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著作財產權之內容─及著作財產權之權能或種類

11.2 公開口述權

11.2      公開口述權 
11.2.1     公開口述權概說

       公開口述權係指語文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人專有以著作所使用之語言朗讀、講演或以其他方法口頭傳達著作內容使公眾能直接見聞之權能[40],乃為著作無形利用權之一種,亦可視之為無形之重製。著作權法第23條規定:「著作人專有公開口述其語文著作之權利。」即指此而言。凡未經著作財產權人同意,擅自公開口述著作內容者,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著作權法第92條)。例如,某甲在公眾集會時,未經著作財產權人之授權朗讀他人詩詞或小說,即侵害他人專有之公開口述權。至於口述著作之意義則與公開口述權完全不同。所謂口述著作係有關著作標的之適格問題,即何種著作方為著作權法第5條所稱之著作。至於公開口述權則係有關合乎著作保護要件之著作之利用形態,乃指著作財產權人對於其所有之語文著作(含有形之文字著作及無形之以口述產生之著作)專有之公開口述之權利,兩者完全不同。
 
11.2.2    「公開口述」之定義
       依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6款之規定,所謂公開口述係指以言詞或其他方法向公眾傳達著作內容。由上述之定義可知公開口述限於:1. 以語文著作為公開口述之唯一客體;2. 以言詞或其他方法傳達;3. 須對公眾為傳達。
       按在74年之著作權法,僅在第4條第2項泛稱依著作之性質有公開口述權,至於何種著作依其性質有此權利並未規定,81年修正時乃參照德國著作權法第19條及日本著作權法第24條之立法例,認按權利之內容及著作之性質,應僅以語文著作有此權利,故明定公開口述權限於語文著作方有之。著作權法從之。
       至於「語文著作」之範圍,依內政部公布之「著作權法第五條第一項各款著作內容例示」,所謂語文著作,包括詩、詞、散文、小說、劇本、學術論述、演講及其他之語文著作等。按74年舊著作權法並未有語文著作一詞而使用文字著述及語言著述(74年著作權法第4條第1項第1款及第2款),並在第3條為文字著述定義稱:「指以文字、數字或符號產生之著作。」對於語言著述則稱:「指專以口述產生之著作。」81年著作權法將74年著作權法第4條第1項第1款文字著述,及第2款語言著述合併修正為新法第5條第1項第1款之語文著作。揆諸上揭立法沿革,語文著作乃指包括有形之文字著作及無形之口語(口述)著作而言,前者之文字著述在概念上與美國著作權法第102條之「文學著作」(literary work)相當,應已附著或固著(fixed)於有體物上方合乎保護要件,故指以文字、數字或符號表現於有體物上之詩詞小說及學術論述等。後者之語言著述則僅係客觀感知即可,不須固著,故演講、辯論、座談、講經佈道雖未顯現於文字,仍構成語言著作,其著作財產權人因此專有公開口述權。
       所謂「以其他方法傳達」,指以錄音或錄影使影像再生向公眾傳達著作內容而言,但不包括該當於公開播送及公開上映之情形。日本在75年以前之著作權法並未有公開口述權之設,昭和45年修正時特在第24條規定:「著作人專有以使公眾直接聽聞為目的口述其著作之權利」,並在同法第2條第18款將「口述」一詞定義為「以朗讀或其他方法口頭傳達著作物(該當於實際表演者除外)」[41]以符實際之需求。
       有關「公眾」之意義亦值得注意。依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4款之規定,係指「不特定人」或「特定之多數人」,至於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數人,則非此所謂「公眾」。茲所謂不特定人,不限於多數人之場合,醫院或理髮廳之接待室中,聽眾或觀眾可能僅是不特定之少數人,仍符合公眾之定義。又在特定多數人聚集之場合,例如特定目的之聚會,雖然人數特定但人數甚眾,亦堪構成新法第3條第1項第4款之「公眾」。但依後段之精神,家庭正常之社交活動,應合乎除外之情形,而非公眾,婚喪喜慶之聚會即屬之[42]
 
11.2.3      公開口述權之限制
       有關著作財產權人專有之公開口述權行使之限制,可見於著作權法第52條及第55條之規定。依第52條之規定,為報導、評論、教學、研究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茲所謂引用,應包括公開口述之引用在內。故教師為教學之需要、廣播電台或電視台記者為報導及評論之必要,均可在合理範圍內以口述方法引用他人著作而毋庸得到著作財產權人之同意[43]。又第55條規定,非以營利為目的,未對觀眾或聽眾直接或間接收取任何費用,且未對表演人支付報酬者,得於活動中公開口述他人已公開發表之著作。1992年舊法第55條第2項本有利用人應支付使用報酬之規定,新法則將舊法第2項刪除。

 
[40] 山本桂一,著作權法,昭和43年11月,第95頁。另可參考日本著作權法第22條有關「公」之定義。又如口述之人使用著作以外之語文,則為改作而非公開口述。此外,條文僅稱「著作人」而不稱著作財產權人亦屬不妥,蓋著作人如將權利轉讓即無著作財產權,故85年3月行政院提出之修正草案已改為「著作財產權人」,以符實際。
[41] 見日本75年著作權法第2條第18款。
[42] 此在81年舊法之情形仍構成公眾,新法配合中美著作權保護協定之第8條第3項文字修正為「但家庭及其正常社交之多數人,不在此限」,適度縮減公眾之範圍,以免失之過苛。日本著作權法亦然。參見國立國會圖書館調查立法考查局,著作權法改正の諸問題,昭和45年4月,第93頁。依日本著作權審議委員會之意見,結婚喜宴之口述或演奏亦均非所謂之公開口述或演奏。
[43] 參見呂榮海等著,著作權法實用,81年9月,第59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