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表演人權利之保護

12.4       表演人之範圍

12.4       表演人之範圍
     「表演人」係指對「既有著作」或「民俗創作」實際進行演出之人,如依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於100年12月29日電子郵件1001229a號函釋稱:「……演唱者屬本法所稱之表演人,依本法第7條之1規定,表演人對既有著作之表演,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即表演人就其表演得依本法相關規定享有著作財產權。」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於100年9月15日電子郵件1000915b號函釋亦稱:「… …而有關坊間學者受邀參加談話性之節目,其所發表之評語,如並非『就著作加以演出』,非屬『表演』。二、又在娛樂節目中『演唱音樂』、『演出戲劇』、『說書、說故事或講笑話』、『舞出舞譜』之人,如符合上述表演之定義,則屬於『表演』;至於『技藝』如係指雜耍、魔術等,由於並非就既有著作加以演出,則非屬『表演』。」
      著作權法第7條之1條文所稱之既有著作無論是否仍在著作權法所保護之期間內,對既有著作之演出均屬本法所稱之表演。至於小丑(clown)之即興演出如合於原創性之要件,應認係一般之戲劇著作之著作人,如其係根據既有著作而為演出,則為戲劇著作之表演人。再者,某些特殊之運動類型,例如花式溜冰(figure skating)、國際標準舞、冰上舞蹈或水中芭蕾之演出等,如具有原創性,應屬於舞蹈著作,如係對既有著作之表演,則應係本法所稱之表演人,不能以具有運動競技之效果即認非屬表演人[3]。又依100年9月21日智著字第10000089750號函釋稱:「依著作權法(下稱本法)第7條之1規定,表演人對既有著作或民俗創作之表演,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亦即只有對於本法第5條所定10種例示內容之『既有著作』,或是對『民俗創作』之表演,始給予著作權之保護。此外,如非就既有著作加以演出,而係於演出過程中另有創作產生者,亦受本法之保護,例如專精人士受邀參加談話性節目發表個人評論,如非『就既有著作加以演出』,且該評語本身如具有原創性者,則為本法所保護之『語文著作』。至於渠等參加談話性節目所發表評語之著作權歸屬,端視其與製作公司之約定而定,如未約定,則以實際完成著作之人享有著作權。」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前揭之「世界智慧財產組織表演及錄音物條約」第2條(a)款,「闡釋」(interpret)者亦屬表演之型態,如此,則樂團指揮(conductor)或劇場導演(director)既係實際負闡釋之責任,自應屬表演人之一。故判定是否表演人並非在於是否出現於舞台,而應係在於對既有著作之闡釋是否有貢獻。[4]

 
[3] 參見藍嘉祥,表演人權利之研究,台灣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論文,86年6月,第10頁。
[4] See Richard Arnold & Barrister, Performers' Right and Recording Rights, 1990, p.18;藍嘉祥,前揭論文,第7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