利用他人著作時,依同法第64條第1項及第2項之規定必須注意應明示出處,就著作人之姓名或名稱,除不具名或著作人不明外,且應以合理方式為之。
       本條係81年修正著作權法所新增,92年7月9日修正公布之著作權僅增列「網路」。依81年舊法之修正理由中所述,因做時事報導時,所接觸之層面極為廣泛,而於報導過程中,極可能利用他人著作,於此情形,苟不設利用之免責規定,則時事報導極易動輒得咎,有礙大眾知之權利,當非著作權法保護著作權之本旨,故參考伯恩公約第10條之2第2項、西德著作權法第50條、日本著作權法第41條及韓國著作權法第24條之規定予以增訂。
       依81年修正理由所示,本條所稱「所接觸之著作」,係指報導過程中,感官所知覺存在之著作。例如新聞紙報導畫展時事,為使讀者瞭解展出之內容,於是將展出現場之美術著作攝入照片,刊載於新聞紙上;廣播電台或電視電台報導歌唱比賽時,為使聽眾瞭解比賽情形,於是將比賽會場之音樂著作予以錄音,於廣播或電視中予以播送等。
       惟依實務見解,所謂時事報導,應包含單純報導及推論或判斷,倘未加揀選而全部照錄,名為報導,實即為重製。台灣高等法院85年度上訴字第4501號刑事判決即稱:[50]
  「按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雖規定:『廣播、攝影、錄影、新聞紙或其他方法為時事報導者,在報導之必要範圍內,得利用其報導過程中所接觸之著作。』乃為保障一般公眾知的權利而允許未經著作權人授權或同意即利用其著作,惟此須限於『報導之必要範圍內』始足當之,參酌同法第五十二條之規定應併受於『合理範圍內』方得引用之限制,且該必要、合理範圍,復應依同法第六十五條審酌判斷。惟所謂時事報導,應包含單純報導(REPORT)及推論或判斷等要素;倘完全不加以揀選或整理,即未作守門(GATEKEEP)之工作而全部照錄,雖名為『報導』,實則為重製,殊不因其出於新聞紙或雜誌而有所異。本件被告三人自學術網路之電子佈告欄上截錄他人之著作,並未加以篩選或處理,竟全盤移植至以增加販售雜誌附加價值而製作之光碟片中,乃利用該等著作銷售圖利,純係商業營利目的,初無因報導之必要或合理範圍內利用之問題,亦無以所謂『其他方法』為時事報導之可言,縱依著作權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明示其出處,亦無解於彼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事實。」
       應注意的是,此項利用之程度必須屬於「必要」之範圍。茲所謂必要,應就具體之情事,並參考同法第65條第2項各款,及其他合理使用之情形定之。台北地方法院91年度自字第69號判決於判斷是否合於著作權法第49條之合理使用要件時,即兼顧公共利益、人民知的權利、被害人數及著作之使用對市場之影響等各方之因素而為判斷:
  「又按『以廣播、攝影、錄影、新聞紙或其他方法為時事報導者,在報導之必要範圍內,得利用其報導過程中所接觸之著作。』、『著作之合理使用,不構成著作財產權之侵害。』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第六十五條第一項分別定有明文,著作權法第一條彰明為保障著作權益,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發展立法目的,故特別規定在時事報導之必要範圍內,得利用報導過程中所接觸的著作,以增進大眾知的權利。而宗教係人類信仰的精神寄託,然國內已發生數件與宗教有關之犯罪案例,其中所涉及的層面及被害人數眾多,故此類型犯罪攸關全民權益,自有詳加報導的必要性。從而壹週刊接獲投訴甲○○有假藉宗教犯不法事證等情,被告乙○○為維護人民知的權利,指派記者採訪並取得受訪者所提供系爭九幀相片,並刊載在週刊第二十四期雜誌內用以報導甲○○所涉不法事證,顯係為報導時事而使用採訪所得之攝影著作。且系爭九幀相片既僅供教友選購之用,而被告乙○○只有在壹週刊第二十四期雜誌刊登該相片,依著作權法第六十五條之利用標準來衡量,對於該攝影著作市場價值影響不大,尚屬合理使用的範疇,自不構成侵害自訴人著作權財產權(重製權部分)」。台灣高等法院91年度上訴字第2021號刑事判決亦基於同一旨趣,認定「所涉及的層面及被害人數眾多,故此類型犯罪攸關全民權益,自有詳加報導的必要性」而駁回上訴人之上訴而確定。
 
又於判斷是否合於必要之條件時,亦應考量同法第65條第2項所列各種指標。實務上有不同見解。最高法院 101年度台上字第 5250 號刑事判決稱:
  「我國憲法第十一條規定,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惟若對於著作權保護過於浮濫,將使人民從事攝影、錄影、新聞紙、網路或其他方法為時事報導活動時有所侷限而妨害人民資訊取得之便利,故著作人所創作之作品固須予以保護,但仍需有一定之限度,以鼓勵人類知識之傳遞與交流,促進文化資產之永續與豐沛,並調和社會公共利益及保障一般人民之言論、著作、出版自由等基本權利。是以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明文規定:『以廣播、攝影、錄影、新聞紙、網路或其他方法為時事報導者,在報導之必要範圍內,得利用其報導過程中所接觸之著作。』法院判斷個案中是否存在合理使用之情形,應本諸著作權法之設計目的及理念,充分考量及權衡各方現時及將來利益,著作權法第六十五條第二項規定:『著作之利用是否合於第四十四條至第六十三條規定或其他合理使用之情形,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以為判斷之基準:一、利用之目的及性質,包括係為商業目的或非營利教育目的。二、著作之性質。三、所利用之質量及其在整個著作所佔之比例。四、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即為法院形成合理使用內容之具體指標。…系爭照片涉及證人即拍攝者甲○○之遠距夜攝功力,屬技術性較高之照片,認具有原創性,而屬攝影著作。蘋果日報於98年11月13日獨家報導立法委員乙○○事件,屬即時新聞事件,聯合報為能滿足民眾知之權利及新聞完整性,非接觸蘋果日報之報導無以完成,應屬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所稱為時事報導而利用其報導過程所接觸之著作。聯合報刊登系爭照片雖所佔比例不低,且屬商業目的之利用行為,然系爭照片之目的在輔助公眾對該新聞事件之理解,屬與新聞事件高度相關之攝影著作,脫離新聞事件,系爭照片價值不高。蘋果日報刊登該新聞事件後,所有電子媒體即競相報導,並引用蘋果日報之畫面,聯合報刊登該則新聞已相對晚於大部分媒體,對於系爭照片著作之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微乎其微。就該新聞事件,因乙○○為國會議員屬公眾人物,無論公共議題或茶餘話題均有時事報導之價值與必要,在丙○○銜丁○○之命,遍尋不著戊○○之圖片資料時,不得不翻拍系爭照片,並註明出處,合於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合理使用之規定,且未逾越必要範圍,自屬阻卻違法,而不違反同法第九十一條第二項規定。」
       本判決從憲法第十一條出發闡釋必要性之精義,再參酌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之具體指標為分析,雖其論述值得參考。
       前開判決係最最高法院於101年時所作成之判決,惟著作權法於103年1月23日修正公布,其中第65條第2項新增「合理範圍」,揆其意旨,係在釐清著作權法第44條至第63條等合理使用條文中,如有『合理範圍」文字者,始須再依第65條第2項所定4項判斷基準予以審視是否符合合理使用。智慧財產局於103年1月7日之新聞稿即稱:「修正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規定,釐清著作權法第44條至第63條等合理使用條文中,如有『合理範圍」文字者,始須再依第65條第2項所定4項判斷基準予以審視是否符合合理使用,其他條文只要符合各該條規定之要件即可主張合理使用。」
       茲本件條文係規定「在報導必要範圍內」,所謂必要,係屬不確定之法律概念,與其他條文所稱之合理範圍內有別,係屬獨立判斷之條文,應與同法第65條第2項應審酌之一切情狀及四項判斷標準無關,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352號民事判決即基於修正後之條文,認於判斷是否適用本條時,法院無庸斟酌是否符合著作權法第六十五條第2項各款所定合理使用之事項,以為判斷標準,判決稱:「按豁免規定與合理使用不同,豁免規定對於著作類別及專屬權種類設有限制,法院考量符合法律所定之構成要件者,即可豁免,無須再行斟酌其它合理使用之權衡要素。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係豁免規定,乃以新聞紙、網路等為時事報導者,在報導之必要範圍內,得利用其報導過程中所接觸之著作,並未規定於合理範圍內為之,得以阻卻違法,法院自無庸斟酌是否符合著作權法第六十五條第二項各款所定合理使用之事項,以為判斷標準。」比較上述兩判決,應以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352號判決較為可採。
 
15.6.3           為報導、評論而對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引用、翻譯及散布
       著作權法第52條規定:「為報導、評論…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又依著作權法第63條第1項:「依…第五十二條至第五十五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及同條第3項:「依…第五十二條至第五十四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法第52條規定之合理使用者,得為翻譯及散布該著作。
       所謂「引用」,係援引他人著作用於自己著作之中,所引用他人創作之部分與自己創作之部分,必須可加以區辨,否則屬於「剽竊」、「抄襲」而非「引用」。所稱「正當目的」,即指不能以營利為主要目的而言,職是,引用他人著作為廣告即不符正當性之目的。至於引用他人著作之程度,亦須在「合理範圍內」為之,否則即構成「重製」而侵害他人著作權。
       又本法第52條所稱之引用,僅係部分之利用,與著作權法第49條之利用得對於其報導過程中所接觸之著作可能係含著作之全部不同。再者,著作權法第49條僅限於為「時事報導」時之利用,但本條之報導及評論則不限於時事報導,一般之報導文學或政治評論雖無關時事,亦可為合理之引用。 本條所稱之報導之引用,如係全篇幅,且無轉化使用,已生取代之効果,則無合理使用。最高法  院106年度台上字第775號民事判決稱:   「查系爭報導所使用之系爭照片,具有新聞及經濟價值,並非報導過程中所接觸之著作,且無必須   使用該照片始能達其報導之目的,蘋果日報公司未將該照片為任何轉化使用,即全篇幅引用,而   生取代之效果,已逾報導之必要範圍,復未明示其出處,使人無法得知該照片來自被上訴人,壹   傳媒公司更在所屬網站標註『版權所有不得轉載』,致人誤會該照片之出處,均不符合社會使用   慣例,且該二公司利用該照片之商業目的與性質同於被上訴人,利用結果已影響該著作之潛在市   場及價值,無法通過上開合理使用之檢驗,為原審合法認定之事實,依上說明,即無著作權法第   49條、第52條規定之適用,亦非關新聞自由之問題。」         本條之合理使用僅限於重製、翻譯及散布,而未及於公開傳輸,此應係立法時之疏漏,解釋上凡合於本條合理使用之利用,應即得依本法第65條第2項主張合理使用。智慧財產局99年01月07日電子郵件990107d 函即稱:「依本法第52條規定,為報導、評論、教學、研究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又本法所稱之『引用』,係指以節錄或抄錄他人著作,供自己創作之参證或註釋等。也就是說,如果引述之文獻或圖片係附屬在著作財產權人之著作內供参證或註釋之用,且在合理範圍內者,其『重製』行為就可以主張本法第52條合理使用,而後續出版之散布行為,依本法第63條第3項規定,亦屬合理使用之範圍。至於後續利用型態如涉及於網路傳輸利用(即公開傳輸)行為,考量此等利用行為對著作權人所造成之影響尚屬有限,參考前述本法第52條規定,在符合本法第52條合理使用之前提下,其後續之『公開傳輸』行為依本法第65條第2項規定,應有主張合理使用之空間。」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215號民事判決稱:「按著作權法第五十二條所定,為報導、評論、教學、研究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係屬豁免規定,其與同法第六十五條第二項所定,合於「其他合理使用之情形」,而不構成著作財產權之侵害,係屬不同二事。」按依103年1月22日著作權法修正條文,在該法第65條第2項本文新增「合理範圍」,已明確表凡條文中有合理範圍之文字者,仍須參酌同條第2項各款之判斷基準以決定是否構成合理使用,此種條文並非「豁免規定」,上揭判決認本條屬豁免規定一
 
15.6.4        對於公務機關著作之重製、公開播送、公開傳輸、翻譯及散布
       著作權法第50條規定:「以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公法人名義公開發表之著作,在合理範圍內,得重製、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又依著作權法第63條第1項:「依…第四十八條之一至第五十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及同條第3項:「依…第四十六條至第五十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法第50條規定之合理使用者,得為翻譯及散布該著作。
       本法第50條所稱之「公開傳輸」係92年7月9日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所增列,依智慧財產局所編之立法說明稱:「本條之立法意旨在便利民眾合理利用出版品,促進公益,鑒於網路時代『公開傳輸』之利用型態,亦相當普遍,爰配合修正條文第二十六條之一『公開傳輸』之增訂,修正本條,允許以『公開傳輸』之方式利用政府出版品。」
       本條制定之目的,一方面在確認政府著作,除第9條第1項第1款及第2款及第2項所定者外,仍應享有著作權;另一方面在於擴大國民合理使用政府著作之空間,使性質上本具有公益之性質之政府機關之著作,允許在合理範圍內,新聞紙或雜誌均得自由轉載,廣播電台或電視台亦得自由公開播送,以維護公共利益。
       惟所謂「以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公法人名義公開發表之著作」云云,意義並不明確,分別有三種不同之意見。甲說認為係指著作人及著作財產權人均為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公法人,且以其名義公開發表之著作而言,此為最狹義之解釋。乙說認為係指不論著作財產權人是否為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公法人,只要著作人為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公法人,且以其名義公開發表,即得重製或公開播送,此係採廣義之解釋。丙說認為應由利用人利用著作之層面考量,不論著作之著作人或著作財產權人是否為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公法人,如該著作係以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公法人名義公開發表,即得由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電台或電視台公開播送,此為最廣義之解釋。
       針對上揭問題,內政部以84年5月11日台(84)內著字第8408690號函稱:
    「按著作權法第五十條之立法意旨,係因以中央或地方機關或公法人名義公開發表之著作,性質
      上本為公益,如傳播媒體所為之傳播,亦有促進公益之利,爰參考日本著作權法第三十二條及
      第四十條之立法例訂定上述條文。經查日本著作權法上述條文係針對著作人為中央或地方機關
      之著作所訂之條文,又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著作人係指創作著作之人,因此,
      著作人為一確定之狀態,利用人於利用著作時,較容易辨別是否可得利用,而著作財產權人及
      權利人因得隨時隨權利之變動而變動,則易造成利用人於利用著作時,無從確定是否可得利用
      之困擾,故由本條之立法意旨及利用人利用著作得以遵循之情形考量,本部認為宜採乙說(按:
      指廣義說)為宜。」

       再者,依著作權法第63條之規定,依本條利用他人著作時,並得翻譯該著作;又依同法第64條規定,依本條利用他人著作時,應明示其出處,就著作人之姓名或名稱,除不具名或著作人不明外,應以合理方式為之。

15.6.5         有關廣播或電視為公開播送之目的而錄音或錄影
       著作權法第56條規定:「廣播或電視,為公開播送之目的,得以自己之設備錄音或錄影該著作。但以其公開播送業經著作財產權人之授權或合於本法規定者為限。(第1項)」「前項錄製物除經著作權專責機關核准保存於指定之處所外,應於錄音或錄影後六個月內銷燬之。 (第2項)」
       本條係規範經著作財產權人授權或合於合理使用之情形,得播送他人著作之電視台或廣播電台,為公開播送之需要,得暫時性錄製之合理使用。既為合理使用之性質,該錄製物於錄製後一定之時間內已完成其目的,即應予銷燬。
       依據第1項合理使用所為錄製物保存期間之久暫,各國著作權法規定不同,有1個月(德國著作權法第55條第1項),6個月(日本著作權法第44條第3項),鑒於單純之保存行為對著作財產權人不生損害,乃採日本立法例,於92年7月9日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修正為6個月。又本項之除外規定係針對具有保存價值之錄製物,得經著作權專責機關核准保存於指定處所,不受6個月保存期限屆滿後應銷燬之限制。
       智慧財產局99年1月21日智著字第09916000250號函對本條有詳細之說明:
       「查本條係規定得播送他人著作之廣播電台或電視電台為異時播出之需而得暫時錄製保存之免責
      利用,其立法理由為廣播電台或電視電台經著作財產權人之授權或依本法規定得公開播送他人
      著作時,固得公開播送他人著作,惟於異時播送之情形,如廣播電台或電視電台不能將該著作
      先予錄製(即重製),則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之授權或合理使用,無異落空,故於此種情形,
      應允許得暫時錄製。爰參考伯恩公約第11條之2第2項第3款、日本著作權法第44條、德國著作權
      法第55條及韓國著作權法第31條之規定予以新增。三、次按本條適用之主體限於廣播電台或電
      視電台,且其賦予廣播或電視電台得錄製他人著作之要件有3:(1)為公開播送之目的、(2)
      以自己之設備錄音或錄影該著作、(3)其公開播送特定著作之行為業經著作財產權人之授權或
      合於本法規定。因此廣播或電視須在符合前述要件時,始可依該條規定就特定著作為播送目的
      之暫時性錄製,且該錄製物僅得作為經著作財產權人授權或合於本法規定之播送使用,不得再
      為其他利用。又該錄製物於錄製後一定之時間(依照本法同條第2項規定,僅得保存6個月),
      即應予以銷燬。因此若重製行為人並非廣播或電視電台(例如不具備廣播或電視節目執照之獨
      立節目製作業者)、或非屬暫時性的錄製,即不在本條適用範圍。」


15.6.6         社區共同天線或有線電視系統經營者對於無線電視台播送著作之轉播
       著作權法第56條之1規定:「為加強收視效能,得以依法令設立之社區共同天線同時轉播依法設立無線電視台播送之著作,不得變更其形式或內容。」本條係87年修正著作權法所新增。按社區共同天線及有線電視之系統業者已極為普遍,為使其於播送中得同時轉播依法設立無線電視台播送之節目,以方便社會大眾接收該等無線電視台播送之節目,因而有本條之規定[51]

15.6.7         新聞機構對於時事問題論述之轉載、公開播送、翻譯及散布
       著作權法第61條規定:「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或於網路上公開傳輸。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依著作權法第63條第1項:「依…第六十一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及同條第3項:「依…第六十一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法第61條規定之合理使用者,得為翻譯及散布該著作。
按著作權法第61條中「公開傳輸」部分係92年7月9日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所增訂,目的在配合目前網路之發展現況,將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之時事問題之論述納入合理使用之範圍。
       查經新聞紙、雜誌連載有關時事問題之論述著作,應容許新聞媒體轉載或為公開轉播,以使資訊能自由流通,維護人民知之權利,故有著作權法第61條之合理使用規定。稱「論述」者,指申論引述,乃具有原創性之客觀化之表達,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如為單純傳達事實之報導,則依著作權法第9條第1項第4款規定,本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則非本條所稱之論述。又本條僅使平面媒體之論述,在未明文註明不許轉載或公開播送之情形下,得為其他平面媒體或廣播電台、電視台公開播送,但對於廣播電台或電視台之同類論述,著作權法則並未允許新聞紙或雜誌為轉載。
       本條係根據74年著作權法第19條修正而來。按74年著作權法第19條規定:「揭載於新聞紙、雜誌之著作,經註明不許轉載者,不得轉載或播送。未經註明不許轉載者,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電視台播送。但應註明或播送其出處。如為具名之著作,並應註明或播送著作人姓名。」「前項著作,非著作權人不得另行編印單行版本。但經著作權人同意者,不在此限。」舊法對得轉載之著作,未限於「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與多數國家立法例相異。
       雖然如此,我國當時之實務見解亦認為得以引用著作權法第19條者限於時事問題之論述。法務部司法實務研究會第28期第11案即針對此問題而討論:[52]
       「一、法律問題:
          甲將刊載於某報紙副刊上經註明不許轉載之短篇小說,予以轉載於發行之雜誌上,甲應如
          何處斷?
      二、提案人研究意見:
         甲說:甲應依著作權法第四十一條違反第十九條之規定之罪處斷。著作權法第十九條第一 
                項規定:「揭載於新聞紙、雜誌之著作,經註明不許轉載者,不得轉載或播送,未
                經註明不許轉載者,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電視臺播送,但應註明
                或播送其出處,如為具名之著作,並應註明或播送著作人姓名」。本條既未區別揭
                載於新聞紙雜誌上之著作之性質,因此凡登載於新聞紙雜誌上者,不論其為新聞報
                導、文藝小說、社論、漫畫等,均有適用。本題刊載於某報紙副刊上之短篇小說既
                經註明不許轉載,甲竟未經同意逕予轉載於其發行之雜誌上,即應依第四十一條違
                反第十九條之規定處斷。
          乙說:甲應依著作權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前段擅自重製他人之著作罪處斷。由著作權
                法第十九條規定之字面觀之,似乎揭載於新聞紙或雜誌上所有事項,不問其性質如
                何,如未經註明不許轉載,可一概自由予以轉載,僅須於轉載時註明其原載之新聞
                紙或雜誌,若為具名之著作,並註明著作人之姓名而已。但如此解釋是否妥當,似
                有疑問。按關於新聞紙、雜誌中所登載之事項,一般而言,可分為下列三種:
           (1)純粹之新聞報導。
           (2)時事之論述:例如對政治、經濟、外交、社會方面之社論、評論等。
           (3)非新聞性之文藝、學術、美術之著作:例如報紙副刊上之小說、漫畫、詩詞、
              散文、遊記、隨筆、人生感想等,各類雜誌、期刊上尤多學術性、專門性、藝術性、
              文學性的著作。按為啟迪民智,促進知識之傳佈與流通,舉凡軍國大事、世界現勢、
              其他社會、經濟新聞,有使大眾迅速且廣泛周知之必要。為促進公益起見,不但每日
              發生之時事不應由任何人所獨占,同時與時事有關事件之正確報導,亦宜盡量使其廣
              為流通傳播,而與以創作為中心之文藝、學術著作性質有所不同,性質上不宜成立著                作權,成為某些人獨占利用或複製之對象。故此種純粹事實之傳達,著作權法即規定
              不得為著作權之標的(第五條第三款),任何人均得加以利用,新聞紙、雜誌上為此
              種報導,任何人均得引用,毋庸本條特為規定,故本條所規定者,當非指此類時事報
              導。 
       有關時事之論說,雖討論時事,但與純粹傳達事實無創作因素之新聞報導仍有不同,此等記事
       或論說,係經執筆人就時事將其見解加以精神創作之運用,予以闡述、組織、處理後,所成立
       之一種精神上的創作物,此種創作物往往具有學術價值,仍應享有著作權。惟其究仍與時事有
       關,故對其著作權之行使加以限制,即除非於刊登之新聞紙、雜誌上註明不得轉載,否則他人
       可自由轉載,以廣流通,惟須註明出處。至於登載於報紙雜誌之非新聞性之文藝、學術、美術
       著作,與普通著作即無不同,應同樣享有完全之著作權,不應因刊載於報紙雜誌而有不同,他
       人一律不得予以轉載利用。
       由上述可知,本條所定得轉載者,應僅限於有關時事之論說,不包括一般文藝、學術、美術等
       著作,外國立法例如日本、西德著作權法、伯恩公約等,亦均作如是之規定。
       本題甲未經著作權人同意擅將某報紙副刊上之短篇小說予以轉載於其發行之雜誌上,不論該報
       紙有無註明不許轉載,均係侵害重製權,應依著作權法第三十八條第一項前段擅自重製他人之
       著作罪處斷。
       初步結論:採乙說。
       三、研究結論:採乙說。
       四、法務部檢察司研究意見:
       著作權法第十九條之規定,如依文義解釋,似指報紙、雜誌上刊載之著作,無論是否與時事有
       關,亦不問有無學術性、文藝性,均有該條之適用。惟學者間多認本條所指著作,限於與時事
       有關之著作,如非新聞性之文藝、學術、美術等著作,其所應受之保護,宜與一般著作同,其
       刊載於報章雜誌,經非法轉載,應成立重製罪(參閱蕭雄淋著『著作權法逐條釋義』第一四三
       頁、一四四頁。楊崇森著『著作權之保護』第八八頁至九二頁。呂榮海、陳家駿著『從出版現
       場瞭解著作權、出版權』第八八頁)。」

        依本條為轉載時,轉載之媒體必須為新聞紙、雜誌之轉載,廣播、電視之公開播送或網路之公開傳輸。是以如將他人登載於新聞紙、雜誌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收錄於書籍中作為附錄,則不合於本條所稱之合理使用。台灣高等法院89年度上字第716號判決稱:「又: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或電視公開播送,同法第六十一條前段雖有明文規定。經查上訴人所發表『應該回歸人間的法官』一文,係揭載於自立早報之新聞紙,依上揭法條規定,自得由其他新聞紙、雜誌轉載或由廣播電台或電視台公開播送,惟被上訴人將之併列於其所著、印製之『司法革新與革心』一書,並非屬其他新聞紙、雜誌,其併列收錄之行為,亦難認係屬該條文所謂之轉載。」[53]
       前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因此在81年之修正理由中指出,74年之立法例與伯恩著作權公約、土耳其、義大利、西德、日本等國之著作權法均限於上述時事問題之論述不合,且與我國實務之見解有悖,為杜爭議,且符合立法潮流,爰參考伯恩著作權公約第10條之2第1項、西德著作權法第49條、第63條第3項、日本著作權法第39條、義大利著作權法第65條之規定,予以修正,使不須經著作財產權人同意之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限於時事問題之論述[54]。現行著作權法從之。
       有關著作權法第61條但書規定:「但經註明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不在此限。」之意義,經濟部智慧財產局95年5月12日智字第09500036710號函解釋稱:「有關該條但書之適用,說明如下:(一)註明之主體:依本但書規定註明之主體,係指由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問題之論述之著作財產權人本人或其所委託註明之人所為不許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之意思表示而言。非著作財產權人本人或其委託註明之人所為之表示,不發生該條但書禁止他人利用之效力。(二)註明之方法:依本但書『註明禁止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本法未規定註明之方式、內容及位置,但應以客觀上已足以使利用人於利用某特定揭載於新聞紙、雜誌或網路上有關政治、經濟或社會上時事之問題論述時,能明確知悉該特定論述業經著作財產權人禁止轉載、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者,方符本條但書之立法意旨。(三)註明之出處:又利用人依本條但書規定利用他人之著作者,應依同法第六十四條規定明示其出處。」

15.6.8         對於政治或宗教上公開演說、裁判程序及中央或地方機關之公開陳
                   述之利用、翻譯及散布
   
       著作權法第62條規定:「政治或宗教上之公開演說、裁判程序及中央或地方機關之公開陳述,任何人得利用之。但專就特定人之演說或陳述,編輯成編輯著作者,應經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又依著作權法第63條第1項:「依…第六十二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及同條第3項:「依…第六十二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法第62條規定之合理使用者,得為翻譯及散布該著作。
       著作權法第62條係81年著作權法修正時所新增。本條之合理使用限於政治或宗教上之「公開演說」或裁判程序及中央或地方機關之「公開陳述」,不包括公文在內,蓋如為「公文」,則依著作權法第9條第1項第1款之規定,本不能為著作權之標的,不生著作財產權限制之問題。所稱「政治或宗教上之公開演說」,例如選舉時之政見發表或佈道大會中之佈道演說即是;「裁判程序之公開陳述」,例如證人或鑑定人之陳述及原告或被告及其律師在法院審判程序中之辯論言詞等;「機關之公開陳述」,例如民意代表之演說或專家之聽證等,此類著作或為推動政策或為教化人心,欲其廣為流傳,以一般人均得加以利用為宜,故參考西德著作權法第48條、日本著作權法第40條之立法例增訂[55]。至於「任何人得利用之」一詞則指任何人皆得行使本屬著作財產權人專有之著作權法第22條至第29條所定之權利,例如重製、公開口述、公開播送、公開上映等。並且,依著作權法第63條第1項規定:「依…第六十一條及第六十二條之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該利用人亦得翻譯該著作。
       雖然原則上依著作權法第62條利用著作時,得以任何方法利用之,但仍有下列之限制:
1.    依著作權法第66條之規定:「第四十四條至第六十三條及第六十五規定,對著作人之著作人格權不生影響。」故利用前揭公開演說或公開陳述時,須注意不能侵害他人之著作同一性保持權(著作權法第17條 )。至於姓名表示權部分,依著作權法第64條第1項規定:「依…第五十二條…第六十條至第六十三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應明示其出處。」故應表示原著作人姓名;且依同條第二項規定:「前項明示出處,就著作人之姓名或名稱,除不具名著作或著作人不明者外,應以合理之方式為之。」
2.    依著作權法第62條但書規定:「但專就特定人之演說或陳述,編輯成編輯著作者,應經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是以,就特定政治人物之演說編輯成冊者,固侵害他人之口述著作(語文著作),但如非專就特定人之演說為編輯者,例如「當代政治人物演說選粹」,仍屬合理之利用。

 
[49] 但該函釋所稱:「『論文目次』,由於並沒有具體完整的創作內容,所以不受著作權法保護」云云,則值得商榷,依作者所見,論文目次係屬論文結構,如該結構具有創意,仍應受著作權法保護。
[50] 判決全文見資訊法務透析,86年7月。
[51] 87年著作權法第56條之1原列有第2項:「有線電視之系統經營者得提供基本頻道,同時轉播依法設立無線電視台播送之著作,不得變更其形式或內容。」92年7月9日修正公布之著作權法刪除本項,其修正說明稱:「按為解決地形所造成傳訊、收訊障礙所設之『有線電視強制播送無線電視節目』規定,確屬實務上之作法,現行條文原係為配合當時廣播電視相關法規『必載』之規定,所訂之合理使用條款。惟是否課以有線電視必載無線電視節目之義務,係屬廣播電視主管機關之政策,如有利用著作之合理使用問題,宜於廣播電視相關法規內予以規範,使之成為本法之特別法予以適用,不宜在本法中為一般性之規範,爰予刪除。」
[52] 法務部公報第89期,76年11月,第74頁。
[53] 該案之被吿(即被上訴人)未提起上訴,上訴人以被上訴人另侵害著作人格權為理由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以92年度台上字第5號判決認定未構成著作權人格權之侵害駁回上訴確定。
[54] 參照行政院81年著作權法修正說明;拙編,著作權法令彙編,第251頁。
[55] 參見81年著作權法修正草案對照及說明,本書第三冊第4-15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