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著作財產權之內容─及著作財產權之權能或種類

11.4 公開上映權

11.4      公開上映權 
11.4.1     公開上映權概說

       公開上映權係指視聽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所專有公開上映其視聽著作之權利,為視聽著作特有之著作財產權。著作權法第25條:「著作人專有公開上映其視聽著作之權利。」即指此而言。是以著作財產權人專有在電影院、MTV、旅館、飛機上、遊覽車上播放影片之權利。至在電視台、第四台及廣播電台、衛星電台播送節目之專屬權利則為公開播送權而非公開上映權。KTV業者在其營業場所利用電視機播放伴唱帶(視聽著作),即屬視聽著作之公開上映行為。至於消費者於營業場所藉伴唱帶演唱歌曲,則屬音樂著作之公開演出行為。又若播放影片時,背景音樂固係隨同影片而再,惟因音樂著作並無公開上映權,故無需向影片內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取得授權。
 
11.4.2    「公開上映」之定義
      按公開上映權係以公開上映為其權利行使之內容。所謂公開上映,依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8款之規定,係指以單一或多數視聽機或其他傳送影像之方法於同一時間向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之公眾傳達著作內容之謂。故構成公開上映之要件須符合:1. 以單一或多數視聽機或其他傳送影像之方法為工具;2. 以影像之傳送傳達視聽著作之內容;3. 於同一時間;4. 向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之場所之公眾傳達。
       所謂視聽著作,依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81年6月10日台(81)內著字第8184002號函公布之「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第2條第7款之規定,包括電影、錄影、碟影、電腦螢幕上顯示之影像及其他藉機械或設備表現系列影像,不論有無附隨聲音而能附著於任何媒介物上之著作。因公開上映權僅限於視聽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方得主張,故音樂(詞曲)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之著作縱經伴唱帶製作公司非法重製使用於伴唱帶,並經KTV業者公開上映,但因無公開上映之專有權利,故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不得對KTV業者主張其侵害其著作權[75]
       至於所謂「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依著作權法第3條第2項之規定,乃包含電影院、俱樂部、錄影帶或碟影片播映場所、旅館房間、供公眾使用之交通工具或其他供不特定人進出之場所。實務上亦認為於旅館櫃台放映錄影帶至投宿顧客房間之行為為公開上映之行為[76]。圖書館及辦公室,既屬不特定人得進出之場所,如上映有著作權之視聽著作,縱係基於個人研究或機關業務之內部需要,亦屬公開上映,除合於著作權法第55條之情形外,將構成著作權之侵害[77]。辦公處所之康樂室及監所亦均屬「現場或現場以外之一定場所」,如租用家用錄影帶放映,亦屬公開上映[78]。又著作權法為避免「異時傳送」亦被曲解為包括在公開上映內,特在第3條第1項第8款增訂「於同一時間」之文字,以資明確。
 
11.4.3       旅館業者以放大器混音器及轉接器將第四台節目傳送至各營業房間是否公開上映
       公開播送係以有線電或無線電方法藉聲音或影像傳播著作內容,公開上映則限於以視聽機向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傳送「影像」,兩者所傳送者均包括「影像」在內,故旅館等公共場所業者(例如MTV、三溫暖)以電視機公開播出第四台節目之影像,究竟是否構成公開上映即非無爭議。(本款所引之相關函釋及判決內容均見於本章公開播送部分)

11.4.3.1      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之見解
       內政部85年7月2日台(85)內著會發字第8510668號函及87年8月11日台(87)內著字第8705023號函均認為:「如公共場所單純打開電視機接收前述有線播送系統業者所傳達之節目內容供人觀賞,則該電視機為接收節目之必然設備,上述公共場所僅為單純接收訊息者,並未有『公開上映』之行為。」揆其見解,乃認為除非有轉錄再播映之行為,否則即不構成公開上映。
 
11.4.3.2      實務之見解

1.     認為應構成公開上映者
       台灣高等法院刑事第14庭於87年度上字第7062號判決認為未獲著作財產權人同意,旅館業者即將
家庭觀賞之節目轉送至客房係構成公開上映。
2.     認為不應構成公開上映者
       司法實務上多數採取否定見解,認為與公開上映無涉[79]。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87年上易字第1590號判決即稱:
    「『旅館房間』,依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二項之規定,固係同法第一項第八款所稱之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惟著作權法第九十二條所謂『公開上映』,依同法第三條第一項第八款規定,係指以單一或多數視聽機或其他傳送影像方法於同一時間,向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之公眾傳達著作內容。是公開上映,除場所要件外,須行為人使用單一或多數視聽或其他傳送影像之方法,傳達著作內容。亦即須所指行為人,事實上以『積極方法』傳達他人之著作內容,始可謂之,若僅消極性的聽令第三人傳達他人之著作內容,除非所指行為人與第三人間有侵害他人著作權之共同犯意、行為分指,否則,不得強指為以『公開上映』方式侵害他人著作權。」
       臺灣高等法院臺南分院檢察署暨訴訟轄區所屬各署87年一、二審檢察官業務座談會法律問題提案討論結果,亦認為非屬公開上映,故結論稱:「有線電視業者及旅館業者利用第四台有線系統接至旅館房間電視,同步公開播送頻道商所供應之影片節目,既屬公開播送行為,檢察官對於僅有公開上映權之告訴人所提出之告訴,應認為告訴不合法。」
3.    問題評析
       前著作權法主管機關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法務部及法院多數之判決均認為旅館業者利用第四台有線系統接至旅館房間電視,同步播送頻道商所供應之影片節目,非屬公開上映,其結論洵屬正確。
       按公開播送係將影像或聲音轉變為人耳或眼睛所不能直接接收之數位或類比訊號,藉有線電或無線電為傳送,係屬遠距傳播,且觀賞者須有接收器始能理解著作內容。而公開上映所上映之內容並不須為訊號之轉換,乃直接以播放器材再現著作內容,性質上其傳達之範圍僅限於現場或現場以外之小範圍特定場所,本質上與公開播送既互為排斥,則除非已轉錄再上映,否則公開播送之行為不可能轉換為公開上映之行為。台灣高等法院87年度上易字第7062號刑事判決以公開上映論處罪刑,其適用法律應屬誤會。惟公開上映權在伯恩公約本非單獨之權利,乃屬於伯恩公約第11條公開演出權之範圍,未來修正著作權時是否刪除而併入公開演出權,以杜絕爭議,乃是值得考慮之問題。
 
11.4.4       伴唱帶與公開上映─ 兼論 KTV 業主之公開演出
11.4.4.1      伴唱帶之著作類別及著作財產權內容

       伴唱帶所涉及之著作類別有2種:1. 音樂或語文著作,指伴唱帶內之音樂或歌詞;2.視聽著作,指伴唱帶內容,其權利通常屬於伴唱帶製作公司。又伴唱帶所涉及之著作財產權權能則有3種:1. 重製,指伴唱帶製作業者將音樂著作錄製成伴唱帶之視聽著作之行為,此必須獲得音樂或語文著作財產權人之授權;2. 公開上映,指KTV業者播放伴唱帶視聽著作之行為,此必須獲得視聽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3. 公開演出,指於KTV營業場所配合伴唱帶演唱歌曲,此亦須獲得音樂或語文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至於所涉及之權利人與行為人則有錄製伴唱帶之公司、KTV播放伴唱帶之業者及在KTV營業場所唱歌之消費者等[80]

11.4.4.2       伴唱帶「家用」與「播映用」之區別
       伴唱帶為視聽著作,著作財產權人專有公開上映之權利。行政院新聞局於78年6月24日發布「錄影節目帶標示制度實施要點」,將錄影節目帶專用標籤分為家用(白色)及播映用(黃色),貼有白色家用標籤之錄影節目帶,限於出租、買賣後於家庭中使用。一般消費者自商店購得伴唱帶,僅取得該著作物之所有權,並依著作權法規定,得以在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場合中放映。至於貼有黃色播映用標籤者,應可推定已有公開上映之授權,依權利範圍不同,有在各個特定場所公開播映使用之權,為一般KTV業者在營業上所使用。
       惟所稱以專用標籤區分家用及播映用,應僅係行政管理及辨識方便而已,並非即以此為唯一之判定基準,最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2168號刑事判決即稱:「將節目帶專用標籤區分為『家用』(白色)及『播映用』(黃色),應僅係其行政管理及業者辨識之方便,自難以之作為認定是否經著作財產權人授權之唯一依據。」可資參照。

11.4.4.3      伴唱帶製作業者之法律地位─伴唱帶為結合著作或共同著作
       伴唱帶製作業者通常係視聽著作之著作權人,即在81年舊著作權法時期,依舊法第38條(新法已刪除)之規定,亦有權不經視聽著作之共同著作人同意,為重製、公開上映等行為,但並不包括得授權他人公開演出該視聽著作所包含之詞曲音樂著作。
       惟舊著作權法第40條第5項原本設有共同著作之著作人得選代表人行使著作財產權之規定。著作權法第40條之1第2項亦規定:「共有著作財產權人,得於著作財產權人中選定代表人行使著作財產權,對於代表人之代表權所加限制,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因之,在訴訟實務上,KTV業者乃主張伴唱帶係屬「共同著作」,伴唱帶製作公司與音樂著作財產權人均為共同著作人,音樂著作人於授權伴唱帶公司重製其著作時,已選定伴唱帶製作公司為代表人,伴唱帶公司自有權授權KTV經營者利用該共同著作為公開演唱。台灣高等法院83年度上易字第122號刑事判決即採此見解。
       惟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763號民事判決則認為伴唱帶係結合著作而非共同著作,從而伴唱帶製作公司即不能基於代表人之身分而授權,該判決稱:
    「按所謂共同著作,其要件有三:(一)須二人以上共同創作,(二)須創作之際有共同關係,(三)須著作為單一之形態,致無法將各人創作部分予以分割而為個別之利用。其所強調者,厥係共同著作應為單一著作。而伴唱帶並非音樂著作之著作人與伴唱帶製作公司共同參與創作,蓋音樂著作係創作在先,伴唱帶之視聽著作在後,於創作之際雙方亦無共同關係(雙方係各自分別創作),且音樂著作完全可以從伴唱帶中分離出來個別的加以利用。乃該伴唱帶之攝影師、導演及演員等,方係共同著作人,其所共同著作完成者,亦僅該伴唱帶單一之視聽著作,並無任何人之著作可從中個別分離出來而單獨加以利用。反觀詞曲著作此種音樂著作,與視聽著作為型態截然不同之兩種著作,並非單一著作,音樂著作之創作亦非與視聽著作同時共同為之,因伴唱帶製作公司所製作完成之一捲伴唱帶(即拍攝完成影像),即已成為一獨立之視聽著作,可任意搭配任何一首音樂著作而成為不同之結合著作,同樣之影像搭配不同之歌詞歌曲,同樣之歌詞或歌曲更可能因不同伴唱帶製作公司加以選用製作成伴唱帶而搭配不同之影像,故音樂著作與伴唱帶視聽著作並非共同著作。因此,被上訴人抗辯,該共同著作人選定伴唱帶製作公司為代表人,行使伴唱帶之共同著作財產權,包括授權KTV業者利用該共同著作,即非可採。」
 
11.4.4.4     KTV 顧客唱歌之法律性質
       伴唱帶之利用人包括KTV業者及演唱之消費者。KTV業者播出伴唱帶供顧客唱歌,消費者行為屬於公開演出。該類演出已涉及音樂著作權人之公開演出權,惟因消費者於KTV營業場所唱歌均已支付相當費用,故消費者雖無音樂著作權人之明示授權,應無違反著作權法之故意。(84年8月21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6011號函參照)
       然而,實務上亦有見解認為KTV之包廂固屬著作權法第3條第2項所稱之「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惟僅限於公開上映方有其適用,於公開演出則無援用之餘地,茲包廂成員既非不特定,自未侵害他人公開演出權。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80年度偵字第7918號不起訴處分書即稱:「況且消費者在KTV唱歌是否即屬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九款所稱公開演出行為,尚有商榷之餘地,蓋同條第二項就同條第一項第八款『公開上映』雖有補充闡明謂:『現場或現場以外一定場所,包含電影院、俱樂部、錄影帶或碟影片播映場所、旅館房間、供公眾使用之交通工具或其他供不特定人進出之場所』,惟對同條第一項第九款之公開演出則無此類規定,是以消費者全家人在KTV包廂內唱歌,其成員既非不特定人,亦未達特定多數人者,即非在『家居生活以外聚集多數人之場所』,從而即無同條第一項第九款所稱公開演出之行為。」本書作者認為KTV包廂成員雖為特定,但出入人員為不特定人(例如服務人員),性質上屬公眾場所,故於該場所唱歌,性質上應屬公開演出。
 
11.4.4.5      KTV業主以機器播放視聽著作之法律性質
                   ─音樂或語文著作著作財產權人與公開上映之關係

       KTV業主於營業場所播放伴唱帶,倘無人演唱時,則僅屬公開上映該視聽著作。又因伴唱帶非錄音帶,故播放時並非公開演出。音樂或語文著作權人固專有公開演出權,得對錄音帶內容之播放或演唱者之演唱主張其專有權利,惟無公開上映之專有權利,故於伴唱帶公開上映時,則不能主張其公開上映權益受侵害。惟有視聽著作之著作權人,例如伴唱帶之製作公司,方得主張其公開上映權。
       惟KTV業者播放伴唱帶時,倘有人配合伴唱帶演唱歌曲,則 KTV業者除有公開上映行為外,亦係公開演出之人。因如無KTV業者之播放伴唱帶(視聽著作),消費者當然無法配合唱歌,是以消費者與 KTV業者均係公開演出之人[81], 音樂或語文(歌詞)著作之著作權人得對KTV業主主張其音樂著作權。
 
11.4.4.6.       KTV業主「公開演出」與著作權之侵害
       如前所述,KTV業主播放伴唱帶供顧客演唱時,其亦係公開演出之人,惟倘所使用之伴唱帶係營業用,實務上有認為既未經公開演出之授權,即構成著作權之侵害,惟亦有部分判決認為不構成公開演出權之侵害,其所援用之理由大致有4種:
1.    無違反著作權法之故意
      如上所述,伴唱帶可分家用及播映用,以家用伴唱帶用以營業,固構成公開演出權之侵害,但如 KTV 業者係向合法製作之公司購得「播映用」(即公開上映)伴唱帶,對於該伴唱帶製作公司有無侵害音樂著作權人之著作權一節,事實上並無從知悉,應可推定應無違反著作權法之故意。
       司法院第22期司法業務研究會第13則問題討論結果即稱:「丙(KTV業者)向甲(伴唱帶製作者)購買經行政院新聞局核准發行之營業用伴唱帶B,主觀上應可認定其有將該伴唱帶以公開上映於其經營之KTV包廂內之方式公開演出其歌曲之權,故無論甲乙(音樂著作權人)間契約如何約定,無認丙有侵害乙之A 歌曲著作權之故意」。台北地方法院82年度易字第6667號判決亦持同一見解。
2.    共同著作代表人(即伴唱帶製作公司)授權
       實務上有認為伴唱帶係共同著作,伴唱帶製作公司係音樂著作權人(即共同著作人)之選任之代表人,有權利授權他人利用著作,於出售播映用伴唱帶時,已授權伴唱帶業者得為公開演唱。台灣高等法院83年度上易字第122號刑事判決即持此見解:[82]
     「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收取權利金,將歌曲授權伴唱帶公司製作發行伴唱帶,其性質應認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選定伴唱帶公司為該共同著作之代表人有權行使伴唱帶之著作財產權,除契約另有特別規定外,該伴唱帶所有著作權能皆歸伴唱帶製作公司,即視聽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享有,縱有限制,依著作權法第四十條第五項但書之規定(作者按:新法為第四十條之一第二項),亦不得對抗善意之第三人。從而,KTV業者公開上映伴唱帶供顧客點唱之行為,有無侵害音樂著作權人之音樂著作財產權,應視音樂著作權人與伴唱帶製作公司(即視聽著作權人)間之契約如何約定,及KTV業者是否為善意之第三人而定。」
       惟伴唱帶乃係結合著作,非共同著作,故無援用著作權法第40條之1第2項之餘地。前揭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763號刑事判決已明示此旨,而否定高院之判決。
3.     音樂著作權人默示授權
       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於82年5月7日、8日及14日、15日分別二梯次召開訴訟轄區一、二審檢察官業務座談會,於會中就KTV業者提供伴唱帶予顧客演唱,有否侵害音樂及語文著作著作權人之公開演出權,作成結論稱:[83]
    「音樂及語文著作之著作權人既授權製作伴唱帶業者製作伴唱帶,則基於伴唱帶多係於 KTV視聽中心等公開場合播放供人配合演唱之社會事實,音樂及語文著作之著作權人應已默示同意他人以播放伴唱帶配合演唱之方法公開演出,故KTV 業者自未侵害其公開演出權,無庸負著作權法第九十二條之刑責。」
        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不同意上揭見解,認為依著作權法第37條規定,授權係依當事人約定,惟約定不明部分,推定為未授權,因此,伴唱帶(視聽著作)內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於授權伴唱帶製作業者製作伴唱帶時,如未有約定,僅係授權伴唱帶製作業者重製其音樂著作之詞曲,則KTV業者尚不得主張已獲得伴唱帶內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之默示授權而得公開演出該音樂著作云云[84]。惟本書作者認為:權利之保留與默示授權本屬不同之概念,契約是否有默示授權可能求諸於交易習慣,亦可能基於雙方對於契約目的之認知,惟有依契約真意探求明示或默示授權之內容而不可得,方有著作權法第37條權利保留條款適用之餘地,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之見解實有商榷之餘地。
4.    契約目的讓與理論
       最高法院在86年3月14日86年度台上字第763號民事判決則採用契約目的讓與理論[85],認為營業用之伴唱帶在獲得著作權人授權製作時,即已取得可供不特定人公開演唱之權利,否則,該營業用伴唱帶通常利用之目的即無法達成,該判決稱:
      「惟按KTV業者向伴唱帶公司所購入之營業用伴唱帶,係音樂著作權人授權 KTV 或卡拉OK業者為營業性之使用,音樂著作權人於授權之初即知該營業用伴唱帶將售於KTV或卡拉OK業者,KTV或卡拉OK之營業性質即係利用伴唱帶供不特定之消費者演唱之用,依『契約目的讓與』理論,應認營業用之伴唱帶在獲得著作權人(即上訴人) 授權製作時,即已取得可供人公開演唱之授權,否則,該營業用伴唱帶通常利用之目的即無法達成。準此,被上訴人向伴唱帶公司購買營業用之伴唱帶,於營業場所播放伴唱帶供消費者點歌演唱,乃是經原歌曲著作權人默示授權使用其著作權,並無侵害其著作權之情事,自無須負損害賠償責任。...況縱令上開行為係『公開演出』,係原歌曲著作權人默示授權其使用歌曲,亦無侵害其著作權可言。」
       本判決首度引進德國著作權法之目的讓與理論,饒有意義。亦按目的讓與與默示授權係屬兩事,既有目的讓與,伴唱帶之製造業者即當然取得公開演出權,最高法院判決一面援用目的讓與理論,一面稱根據此理論,認原歌曲著作權人已「默示授權」其使用歌曲,難免有畫蛇添足之譏。再者,我國著作權法上之授權僅生債權之效力,與德國發生物權讓與之情形有別,故縱有依契約目的發生擬制授權之效果,亦僅係依「目的授權」而已,併予說明。至於契約讓與目的理論之適用與權利保留之關係,並不互衝突。亦即惟有依目的讓與理論判斷,契約之目的仍屬不明時,此時權利仍保留予著作人[86]
 
11.4.4.7      電腦伴唱機利用人公開演出行為刑事免責之例外立法 
       雖然最高法院有此判決,惟業者於電腦伴唱機內錄製歌曲時,通常均向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或個別之著作財產權人取得重製權之授權,但在實務操作上,集體管理團體或個別音樂著作財產權人通常已明文記載在營業場所之公開演出須另行向集體管理團體體或個別著作財產權人取得授權,因此目的讓與理論適用之空間乃變成極為有限。
       如前所述,利用人後續利用電腦伴唱機時,須取得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公開演出之授權,但少數未加入集體管理團體之權利人常濫用權利,以刑逼民,以取得高額賠償金,作為主要營業收入。上述情形,帶給利用人無端訟累,形成民怨,亦造成司法機關之負荷,司法資源之濫用。為維持社會秩序安定,並避免少數業者濫用權利,智慧財產權人爰於100年11月12日修正著作權法,於第37條第6項第1款增定:「有下列情形之一者,不適用第七章規定。但屬於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管理之著作,不在此限:一、音樂著作經授權重製於電腦伴唱機者,利用人利用該電腦伴唱機公開演出該著作。…」以解決利用人之困境,在特定情形下免除利用人之刑事責任。
       前款所稱之電腦伴唱機之利用者包含營業用之業主及一般非營業場所之利用者。所稱之營業場所之業主,例如一般餐廳、土雞城或KTV店等之經營者是。至於非營業場所之利用者之情形,例如個人將電腦伴唱機使用於公司同樂會,構成公開演出等即屬之。
      惟前款適用之客體限於未經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管理之音樂著作,故倘該音樂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業經授權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管理,則利用人未經授權而為公開演出,即不能免於著作權法第七章刑事責任之追訴處罰。因此亦發生集體管理團體濫行提起刑事訴訟以索取高額賠償費之情形,為此,智彗財產局特別以101年10月17日智著字第10100086051號函釋稱:「一、本局已指定 貴會等3家音樂著作集管團體,就『電腦伴唱機公開演出』之利用型態,協商訂定共同使用報酬率,並由其中一家集管團體向利用人收費,完成期限為101年2月10日。由於貴會等3家音樂著作集管團體未能於前述期限內完成協商,依本條例第30條準用第24條第7項規定,商(店)家等利用人得以書面請求集管團體訂定該項共同使用報酬率(或由利用人組成之公協會於探詢個別利用人之意願後,附具利用人委託書代為請求),則於集管團體訂定前,已請求訂定者,其利用行為即無著作權法第七章規定之適用(即無刑事責任),惟商(店)家等利用人就其公開演出之利用行為,仍有依集管團體所訂之費率向集管團體取得授權並支付使用報酬之義務,故利用人不得以此為由,拒絕付費,合先說明。二、經利用人反應, 貴會於101年7月1日發給商(店)家之敬告函中『表明就已請求訂定共同使用報酬率之利用人,仍將進行蒐證及提起民刑事訴訟』一節,由於已請求訂定共同使用報酬率之利用人,得依前述規定免除刑事責任,爰請 貴會就該等利用人勿以刑事程序訴追。另本局已將前述得免除刑事責任之相關規定、及本局接獲之請求訂定共同使用報酬率之利用人名單,函送相關執法單位參考,併予敘明。」(有關電腦伴唱機之利用方式,及電腦伴唱機利用人公開演出刑事免責之討論,詳見13.2.17 及13.2.18.)

 
[75] 台灣高等法院83年度上易字第122號刑事判決參照;內政部84年6月20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1290號函。
[76] 台灣高雄地方法院82年度易字第4609號刑事判決參照。
[77] 內政部,認識著作權,81年12月,第2、3頁。
[78] 內政部81年11月17日台(81)內著會發字第8117786號函及84年10月3日台(84)內著字第8418268號函參照。引自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編印,侵害智慧財產權相關法令釋示彙編,87年10月,第134-5頁。
[79] 其他尚有台灣高等法院花蓮高分院86年上易字第596號判決及86年上易字第573號判決,均持同一見解。
[80] 內政部84年6月20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1290號函及84年8月21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6011號函參照。引自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編印,前揭書,第138-9頁。
[81] 內政部84年8月21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6011號函及84年9月29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8337號均認公開演出者並不限於消費者,KTV業者亦係公開演出之人。
      惟亦有實務見解認為KTV業者播出伴唱帶乃屬公開上映,至於實施公開演出者乃為顧客,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80年度偵字7918號不起訴處分書分析稱:「...末查,KTV業者播出伴唱帶供顧客唱歌,係屬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八款之公開上映行為,而非公開演出行為。按所謂公開演出,依著作權法第三條第一項第九款明文規定:『指以演技、舞蹈、歌唱、彈奏樂器或其他方法向現場之公眾傳達著作之內容』顯然不包括上映行為,二者截然有別,KTV業者僅係依消費者之點歌,經由機械操作,將視聽著作之內容顯現於顯像器之螢光幕上,充其量僅為公開上映行為,真正實施公開演出行為者係消費者,而非 KTV業者。」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763號判決亦稱:「真正實施公開演出行為者,應係消費者,而非KTV業者。是KTV業者播放伴唱帶供消費者演唱,並非公開演出。」
[82] 台北地方法院82年度易字第6667號判決亦持同一見解。從而,倘詞曲著作權人與伴唱帶製造業者另約定不得製作公開播映帶之事為KTV業者所明知,或KTV業者明知伴唱帶製作者所交付之伴唱帶為非法重製者,或KTV業者所使用之伴唱帶為非供KTV業者營業使用之公開播映帶者,該KTV業者均仍應依法負違反著作權法之刑責。法務部82年8月28日法(檢)字第18221號函參照。
[83] 引自內政部84年8月21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6011號函內所引高檢署檢察官座談內容。
[84] 引自內政部84年9月29日台(84)內著會發字第8418337號函。又自內政部84年8月21日台(84)內著字第8416011號函亦表示同一見解。
[85] 有關契約目的讓與理論之討論,詳見本書13.2.13;蔡明誠,結合著作與契約目的讓與理論─評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763號號民事判決,資訊法務透析,86年7月,第21-24頁。
[86] 有關權利保留與默示授權之區別之討論,詳見本書13.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