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著作之合理使用及音樂著作強制授權

15.3 為教育之目的之重製、改作、編輯、公開播送及翻譯

15.3         為教育之目的之重製、改作、編輯、公開播送及翻譯
15.3.1         為學校教學授課需要之重製、改作及散布
       著作權法第46條明定:「(第1項)依法設立之各級學校及其擔任教學之人,為學校授課需要,在合理範圍內,得重製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第2項)第四十四條但書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又著作權法第63條第2項:「依第四十六條及第五十一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改作著作。」及同條第3項:「依第四十六條至…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第46條合理使用條件之利用人即應有改作權及散布權。
       按學校及其擔任教學之人,為學校授課之需要而重製他人著作之情形所在多有,基於促進教育之理由,應予承認,故於81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參考伯恩公約第10條第2項、西德著作權法第46條、日本著作權法第35條及韓國著作權法第23條之規定,於著作權法第46條明定教學之人之重製權。現行著作權法從之。至於「各類補習班」,多係依教育部依補習教育法第10條所頒布之設立及管理規則而成立,因該管理規則僅係行政命令,非著作權法所定之「依法設立之教育機構」,不在本條範圍之適用[1]
       是以,依法設立之各級公私立學校及擔任教學之人,得不經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在合理範圍內,重製他人著作。至於所稱之合理範圍,應依著作之種類、用途及其重製物之數量、方法判斷。例如,重製已公開發表著作之一部分,或期刊或已公開發表之研討會論文集之單篇著作一份固屬合理使用,但如重製該書全本,則已超過合理範圍。此外,依現行著作權法第44條但書,電腦程式著作亦得以教學之需要為理由而重製。
       智慧財產局認為,由於現階段我國社會上對於著作權法第46條所稱的合理範圍尚未建立共識,美國和香港的社會所建立遵循的尺度,不失為是一個可以用來參考的國際標準,乃發佈「教師授課著作權錦囊」,就基本原則及重製之數量或比例詳細說明,堪供參考[2]
       如上所述,本條之合理使用只限於重製、改作及散布,惟在網路時代,教師可能使用校內設備播放視聽著作或音樂著作,因此有公開上映或公開演出之行為,亦可能以遠距教學而涉及公開傳輸,此皆為本條所未規定,應係立法之疏漏,可依著作權法解釋為第65條第2項之合理使用。智慧財產局99年01月22日電子郵件990122即稱:「『在課堂上直接使用線上觀看』,可能涉及『公開上映』他人視聽著作或『公開演出』他人語文、音樂或戲劇、舞蹈著作等著作財產權之利用行為,原則上應取得著作財產權人之授權,惟如基於非營利之教育目的,利用之著作與課程內容相關,而且利用的質與量占被利用著作的比例低,其利用結果對於著作的市場不會造成『市場替代』的效應,可依本法第65條第2項之規定主張合理使用,不必取得授權。」公開傳輸亦應可做同一解釋。

15.3.2         為教育目的之重製、改作、編輯、公開播送或散布
       著作權法第47條規定:「(第一項)為編製依法令應經教育行政機關審定之教科用書,或教育行政機關編製教科用書者,在合理範圍內,得重製、改作或編輯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第二項)前項規定,於編製附隨於該教科用書且專供教學之人教學用之輔助用品,準用之。但以由該教科用書編製者編製為限。「(第三項)依法設立之各級學校或教育機構,為教育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公開播送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第四項)前三項情形,利用人應將利用情形通知著作財產權人並支付使用報酬。使用報酬率,由主管機關定之。」又依同法第63條第3項:「依第四十六條至第五十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第47條合理使用情況之人自得有散布之權利。
       本條係法定授權,只要合於本條之規定,雖未獲得授權,亦屬合法,所餘者僅係支付使用報酬而已。智慧財產局101年05月28日智著字第10100039900號函即稱:「若該教科書業者係為編製依法令應經教育行政機關審定的教科用書,或附隨於該教科用書且專供教師搭配教科用書教學使用之輔助用品,就可以依著作權法第47條及第63條規定,在『合理範圍』內使用他人著作,並且應將利用情形通知著作財產權人及依『著作權法第47條第4項之使用報酬率』規定之計算標準支付使用報酬,不需徵得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或授權,至於著作財產權人是否同意利用,並不影響利用人利用行為之合法性。」

析言之,本條合理利用之方式,可分為3種態樣:

15.3.2.1           為「編製教科用書」而「重製、改作或編輯」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
       學校或擔任教學之人通常並不編製教科用書或教書手冊,教育行政主管機關或教科書出版商始為之,著作權法為配合需要,特訂此項條文,使出版商或教育行政機關得以有合理使用空間。此合理使用之行為乃存在於送請教育行政機關審定之前,高雄地方法院97年度訴更一字第5號刑事判決即稱:「依法條用語可知,所謂『為』編製依法令應經教育行政機關審定之教科用書者,當指在送請教育行政機關審定之前,是以,倘利用他人之著作其目的係為將利用後之結果物送請教育行政機關審定,以作為教科用書者,其利用之行為,包括重製、改作、編輯等,在合理範圍內,均屬合理使用範疇,既稱合理使用,著作權人之著作財產權於此一範疇內應受限制。」[3]

15.3.2.2           為「編製教學輔助用品」而「重製、改作或編輯」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
       著作權法第47條第1項之合理使用以教科書或教師手冊為限,惟其他附隨於教科用書且專供教學之人教學用之輔助用品,例如唱遊之樂譜掛圖、矯正學生發音之錄音帶等,均應納入合理使用之範圍,現行著作權法特予增訂。
       再者,自條文分析,欲合理使用他人著作而編製教學用輔助用品者,限於符合本條文第一項規定而編製教科用書者,即兩者屬同一人。(經濟部智慧財產局89年12月21日(89)智著字第89011669號函參照)

15.3.2.3            為「教育目的」而「公開播送」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
       為使各級學校、空中大學、空中行專、空中商專或教育機構及其擔任教學之人得將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以廣播之方法傳達於學生,著作權法於81年增訂第47條合理使用條款,87年修法將原第47條改列為第3項。
       是以,基於教育目的之需要,得在未經著作財產權人同意之情形下,將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全部或一部當作教材,或編製教科用書,或編製為輔助教材,或公開播送。此項利用並包括翻譯在內(第63條參照),惟不能超越合理之範圍。例如,著作人已發行12冊之英語會話教材及錄音帶,教學機構將之收錄於教科書並為公開播送,而其播送或揭載已影響原教材之銷路,故可認為已有害於著作財產權人之利益而不合理。惟需注意者,利用人依同條第4項之規定,須支付使用報酬。
       又第4項此所謂教育機構,係指依據法令設置之教育機構而言,一般銀行自設之訓練中心或電信局電信訓練所是否為教育機構,應視其是否係依法律所設置而定[4] 本條之合理使用以公開發表之著作為對象,故不能侵害著作人之公開發表權,亦不能侵害著作人 格權。台灣高等法院94年度智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即稱:「著作權法第47條所謂改變著作內容,應認為 不包括擅改著作人標示名稱之權利,蓋著作權法第16條第4項所允許之範圍亦僅在於省略著作人之姓名 或名稱標示,不表示使用人得擅改著作人所表示之名稱,此乃因更改著作人姓名將使著作與著作人分 離,剝奪著作人因其著作享有之榮譽,已屬實質侵害著作人格權之行為,自非合理使用可比。」惟就 禁止不當改變權而言,非不能為合理使用所限縮,台灣高等法院94年度智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就此部分 亦稱:「除非經著作人同意,任何人均不得將著作人於其著作上所標示之名稱加以修改或排除,此種 權利,與同為著作人格權之禁止他人以歪曲、割裂、竄改或其他方法改變著作內容、形式或名目(同法 第17條)不同,著作權法第17條所列之著作人格權,於同法第47條所規定之合理使用範圍內,其權利之 行使受有限縮,換言之,在第47條規定之合理使用情形下,得將著作內容改變,著作人應容忍之,。」

  15.3.2.4          為「教育目的」,但仍不得「公開傳輸」他人著作
       智慧財產局101年05月28日智著字第10100039900號函稱:「另本條文(即著作權法第47條)及第63條規定之得主張合理使用之型態,限於『重製,改作,編輯或散布』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並未包括在網路上『公開傳輸』之情形,因此如欲在網站及以app形式使用無法主張本條之合理使用,須事先取得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始得為之。」可資參照。

  15.3.3  為辦理考試所為之重製、翻譯及散布
    著作權法第54條規定:「中央或地方機關、依法設立之各級學校或教育機構辦理之各種考試,得重製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供為試題之用。但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如為試題者,不適用之。」又依著作權法第63條第1項:「依…第五十二條至第五十五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及同條第3項:「依…第五十二條至第五十四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法第54條規定之合理使用者,得為翻譯及散布該著作。
    按74年舊著作權法第31條規定:「政府辦理之各種考試、公立或經立案之私立學校入學考試,得重製或節錄已發行之著作,供為試題之用。」惟其範圍過於狹窄,其利用主體限於政府及各級公立或立案之私立學校,不及於其他教育機構,而學校利用之範圍又限於入學考試,而不及於一般考試,故於81年著作權法第54條修正為:「政府、依法設立之各級學校或教育機構辦理之各種考試,得重製已公開發表之著作,供為試題之用。但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如為試題者,不適用之。」
再者,74年舊法因缺乏「公開發表」之概念,遂以「發行」為合理利用之要件,81年舊法第3條第1項第14款已明定「公開發表」之定義,且各國立法例均採「公開發表」為免責利用之要件,81年舊法遂將74年舊法「已發行」修正為「已公開發表」。現行法從之,僅將本條主體「政府」乙詞修正為「中央或地方機關」。又學校因辦理考試需利用他人著作者,不以「入學考試」為限,故81年舊法修正為「各種考試」以資概括;又須辦理考試者,不以政府或學校為限,尚包括學校以外之教育機構,故81年舊法亦修正之。另「節錄」亦為重製之一種,74年舊法將重製與節錄並列,有所重複,81年舊法乃予刪除。又依本條得利用之著作,不包括「試題」在內。按試題之創作目的,本身即在於供考試之用,如得逕予重製,對著作人之權利,將屬過度之限制,故81年舊法但書排除之。現行著作權法從之。
15.3.4 為障礙者福利目的之利用方式    
    著作權法第53條規定:「(第一項)中央或地方政府機關、非營利機構或團體、依法立案之各級學校,為專供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障礙者或其他感知著作有困難之障礙者使用之目的,得以翻譯、點字、錄音、數位轉換、口述影像、附加手語或其他方式利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第二項)前項所定障礙者或其代理人為供該障礙者個人非營利使用,準用前項規定。」「(第三項)依前二項規定製作之著作重製物,得於前二項所定障礙者、中央或地方政府機關、非營利機構或團體、依法立案之各級學校間散布或公開傳輸。」本條係於103年1月22日修正公布,以加強障礙者之保障。
    另著作權法第87條之1第1項第4款明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前條第四款之規定,不適用之:……四、中央或地方政府機關、非營利機構或團體、依法立案之各級學校,為專供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障礙者或其他感知著作有困難之障礙者使用之目的,得輸入以翻譯、點字、錄音、數位轉換、口述影像、附加手語或其他方式重製之著作重製物,並應依第五十三條規定利用之。」本款亦係於103年1月22日修正公布著作權法時所增訂。
又依著作權法第63條第1項:「依…第五十二條至第五十五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及同條第3項:「依…第五十二條至第五十四條…規定利用他人著作者,得散布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法第53條規定之合理使用者,得為翻譯及散布該著作。惟因著作權法第53條本文已明文規定障礙者得為翻譯及散布,是以著作權法第63條於同法第53條尚無援用之必要。
析言之,著作權法第53條合理使用之使用者包含「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障礙者或其他感知著作有困難之障礙者」,合理使用之利用主體則包括「中央或地方政府機關、非營利機構或團體、依法立案之各級學校」及第一項所定障礙者及其代理人之非營利使用,至於利用之方式,則包含第1項所稱之「翻譯、點字、錄音、數位轉換、口述影像、附加手語或其他方式」利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及對於依第1項及第2項規定製作之重製物在「障礙者、中央或地方政府機關、非營利機構或團體、依法立案之各級學校間」為「散布或公開傳輸」。
103年1月22日修正之版本係在修補原條文之不足。按99年2月10日修正條文規定:「(第一項)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得為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機能障礙者或其他視、聽覺認知有障礙者以點字、附加手語翻譯或文字重製之。」「(第二項)以增進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機能障礙者或其他視、聽覺認知有障礙者福利為目的,經依法立案之非營利機構或團體,得以錄音、電腦、口述影像、附加手語翻譯或其他方式利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專供視覺障礙者、學習障礙者、聽覺機能障礙者或其他視、聽覺認知有障礙者使用。」 惟此99年之條文仍有缺陷,未盡保護障礙者之社會責任。就利用之方式而言,99年著作權法之利用方式僅限於「點字、附加手語翻譯或文字重製」,而不及於數位轉換及公開傳輸等;就利用之主體而言,99年著作權法未包含「其他感知著作有困難之障礙者」,對障礙者之範圍定義過於狹礙,且對於障礙者及其代理人基於非營利目的而利用著作亦未提供特別之保障。103年1月22日修正公布之現行著作權法則針對上述不足之處予以規範,以符合數位環境下對於障礙者保障之需求。

 
[31] 參見內政部編印,認識著作權,第二冊,82年3月,第90頁;著作權法修正理由。
[33] 臺灣高等法院94年度智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意旨亦同。
[34] 見內政部,認識著作權,81年12月,第3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