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著作人格權之內容

10.3 著作人格權之內容

10.3     著作人格權之內容
       依我國著作權法之規定,著作人格權包括有公開發表權、姓名表示權及禁止不當改變權三種,茲分述如下:

10.3.1     公開發表權
       公開發表權乃指著作人有權決定其著作如何向公眾發表之權利,包含「是否將著作發表」、「何時發表」、「以何種方式發表」及「在何地發表」之決定權。未經同意而擅自公開發表著作人作品者,即侵害著作人之公開發表權,而負民刑事責任。我國著作權法第15條第1項規定:「著作人就其著作享有公開發表之權利。但公務員,依第十一條及第十二條規定為著作人,而著作財產權歸該公務員隸屬之法人享有者,不適用之。」即指公開發表權而言。至於公開發表之方式,著作權法第3條第1項第15款明文規定:「公開發表:指權利人以發行、播送、上映、口述、演出、展示或其他方法向公眾公開提示著作內容。」(81年舊法為第14款)舉例言之,收到他人網路上私人之電子郵件後,未經該撰寫者(即著作人)之同意,即予轉貼在BBS站之公開論壇上,即屬公開發表之行為。
      公開發表權之機能(或保護之利益)涉及著作人之名望、經濟利益及隱私等。首先,公開發表與否及發表之時間、地點、方法之決定有助於著作人人格聲望之提高。其次,如有未經著作人同意之第三者擅自公開發表其著作,此種行為可能涉及著作人經濟上利益(例如重製權、語文著作口述權、美術或攝影著作公開展示權 )。再者,著作人保有著作之公開發表權,將可依著作人之意思保護著作之內容[16],而維護著作人或第三人之隱私。
       至於同條第1項但書之規定,主要係依著作權法第11條及第12條規定完成之著作,如以該公務員為著作人,而著作財產權歸該公務員隸屬之法人享有者,基於公務員與其隸屬法人間特別權力關係之考量,有限制該公務員公開發表權之必要,俾免該公務員因此項權利之行使,而影響其隸屬法人著作財產權之行使,故著作權法特增訂但書以符實際之需求。依內政部87年7月24日(87)內著字第8705108號函釋:「本法第十五條第一項限定公務員本於同法第十一條雇用關係或同法第十二條出資聘人關係所完成之著作,該公務員雖為著作人,但無著作人格權中之公開發表權,是以該公務員必須是基於雇用關係,且本於職務上完成者,或依出資聘人關係所完成之著作,始有其適用」。
       所謂著作人向公眾發表其著作,乃指使不特定之多數人客觀上可感知著作之內容之謂。例如音樂家在音樂廳表演其所作曲目;畫家在展覽會展示其畫作;語文著作之著作人將著作出版等均係所謂公開發表。
       惟公開發表權之行使往往被包含於著作利用權之中,例如就重製權讓與他人時,事實上著作人已同意他人公開發表。因此,就未經公開發表之著作之著作財產權讓與他人時,如認受讓人不得公開發表,顯不合情理,故現行法就著作財產權之利用權為讓與時或授權時,推定為著作人已同意為公開發表。著作權法第15條第2項因此規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推定著作人同意公開發表其著作:
         一、著作人將其尚未公開發表著作之著作財產權讓與他人或授權他人利用時,因著作
             財產權之行使或利用而公開發表者。
      二、著作人將其尚未公開發表之美術著作或攝影著作之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讓與他
             人,受讓人以其著作原件或其重製物公開展示者。
         三、依學位授予法撰寫之碩士、博士論文,著作人已取得學位者。」

       再者,著作之著作財產權依著作權法第11條及第12條規定,自始由雇用人或出資人享有時,著作如因此等人著作財產權之讓與、行使或利用而須公開發表者,此時若仍須取得著作人之同意始得為之,則有違著作財產權自始歸雇用人或出資人享有之立法原意,故著作權法於第15條第3項增列:「依第十一條第二項及第十二條第二項規定,由雇用人或出資人自始取得尚未公開發表著作之著作財產權者,因其著作財產權之讓與、行使或利用而公開發表者,視為著作人同意公開發表其著作。」以為平衡。
       又依著作權法第20條之規定:「未公開發表之著作原件及其著作財產權,除作為買賣之標的或經本人允諾者外,不得作為強制執行之標的。」此亦是尊重著作人公開發表之權利。從而,著作人縱因欠債而被債權人聲請法院強制執行,除非經著作人同意,或是該訴訟標的本係基於對著作原件之買賣關係所產生之給付請求權,否則對於未經發表之著作原件及各項著作財產權,亦不得為強制執行。
       然而,如小說家將其小說原稿(著作原件)出售與出版商,或畫家將畫作出售他人,因係將著作原件作為買賣標的,則依前揭規定之意旨,均可認已同意他人為公開發表;又著作人死後,就其發表之著作,其著作人格權仍然存在,故倘有不公開發表其著作之遺言,其繼承人自不得公開發表。
      又著作之合理使用原則上係指著作財產權之合理使用,並不及於公開發表權之合理使用。故著作權法第47條之合理使用亦明文規定以「公開發表」之著作為限。併予說明。
 
10.3.2      姓名表示權
       所謂姓名表示權,指著作人於著作之原件或其重製物上或於著作公開發表時,有表示其本名、別名或不具名之決定權利,故有將姓名表示權稱之為「著作人稱號之決定權」者。換言之,著作人有權要求利用其著作之人於著作之原件或其重製物上或於著作公開發表時,在著作上表示著作人姓名或甚至不具名,如有具名,著作人亦可決定使用本名、別名、稱號或筆名。著作權法第16條第1項前段即規定:「著作人於著作之原件或其重製物上或於著作公開發表時,有表示其本名、別名或不具名之權利。」此項姓名表示權另稱為著作人資格之承認權,即伯恩公約第6條之1所稱「主張其係著作之著作人之權利」(The right to claim the authorship of works)[17]
       此種姓名表示權所保護者,係著作人之名譽、資格或地位。因此,僭稱著作人之資格即係侵害真正著作人之名譽或資格,而此種名譽或資格顯不因著作財產權之轉讓而喪失其保護之必要性,故縱著作人死亡或消滅,他人仍不得擅自變更著作之著作人,否則即構成著作人格權之侵害。
       再者,著作人對於他人就其著作所為之改作著作,例如根據原著小說所改作之翻譯著作、劇本著作或電影著作等,亦有權要求依其所決定之方式表示著作人之姓名。倘該衍生著作(改作著作)之著作人未在其所創作之衍生著作中表示原著作人之姓名,將對原著作人姓名表示權構成侵害。著作權法第16條第1項後段即稱:「著作人就其著作所生之衍生著作,亦有相同之權利」。又「著作不論其為原件或衍生成品,均不因其未有落款載明著作人或未言明其出處而影響其為著作權法保護之對象」,最高法院87年台上字3449號刑事判決可資參照。
        至於同條第2項規定:「前條第一項但書規定,於前項準用之」,乃指依現行著作權法第11條及第12條規定完成之著作,如以該公務員為著作人,而著作財產權歸該公務員隸屬之法人享有者,基於公務員與其隸屬法人間特別權力關係之考量,有限制該公務員姓名表示權之必要,俾免該公務員因此項權利之行使,而影響其隸屬法人著作財產權之行使,故87年通過之著作權法特增訂但書以符實際之需求。解釋上,適用於本條之著作,亦當以依內政部87年7月24日(87)內著字第8705108號函釋所稱之「以該公務員必須是基於雇用關係,且本於職務上完成者,或依出資聘人關係所完成之著作」始有其適用。
       然則,由於社會上之商業習慣,應如何表示著作人之姓名及是否有必要表示著作人之姓名,甚難一概而論,故著作權法亦基於實際之需求,於第16條第3項規定:「利用著作之人,得使用自己之封面設計,並加冠設計人或主編之姓名或名稱。但著作人有特別表示或違反社會使用慣例者,不在此限。」故叢書之出版社得在著作人之姓名前加上主編之姓名;唱片公司得使用自己設計並使設計人之姓名與著作人同列。
       不過,有時欲表示全部著作人姓名於該著作實有其困難,例如百科全書之撰寫,作者極多,可能無法一一表示,故著作權法第16條第4項復規定:「依著作利用之目的及方法,於著作人之利益無損害之虞,且不違反社會使用慣例者,得省略著作人之姓名或名稱。」職是,字典編纂時,倘因著作人人數過多,可依慣例只列編輯之姓名而省略著作人。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3485號民事判決對於著作權法第16條第4項曾作出下列之判決:
         「社會局為宣導社會服務之理念,而將有關之服務電話號碼及系爭照片刊載於其上,其
       非將系爭照片提供他人使用甚明。與上揭比賽規則第十三條附則第四款之約定及該次比
       賽係為發揚我國倫理孝道,提倡文化建設,藉攝影休閒活動,捕捉三代同堂老人溫馨歡
       樂之宗旨並不相違。…上訴人所拍攝入選之系爭照片確係祖孫和樂溫馨感人,社會局用
       為『台北市的社會福利』一書之封底或提供刊登於電話號碼簿中之社會服務電話區內,
       並佐以附近之『老人關懷、諮商』等服務電話版面,可謂相得益彰,更顯示系爭照片溫
       馨感人,社會局之行為正與系爭作品之利用目的及方法相符合,且與上訴人參與該次比
       賽之宗旨不相違背,於上訴人之利益並無損害,復不違反社會使用慣例。」

       如前所述,合理使用係以著作財產權為標的,故姓名表示權並不在合理使用之範圍。台灣高等法院94年度智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即稱:「著作權法第47條所謂改變著作內容,應認為不包括擅改著作人標示名稱之權利,蓋著作權法第16條第4項所允許之範圍亦僅在於省略著作人之姓名或名稱標示,不表示使用人得擅改著作人所表示之名稱,此乃因更改著作人姓名將使著作與著作人分離,剝奪著作人因其著作享有之榮譽,已屬實質侵害著作人格權之行為,自非合理使用可比。」
 
10.3.3      禁止不當改變權(同一性保持權)
 
10.3.3.1      禁止不當改變權之意義
       禁止不當改變權又稱為同一性保持權,乃指著作人享有禁止他人以歪曲、割裂、竄改或其他方法改變其著作之內容、形式或名目致損害其名譽之權利(著作權法第17條)。所稱之「名目」,即書名、文章名或題目、標題之謂。此同一性保持權另稱為完全性確保請求權或原狀維持權[18]。87年著作權法修正後,通稱為「禁止不當改變權」。
       按著作仍是著作人創作之成果,著作人對著作之內容、形式或書名應有權保持其完整性,如遭他人任意歪曲、割裂、竄改,即可能貶損著作之價值,致損害其名譽,因此著作權法特別賦予著作人保持著作完整性之權利,以禁止他人為不當之改變。
       就著作權所保護之著作分析,名目或題目、標題等均非著作權法之著作,但是題目或標題一旦與著作結合,即變成著作同一性之表徵,而與著作之關係密切。因此現行法將著作之題目與著作內容之改變同視為禁止不當改變權保護之標的。
       著作人之著作完整性固然必須保護,惟利用人利用他人著作,難免有部分形式之改變,特別在著作人授權他人改作或逕將改作權讓與他人時,利用人尤有改變著作同一性之需要,此種改變,往往對原著作人之名譽沒有造成損害,故沒有特別保護之必要,以免影響著作之利用,故著作權法明文規定「致損害其名譽」為侵害要件。
 
10.3.3.2       87年修正後之現行著作權法與81年著作權法之差異
 
1.  81年著作權法
        81年著作權法第17條本文明定:「著作人有保持其著作之內容、形式及名目同一性之權利」該條但書又稱在下列情形下不適用之:
       「一、依第四十七條規定為教育目的之利用,在必要範圍內所為之節錄、用字、用語之變更或其            他非實質內容之改變。
      二、為使電腦程式著作,適用特定之電腦或改正電腦程式設計明顯而無法達成原來著作目的之            錯誤,所為必要之改變。
      三、建築物著作之增建、改建、修繕或改塑。
      四、其他依著作之性質、利用之目的及方法所為必要而非實質內容之改變。」

       故依81年舊法,只要將著作稍加變更,除合於但書規定之情形外,縱使未改變著作原意以致損害其名譽,甚至反使原著作增色,亦均可能構成著作人格權之侵害。舊法因重在著作內容之同一,故稱為同一性保持權。故例如在作者投稿之時,倘無約定編輯得予刪改,編輯竟改變著作標題或刪改內容、濃縮情節或將著作之喜劇變成悲劇,將構成著作人同一性保持權之侵害,而不問著作人之名譽是否實際有受損害,其規定相當嚴格。雖然如此,最高法院間亦參採伯恩公約之見解,對同一性保持權之侵害採取與伯恩公約較為接近之見解。最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6953號判決即稱:「如利用人擁有著作財產權,著作財產權中改作權之行使,除非有嚴重醜化作者之意思,否則不侵害著作人之同一性保持權。」
 
2.  現行著作權法
       依1971年伯恩公約第6條之2第1項規定,著作人有權禁止他人以扭曲(distortion)、割裂(mutilation)、竄改(modification)或其他負面行為 (derogatory action)以損害(prejudicial)著作人名譽 (reputation) 或聲望 (honor)。其保護重點在於利用人之行為係對於著作人構成損害,舊法未予區分有害或無害,對著作之利用顯有過度限制之處。再者,隨科技之進步,著作之利用型態增加,利用之結果變更著作之內容者,在所難免,惟依舊法之規定,均可能侵害同一性保持權。
       考慮以上因素後,87年著作權法修正原第17條之內容,明文規定:「著作人享有禁止他人以歪曲、割裂、竄改或其他方法改變其著作之內容、形式或名目致損害其名譽之權利。」至於舊法但書規定則全數刪除。現行法從之。
       比較81年與87年修正後之現行條文,在實體上,現行法以名譽損害之結果為必要,在舉證責任上,81年著作權法條文之著作人僅須證明其著作之同一性已被改變即可,利用者則須以反證證明第17條但書之情形存在,舉證責任甚重,現行法則課著作人以雙重之責任,一方面證明同一性已被侵害,另一方面則須證明該同一性之改變已損害其名譽。兩相比較,87年修正以後之現行法條文自較符合伯恩公約之要求,且較能促進著作之利用。現行法因重在著作內容是否經不當之改變致損害著作人名譽,故通稱「禁止不當改變權」以符現行著作權法之真義[19]
       考量前後立法之變遷之精義,台灣高等法院91年度上易字第3176號刑事判決即稱:「查伯恩公約第六條之一[20]第一項之規定,著作人所享有之同一性保持權係禁止他人以損害其名譽之方式利用其著作;又隨科技之進步,著作之利用型態增加,利用之結果變更著作內容者,在所難免,依八十一年舊法,均可能構成侵害同一性保持權,爰參酌修正如上,以免同一性保持權之保護過當,阻礙著作之流通。故依現行著作權法規定,縱然著作利用人改變著作之內容、形式或名目,並不會如過去舊法一樣構成侵害著作人之人格權,須其利用達到『損害著作人名譽』的程度,始達到侵害同一性保持權。」
 
10.3.3.3       節目廣告插播與禁止不當改變權之侵害
       系統業者插播頻道供應商所提供節目之廣告,有實務見解認為:廣告之編輯須有專業判斷,非全然毫無章法而單純播出,是以衛星公司以其節目搭配廣告播出,有編輯者之精神、智能技術能力加以創作,該公司選擇、編輯廣告與節目予以播出,有最少程度之創作性,應依著作權法第7條第1項之規定,以獨立著作保護之云云,因認系統業者於頻道內容插播非頻道業者選擇、編排之廣告,改變頻道業者對其播出節目及廣告之同一性權利,應已構成著作權法第93條第1項第1款之侵害著作人格權罪[21]。惟實務上亦有採相反見解者。本書作者認為,節目與搭配之廣告之關係是否構成編輯著作應視具體個案而定,原則上應從嚴解釋[22]
 
10.3.3.4        禁止不當改變權與合理使用之關係
       合理使用固以著作財產權為標的,但理論上,禁止不當改變權非不能為合理使用所限縮,
台灣高等法院94年度智上字第4號民事判決即稱:「除非經著作人同意,任何人均不得將著作人於其著作上所標示之名稱加以修改或排除,此種權利,與同為著作人格權之禁止他人以歪曲、割裂、竄改或其他方法改變著作內容、形式或名目(同法第17條)不同,著作權法第17條所列之著作人格權,於同法第47條所規定之合理使用範圍內,其權利之行使受有限縮,換言之,在第47條規定之合理使用情形下,得將著作內容改變,著作人應容忍之。」
 

 
[16] 半田正夫,前揭書,第130頁。
[17] 日本學者亦稱此姓名表示權為「確保著作人資格之權利」,法文則稱之為 droit a paternite. 所謂paternite指父子關係或父性之謂,是法國著作權法將著作人對於其所製作之著作之關係比擬為父子關係或父權。見山本桂一,前揭書,第56頁。
[18] 山本桂一,前揭書,第57頁;半田正夫,前揭書,第132 頁。
[19] 但學者葉茂林則撰文反對著作權法第17條之修改,認為伯恩公約當年訂此條文係由於歐陸法系國家為吸引普通法系國家簽署伯恩公約1928年羅馬協定(Rome revision)所妥協下之產物,故對於著作人採取最低保護標準。我國81年舊著作權法原仿日本著作權法第20條之規定而來,採較高之保護標準,我國不宜開倒車仿伯恩公約云云,詳見葉茂林,評著作權法第17條「同一性保持權」修正草案,月旦法學,86年7月號,第76頁以下。
德國在1965年著作權法起草時,一度擬仿伯恩公約之體例而採較狹窄之保護(即以名譽之損害為要件),但最後採用保護範圍較廣之現行著作權法第14條規定:「著作人就著作之醜化,或其他妨害,足以危及其在著作上合法之精神的或人格的利益者,享有禁止之權利。」而德國法院在判斷有無同一性保持權之侵害時,則採用「利益均衡原則」,亦即在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人之利用權之間取得合理之均衡。參見劉孔中,著作人格權一些新舊問題的探討,律師雜誌,第258期,90年3月,第26頁以下。
[20] 伯恩公約之英文原文 「Article 6bis」之「bis」為拉丁文,意指第二次之意,以譯為第6條之2為妥。
[21] 台北地方法院86年度自字第1032號、1143號判決參照,判決全文見月旦法學,87年9月,第150頁以下。
[22] 有關節目廣告插播與改作權之侵害,詳細討論見本書6.12.5。