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著作財產權之讓與、行使(授權)及消滅

13.4 共有著作財產權人之行使─含告訴權及自訴權之行使

13.4          共有著作財產權人之行使
                  — 含告訴權及自訴權之行使

       按共同著作之各著作人各有其應有部分(有關共同著作之定義及應有部分之判定詳見本書6.14節),各著作人間即成立共同著作財產權之關係。惟共同著作財產權之共有關係之成立,原不以共同著作為限,如數人共同受讓或共同繼承同一著作財產權,或其中一名共同著作人於著作完成取得著作財產權之後,將其應有部分讓與他人,均有可能成立共有著作財產權關係。該複數之共有著作財產權人於共有關係存續中,其著作財產權究如何行使?其法律關係或效果究竟如何?均有明定之必要,著作權法第40條之1乃就各著作財產權權利之行使為下列規定:
     「共有之著作財產權,非經著作財產權人全體同意,不得行使之;各著作財產權人非經其他共
     有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不得以其應有部分讓與他人或為他人設定質權。各著作財產權人,
     無正當理由者,不得拒絕同意。共有著作財產權人,得於著作財產權人中選定代表人行使著
     作財產權。對於代表人之代表權所加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前條第二項及第三項規定
     ,於共有著作財產權準用之。」

       按民法第831條準用第819條第2項之規定:「共有物之處分、變更、及設定負擔,應得共有人全體之同意。」故著作財產權之共有人於行使其著作財產權時,自應得全體共有人之同意。為呼應此旨,第40條之1第1項前段明定:「共同著作之著作財產權,非經著作人全體同意,不得行使之」。
再者,該著作財產權應有部分之處分,依民法第819條「各共有人,得自由處分其應有部分」之規定,本有權自由處分其應有部分,惟著作財產權人將其應有部分讓與他人或為他人設定權利質權等,應較其他種類共有人處分自己之應有部分受更多限制,是以現行法於第40條之1第1項後段為特別規定:「各著作人非經其他共同著作人之同意,不得以其應有部分讓與他人或為他人設定質權。各著作人,無正當理由者,不得拒絕同意。」
       至於共有之著作財產權之行使,除經全體共有人同意外,依著作權法第40條之1第2項前段,亦可由全體共有人選定代表人行使著作財產權,如此行使著作財產權時,可較為靈便。但如共有人對於代表人之代表權限所加限制為第三人所不知情,依同條第2項後段之規定,該限制亦不得對抗善意之第三人。例如代表人所獲得之權利僅為重製權之利用授權,但該代表人卻授與他人劇本改作權,如該他人對該授權之限制係不知情,則共有人不得主張該他人所取得之改作授權為無效。
       有關共有著作財產權人拋棄其應有部分之效果及共有人死亡無繼承人或法人人格消滅後無承受人者,現行法亦規定準用著作權法第40條第2項及第3項之規定,其應有部分由其他共有人依比例分享之。
       又有關於著作權法第40條之1第1項前段所稱之「行使」是否包含提起刑事告訴一節,經濟部智慧財產局92年4月1日智著字第092002642-0號函稱:「按著作權法(下稱本法)第四十條之一前段規定:『共有之著作財產權,非經著作財產權人全體同意,不得行使之。』條文所稱之『行使』仍係指著作財產權本身之行使而言,包括著作財產權之讓與、授權及設質等,而本法第九十條則為第六章『權利侵害之救濟』規定,指共同著作或共有著作權之各著作權人,對於侵害其著作權者,得各依本章之規定請求民事上之救濟,並得按其應有部分,請求損害賠償,與前開本法第四十條之一之規範意旨尚有不同。至於共有人得否單獨對侵害其著作財產權之人提起告訴,仍應依刑事訴訟法之規定辦理,與前開本法第四十條之一及第九十條之規定尚屬有間。」揆其函釋意旨,係指著作權法第41條之1第1項前段所稱之「行使」係指著作財產權本身之行使而言,包括著作財產權之讓與、授權及設質等,而權利侵害之救濟則與本法第40條之1之規範意旨尚有不同,故共有著作財產權人各得單獨提起告訴及自訴。
       智慧財產法院98年度刑智上訴字第23號刑事判決亦稱:「按犯罪之被害人,得為告訴,刑事訴訟法第232條定有明文。其中所稱之犯罪被害人,係指因犯罪行為直接受損害之人,在共有著作財產權之情形下,各該共有人所享有之著作財產權若遭他人侵害,則各共有人自均屬因犯罪行為直接受損害之人,而得單獨提出告訴。」
       在著作財產權共同繼承之情形,依民法第1151條及第827條第2項之規定,繼承人有數人者,在分割遺產前,各繼承人對於遺產為公同共有,各公同共有人對於著作財產權無應有部分可言。依最高法院98年台上字第1125號民事判決:「又應繼分係全體繼承人公同共有,並無應有部分可言,各繼承人尚不得按其應繼分之比例行使權利。」其中所謂不得按其應繼分之比例行使權利云云,於著作財產權之行使,亦應僅指著作財產權本身之讓與、授權及設質等權利之行使而言,參照前揭函釋及判決意旨,各公同共有人自均屬因犯罪行為直接受損害之人,而得單獨提出告訴或自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