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著作之合理使用及音樂著作強制授權

15.2 為國家機關運作之目的之重製及翻譯

15.2         為國家機關運作之目的之重製及翻譯
15.2.1        中央或地方機關之重製及翻譯
       按著作權法固以保護著作人著作權益為本旨,惟中央或地方機關為維持其內部業務運作,期以促進公共利益,應准許於必要時,得在合理範圍內,重製他人之著作,並予以翻譯,不須著作財產權人同意,故著作權法第44條規定:「中央或地方機關,因立法或行政目的所需,認有必要將他人著作列為內部參考資料時,在合理範圍內,得重製他人之著作。但依該著作之種類、用途及其重製物之數量、方法,有害於著作財產權人之利益者,不在此限。」又依第63條第1項:「依第四十四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條合理使用之情形者並有翻譯權。
       依以上規定,得以援引本條主張合理使用者包括中央或地方之立法或行政機關。所謂中央立法機關包含五院及國民大會,至於地方民意機關,包含省議會、市議會、縣議會及鄉鎮市民代表大會均在內。行政機關則指除了司法機關及立法機關外之中央及地方一切機關,包括總統府、考試院、行政院及所屬機關、省市政府、鄉鎮公所等。公營事業機構如係以法人形態存在者,例如中華電信公司、中油公司均非此所謂行政機關,但事業機構如以官署形態出現者,則仍為行政機關。智慧財產局102年01月24日電子郵件1020124函即稱:「查『台灣鐵路管理局』為交通部轄下的公營事業機構,性質上係屬中央機關,故以該名義公開發表的路線圖、時刻表等,符合著作權法第50條合理使用之情形,您自得在合理範圍內,重製、公開播送或公開傳輸該等路線圖,無須獲得著作財產權人的同意,但是應註明出處。」
       又前開之使用,必須係作為內部參考資料使用,且其數量或範圍必須合理。目前政府立法或行政機關常就有關時論編輯成冊,分送所屬機關參考,此固符合合理使用之規定,但如以之贈送本機關以外之其他機構,則已超越其內部使用之需要。又倘如重製數量過鉅,例如機關僅有數十人,而竟重製數百份?自難謂係在「合理範圍」。再者,是否構成合理使用亦須參考依該著作之種類、用途及其重製物之數量、方法,以判斷是否有害於著作財產權人之利益。故倘如著作有五百頁,與該機關業務相關,須參考者不過數十頁,竟全數翻印,已影響及該著作之行銷,亦難謂合理使用。
       再者,81年舊著作權法本就電腦程式特別排除本條之適用,惟條文中之「有害於著作財產權人利益」之判斷基準,已揭示適用時考量,並無特別就電腦程式著作加以排除之必要,且第44條但書於第45條及第46條均有其準用,而在因應司法程序及為教育目的之必要時,更有使用電腦程式之必要,例如:1.檢警單位查察、取締侵害案件,利用機器檢視某電腦程式著作重製物是否為侵害物者,此一檢視、操作過程,即有必要加以重製。2.學校老師為授課之必要,在教室黑板上寫出電腦程式著作內容,加以分析、解釋,此亦為電腦程式著作之重製。基於以上之考量,現行著作權法已刪除舊法電腦程式之例外規定,是以前開著作縱係電腦程式著作,亦得以做為內部參考資料為理由,予以重製,並不構成著作權之侵害[29]。惟如係為機關資訊化或電腦化教學,有軟、硬體之需要,則仍需購買合法電腦程式,此並不在合理使用之範圍。

15.2.2        司法機關部分之重製及翻譯   
       在司法程序中,為求裁判之正確,對於為司法程序使用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應容許得重製他人著作,不須得他人同意,故在81年修正著作權法時,參考西德著作權法第45條、日本著作權法第42條及韓國著作權法第22條之立法例[30],於著作權法在第45條新增:「專為司法程序使用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重製他人之著作。前條但書規定,於前項情形準用之。」現行法從之。又依第63條第1項:「依…第四十五條…規定得利用他人著作者,得翻譯該著作。」之規定,合於本條合理使用之情形者並有翻譯權。
       故如於訴訟進行中,為證明被告誹謗,得將該被告之口述著作予以重製以便呈庭作為證據。或為證明原告之作品亦係抄襲他人,並無原創性,乃將該最原始著作影印提供給法院作為答辯之證據。
       又依著作權法第45條第2項之規定,準用第44條但書之規定,故如依該著作之種類、用途及其重製物之數量、方法,其重製有害於著作財產權人之利益者,不在此限。

 
[29] 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新舊著作權法條文對照及說明,87年2月,第30頁。
[30] 引自行政院81年著作權法修正說明;拙編,著作權法令彙編,第233-23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